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6 ...

  •   近来天冷,老师们没课时大多窝在办公室吹牛、喝茶。
      
      这天上午李爱珍在办公室改完学生作文,和几个年轻的任课教师老师闲聊。
      
      不久前才办完运动会,接下来又是艺术节,下面就是月考,大家都怕学生收不了心。聊到转学生何滨,几个老师说他上课听讲不认真,经常开小差、睡觉,怕他期末考会拖班级总分。
      
      这恰恰也是李爱珍担心的。
      
      李爱珍不清楚何滨进来的门路,估摸应该像年级里另一个孩子一样,找人在外面挂的学籍。至于其他,她只知道他是单亲家庭,父亲生意做得挺大。
      
      好好地为什么从北京转回来,家长没明说,打招呼的副校长倒是私下和她说:“孩子本质是个好孩子,就是性子拗,和原来学校的老师有矛盾,弄得最后水火不容。孩子这几年一个人在外地没个照应的人,就一个单亲爸爸在身边,忙生意也不顾上他。家里人就想着回来好歹有亲戚照看些。”
      
      完了还安慰她:“他原来的课程毕竟和我们这的不一样,你也不要急,等孩子适应一段时间,肯定能赶上来。孔校长想想给谁都不放心,还是最相信你。”
      
      说得委婉又坦诚,李爱珍听明白里面意思,心里不禁愤愤:明明知道是个摊下来玩的料,全年级那么多班,怎么就非要弄到她班上来?
      
      带十七班数学的秦老师插嘴:“这种孩子你还是不能放任,要找个机会杀杀他锐气,不然会影响班级风气。家里要真有钱不在乎,干脆回家带着做生意,还来上什么学。这些个家长,既不问孩子,又要面子,一点责任心没有。”
      
      几个老师连连点头,一个年轻些的女老师道:“这几年学校风气越来越不好,就是生源问题,一个两个的塞进来,最后全是害群之马,还容易带着好孩子胡乱攀比。”
      
      江高说起来是省重点,但这里面近三分之一学生进来都走了关系。临了学校还把升学率问题往教师头上压。
      
      一个男老师忽然笑道:“小彭老师,你这个话里有所指啊。不过你班上那个一般人也管不来就是了,辛苦你喽。”
      女老师说:“不谈不谈了,她上一节课能照200次镜子,孔校长是说得轻巧,睁只眼闭只眼,班上别的学生看了什么想法。”
      
      几个老师都知道她说的是班上的黄稚薇,但那个女学生背景确实非同小可,放谁班里都没法管。
      
      男老师说:“哎,要我说老师又不是父母,我们尽好自己责任就行,到时间拿工资,其他爱怎么着怎么着。你管多了人家父母也不定乐意,好学生人家自律的很,用不着你去管,还是看学生自己。”
      众人附和,“就是就是,好的天生好。”
      
      李爱珍没说话。
      
      教数学的秦老师是个幽默的热心人,看她一筹莫展,他离位去倒茶,端着杯子坐到她跟前。
      “李老师,你也别伤神,你们班的那个改天我来帮你治。十几岁的毛人,我还不信了,期末考试前肯定帮他端正态度。”
      
      李爱珍看看他,一笑,“这是你说的啊,我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
      
      ……
      
      周五上午最后一节数学课,教室门窗紧闭,温暖如春。坐在下面的学生手撑头,一脸困倦。
      
      趁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出题的空档,一半人趴下小眯。
      
      黑板前的人忽然转身,一个粉笔头砸下去。前排一个正在说话的男生“奥”一声怪叫,大家嘻嘻哈哈笑起来。
      
      “笑什么?”
      
      向来幽默亲和的数学老师突然黑下脸,“还记不记得你们这次期中考成绩,还笑,马上月考要是再给我考成那个死样,出去了千万不要说是我教的。也别说是十七班的,给你们李老师丢脸。”
      
      学生们不怕他,还是小声笑。
      秦老师又回过身写题,粉笔一划一划落在黑板上,他背着身说,“都开始在纸上算了没有?我等下找个人上来做做看。”
      
      下面瞬时一片找纸找笔声。
      
      “想想我上节课的内容,再想想期中考卷的最后一条大题的解法……”数学老师转过身。
      
      下面所有的脑袋早就低下去了。笔尖在纸上的沙沙声。
      
      紧张之际,只听到台上淡淡一声,“好,就你了啊……何滨……”
      
      几十个脑袋齐齐转头。
      
      后门边,趴在桌上睡觉的男生从胳膊里抬起一点脸,一簇刘海翘着,完全没搞清发生了什么。
      慢慢直起背,何滨捋了下头发,看不少双眼睛还在看自己,就又装模作样地理了下右上角的书,握起一支笔。
      
      一片哄笑声。
      
      数学老师的声音从笑声中传来,“造型摆好了没有?是不是要我帮你拍个照?”
      隔壁小组的男生这才提醒,“上黑板做题……”
      何滨:“……”
      
      人影痞痞地从课桌旁走过,孙心妍停下笔,明澈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站定在黑板前,人比旁边的数学老师高出大半个头。手抄口袋里,他动作迟缓地拿起一个很小的粉笔头。
      “够写吗?造型摆得这么好,就不能挑支长点的笔?”数学老师在一旁道。
      何滨斜眼看看他。他也看看何滨,“看什么?”
      
      下面又笑了。孙心妍也跟着笑。
      
      趁着大家解题的时候,数学老师道:“你们在进入江高的时候都是最好的学生,当然,也不乏有一些走了狗屎运,稀里糊涂混进来了。但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现在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都坐在一个教室里。
      
      你们交了学费在这上学,三年以后,我们作为老师,要给你们父母交代。而你们作为学生,也要给学校一个交代、给我们一个交代。不要成天跟我嬉皮笑脸的,没个正经,最后自己都给不了自己交代。”
      
      学生们认真解题中,也不知道数学老师到底说了啥,只听到交代来交代去的。
      
      就像这函数题一样,绕来绕去。
      
      半张草稿纸下去,孙心妍完全没摸到头绪,前面有两个人好像已经解好了,悠闲地转着笔。
      
      讲台上的背影一动不动。过了会儿何滨放下粉笔头,蹭蹭拇指肚上的粉笔灰。
      黑板上一个字都没有。
      
      数学老师侧过脸看看他,眼睛在镜片后微微眯起,又看下面学生,“看来我们何滨同学遇到了点困难……我来找个人帮帮他。”
      
      几个解出答案的学生看着黑板,蠢蠢欲动。
      
      微笑的目光在下面轻轻扫了一道弧。
      
      “孙心妍……你来帮帮新同学。”
      
      孙心妍:“……”
      
      于是这节数学课下,学生们去吃饭的路上津津乐道着刚刚的一幕:解不出题的帅男靓女双双站在黑板前,将背后的函数题衬得黯然无色。
      
      这数学老师是故意的吧。
      
      ……
      
      中午,陈彦其跟何滨一起去校外吃饭,途中碰到几个一起打过球的男生,几人一道去了。
      
      “小跳蛙”里人满为患,基本都是江高学生,到处是叽叽喳喳声。
      
      几个包厢被抽烟的高年级男生占了,烟雾缭绕。
      
      何跟陈进去转了一圈,看到认识的直接凑了一桌。空调打得高,何滨刚脱掉外套,面前飞过来一支香烟。发烟的男生皮肤黑黑的,他不认识。
      男生笑笑,“你何滨吧,我沈凯,星期三一起打的球。”
      “奥。”何滨把烟拿起来,扯了下嘴角。
      
      陈彦其自己点起烟,给何滨点火,他摆摆手,烟在指间转着玩。
      
      过了会儿,桌上另外两个人忽然开始拱沈凯。陈彦其不知道什么情况,打听了下,朝包厢外看过去,又凑何滨耳边耳语几句,露出别有意味的笑容。
      
      何滨目光顺过去,才发现外头靠墙有个熟悉人影。
      孙心妍坐在墙边小桌子旁,额角有些碎发,大衣扣子解开了,露出里面的嫩黄色毛衣。对面的人被门挡住,何滨歪了点头,发现是班上一个他叫不出名字的女生。
      
      “红旗,你艺术节吹萨克斯?”一个高二的抽着烟问。
      陈彦其笑了下,“安,干什么,这两天老子肺都要吹炸了。”
      沈凯说:“就是啊,搞什么吊艺术节,本来星期六早上还要和一中比赛。”
      另一个道:“行了行了,给你看美女不好?”
      说到美女,几个人又心领神会地朝门外看看,嘻嘻哈哈笑起来。
      
      饭吃到一半,孙心妍和李笛正在聊明星,几个男生从里面包厢出来,懒洋洋地从旁边走过。丑字男明显低头看了她一眼,跟在他后头两个男生不正经地说,“丫头……慢慢吃……”
      几个男生都笑了。
      
      孙心妍脸红了。
      李笛回头看看:“真是无聊……”再转过头,何滨和陈彦其也从那个包厢里出来了,两个人边走边穿衣服,有说有笑地。
      从她们身边经过,陈彦其歪着嘴角朝孙心妍笑了一下,何滨理理身上的外套,径自往外走。
      李笛嘟囔:“他们怎么也跟沈凯混一块了?”
      
      第二天是周六,江高艺术节开幕。
      
      十七班在艺术节合唱曲目是英文版《友谊地久天长》。艺术节开幕前一周,李爱珍跟心理课、体育课的老师做协调,一星期内集中排练了三四次。
      
      李爱珍想让大家统一穿校服,学生们不乐意,最后她尊重大家意见,拿班费在外面租演出服。
      
      男生白衬衫黑西裤,女生白衬衣黑短裙,几十个学生穿好往那一站,唱得好不好放一边,专业的架势还真有了。
      
      弄到最后,唯一头疼的反而是钢琴伴奏孙心妍的小礼服。
      
      想着音乐老师帮她借了,班上借衣服的时候就没安排她的。谁知道这音乐老师不靠谱,一直到活动前一天又被孙心妍来问了,才想起这事,匆匆帮她去借。
      
      周六早上,学校要求各班提前去排练走位。这时孙心妍才在后台拿到衣服。
      
      看到实物,问题又来了。
      
      演出服自然是有点夸张的。宝石蓝长裙,锦缎一样的料子,触感光滑,领口一圈镶碎钻,闪闪的。不看背面,一切正常,可一翻过来,后面一大块都是镂空。
      
      这音乐老师拿衣服拿得匆忙,根本没仔细帮她挑。
      
      孙心妍里面穿着普通内衣,知道今天要穿礼服,她特意用了透明肩带。她再怎么也没想到,衣服是后背露一块。
      
      李爱珍知道后,情绪不佳地把她人带裙子往音乐老师面前一领。李爱珍较真,音乐老师有点畏惧她,急忙四下里找人跟孙心妍换衣服。最后没办法,拜托衣服店的人加紧送来几件。
      
      十七班的节目排在后面,演出开始后,李爱珍领着学生们回座观看。李笛陪孙心妍在后台等衣服。
      
      半小时后,衣服店老板带着三条裙子来了,音乐老师帮孙心妍挑了一条白色的。
      
      这时,第四个表演已结束,前台掌声如雷。
      
      江高的小礼堂是老楼,后台简陋,没有换衣服的地方,厕所要爬到三楼才有。通往舞台的拐角处有一个大屏风,主持人换衣服都在这儿。音乐老师叫孙心妍不要跑远,就在屏风后面换,让李笛帮忙看着,万一大小不合适再换另一条。
      
      没有镜子,孙心妍进去手忙脚乱地换好,腰部还行,胸那儿不大对,裙子一直要往下掉。
      
      “笛子你快帮我看一下行不行,好像有点松……”调整着裙摆,孙心妍从屏风后出来。
      
      话还没说完,她一抬头,满面涨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