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睡意全无。
      
      孙心妍拿着东西在手里晃晃,细微的响声。
      
      没破坏包装,她小心地打开。
      盒子里包裹着黑色的天鹅绒,上面静静躺着一条细手链,中间缀一颗立体小爱心。链子亮闪闪的,不知道是银还是铂金,很有质感。
      
      卡在里面的一张小卡片上写着四个丑字——“祝你开心”。
      
      没有署名。
      
      孙心妍知道是谁,是高二一个和她没有过任何交集的男生,上月起不停给她发短信,结尾都是祝你开心,她把他拉黑了。
      班上女生们帮她打听,说这个男生是校篮球队的,超级花心,看到一个喜欢一个。
      
      这晚,最后一节晚自习课上到一半,全班都在认真写作业,走廊上忽然来了两三个男生,从漆黑的窗外朝十七班里看。
      坐在窗边的学生渐渐骚动起来。
      在讲台边玩电脑的老师注意到下面动静,往外看看。过了会儿过去打开门,朝着外面的黑暗问,“你们哪个班的,不上课在这边干什么?”几个男生没回话,讪讪地走了。
      
      晚自习下,孙心妍和同路的两个女生推着车,说说笑笑地走出校门。
      
      几个高个子男生聚在校门口,看见她们出来,其中一个被旁边拱了拱,骑车追上来。
      三个女生被一辆打横的自行车拦住。
      男生又高又瘦,皮肤有点黑,敞怀穿着校服,一脚支地。
      看着怔在中间的孙心妍,他笑了下:“能不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
      两个女生不禁看向孙心妍。
      
      “就和你说几句,不然明天早上在你们班车棚等你也行。你选一个。”男生的语气有点无赖。
      夜色掩饰着红了的耳廓,孙心妍想了想,“现在说吧。”
      两个女生和她小声说,“我们去前面等你。”
      
      道路边不停有学生骑着车擦过。
      路灯昏黄的光照着女孩有点不在然的脸,男生看着她,“你是不是把我号码拉黑了?”
      孙心妍没说话,在车篓的袋子里拿出那个粉盒子。
      他是怎么包的,她原封不动地又包好了。
      “还你。”
      男生低头看一眼,不接:“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乱买的。不喜欢?”
      “不喜欢,下次不要再送了。”
      男生油腔滑调地,“为什么不能送?这是开学礼物,不要这么严肃好不好,我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你们班的李雪峰、张佳成都是我朋友,你不信问问他们,我平时是什么样的人。”
      孙心妍不为所动,伸着手:“拿回去吧。”
      他偏偏不接,嘴特甜地哄她,“不收也行,让你同学先走吧,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行不行?”
      “那,是你不要的……”孙心妍撑住车,忽然把东西放上旁边路牙:“你记得拿走。”
      
      “喂……”男生在背后叫。
      车上,女孩的马尾辫被风吹得扬起,三个女生很快在人流里远去。
      
      ……
      
      可能是李爱珍在周一时的教育起了作用,这周接下来的几天,十七班人没一个迟到。
      
      周四早晨,向来会在早读课前抓迟到的李爱珍没出现。第一节也是她的课,正式的上课铃响了,人还是没来。
      
      没人管,学生们的玩闹声越来越大,都好奇着老师到底哪去了,这课还上不上了。
      
      就在全班谈笑打闹、即将失控时,走廊尽头出现了熟悉的身影。后排男生们发出失望的嘘声,纷纷收敛形色。
      
      忽然,后排不知谁冒了一句:“哎,那个是不是我们班的转学生啊?”
      
      学生们纷纷好奇地往窗外看,才发现班主任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男生落后她两步,很高,身形略有些颓废,穿一身黑色运动服,衣服拉链一直拉到下巴,裤侧三道清晰白杠。
      
      “好像蛮帅的。”周围有女生小声讨论。
      
      孙心妍坐在中间窗边,人走近窗口时她才好奇地望出去。两道人影从窗前晃过,她一愣,恍惚中,人已经进了教室。
      
      十七班四十七双眼睛从未在上课时间像这样炯炯有神地盯着黑板。
      
      准确地说,是盯着站在黑板前的人。
      
      少年头发两鬓剃得很短,刘海微微凌乱,也不长,完全遮不到眉毛。他脸很小,五官的轮廓很深,皮肤白白的。
      
      下面的男生女生只感到眼前一亮。看完脸再细看穿着,哇哦,一身名牌。
      
      何滨站在讲台上,面无表情的看看下面黑压压的面孔,又潦草地扫了眼教室整体环境,双手插兜,没有丁点儿初来乍到的拘谨。
      
      全班交头接耳。李爱珍拍了两下讲台,骚动声不减。
      
      “刘嘉给我把你的嘴巴闭上!”
      一点名,班上霎时鸦雀无声。
      
      凌厉的目光扫视一圈教室,李爱珍沉声:“话多的就站起来讲,我把讲台让给你讲,谁要讲?”
      
      教室里的空气犹如冰封。
      
      “不讲了?好,我来开始讲。
      这个呢,是我们班新来的何滨同学,今天正式加入我们十七班这个大家庭。新同学有困难的地方,大家要互相帮助。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度过有意义的高中三年。”
      
      有人小声反驳,“怎么可能三年,高二不就要分班了。”
      全班乱哄哄地笑起来。
      
      李爱珍朝着发声源瞪过去,男生噤声。
      
      “看来有些同学已经在想分班的事了,说到分班,就是因为想着分班分科,以至于现在有些人偏科极其严重,看看这次期中考试成绩,你们问问自己,你们自己满意吗?
      昨天我找了很多同学谈话,你们答应我的话、做出的那些承诺,今天做到没有?还是好了伤疤就忘了疼?!”
      
      整个班又陷入安静。
      
      静了片刻,李爱珍平和下来,看看何滨,“跟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等了两秒,身边人丝毫没动静。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何滨注意到了教室中间那个靠窗位置。
      
      女孩扎着马尾辫,身穿有些宽大的校服,双手搭在桌面上,一副恬静模样。
      
      从他进门起,孙心妍就有点儿心神不宁,手里握着一支水笔,镇定地和他对视片刻,她转过脸,和坐在隔壁小组的女生做表情。
      
      歪头站着,何滨吊起了点儿眼角。
      
      “何滨,作自我介绍。”李爱珍又提醒一遍。
      “啊?”何滨回过神。
      台下没绷住,又是哄笑。
      
      这新生怎么帅逗帅逗的。
      
      刚刚的严肃氛围被一扫而空。
      
      “大家好,我叫何滨。”
      
      在大家的小声议论中,随着这道有些敷衍的声音,孙心妍再次看向讲台。
      
      震惊的情绪被逐渐消化,她这才意识到:他们变成同班同学了。
      
      ……
      
      可想而知,那节课整个十七班的学生都心不在焉。转学生何滨被李爱珍安排在最后一排靠门位置,于是整节课,学生们都得了“回头症”。
      
      接下来一个多星期,转学生何滨成了十七班、乃至整个年级当仁不让的话题人物。
      
      很多人说他长得帅、性格也酷。
      
      这人话不多,大多时候都冷着一张脸。他的一些课本和教辅还没配齐,于是以此为借口,上课时候常常趴着睡大觉。
      
      然而这人看着不声不响地,没过几天,后排几个爱闹的男生却都开始围着他转。更稀奇的是,十三班的“小太子”陈彦其也成了十七班的常客,一下课就准时出现在十七班走廊,把何滨叫出去。
      
      何滨跟陈彦其往走廊上一站,跟天生带磁似的,班里爱玩爱闹的男生立马都被吸过去,聚一起说笑打闹。
      
      男生们霸占住外面,女生基本就不去了,全堆在教室里聊天。
      
      这天下了课,李笛坐在孙心妍前面位置和她闲聊,“哎,陈彦其又过来找何滨了。”
      孙心妍往外看。
      
      陈彦其个头和何滨差不多高,五官端正,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两道笑纹,有点阳光。
      
      李笛说:“小道消息啊,他们俩是初中同学,所以关系才这么好。何滨以前是市里实验中学的,初二转学去了北京一个私立学校。你知道班里那几个男生最近为什么天天跟在他后头转吗,听说他家特别有钱,而且出手大方。你看我们班那些人,全是势利眼。”
      
      江高里两种学生最亮眼,一是成绩好,二是家境好,这两种人走在校园里全部自带光环。
      
      李笛说着,孙心妍就听着,不作表态。
      
      何滨转过来一个多星期,他们还没说过话。
      
      其实孙心妍不知道该怎么界定他们的关系。
      
      他新转来,人生地不熟,刚开始孙心妍大肚地想,他要是找她帮忙,她就不计前嫌地帮一帮,好歹也是儿时的小伙伴。谁知道这人来了没几天就混得风生水起,吃饭、打球都有人陪着。
      
      她自然不会主动找他。
      
      然而人生里的很多事总是不由得自己做主。没过两天,还是孙心妍主动找了何滨。
      
      那天前一节是体育课,还没下课大家都陆续回来了。孙心妍休息了会儿,整理几个小组长收上来的英语卷子。
      只差一份就全齐。
      她回头看看,最后一排空空荡荡。几个男生在操场下面打球,还没上来。
      
      等到离上课还有几分钟,几个大汗淋漓的男生从后门晃了进来。
      
      弯腰把球放桌脚边,何滨感觉课桌边多出一道人影。
      “你是不是卷子还没交?全班就差你一个了。”
      
      动作顿住,他慢慢抬起脸。半湿的头发把他的脸衬得很白。
      
      “什么卷子?”他打量了眼站在旁边的女生。
      “英语。昨天晚自习时候发的那张。”
      
      又是顿了顿,何滨没说话,不情不愿地弯下身,在书包里慢慢翻找起来。
      
      刚打完球,他一身热汗,只穿了件白色半袖衫,汗湿的一片衣料黏在身上,弯曲的脊椎骨微微凸起。
      
      翻了会儿没翻到,他把乱塞在抽屉里的迷彩外套拉出来。
      
      片刻后,孙心妍终于看到他掏出了皱巴巴的试卷。
      
      何滨垂下眼,装模作样地拿在手里正反看看,就跟第一次见着一样。
      
      卷子上没有一点笔迹。
      
      “什么时候要?”
      “江老师现在就要。”孙心妍跟他商量:“要不等会儿你自己去办公室交吧?”
      “不早说……”
      他嘴里咕噜了句,抬起头,“你的借我抄下,两分钟。”
      “……”
      
      总体来说,孙心妍就是一个比较好说话的人。她顿了顿,看着面前人一副理所当然的嘴脸,心里愤愤的,却还是把自己的卷子给了他。
      
      被何滨一拖,孙心妍晚了一节课才去交作业。
      
      拿到办公室的时候英语老师脸色不佳,微微指责:“不是让你上节课拿过来吗,怎么拖得这么迟,不然上节课我都改好了。你看看被你这一耽搁。”
      孙心妍只得乖乖道歉,保证下次注意。
      回班路上不禁想:碰到这个人果然就没好事。
      
      课间,陈彦其来找何滨玩,两个人趴在走廊上聊天。孙心妍从喧闹的走廊那头过来,目不斜视地进教室,在窗边坐下,整理书本。
      
      十一月的天空透蓝,像海一样。
      两个少年背靠栏杆、面朝教室,懒洋洋站着。陈彦其目光随着人影移了一截,忽然问,“她在你们班怎么样啊?”
      “谁?”
      “孙心妍啊,挺受欢迎吧?”陈彦其朝窗口抬抬下巴。
      
      陈彦其跟何滨是初中同班同学,何滨转学走后也一直保持联系。这下何滨到了江高,陈彦其自然担任他的向导。
      看何滨不知情的样子,陈彦其绘声绘色地和他科普孙心妍的贴吧事件,叫他回去查帖子。
      
      然而他说得兴高采烈地,却感觉身边这人的反应不对劲。按理说平时聊点漂亮女生的小八卦,大家都兴致勃勃,笑容猥琐。
      
      这人呢,歪着脑袋盯着人家女生窗口,跟被欠了钱似的,一脸冷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