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001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新书,现言种田文《六零年代好生活》。
      文案:六零年代乡下一家人的故事。
      
      
      
  •   “那俩该死的赔钱货,没眼力劲儿的抢一个破果子也就算了,还撞倒了我的好乖乖!回头看老娘不唤了人牙子过来,提脚都给卖了!乖乖哟,阿奶的心头肉,千万要好好的……”
      
      任谁迷迷瞪瞪之间听到了一阵子恶狠狠的咒骂声,估计都会被吓醒。可等周芸芸真的醒过来了,睁眼看到的却是眼睛红的跟个兔子一样的老妇人。
      
      “我的好乖乖醒了!”
      
      周家阿奶喜得险些没跳起来,等略定了定神,忙伸手去拿搁在一旁小方桌上的粥碗。粥是用小米熬的,里头放了好些炖得烂烂的肉糜子,还特地滴了好几滴香油,闻着喷香无比,吃起来味道更是好到爆!
      
      等周芸芸回过神来之际,一碗肉粥已经下肚了,她只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很是不舍得将碗递了出去。
      
      “好好,我的乖乖能吃能喝,定是个有大福气的。”周家阿奶喜得见眉不见眼的,笑起来更是连牙豁子都露出来了。她原就长得不怎么好看,矮墩墩胖乎乎的不说,五官完全谈不上精致好看,只觉得粗犷无比。
      
      偏就是这么副长相,让周芸芸瞬间安心了。
      
      “好乖乖,你再躺躺,回头想吃点儿喝点儿啥,只管跟阿奶讲。你这儿还有糖块罢?待会儿,阿奶给你拿红糖吃。”
      
      千叮咛万嘱咐的,饶是如此周家阿奶也依然满脸的担忧不舍。轻手轻脚的给周芸芸掖了掖被角,见她乖巧的闭上眼睛再度沉沉睡去,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房里。
      
      等出了屋子,掩好了房门,周家阿奶整个人如同炸了一般,飞似的冲到了堂屋里。
      
      堂屋里,周家大囡和三囡正跪在地上,旁边围着的是周家三个儿媳妇儿。
      
      “娘,我饿了,我都一整天没吃没喝了。方才阿奶是端着肉粥吗?我闻到肉味儿了,娘,我也想吃肉粥!娘……”
      
      “别老惦记着吃了,想想待会儿要怎么挨罚罢!都怨你,要不是你同我抢果子,怎么会撞到芸芸的?怨你,就怨你!要是芸芸真的醒不过来了,看阿奶不打死你!”
      
      比起一心惦记着那点儿吃喝的小堂妹,周家大囡面上全是惧怕。别看她说的硬气,可心里明白,要是周芸芸真的出事了,恐怕她俩都要完蛋,阿奶可不是好惹的。
      
      说话间,堂屋里忽的一暗,周家阿奶大步流星的闯了进来。
      
      周家这俩姐儿不由的哆嗦起来,有心想跑,可她俩跪得久了,一时间想起身都难,只能抱在一起崩溃的大哭。
      
      倒是站在一旁的周家三房媳妇儿,急吼吼的冲过来道:“阿娘,这俩丫头片子也太不是东西了,芸芸她好端端的也没碍着谁,就被这俩坏丫头推倒撞在了桌角上,脑袋都磕破了,她俩还说是不小心的。哪儿来的这么些不小心?分明就是她俩故意的!我看呢,指不定背后有人给出了主意,要不俩小丫头片子也想不到那么腌臜的法子!”
      
      周家三房媳妇儿,也就是周芸芸的亲娘,她自打听说闺女受了伤,这心里头就憋了一股子邪火。亲闺女她是心疼的,可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起来岂不是太可惜了?正好,大房二房的俩闺女闯了祸,要是能借机让周家阿奶彻底厌弃了那两房,那家里的钱粮不都是自家这一房的了?这么想着,她愈发的激动起来,有心再多说两句,结果还没开口就被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
      
      “那是你亲闺女!有这工夫扯皮,就没工夫去瞅瞅她?光会说旁人不是个东西,老娘瞅着你更不是个东西!你这黑心烂肠的东西,老娘当年怎么就让老三娶了你这蠢妇?!”
      
      周家阿奶也是气狠了,一口气不停歇的将老三家的臭骂了一通,等骂痛快了,才有心情惦记旁的。
      
      “老三呢?”说着,周家阿奶四下一张望,登时气不打一处来。这当亲娘的不靠谱,如今那当亲爹的更是直接没人影儿了!
      
      莫名的挨了这一通骂,周家三媳妇儿的脸都青了,听了后头这话才忙不迭的答道:“送大夫去了。”
      
      “送了半个时辰?”周家阿奶把眼睛瞪得有铜铃那么大,尤其在听到老三家的喏喏说不知道时,更是恨不得一巴掌拍飞了这蠢妇。
      
      她的好乖乖磕到了头,划拉了好大一个口子,血流了一地。偏生他们这村里也没个大夫,眼巴巴的从镇上请了大夫到家,已经是下半晌了。也亏得她的乖乖福大命大,这才没出个好歹来。结果,这大夫都走了有半个时辰了,那个说去送大夫的混账东西还没回来?
      
      周家阿奶目光森然的扫视了一圈,直把在场的所有人看得矮了一截,至于地上跪着的俩赔钱货更是贴着地缩成了一坨。
      
      万幸的是,就在这档口,外头院子里有了动静。周家阿奶伸长脖子往外一瞥,当下气运丹田……
      
      “周三牛你个作死的王八羔子!你居然还知道回这个家?我的好乖乖都伤成那样了,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消停,让你去送大夫都能磨叽那么久,你咋不干脆死在外头得了!!”
      
      随着周家阿奶的咒骂声,周芸芸她爹周家老三挂着标志性的憨笑走到了堂屋前,还把手里的东西拿给周家阿奶瞧。
      
      那是一尾用草绳串的大花鲢。
      
      方才送大夫时,人家大夫告诉他,喝鱼头汤补身子最好了,偏他身上一个子都没有,更不敢张嘴跟周家阿奶伸手,就索性跑去村头的河里摸了条鱼来,这才给耽搁了时辰。
      
      偏生,老实汉子不会解释事情原委,只拿鱼给周家阿奶瞧,后者见他那副蠢样就来气,张嘴又要开骂。眼见就要耽搁工夫了,他才瓮声瓮气的道:“阿娘你待会儿再骂,我要熬汤。”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是饿死鬼投的胎啊?我的乖乖还躺着呢,你就馋嘴?老娘索性打死你,还能省口粮呢!”
      
      “芸芸吃。”周家阿爹忙摆手,“大夫说鱼头汤好,对芸芸好。”
      
      好不好的周家阿奶不知道,不过既然是大夫说的,那就听了罢。周家阿奶打发了自家老三赶紧把鱼收拾出来给炖上,转身又开始收拾那俩已经快哭死过去的赔钱货了。
      
      ……
      ……
      
      听着窗外传来的叫骂声,周芸芸睁开眼睛,微微叹了一口气。穿越这种事情,甭管听说过多少回,等轮到自己时,总归还是有点儿懵的。好在她伤着,又得了原主的记忆,倒也没露出甚么马脚来。
      
      她还是叫周芸芸,不同于现代小孤儿的身份,这回她却是拥有了一个大家族。
      
      周家阿爷很早以前就去了,是阿奶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三子一女拉拔长大,不单都养活了,还让每个儿子都娶了媳妇儿生了孩子,至于那唯一的闺女自然也嫁出去了。
      
      单从这一点上来看,就知晓周家阿奶不是吃素的。想也知晓,寡妇拖着四个孩子过日子有多艰辛,能硬撑着熬过来的,要么本身性子刚毅,要么就是被生活逼出了韧性来,甭管是哪一种都足以证明周家阿奶有多能耐。
      
      幸好,她是周家阿奶的心头肉。
      
      周家统共三个姑娘,周芸芸行二,依着常理,她该是最不受人关注的那个,可在周家却全然不是这般。
      
      理由很是粗暴简单,周家阿奶觉得周芸芸是她的小金娃娃。
      
      说起来,周芸芸刚出生时,年景极是不好。全家老小为了糊口,那是忙的脚不沾地,偏巧周家大婶、二婶接连有喜,就连她娘都揣上了,弄得当时还不到半岁的周芸芸被迫断了奶,被周家阿奶有一口没一口的凑合着养着。
      
      可她阿奶也得干活呢。每回上山打猪草,阿奶都将她搁在背篓里。结果有次一不小心跌了出来,正好摔在了一颗大萝卜上。阿奶回身想将她捞起来时,才发现她抱着萝卜死活不肯撒手。没奈何,阿奶只得连人带萝卜一道儿往背篓里塞,回头却被人提醒那许是人参,等连夜往镇上医馆跑了一趟,足足卖了二百两银子!
      
      庄稼人看天吃饭,可就算是年景最好的时候,一年到头除却留下的口粮外,能攒下十两银子都是老天爷开眼了。可周芸芸这么一折腾,转头就得了二十年好年景时的收成啊!
      
      回头,周家阿奶就抱着当时还没起名的周芸芸去了村里唯一的读书人家里,特地花了五文钱给起了这个不同于一般庄稼人的名讳。要知道,周家阿奶给自家仨儿子分别起名叫大牛、二牛、三牛,她闺女则叫大妞。至于周芸芸的堂姐则叫周大囡,堂妹叫周三囡。
      
      周芸芸这个名字真良心啊!
      
      要光是这般也就罢了,偏之后这样的事情又发生了好几回。虽说没有头一次那般好,可到底是意外之财,哪个会嫌弃?一来二去的,周家阿奶认定了周芸芸是她的金娃娃,每日里好乖乖的唤着,有啥好东西都只管往她怀里塞,只差没将她供起来早晚三炷香了。
      
      “这样……也不算差罢。”周芸芸伸手碰了碰额头,触手是纱布的感觉,有些疼,不过更多的则是晕。饶是如此,她还是慢慢的坐起了身子,抬眼往四下扫去。
      
      她的房间,那可真的是这小山村里独一份的闺房。
      
      就说她如今躺着的床,原木色的外表,仿佛裹了一层包浆,摸上去光滑无比,愣是连一点儿毛刺都没有,还透着一股子木头的清香。哪怕周芸芸本身并不了解木材,也敢肯定这必然是好东西。而这张床所用的木料,同样是来自于某次上山后的战利品,好像是她抱着树干就不放手了,阿奶实在没辙儿,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给弄回家的。那回倒是没给换钱,而是特地花了钱请木匠给打了这张架子床。
      
      之后,许是为了配套,阿奶将仨儿子指使得团团转,愣是弄回来好几根看起来差不多,实质上差很多的木头来。这不,床头的小方桌并两把椅子两条凳子,还有床尾的两个大木箱子,以及靠墙处的那个双开门衣柜,都是后来让人打的。
      
      尽管这样的闺房仍不能同自己前世相比,可周芸芸明白,阿奶已经竭尽全力给了她最好的一切。
      
      好幸福……
      
      周芸芸捂着心口,那里暖暖的,又有点儿涩涩的。她想要这一切,又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偷,偷走了本不属于她的东西。
      
      “芸芸。”
      
      忽的,房门被推开了,憨厚汉子周家阿爹端着个大海碗,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床榻跟前,将碗轻轻的放在了床头的小方桌上,这才搓着手心退到了几步开外,遥遥的虚指着床头道:“刚熬好的鱼头汤,芸芸你多吃点儿,对身子好。”
      
      周芸芸抬眼看向阿爹。
      
      自家阿爹是真的憨厚,憨中带傻的那种。可他对闺女也真是掏心掏肺的好,想亲近又怕惹了嫌弃,每回见着闺女都是一副赔小心的模样。
      
      没法子,原主心气高,又被阿奶打小宠溺到大,尽管她本性不坏,可也难免会使点儿小性子,瞧不上空有一身力气却没脑子的憨爹,不想同他亲近,还颇有些嫌弃他。哪怕憨爹费了大工夫得了稀罕玩意儿,眼巴巴的给她送过来讨他欢喜,她也总是不咸不淡的,甚至还埋怨憨爹弄脏了她的闺房。
      
      略掩了掩心头的酸涩,周芸芸梳理了一下思绪,这才不急不缓的道:“阿爹,你搬了椅子来我跟前坐,咱们说说话。”
      
      “你喝,趁热先把汤给喝了。阿爹不坐,省得弄脏了。”憨爹笑呵呵的看着闺女,见闺女没像以往那般嫌弃自己,就已经乐不可支了。
      
      周芸芸又劝了一遭,憨爹怕她生气,到底还是搬了椅子遥遥的坐下。
      
      “阿爹可是一回来就去炖汤了?用了饭不曾?”周芸芸努力模仿着原主的口气,可惜一般原主只会对阿奶好声好气的说话,从不曾对憨爹如此。
      
      倒是憨爹听了这话,高兴极了:“阿爹不饿,待会儿再去逮几尾鱼,养在缸子里,天天给芸芸炖汤喝。”
      
      周芸芸心道,这会儿都深秋了,水凉得很,憨爹所谓的逮鱼,那可真是下到河里碰运气逮鱼,时间长了,铁打的人也受不住。
      
      “阿爹,以后别去了,水凉,仔细冻着。”
      
      这话一出,憨爹立马低下头不吭声了,他只觉得自己一点儿本事都没有,想对闺女好都想不出法子来。
      
      见状,周芸芸也无奈了。又想着若是冬日里吃鱼更难,提前捉几尾回来养着也不错。她在现代就是个厨子,虽说主攻的是中式点心,可家常菜自然也不在话下,鱼是好食材,常备着些也好。
      
      这般想着,周芸芸就给阿爹出主意:“阿爹要逮鱼也成,回头多搓些草绳,做个简易的网兜子,在河边上捞鱼就好了,千万别下水。”
      
      “好好,听芸芸的。芸芸喝汤,快些喝。”
      
      周芸芸伸手拿了大海碗,沉甸甸的,再一瞧,这哪里是鱼头汤,里头还有好些个炖烂的鱼肉。周芸芸先喝了一口,汤水温温的,不烫嘴,微微有点儿咸味并满嘴的鲜香,出乎意外的好喝。一个没留神,一大海碗见了底。
      
      眼瞅着闺女把汤都喝完了,阿爹才伸手将碗接了过去,乐呵呵的走出了房门。
      
      等把碗搁回了灶间,周家阿爹一瞅,灶台上剩下的那碗汤呢?正拿眼神四下寻着,冷不丁的,自家婆娘就从斜刺眼里冲了出来。
      
      “你熬鱼头汤就熬呗,还把鱼肉一并搁里头炖烂了,你存心的是罢?连一口鱼肉都不留,累得我儿子只能喝剩下那碗汤!芸芸是阿娘的心肝,可咱们呢?这会儿你又要往哪儿去?眼瞅着就要开饭了,你走了哪个会给你留饭?就算你不吃,回头倒是拿到房里给咱儿子吃呢!”
      
      眼见自家男人除了憨笑啥都不会,周家阿娘只觉得心口阵阵发疼,一个没忍住就扬起嗓门怒吼:“我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了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灶间就在周芸芸斜对面,阿娘的话顺着风飘了进来,她隐约听到了几句,无奈的叹息一声。其实,阿娘这人也不坏,就是心眼儿多得很,惯会算计,又因着成亲多年只得了独一个儿子,素日里宠得要命,只恨不得将周家其余人都轰走了,把所有的钱粮都留给她的宝贝儿子。
      
      怎么说呢,周芸芸既不像原主那般讨厌阿娘,可同样也喜欢不起来。好在她有阿奶和阿爹疼着,小日子过得极是舒心,倒也用不着太在意阿娘的态度,左右那是她亲娘,再怎么偏心眼儿也不至于害了她。
      
      不过,有个事儿却得提前思量起来了。
      
      原主一心想从村里出去,打算嫁到镇上过好日子。可周芸芸在现代就是在大城市里打拼的,早就厌烦了都市生活,倒是格外的向往乡下的田园生活。恰好,周家所在的小山村背靠大山食材丰富,阿奶和憨爹待她极好,不短吃也不短穿。周芸芸自是歇了离开的打算,只想着能否重操旧业,做些糕饼点心,自己吃也成,拿去镇上卖的话,家里也能多添个进项。
      
      仔细盘算了一阵子,周芸芸愈发觉得这个想法可行。农忙时节已经过去了,地里的粮食别说收了,晒都晒好了,如今都收到了粮仓里。这会儿还是深秋,尚能寻出些活计来,等再晚些时候,怕是村里好多人都会去镇上打个短工。往年憨爹也去,偏他人老实,出去做活不惜力气,还舍不得花一文钱。
      
      周芸芸思忖着,等伤好了先做些点心试试手,到时候也好让阿爹搭把手,帮忙生个火揉个面团之类的。既能省了自己不少事儿,也能把阿爹留在家里,省得他出去累死累活的给人下苦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