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嘲讽力满级 ...

  •   “弟子是说……”苏湖柔柔开口,“此次量劫,根性深厚有福缘的成仙,中等的上榜成神,不成的入轮回,那只需把封神榜挂上,谁有缘谁上便是,若是圣人一时眼拙,把根性浅的写上了封神榜,反而不美。更何况,既然天道早有定论,所谓天命难违,那为什么一定要圣人写明谁上榜谁不上榜呢?”
      
      通天很开心。
      
      带她出来果然很方便,这种对天道一知半解的话,甚至于还会怀疑圣人看人的能力不行眼拙看错什么的,他本人不好出口,但苏湖说就没问题。
      
      反正她人小啊,童言无忌啊。
      
      你一个几百万岁的圣人还好意思和一只千年狐狸精计较么!
      
      “紫霄宫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还不退下。”带了能来撕逼的弟子的,很显然不只有一个通天教主,元始天尊带来的大弟子广成子便一脸肃然地开了口。
      
      “哦,小妖知错。”苏湖回了一句,委委屈屈后退一步,不说话了。
      
      反正我想说的都说完了,认个错又怎么了?
      
      这么想着,苏湖很开心的看到,圣人们都陷入了“既然天道已经有安排,为什么要圣人签名”的困惑当中。
      
      半晌,前两次签押封神榜时候一直坐在上首装壁花的鸿钧老祖低沉的声音响起,问的还是和通天一样的问题:“若是人不够应当如何?”
      
      果然都是圣人么这一模一样的思路!
      
      苏湖相当畏惧地看一眼广成子,瘪瘪嘴,一副不敢说的模样。
      
      鸿钧老祖莞尔:“你说吧,不妨事。”
      
      “是。”苏湖细声细气开口,“天意自有安排。”
      
      封神榜的事情按照通天之前介绍的情况,应该是鸿钧老祖发布命令,几个圣人需要把封神榜填满,想要得到的结局是:反正就是要有一次封神,三清自己签押,想谁上谁上。
      
      那苏湖作为一个常年爱好钻制度空子占小便宜甚至是大便宜的,很快就找到了问题所在:
      
      既然三清自己想怎么决定就可以怎么决定,怎么处置都不犯规。
      
      于是乎,不签等有缘人自己上这么一个讨论结果天道也没有说不能接受啊。
      
      三清反正是做了天道布置下来的“商量封神榜怎么填”的任务,人要是死不够,那也是天道在制定“封神榜由三清自己商量,怎么决定都成”的规则的时候没写好,谁作的死谁自己兜着,天道总得出一个解决办法出来。
      
      ——反正我是调和不了需要人用的玉帝和舍不得徒弟的截教阐教的矛盾了,丢给天道来给解决方案就是。
      
      给不出来?
      
      给不出就甭封神了呗,逼天道承认错误好像也很带感的样子呢。
      
      鸿钧琢磨了好久,长眉几番挑起又落下,眼中也是精光连闪。
      
      紫霄宫里寂静如鸡。
      
      在极度的寂静当中,苏湖又加了一把料:“其实要圣人不参战也是怕坏了天意的安排,圣人做什么都不沾因果,若是圣人在量劫之中影响太大,不参加才能真正公平。”
      
      这还是正常的解释,大家都觉得挺合理,除了本来就已经打算好掺和一把的接引和准提有点不开心之外,一切走向都很正常。
      
      要不怎么说不作死就不会死呢,苏湖赶巧,看到了接引和准提那微妙的表情,脑子一转,适时地羞怯一把,看了接引和准提一眼,然后迅速收回了自己的眼神,这才小心翼翼道:“也有可能,圣人有些私心,若是趁机搅动风云……”
      
      那眼神,意味深长,含蕴丰富。
      
      虽说苏湖那个看向接引和准提的眼神十分的小心,但那绝对是“我小心翼翼自以为聪明地偷看,但是实际上我是在故意引你们发现”的小心。
      
      换句话说,圣人们,甚至是金灵圣母广成子,都清楚的知道苏湖看了谁,表情如何。
      
      然后也了解了苏湖到底在指谁会有私心,谁会趁机搅动风云。
      
      于是,元始猛然想起——
      
      一直在想着怎么坑到什么跟脚都收简直侮辱仙道的截教,但是仔细想想,阐教和截教再矛盾,那也是玄门内部的矛盾,相比起来……
      
      西方的那两位,才是玄门真正的“外人”。
      
      若是圣人出面,他元始天尊会不会出面这个得看情况决定,但是西方这两个见缝插针随时准备往西方度人的,是一定会插手的。
      
      那小狐狸别的事不行,至少这件事看的还是相当精准嘛。
      
      苏湖见挑起了诸人的兴趣,然后继续心安理得地实行“趁着在紫霄宫,他们不敢对我动手赶紧卖力嘲讽,有怨抱怨有仇报仇”的计划,用一句轻飘飘的:“这不过是小妖的一点糊涂想头,毕竟小妖之前在朝歌的……”
      
      然后突然掀起了什么一样,猛然闭嘴,怯生生地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鼓足勇气拆讷讷发声:“朝歌的女……女……女……”
      
      一副“对方来头好大好吓人,我不能再说了”的模样。
      
      准提看着苏湖嫣红的嘴唇,总觉得这只狐狸下一秒就会摇唇鼓舌,嘟噜出女娲宫里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有点害怕,并且开始后悔——
      
      早知如此还不如在女娲宫多呆一刻把这狐狸碎尸万段眼看着它死的不能再死再走……不过也不好,要迎面就撞上女娲了那事情也很麻烦……
      
      该死的,这狐狸不过千年修为,怎么就能扛住自己那一掌?
      
      谁特么会知道它有今日的福缘拜在了圣人门下甚至被通天带来了紫霄宫!
      
      要换了个别的什么场合它开始胡言乱语,直接打死了直接说她出言不逊侮辱圣人,做的虽然过分了一点,但是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出言不逊了些什么,通天也很难找他复仇,偏偏……七个圣人都在,她说的也是相当的有分寸有规矩只是眼神过分了一点……但是眼神……这是最做不得准的东西……
      
      准提只能承认,他现在还当真不能打杀了这只狐狸!
      
      但是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再说下去!
      
      女娲宫的事情只能是个秘密,不然自己在东方绝对面皮丧尽!
      
      看着准提那一言难尽的表情,苏湖突然有了一种厚黑者的优越感——
      
      洪荒年代,大家果然比较淳朴。
      
      经历过人类社会五千年没事就玩厚黑学与政治斗争积淀出的历史经验,阅读过“写他大字报,批他封资修,剃他阴阳头”那段“炮打司令部”的全民政治斗争的某党历史,深入看过联邦党人文集乃至于看过纸牌屋全集(?)的苏湖,论玩政治斗争或者心理战术……
      
      也就是后世一手主导佛教东进的如来佛祖多宝道人或者教出了闻太师这种“文能□□”的殷商第一公务员的金灵圣母能和她保持脑电波同频。
      
      苏湖暗笑。
      
      ——其实换位想想就能明白,当着女娲的面,她得多缺心眼才能正面说出“女娲宫里面准提曾经要通过纣王侮辱女娲”这种会让准提面皮丧尽,但是女娲也会以一个被人利用尚且不知的形象示人的事?
      
      到时候准提饶不了她,难道女娲面上就会很好看?
      
      ——人家明明是妖族圣人,人族之母,再强大不过的女神,不过是一时不查,你却这么侧面说人家无知,是活腻味儿了的节奏?
      
      再入通天门下那也是妖族之人,就这么隐隐骂了女娲无脑,以后日子还过不过?
      
      苏湖在想什么暂且不论,准提本人却直接瞟了一眼身后的水火童子。
      
      水火童子相当能了解老大的意思,立刻厉声喝道:“狐妖放肆!你算是什么人物,也敢编排圣人!”
      
      ——毕竟亲自和苏湖说话太失身份,找人代言才能体现圣人们逼格甚高不和你等小人说话的内在特点。
      
      通天象征性地瞪了苏湖一眼,抬手就把苏湖拉到自己身后了。
      
      明显在护犊子。
      
      元始虽说也看不爽这只狐狸,但那也是在认可苏湖算是玄门中人,玄门内部,自己人层面的看不爽,针对于修炼办法截然不同的,常年把“XX与我有缘”然后就毫无原则的看到什么都往西方捞的两个破落户,那当然是更加的深恶痛绝。
      
      于是乎,元始看通天都这么给力的护犊子的份上,随口便把话题也转换了:“老师,封神榜上,能不能什么都不写,并且同时约定圣人不得出手?”
      
      话题被强行换掉了。
      
      接引和准提都相当牙根痒痒。
      
      偏偏还真逼不得这只狐狸,万一人家真的破罐破摔把事情说出来……
      
      正经代表天道的鸿钧微微点头,惜字如金:“若议定,也可。”
      
      通天似笑非笑看了元始一眼:“道兄同意了?”
      
      元始没好气地点头。
      
      通天看了女娲老子一眼,那二人也没什么不同意见。
      
      事情就愉快的决定了,鸿钧老祖手一挥,就把封神榜送到了主持这件事的元始天尊面前。
      
      然后又冷场了。
      
      鸿钧合道之后代表天道,整个人的气质都清冷了起来,甚至可以说是喜怒无常,于是乎再没人会在鸿钧面前放肆,包括曾经与鸿钧相当亲厚的三清,在事情解决了之后,便再无话可说。
      
      正在大家都在闷闷的想怎么提出撤退的念头的时候,鸿钧忽然幽幽开口:“通天,你这个狐狸弟子……”
      
      苏湖突然后背一紧。
      
      ——打副本被boss点名能不后背一紧么!
      
      “怎么了?”通天勉强带上了微笑,颇有些忐忑地看向了不辨喜怒的鸿钧。
      
      “确实不大懂规矩。”鸿钧的声音依旧冰冷的冻人,看着苏湖的眼神让苏湖觉得如同置身冰窖一般。
      
      同时,紫霄宫的气氛也凝固了起来,一阵恐怖的威压笼罩了整个紫霄宫。
      
      苏湖面色一白,毕竟是在场修为最弱的,实在扛不住,双膝一软就跪了下来,膝盖砸在紫霄宫的地面上,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

  •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有小天使说鸿钧大大被我忽略了吗~
    才不是呢!
    他戏份可足了呢~~~
    你们猜他会怎么虐小狐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