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我是一条蛇 ...

  •   他本来还在睡梦中遨游,突然被人一巴掌呼在脸上,神经和梦境同时一断,顿时右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令他眉头紧皱。

      无名火顿生,心里快速地想着究竟是哪个王八蛋敢闯进来打搅他。

      眼皮掀开,适应了光线,再映入眼帘的,却是陌生的场景。

      白色的帷幔,老式的房梁,甚至连空气都不一样,没有泡面的味道。

      咦???他不由得睁大双眼,火气下降化为无数的迷茫和惊讶。

      “喂!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该清醒了吧?”

      还来不及细思,一个年轻声音忽地在耳边炸起,震得耳膜鼓鼓作响。白劲才后知后觉地揉了把脸,呆呆地从床上坐起来。

      僵直地转动脖颈,机械性地环视一圈,最后才把眼神放在面前这个疑似呼他巴掌的少年身上。

      对方身着绿衣,长发高束,明明是很好看的面上却带着凶神恶煞,眉宇间也净是不耐。

      整个人还处于懵逼之中,恍恍惚惚,脑海里倏地涌进许多陌生的记忆,令他有些蒙圈。好生理了理思绪,再打量少年两眼,白劲哑着声问道:

      “青颂?”

      “睡糊涂了不成?当然是我。”青颂说。

      忍不住捏捏眉心,缓解缓解情绪,才翻身下床。身体骨架缩小了好几圈,面对陌生的衣物,他却穿戴得无比熟练。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边穿边继续理着那些记忆,随后惊悚地发现……这不是他的世界,也不是他的身体!!

      现在,这身体的主人是妖界人士,蛇族族长之子,名字恰好也叫白劲,并且有个叫青颂的竹马。

      白劲内心震惊不已:我就睡了个觉,这、这就睡到别人身体里去了?

      还是我在做梦?

      不过他立即否定了做梦这个想法,呵呵,他这脸上的疼痛可不像是做梦。

      暂且觉得自己是睡觉睡到穿越了的白劲一脸生无可恋。

      他站在洗漱盆那里,神思又开始飘远。

      再看他那磨蹭的洗漱动作,青颂比他还生无可恋,挽起袖子上前,捧起水就往人脸上糊。

      白劲一下回神:……不不不,我需要自己来。

      他迅速拿起帕子,抹去脸上的水。

      “今天可是你的成年日,你居然有胆子睡懒觉,你可以的。”青颂看人动作加快了,让开,出声训他。

      “我就说让大管事给你配俩下人使唤吧,你偏不许,这下连个叫你起床的人都没有。若不是了解你这懒散性子,我才不会来叫你呢。”青颂说,“你就准备做这成年日迟到的第二人罢。”

      “……”

      洗完了脸,看人对着镜子不动,青颂又一把夺过木梳和发带,为他快速地束发。

      见空气都很沉默,白劲眼睛一转,动了动脑袋,问道:“那个,这第一人是谁来着?”

      青颂毫不客气拍他一巴掌,“此人不就是那个禁忌,你还问?”

      已经挨了两巴掌的白劲:“……”

      费了点时间弄完,二人风风火火地赶去族内会场,发现还是慢了一步,大会已然开始了。青颂已经过了成年日,所以不必入场,白劲只好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坐到了最后一排。

      咳,好像没什么人注意到他。

      “白劲。”一个苍老的声音。

      刚暗自庆幸完的白劲瞬间觉得脸又疼了,这脸打的……

      “到!”

      像老师上课点名一般应了一声,白劲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假装淡定地站起来。

      “上前来。”主持成年大会的大长老满脸慈爱,对他招招手,白劲却觉得她想阴自己。

      原因就在于原主是个修炼的废柴,即便他贵为族长之子,也抹不掉他没有一丝妖力的事实。

      而那便宜老爹在把还是蛋的原主带回族内后,扔下一句“这是我儿子,你们看着办吧。”后就不知所踪,只留目瞪口呆的蛇族各自猜测。之后蛇族高层派人把妖界都寻遍了也无任何消息。

      至于原主的母亲……没人知道是谁。

      原主孵化后,一直被蛇族当做下一任族长培养着,然而随着年龄增长,原主表现出来的实力却让族人大失所望。再加上多年来,失踪的族长的不闻不问,族人们就渐渐放弃了原主。

      过分的是,蛇族高层不再管原主,让原主过起了比普通族人还要差的生活。

      偏远的房子,稀少的生活费。

      于是呢,原主就成了人人可以欺负的对象。

      明面上不拿你怎么样。

      可大家都是冷血动物嘛,喜欢暗中操作什么的。

      白劲内心:完了,我又要被阴了。

      果然,在白劲走上前去后,大长老便捏住他的肩笑眯眯地道:“你也终于长大成人了。”

      白劲低头盯着脚尖,大长老那暗藏阴毒的眼睛他不敢看。

      “族人一旦成年,那便必须进入蛇窟林历练,你可知晓?”

      他干笑:“……知晓。”so?

      大长老却是放开他的肩,对着其他蛇族小辈开启了说教模式。

      白劲小心揉肩后退,成功避开大长老的唾沫星子。

      根据原主的记忆,得知这所谓的历练其实是一种考核。过的,一切好说,不过的,就会被赶出蛇族,被分配到偏远的外界去。

      蛇窟林位于妖魔界交接处,是蛇族的禁地之一,但并不是指整个蛇窟林都是不能进的,其中禁止族人靠近的是蛇窟林东部范围。

      而给人历练用的地方在蛇窟林的西部,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

      “此次历练的主要内容便是每人集齐这卷上的东西。”

      大长老吩咐下人把卷纸分发下去,继而又严肃道:“最重要的是使出你们的全力,击杀一只二阶魔兽。”

      每人一只二阶魔兽……白劲听了一脸卧槽,收集药材还好,让他去杀魔兽就是让他去送命好吗!

      “好了,各自回去做准备罢,明日一早出发。”

      大长老挥挥手,众人得令齐齐散去。

      晃晃悠悠回到住处,白劲沉痛地摸出钱罐子,倒出全部家当,他打算去买一张蛇窟林地图。

      结果去了卖地图的商店里一问才知道他的动作究竟有多慢。

      地图已售空。

      白劲:“……”

      天要亡我。

      不死心地继续逛了一圈,终于在一家类似盗版的店里买下一张,白劲刚到房外就瞅见青颂的身影在门口徘徊。

      “历练内容我已经知道了。”青颂平静道。

      白劲比他还平静,应了一声。

      “我帮不上你。”

      白劲做个安抚的手势:大兄弟你想过要帮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最后青颂摸出两道传送符,塞给他。

      白劲起初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直到人给他解释了,然后简直想给青颂一个拥抱,摸摸看看觉得很稀奇。

      死贵死贵的传送符凭原主是买不起的,更何况是两道高级传送符,竹马这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啊。

      青颂把使用方法教给他后才不放心地离去。

      白劲郑重地将符揣好,等着第二天的到来。

      晚上,他早早熄灯上床睡觉,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一道呼吸隐约喷在脸上,而原主毕竟被人阴惯了,警觉性较高,白劲瞬间被惊醒,登时对上一张惨不忍睹的脸。

      他大喝一声,猛地推开那人,顺手摸到硬邦邦的枕头砸上去!

      来人轻松躲开,捏了个诀,白劲只觉两瓣唇一紧,被禁言了。

      即使不能喊话也不忘打人的白劲开始拳打脚踢,卧槽卧槽鬼故事系列!

      论谁晚上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张黑漆漆的脸都要被吓一跳。

      来人武力值明显高白劲太多太多,两三下钳制住他,又将脏兮兮的、胡子拉碴的脸再次凑近白劲,嗅了嗅,嗓音嘶哑道:

      “果然,是那恶心人的气息。”

      得知自己把人恶心了一把的白劲:“……”

      到底是谁更恶心啊大兄弟!

      下一刻,那人解了白劲的禁言,手却握上那脆弱的咽喉。

      “告诉我,白重影是你什么人。”

      小命被人拿捏着,白劲不敢再乱动,只好老实答道:“……我父亲。”

      咽喉上的力度猛然加重,他瞬间憋红了一张脸。

      冷静点啊大兄弟!有什么仇什么怨找白重影去啊!我绝不阻拦你!

      “原来……他已有了孩子。”那人倏地松开手,神情阴暗,喃喃自语。

      白劲才不管这个神经病说了什么,捂着他的喉咙咳得厉害。

      还未缓过气,那人突然又扯起他,掰开嘴,强行给他喂了颗东西。

      白劲挣扎无效,一不小心吞了。

      ……卧槽你给我吃了什么!枣药丸吗?咦好像有点甜?

      那人见白劲用手指抠咽喉,冷笑道:“别抠了,这东西入口即化,只有我才能解。你若想活下去,便乖乖听我的话。”

      生无可恋的白劲放弃挣扎,选择向恶势力低头:“你想知道什么?”

      “你母亲是谁?”那人似乎有些咬牙切齿。

      白劲莫名其妙:“我不知。”

      那人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阴沉压抑。白劲一惊,立即解释道:“我的确不知道哇!没骗你,真的!我连父亲的面都未见过,更别谈我母亲了!你可以求证其他族人,有仇你别找我啊,我还是个孩子!”

      ……那人嫌弃地瞅白劲一眼,居高临下道:“若不是你身上有他的气息,凭你这毫无妖力的废柴身体,我早杀了你了。”

      白劲:“……”

      “我再问你,白重影为何不在你们族内守着?”

      白劲顶着巨大的压力,摇头不知。

      那人虚眯着眼,透着股阴森和危险。

      “总会回来的。”

      须臾,那人冷声说了一句,白劲闷着没敢搭话。

      白劲:怎么办?我觉得我不用被赶出族群了就得先死在这人的魔爪下。

      他刚想完,就感觉那人突然将手掌覆在他的脑袋上,神神秘秘的,不知在干什么。白劲打了个冷颤,感觉整个灵魂都在颤抖,全身发冷。

      好好好冷啊。

      奇怪的是,直到那人把手掌移开,这样的感觉才减轻不少。

      “原来,是你啊。”那人的声音有些意味深长。

      白劲光顾着发抖了,哪里会理他。

      莫名其妙地成了人质,还被喂了“枣药丸”,感觉一集都活不过了呢。

      白劲所在的院子比较偏僻,除了青颂之外,极少有人来找他。所以即使他呼救也没人能帮到他,恐怕他还没呼救出声,就被拧断脖子而亡,还不如安静地做条咸鱼。

      可是在现实中他只是睡个觉,没必要睡死了,那假如在这个世界死了,会不会回去?

      不等他纠结完,忽而手臂一凉,他低头一看,一条约三十公分长的紫黑小蛇正缠在他胳膊上,朝他吐着猩红的蛇信子。

      白劲:“……”啊!

      从未近距离观察过冷血动物的白劲两眼一翻,厥了过去。

      “两世为蛇,居然还会怕这些。”

      紫黑小蛇重新化为蓬头垢面的人形,盯着白劲看了一瞬,目光复杂。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哈哈我放假啦!不管有没有人喜欢这个坑我都要把它填平了www2017.1.13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