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003章 ...

  •   
      再难也不能放弃呢!
      
      比起旁的穿越者来到古代后建功立业一统天下,她在现代仅仅是一个普通到毫不起眼的小厨子,所擅长的也不过仅仅是中式糕点以及最平常的家常菜而已,要是连这个赖以为生的手艺都给放弃了,她还剩下甚么?
      
      周芸芸陷入了思索人生道路中。
      
      与此同时,周家阿奶已经拿到了所需的食材,急急的往灶间去了。
      
      又小半刻钟,周家的人陆陆续续的过来了,男丁们直接进了堂屋里,女眷们则帮着将灶间的饭菜端上来,可甭管哪个瞧见了她,都明显的愣了一下,直到周芸芸的爹娘并小弟也来到了堂屋。
      
      “芸芸你好了?”周家阿爹立马撇下妻儿,跑到周芸芸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当下就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来,“好好,芸芸好了,回头阿爹带你去集市玩儿。”
      
      这话一出,周家阿娘立刻甩了个眼刀子过来,不过等看向周芸芸时,又露出了亲切到有些腻味儿的笑容:“芸芸啊,下回你要想去集市,记得跟你阿奶先要几个钱来,你阿爹倒是有一身使不完的力气,可兜里却连一个子都没有。”
      
      吃个饭儿都那么多事儿,周芸芸终于明白了,为啥原主除了逢年过节之外,很少来堂屋吃饭的原因了。
      
      好在没一会儿,饭菜上齐了,一家子将近二十口人,分成了男女两大桌,桌子中间搁了一个盛满杂粮粥的小锅子,旁边还搁了个装满了饼子的竹编箩筐。只眨眼间,小锅子就空了,原因在于每个人都死命的往自己的碗里盛粥,偏他们的碗个顶个的大,盛得冒尖了都不消停。至于饼子,也都是按既定数量都分开了,等周芸芸回过神来之时,就只看到空空如也的锅子和竹筐了。
      
      吓死宝宝了!
      
      饶是周芸芸在学校里见识过食堂一瞬间被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学生狗们洗劫一空的场面,还是被眼前的情形镇住了。更让周芸芸震撼的是,他们居然胆大包天到没给阿奶留饭菜!!
      
      没等多久,周家阿奶就过来了,两手小心翼翼的端着一个大海碗,径直走到周芸芸跟前放下。自然,大海碗里头是阿奶先前说好的细面条加俩鸡蛋。
      
      “阿奶,你吃甚么?要不咱俩分着吃?”周芸芸还真就没在原主的记忆力找到阿奶平素吃的是甚么,原主一直默认阿奶是跟周家其他人吃一样的,可今个儿他们没给她留呢!
      
      “我的还在灶间呢,芸芸你吃,不用管我。”周家阿奶一脸笑意的望着周芸芸,等周芸芸低下头吃面时,她一个眼刀子扫视过全体周家人,旋即拧身出去,不多会儿就端回来了两个大海碗,一个盛粥一个放饼子。
      
      事实上,原主的记忆并未出错,只是没怎么在意细节方面。因为曾经确实发生过阿奶的饭菜被这帮子饿死鬼投胎的不孝儿孙分光过,以至于当时阿奶险些没将一屋子的人都给干掉。从那以后,每回做完了饭菜,当日轮值的人都会先将阿奶的那份另外盛好放在灶间。
      
      而周芸芸在确定阿奶不会饿着之后,就慢悠悠的吃起了面条。她本人并不挑食,除了臭豆腐和榴莲之外,她就没有完全不碰的东西,顶多就是分爱吃和不爱吃,区别不大。
      
      不过,因着许久没吃面条了,周芸芸一面细嚼慢咽的品尝着,一面开始绞尽脑汁的琢磨起了重操旧业的事儿。
      
      重操旧业是一定的,只是她真的没法接受周家灶间那个环境。光是油烟倒是无所谓,她也没有那么娇气,然而烧柴时的炊烟却让她难以忍受。尤其周家用的并非全是干柴,有时候也烧麦秆和稻草,多半时候则用从山上捡来的枯枝烂叶,或者烧玉米杆子也是有的。这就造成烟大烟小完全没个准头,同时这也是为何原主对灶间如避蛇蝎的缘故。
      
      也就是说,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解决烧火的事儿。那么,有没有法子弄个烟囱?这样一来,烟直接从上头走,应该就熏不到屋里的人了罢?当然,这还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其实最好的就是让烧火和做饭彻底分离,你烧你的火,我做我的饭,两者互不影响,多好?
      
      “阿奶,我想做饭,可又不想闻那个柴火的烟味,你说该咋样?有没有可能将做饭和烧火彻底分开呢?比如说,我在这头做饭,让……阿爹去另一头烧火?”思忖了半晌,周芸芸试探的问周家阿奶。
      
      结果,周家阿奶直接给她来了句:“那你干脆别做饭不就结了?干嘛非要学铁匠铺那种。”
      
      “铁匠铺?”周芸芸眨巴眨眼睛,隐约摸到了一点儿头绪,也顾不上吃面了,伸手拽了拽阿奶的袖子,撒娇般的道,“可我想做饭,我特别想给阿奶做一些糕饼点心来吃。好不好,阿奶?”
      
      周家阿奶格外宠溺的看了她一眼,略一沉吟,道:“那也行,回头再重新整个灶间,灶台就学铁匠铺那头,烧火的在后头。”
      
      “那能不能在灶台后头砌一堵墙?我在这头做点心,让阿爹去墙后头烧火?对了,要是能弄个烟囱就更好了。”周芸芸一脸期待的看着阿奶,要是这个能成功的话,她算是真正的脱离苦海了。
      
      “成,等吃完饭,阿奶就让你大伯他们去山上打石头。”周家阿奶一面笑着安抚周芸芸,一面抬眼恶狠狠的瞪向男丁那一桌,“听见了没?回头立马去弄石头和黏土来。也不用重新盖房子了,就咱们原先那灶间的隔壁那间好了。记仔细了,灶台搭在屋子中间,灶眼朝着的那面往上搭一堵墙,千万别给熏着我的好乖乖。”
      
      得了,周家阿奶几句话,全家上下忙翻天。
      
      旁的人也就罢了,这些年来就算再怎么不习惯也得被迫习惯了,唯独周家阿娘,等人都散了以后,寻着正打算出去逛逛的周芸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呀你,咋就这么不争气呢?你阿奶疼着你,不让你做活计,你偏硬要做。也行罢,左右咱们这一房人少,每回轮到咱们做饭时,我都恨不得多长几双手,你要是能来帮我也不赖。可你呢?还有你爹,你大伯二伯都知晓缓缓来,就他最憨,饭还没咽下就上山去了。哎哟,你们爷俩真的要气死我哟!!”
      
      周芸芸态度极好的听完了周家阿娘这通哭诉,等阿娘前脚一走,她后脚就换了双黑面的布鞋出去逛了。有些事情她是真不好解释,毕竟阿娘看着就不像是有远见的人。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哪怕她之后赚了钱,那也是交给阿奶藏着的,轮不到她阿娘。
      
      ……
      ……
      
      不得不说,周家阿奶的行动力极赞。原本,周芸芸以为,改造一个灶间,指不定也得要个十来天时间,这还是在全家人配合的前提下。结果,次日一早,周芸芸还在睡梦中,就被堂妹周三囡叫醒了,出去一看,登时懵了。
      
      灶间已经改造完毕。
      
      周芸芸彻底看傻眼了。
      
      屋子倒是原本就有的,只是那间原本也是住人的,依着周芸芸的想法,腾空屋子也该要一天工夫,等从山上打了石头和了黏土,少不了又是一天。再往后,还要砌土灶、砌墙、盖烟囱……等这些都完事儿了,可不得至少十来日?
      
      “好乖乖,你看这个咋样?要是不满意,回头还饿着他们!”
      
      见周芸芸过来了,周家阿奶也从堂屋走了出来,并附上了若干解释,成功的为周芸芸解了惑。
      
      现实格外的骨感,周家这群人之所以动作这般迅速,是因着阿奶从昨个儿就看出他们打算敷衍了事的心态。于是,等昨个儿晌午吃饭时,阿奶就将原定的食材减少了三分之一。到晚间时,又减去一些,差不多就是原本的一半。得了,啥都不用说了,通宵赶活计呗!
      
      这不,堂妹周三囡为啥特地赶早去唤周芸芸?还不是因为她饿了,她不想再吃一半里头的一半饭菜了。
      
      周芸芸不由的对阿奶万分钦佩,这年轻守寡却能将三儿一女全部拉扯长大,并且成为村子里独一份的富裕人家……阿奶实乃铁娘子真汉纸!
      
      只是,灶间弄好了,却不可能立刻开火,因为等灶台里头完全干透还需要两三日工夫。好在周芸芸也不着急,寻了个空闲,跟阿奶要了几个红薯、鸡蛋,并一些小麦粉和油,以及她养伤那几日存下来的红糖,决定先来练练手。
      
      周芸芸想做的是最简单的红薯饼。
      
      这道点心异常简单,是属于刚入门新人拿来练手的。周芸芸看中这个并非是因为难度低,而是所需的材料周家都有。
      
      真是太不容易了,毕竟周家对吃真心不讲究,哪怕是她这个打小娇养的,吃的其实也不算特别丰盛。
      
      无奈之下,周芸芸只能从最基础的点心方子里筛选,这才选中了这一道红薯饼。主食材当然那是红薯,将红薯洗净,按着个头大小可以切成两到四块,放到锅子里蒸熟。这当然就没她的事情了,包括洗红薯也被阿爹抢了过去,至于蒸熟就更不用说了,毕竟属于她的灶间还没交付使用,而原本的灶间明显就不是能够长时间待的。
      
      等红薯熟透了,去皮放到粗瓷大海碗里,用木铲子搅烂,且边搅合边放入红糖、小麦粉,最后才是鸡蛋。当然,原本应该是放入白砂糖的,可这明显是不可能的,那就只能用红糖凑合一下了。至于鸡蛋倒还真是周芸芸自己打的,除此之外,旁的事情全部都是阿爹代劳的。
      
      搅均匀后,则是将之揉成汤团大小的丸子,之后再用木铲子轻轻压平整。若是有闲情逸致的话,在这一步骤里,可以任意将其摆弄成任何形状。譬如,爱心型、南瓜型等等,就算童心未泯的想要做灰太狼也没人拦着。
      
      之后这一步才是最为关键的,架在油锅上煎。注意了,是煎而非炸,所以这油不能放太多,因为红薯并不吃油。等将饼子放入后,两面各煎一次即可。
      
      大功告成。
      
      因着今个儿是周家三房负责做全家的饭菜,阿娘至始至终都在一旁看着,当然她也帮着生火了,可等红薯饼出锅时,她却是盯得两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可惜,周家阿奶也在。
      
      周芸芸寻了个干净的大海碗装了刚出锅还热乎的红薯饼,顾不上自己吃,先夹了个放在阿奶嘴里,一脸紧张的道:“阿奶,味道怎么样?”
      
      “好好,特别好吃,阿奶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红薯饼。”周家阿奶能说甚么?别说周芸芸费了那般多的工夫,糟蹋了那么多的好东西,就算简简单单的一碗清水好了,只要是她端上来的,阿奶就不可能说不好。
      
      不过,这话也不算假。
      
      见阿奶吃了,周芸芸也夹了个红薯饼,轻咬了一口。入口微烫,甜度略有些高,又因着白砂糖和红糖口味上差异还是很大的,因而过甜也在情理之中。口感倒是真不错,不软不硬的,有些糯糯的,又因着被油炸过,表面那一层格外的酥脆可口。
      
      当然,缺点也不是没有,光这个甜度,估计搁在现代就很难找到回头客了,毕竟太甜意味着卡洛里高,尤其红糖的甜味儿跟白砂糖又有着很大的不同,周芸芸觉得,回头她可以用黄糖试试看,若是能弄出蔗糖或者麦芽糖就更好了。除此之外,还因着没有添加用于缓和的淀粉,原本就显得很粘稠的红薯,吃起来颇有些黏。偏生,红薯饼原就是用手拿着吃,可要是这样的话,吃完绝对一手的黏糊糊。
      
      总的来说,按着十分制来算,能打个七分罢。
      
      “回头等我的灶间弄好了,我再做一次,一定比这回味道更好!”周芸芸信心满满,周家阿奶笑得愈发和善可亲。
      
      趁此机会,周家阿娘飞快的伸手从锅里抓了好几个,在周家阿爹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把全塞到了怀里,烫得她整个人惊颤起来,却死活不愿意松开。
      
      直到没人注意的时候,周家阿娘才抽空回了自个儿屋里,将还泛着热气的红薯饼都塞给了自家小子:“吃,赶紧吃,回头等你姐姐自己开了灶间,阿娘每日里都给你带好吃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留言求么么哒=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