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吴念再醒来,便是第二天中午,日头爬到屋顶正中,晒在她脸上暖洋洋地,李嫂怕她晒着,轻手轻脚地拉窗帘,吴念破天荒地主动说话:“别拉,挺好的。”

      李嫂喜滋滋地答应,又把窗帘拉开,窗子支起来,外头地暖风也吹进来,吴念抿着嘴闭上眼。

      李嫂出去又进来,手里端了碗鸡蛋羹,捏着勺子要喂她,她偏头躲开,接过碗,自己拿着勺子慢慢吞咽。李嫂在一旁看着,等她吃完才说:“余总回城了,早晨雾气大,他一早就走了,走前特地吩咐我不要喊你,说你昨晚不大舒服,让你睡个自来醒。”

      吴念眨了眨眼睛又钻回窝里,李嫂倒了杯温水,把药拿出来一粒一粒剥好,搁在她手里:“念念,来,咱把药吃了,吃了再睡。”

      她摇头,把药推给李嫂,有气无力地说:“我不吃了,不想吃,吃了也没用的,你们都知道吃了没用为什么还逼我吃?”

      李嫂拉着她的手,耐心劝说:“怎么就没用呢,咱们念念听话,有病就得吃药啊,不吃药怎么才能好?来。”

      吴念依旧摇头,眼泪汪汪地说:“我不想吃我不想吃……”

      李嫂捋了捋她的头,一时也不知道她是清醒着还是又糊涂了,只好连骗带吓地硬塞到她嘴里,迫着她往下咽,等她吃完也哭成了泪人儿,李嫂看着心头一阵难受。

      吴念好半天才冷静了,又一惊一乍地拉住李嫂的手,哑声问:“今天是几号啊?”

      李嫂笑说:“七号。”

      吴念神色恍惚,忍不住念念有词:“七号,七号……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差点忘了……五年了……五年了……”

      她魔怔一般,眼泪啪嗒啪嗒地滚下来,屈腿缩到床上,抱着被子一角低泣,又悲痛又压抑。

      李嫂这才想起来,只怪自己多嘴,怎么就没提前想起来,也好骗她,不至于让她一早晨哭两次。

      她哭了良久,李嫂不知道怎么劝,索性让她哭,总比憋着把人憋坏要好。后来药效上来,吴念精神不济,靠在床头上昏昏沉沉。

      李嫂念叨:“睡吧,睡吧,睡一觉就好了,醒来了该忘得也忘了……”

      到了傍晚,吴念才转醒,一时有些糊涂,不知道这是在哪,她缓了片刻才想明白,撑着身子坐起来。

      李嫂从外面近来,有些意外:“醒了啊?”

      她轻轻道:“李嫂,我有些饿。”

      李嫂搁下收进来的衣服,笑说:“饿了好,饿了好,知道饿就是清醒着,等着,这就去给你做饭。”

      吴念往她手里扫了扫,皱眉问:“你拿的谁的衣服?”

      李嫂握着她的手,提醒她:“余总前天来看你,在这住了两天当然要换洗衣服了,我这也没熨斗,只好随便洗了洗,”说到这里反问她:“这,这衣服能水洗吗?哎呦,别洗坏了……”

      吴念有些狐疑,轻声问:“行钧来了?”

      李嫂愣了愣,只叹了口气。

      吴念没觉得不妥,继续说:“这次来了不知道何年何月会再来,衣服留着也没用,洗坏不洗坏的也没关系,铁子哥要是穿着合适就拿给他吧。”

      “他天天干粗活,哪称得上这种好衣服……浪费。”

      吴念笑了笑,“拿去吧,搁着才是浪费。”

      李嫂没再说别的,给她打了洗脸水,等她洗漱好才端着盆子出来,李房铁正光着膀子在院子里劈柴,李嫂倒了脏水把盆子放到水井旁,拉着李房铁说:“昨晚不知道怎么折腾的,念念又犯病了,这两天的事估计全忘了……我看这余总不来是不来,一来了都不得安生。”

      李房铁笑了笑,放下斧子点了根烟,说她:“你真是六月天一会儿一个变,余总不来整天念,余总来了又嫌弃,我都摸不准你脾气了。”

      李嫂提起围裙擦手,又凑过来把他劈好的柴摆到柴堆上,压低声音说:“你懂什么,咱们再可怜她也不能不要钱白照顾,余总要是一直不来,说明心里没她,咱们好日子也到头了,我能不盼着余总来?”

      一时又责怪他:“说几遍了别光膀子别光膀子,人家城里人讲究,她脸皮又薄,一会儿出来看见你衣衫不整的怎么好意思!”

      李房铁叹了口气,披上褂子坐着木凳抽烟,半天才说:“这妹子也可怜,咱们拿了钱就尽心尽力,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李嫂点着头说:“可不是,单是为了钱也不会尽心尽力……她那个样,被人苛待了也记不住……”

      坐了片刻又说柴劈的差不多够冬天烧炕了,让他别再忙活,要变天儿,说罢又拐进屋把床单揭下来泡在不锈钢大盆里搓洗。

      ……

      余行钧回来便直奔公司开会,去吴念那里耽搁了两天公司就堆了一堆事务等他,开完会便在办公室处理各部门递上来的文件。

      一直到下午,秘书抱着一束□□提醒他该去墓地,余行钧放下钢笔,突然就想起吴念说的话来,心里一阵闷痛,正呆愣着,桌子上座机响,他拿起来听那边说完才吩咐:“不见,帮我推了,今天下午什么人都不见,有事找董助。”

      那边问: “天塌下来也不见?”

      要是往常,他肯定陪对方再说几句废话,可是今天提不起劲儿,冷冷挂了电话。

      电话刚挂断又响,是家里那边来的,余行钧顿了一下才接:“妈……她没回来……您别去了,去了又伤心,我一个人去就成……随她去吧,您跟个傻子计较什么,她自己都糊涂的不行,好了,我这忙着,晚上别等我吃饭。”

      余行钧挂了电话,神色有些疲惫,坐了一会儿便提着外套往外走,刘秘书紧跟其后。

      外面风起云涌乌云密布,不大会儿便开始飘雨丝儿,路上行人来去匆匆,余行钧不禁感慨,这让人压抑的天气,真是应景。

      灰白色地私家车顺着大道越走越偏僻,雨势渐大,两旁地树木水洗一般油亮青翠,最后进入一条羊肠小道,顺着公路往下看,隐约看到一片墓地群,隐在青山绿水间。

      刘秘书开车就近停下,见余行钧看着窗外,神色不明,轻声提醒:“余总,到了。”

      余行钧仍是一动不动,刘秘书没再说话,气氛僵住,两人各自发呆。约摸着过了一刻钟,余行钧才说:“你在这等着,我自己上去。”

      他说着推门下来,大雨滂沱而下,瞬间打湿他的衣襟,刘秘书有眼色,拿着花和雨伞跑下来,递给他。

      余行钧看也没看,接了东西便往里面走。刘秘书进车,随着他的身影往里面望,今儿不是清明也不是过年,墓地不见人影,要不是白天还真让人瘆的慌。

      刘秘书在外头等了好久,余行钧出来时他还偷偷打量,除了肩头的西装被淋湿一开车门带了些水汽之外也没怎么变化,好像里头葬的是不相干的人。

      从郊区回来就在一处酒吧门口停车,余行钧吩咐一声自己便推门进去。

      回到公寓已经是一身酒气,屋里冷冷清清,没有一丝人气,一看便是独居。他把皮鞋脱得东一只西一只,晕乎乎地躺到床上,仍觉得天旋地转,转的胃里恶心头上发疼,他口齿不清地叫人,一时忘了这里除了他没有别人。

      余母电话又追过来,估摸着是催归,他把手机关了机扔到地毯上。

      这处房产不常来,他现在住在父母家里,吴念去乡下后就没了俩人的房子,还有处婚房,早几年买的,已经抵债了,不过他现在有钱,有钱也没赎回来,因为赎回来也是搁着。

      想到这里,不禁有几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伤感。想完觉得真酸,一时酸的他掉牙。

      他伴着这份瞧不起的酸味半嘲讽半好笑地睡过去。

      恍惚中有双手解他的皮带,清脆地啪嗒声传到耳中,余行钧皱着眉头抬了抬脖子,就看到个弯腰地窈窕女人,头发拢到肩膀一侧,眉目清秀,甚是好看。

      他扯嘴笑了笑,又躺回去,理所当然地让她服侍。

      陈可青抽了皮带又解他的裤扣,轻手轻脚地脱下来,叠齐整放到一边,他身子修长够不到上身,只好爬上床跪着解他的衬衫纽扣。

      刚褪到一半余行钧握住她的手,把她架到胸口不正经地说:“别急啊,总得让我歇口气。”

      陈可青红着脸笑了笑,松开手站起身,拉被子盖在他身上,余行钧一脚踢开。

      “热。”睁开眼又说:“怎么找到这来了?”

      她坐到床沿,扭着头看他:“不是去乡下接嫂子了,没接来?”

      他眉毛挑了挑,捏着她的下巴问:“谁是你嫂子?叫的怪亲近。”

      “难不成叫姐姐?叫姐姐也成,不算过分……”

      余行钧没搭腔。

      “今天一个人去的?又喝这么多酒……你要是不嫌弃,下次可以带着烁烁去。”

      余行钧闭上眼没搭理。

      陈可青坐了会儿,又说:“其实烁烁还小,你不想带算了,听长辈说这样对烁烁也不好。”

      她看看余行钧,脾气上来,拾起解下来的领带甩到他脸上,站起来要出去,余行钧先一步勾住她,往她屁股上拍了两把,后又揉捏了下,吩咐:“去,楼下给我接杯水。”

      陈可青皱皱眉毛,看他醉醺醺的,不能跟他一般见识,只好开门出去倒水。

      余行钧又躺了躺,缓和过来才起身去浴室,他头还疼着,想趁机醒醒酒,便把水温调凉,水刷过肩膀时刺痛了一下,他没当回事,冲完摸到台子上,挤了些沐浴露,一抹沐浴露就不是滋味了,一阵钻心痛,他侧头看了看,抿着嘴想,下口真是恨,不能说十足十的力道,估计也没把他当自己人。

      磨蹭半天踢踏着拖鞋出来,陈可青看他晃荡着站都站不稳,走了几步去扶他,余行钧往床上一躺就不起来了。陈可青拿着毛巾给他擦脚,擦完一只搬到床上再擦另一只,抬头就瞧见余行钧眼神清明,盯着她发呆。

      她笑:“几天不见就不认识了?看什么呢,不就是给你擦个脚。”

      余行钧愣怔了下,摸一把脸,手臂搭在额头上,遮住半张脸,陈可青凑过去,亲亲他的下巴,他没反应。

      她低头又要亲,突然看见他脖子里的抓痕,东一道儿西一道儿,横七竖八也只有女人的指甲才干的出,再往下打量,他肩头红肿地小齿印……

      她收回视线,眼神冷下来,心里酸的冒泡。

      “余行钧,你真是没心没肺,总这样……”

      他放下手臂,睁眼问:“怎么样啊?”

      她说不出口,又觉得说了他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只好转口问自己最担心的:“回来都好几年了,怎么突然想去看她?”

      “哦。”淡淡补了句:“心血来潮。”

      “你们本来就名存实亡,你就没想过办彻底吗?一刀两断干干脆脆,非这么藕断丝对谁都不好……”

      余行钧坐起来把她拉到怀里,瞧见她眼泪汪汪楚楚可怜,低着头亲吻她的眼皮子,耐着性子哄:“哭什么啊,宝贝?大半夜的,容易招鬼……”

      她咬咬唇,含泪说:“你总要说明白吧……就算单纯让我安心也好。”

      “咱们有事明儿再谈好不好?我这醉着酒,说了胡话不又惹你不开心?”

      “你妈想孙子了,你明儿去我那接,不然我才不管。”她故意说。

      余行钧点着头答应。

      她又嫌他不说话,带着哭腔控诉:“你又敷衍我,就问你离不离婚,你不离婚我就走!”

      他笑着松开手,语气一变:“离婚不离婚的是不是该我说了算?你怎么突然不知进退了?本来就头疼,让你弄的更疼了,闹也行,关门出去闹行不行?”

      陈可青愣了一下,开门出去,门砰地一声被甩上。余行钧低声骂了句“操”。

      骂出这句酒也醒透彻了,起身到外面瞧了瞧,客厅灯都关了,估计是真给气走了,他揉了揉额头,回到卧室摸手机给她打电话,那边接了一个,刚通两秒又挂了,大概是气极按错键才接的。

      心意到了就行,他没打第二个。

      突然想起来吴念发病时那副吓人的样子,心里又顶得满满的。他这几年都有些怨恨,不过男人到了年纪便不会儿女情长了,尤其是事业有成之后,那些往事都不再放进眼里,经历多了,心自然硬了。这心态有点像男人对女人那种,毛头小子就容易擦出火花,轻易被撩拨,等到成了情场高手床上那些事就看的淡了,对女人好奇心也小了。除了生理需求,不会再装的满脑子都是,整日YY。

      在床上躺了老大功夫也没睡着,只好翻身下楼拿酒,光着背席地而坐,半靠在沙发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喝到半夜,时而清醒时而迷醉。

      天蒙蒙亮才痛痛快快睡过去。

      ……

      村里每年都有庙会,唱戏跳舞,烧香拜佛,偶尔有个把眼神不好地瞎子半仙算命卜卦,一时热闹非凡,李嫂早早催促吴念打扮好,牵着她的手去凑热闹。

      吴念着了身天青色短袍,踩着坡跟白凉鞋,虽说生活在乡下,那也比土生土长地乡下人保养地好,打眼看过去也就是二十五六地岁数,混在人群里格外扎眼。

      李嫂带她看大戏,她却没兴趣,倒是围着几个算命先生打转,算便算了,人家说什么她信什么,头一个说吴念命硬,克夫克父,让她拿一千块解命格,吴念缠着李嫂要钱,李嫂过日子,自然是不舍得给,只好哄她说这人是骗子,得再问问别的先生,既然来了庙里谁也比不过山庙和尚的修为。

      好说歹说把吴念拉出来,带着她到庙里磕头求签,而后找大师解说,大师问吴念求什么,吴念默了半天,好像听不懂大师说的话。

      李嫂趁着她呆愣,悄默声地拉着大师到一旁,把吴念遭遇说了说,又塞了些香油钱,笑说:“大师看着给劝一劝。”

      这世间的事本来就真真假假,大师了然一笑,放下木签,坐到吴念跟前,平静道:“无念无念,这名起的都不行,没有念想自然命苦,得改。”

      吴念想了想问:“大师觉得什么名儿好?”

      大师捋了把胡须,沉吟片刻才道:“叫吴心才好,施主只要心够大才能想得开,再大也莫过于一个无字。”

      吴念盯着他,若有所思。

      大师见她上道,一时也同情她,便又说:“其实名字也只是个记号,心里有了,别的都算不得什么,放下还是不放,是两个极端,有时莫要太执着。”

      吴念看了大师半晌,突然站起来就走,李嫂不明所以,赶紧向和尚道了谢追上去,山道又长又陡,李嫂顺着台阶下行,在一处僻静地儿才追上吴念,她正攀着石头远望。

      李嫂顺了口气,跟着她的视线往外看--

      一片云海,隐约瞧见高耸入云地山峰,青翠地松柏相映,云雾缭绕。

      再远处,有处专门登高看云海的白塔,巍峨雄壮,这么远依旧能看到三个鎏金大字,“望海楼”。

      李嫂静默片刻,打量她:“你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累了咱们回家,要不去看大戏?踩高跷?哦,对,咱们去套圈……”

      “李嫂,没有心的,是什么?”吴念眼眶红了红,垂着眼低声问她。

      李嫂张了张嘴,半天才说:“有句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别一个劲儿陷进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也不是人人日子能过得顺遂。”

      她依旧是淡淡的:“我知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李嫂不敢多说,只好提些不相干的事:“你最近病情又反复了,一会儿糊涂一会儿清楚,忘事忘得厉害,真让人不放心……上回来看你的徐医生还不错,要不联系……”

      “没事,不想麻烦他。”

      “……那别胡思乱想了,什么坎儿都会过去的。”

      吴念哽咽,咬着牙不作声。她真想这一切是个噩梦,醒来了什么都还是好的。

      可是,一晃五年,谁的梦会这么长?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没有存稿,老习惯是几点更不定时,所以建议大家晚上十二点前来看看,没有更的话就是无更了。
    多评论多收藏哦,尤其是评论这方面,看到骂人的话也比一个人默默更文有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