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雾气弥漫的小径上走来一老一少。
      老的须发皆白,穿一身道袍,持一柄拂尘,鹤发童颜,仙风道骨。
      年轻的穿一身青布长衫,长发披肩未束,满身出尘气。
      
      小径尽头有一块石碑,石碑后是一片茂密树林,虫声鸟鸣从浓密的碧色中透出,带着遥远的回响,更显树林清幽深寂。
      
      两人在爬满青苔的石碑前停下。
      
      仙风道骨的老者问:“怀尘,此去归期不定,你可准备好了?”
      
      被称作“怀尘”的青年回答:“都已经到这里了,有没有准备好还有区别么?”
      
      “当然有区别。”老道对自己的三徒弟道,“没准备好咱们就回去呗。”
      一句话把满身仙气破坏得干干净净。
      
      “就这么回去,岂不要被翠云峰上的老头子笑话一辈子?”
      
      老道摆摆手:“我们的一辈子太长啦,他笑话不了那么久。”
      
      宋怀尘笑了笑没说话,他师父是个实诚人,可惜太实诚了。
      
      两人面前的石碑上书“仙人指路”四字,其后的树林便是大名鼎鼎的鹤亭望仙踪林。
      
      鹤亭望乃海外十洲之一,其上修仙门派云集,此洲因有修士骑鹤飞升得名,也因此道法昌盛。
      
      海外十洲与世隔绝,凡人不得入,修士也不得出,若不能举霞飞升,多半会被困死在一洲之内。
      
      自然,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凡事总有例外,遇难海客机缘巧合上仙岛,凡世飞升登仙台,鹤望亭隔个几十年总会迎来几张新面孔。
      
      有凡世人上,自然有仙者下。
      
      鹤亭望上仙踪林,连通一洲一陆,洲,是鹤望亭,陆,则是凡世所在中原大陆。
      
      瀚海无际无涯,狂风巨浪终年不息,修士亦不得渡。
      唯有千年一度仙门开,海浪稍止,十洲才能互通有无,比试一番,排排坐次。
      
      下一度千年盛会将在鹤亭望举行,东道主不能丢了颜面,自然要有人才辈出的景象。
      
      人才何处寻?
      
      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仙界的老祖宗降书,不出世的大才在凡间。凡人飞升至哪一洲全看天命,鹤望亭不能坐着等,要自己先去把人找了来!
      
      那连仙界都被惊动的大才姓甚名谁?
      涉及到天道,老祖宗也说不得。
      
      凡间如何去?
      从仙踪林去。
      
      谁去?
      
      谁都不想去。
      
      凡世灵气匮乏于修行无益,人海里捞大才,谁知道要耗上多少日子?
      
      离下一个千年盛会还有一千年。一千年啊,不入十品境界,修士也活不了这么长时间,而能迈入十品的,在十洲亿万修士中屈指可数。
      
      再者,仙踪林又是好走的么?能回来的人万中无一。
      
      甚至老祖宗降下的书信中都没写明找到人后如何回到鹤亭望,只说时机到了,自然会知道。
      
      宋怀尘不知道入仙踪林的名额怎么会落到小丹峰,自己师父通微头上,若不是小师妹火急火燎的来敲门,把自己从闭关的冥想中惊醒,那实心眼的小老头都准备自己进仙踪林了。
      
      “大师兄在外游历联系不上,二师姐在晋阶关键不能打扰,我们……我们只能来找三师兄你了。”小师妹小声抽泣着,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宋怀尘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看她一眼。
      肤色冷白的男人长相出色,一双眼睛尤为出彩,狭长眼尾上挑,模模糊糊透出两分笑模样,然而他漆黑眸子中含一点凉光,即使眼角带笑,也透着不近人情的清冷气。
      
      他只看了小师妹一眼,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就吓得收了声。
      
      没有一句安慰的话,宋怀尘拔腿就走。一袭青衫的男人落足无声,衣摆飘飘摇摇,满身都是冷冷清清的出尘气。
      
      宋怀尘是失望的,二师姐不能打扰?那打了禁制闭关的他就能打扰了,他就不在晋阶关头了?
      
      闭关被迫中断,境界不稳心境不稳,宋怀尘在翠云峰的冷嘲热讽中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外乎宗门倾轧,人善被人欺。
      
      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大师兄不在,二师姐闭关,剩下的师弟师妹不用想,修为太低去了是送死。
      
      他还能怎么办?
      
      初时,师父为难,劝阻,阻拦,宋怀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终换来了通微真人的认同和点头。
      
      宋怀尘于是又失望了一次。
      如果自告奋勇的是大师兄二师姐,师父会不会点头?
      如果是大师兄二师姐,根本不会自告奋勇,而是会大闹一番吧?
      
      “仙人指路”的石碑前,宋怀尘静静想了回,然后笑了笑,他也可以闹,但他不会去闹,因为太麻烦,归根结底是因为他没有那般的勇气和毅力。
      
      为何没有勇气毅力?自然是因为没有触及根本利益。
      他没有把小丹峰当做家。
      
      将心比心,小师妹当然更愿意打断他的闭关。
      
      可宋怀尘始终还记得,瀚海之滨,通微真人把濒死的他救活过来,引他进仙门,看白虹万丈紫气东来的景象。
      
      “师父,大师兄说修斩尘诀的人都是没有心的,所以他一直都很讨厌我。”宋怀尘话一出口,就看见了通微真人不认同的表情。
      
      “我觉得他说得没错。”宋怀尘抬起一只手,止住了师父的话头,“但等他回来,请你告诉他,就算是没有心的人,也是懂得报恩的。”
      
      做徒弟的向师父作了一礼,长揖到地:“就此别过。”
      
      境界不稳,心绪起伏,识海中翻滚的暗涌在这一揖中归于平静。
      
      一揖之后,宋怀尘洒然转身,仿佛放下了什么重担一般,通微真人伸手想挽留,却说不出话来,没有心的评价,或许真的是没错的。
      
      身着青布长衫的年轻人迈过“仙人指路”的石碑,踏入仙踪林的地界内,浓雾从四面席卷而来,瞬间吞噬了男人的背影。
      
      宋怀尘若有所感,回头时只来得及看见浓雾将入口掩去,清幽树林陡然间变得鬼气森森,悦耳鸟鸣变作凄厉号丧,白光划过,雷声轰隆炸响。
      
      宋怀尘脚底一空,巨大的吸力将他往下拽去。
      变故发生的瞬间,男人闪电般捏出手诀,数道青光向四周射去,要在茫茫白雾中寻一处凭依,然而葱郁广渺的仙踪林仿佛在一瞬间消失了,疾射而出的青光被缥缈雾气吞噬,没有触到任何可以依附的东西。
      
      狂风乱作,雾气如割,宋怀尘几乎睁不开眼,一声雷鸣骤然炸响,白光瞬间冲到了眼前,头顶一条雷龙张口咬下!
      
      紫雷频闪,宋怀尘一袭青衫上浮出层层叠叠的符咒,符咒光芒只一闪,便被雷蛇击碎,一件绘着九十九重防御阵法的法衣就此被撕成碎布!
      
      罡风如刀,在宋怀尘身上划出一道道口子,鲜血溢出,将雾气染做鲜红!
      
      雷龙俯冲而下,鲜红雾气如一蓬烟尘炸开,带起一股焦糊味,尖锐雷鸣刺痛耳膜,连带着脑袋都痛起来。
      宋怀尘一声长喝,举起一只手,五指张开,青光流转中,白雾疯狂涌动,如聚水龙,以宋怀尘一掌为中心,玄奥阵法成型,雷龙迎头撞上,电光四溢,磅礴灵气辐散而出,如怒涛之水,将天地间冲刷做一片白地!
      
      万籁俱静。
      
      刺啦。
      
      一道小小的闪电劈过晴朗碧空,是连凡人都不会在意的一声旱雷,连草都燎不焦一棵。
      
      从天上掉下来的宋怀尘啃了一嘴泥,气都喘不上,浑身剧痛,完全站不起来。
      
      宋怀尘趴在地上,眯着眼看四周,入目俱是青青碧草,与仙踪林景色并无太大区别。
      空气中灵力稀薄得可怕,打坐回复伤势已然是不可能的了。
      
      宋怀尘脸上糊着泥,身上也是破破烂烂,一身破布条似的衣服完全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衣服下露出的皮肤上全是伤,还被雷给劈焦了,简直不能看。与片刻前的仙气缥缈完全是两个极端。
      
      宋怀尘没在意,或者说他没精力在意,贴着地面的男人听见有脚步声近了。
      
      真要命啊。
      宋怀尘心想。
      屋漏偏逢连夜雨,随便来个凡人都能把他给结果了。
      
      宋怀尘艰难的往旁边翻了个身,往树脚下躲去。余光一撇,看见不远处的树藤后露出了一个小小山洞。
      
      还没等宋怀尘思考出自己要不要过去,一个带着明显虚喘的男声从头顶传来:“这是……被雷劈了?”
      
      宋怀尘扭过脖子勉力抬头,角度问题,实在看不出来人的方圆美丑,从低垂的剑尖滴下的血珠倒是能看得分明。
      
      那血带着浓厚的灵力,宋怀尘离得近了,居然觉得呼吸顺畅了不少。
      
      次奥。
      宋怀尘在心里咒骂一声。
      原来他喘不过气,是因为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么?
      
      卧槽。
      宋怀尘在心里骂出了第二声。
      这家伙是个修士。
      
      宋怀尘扶着树干坐起身来,终于调正了视野,看清了来人。
      
      一个惨兮兮的修士,宋怀尘满脸的泥,他满脸的血。
      
      凡世的修士在海外十洲的修士眼中和凡人差不了多少,从天上掉下来的落魄神仙指了指刚发现的藏身处:“那里有个山洞。”
      
      听声音十分年轻的修士往那里看了眼,草木掩映的洞口后一片漆黑,看上去很深:“一般来说,逃难的时候我是不会选择往山洞里躲的。”
      他看上去伤得不轻,一开口就有血往外涌,语气却很平稳:“在走霉运的时候进入不知深浅的地方,结果通常不会太好,洞里很可能会有其他危险。”
      
      嘴上这么说着,修士架起宋怀尘往山洞跑去。
      
      宋怀尘:“你干嘛带上我?”
      修士:“你不是看出了我在被追杀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准时开新文~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