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第十话 水掬月要出嫁 ...

  •   
      翌日清晨,雾气更加浓重。
      土御门外安倍晴明宅内,晴明正坐在外廊下,望着雾气迷漫的天空心中却似乎若有所思。
      “蜜虫,去准备下酒的菜肴吧。”
      “主人,现在时辰尚早吧?博雅大人恐怕还没下朝呢。”蜜虫道。
      “快去吧!我刚收到戾桥式神的报告,那个冒失的家伙又来找麻烦了。”晴明道。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主人又要伤脑筋了。”蜜虫笑着忙去准备酒菜。
      
      画着五芒星的大门突然开启,一个身影冲进了院中。
      “晴明……”
      “唉……”
      “晴明,你叹什么气?”博雅一进院中,倒身坐在廊下。
      “我是在想,身为殿上人的博雅还真是不轻松呢!每日天还未亮就要去紫宸殿内聆听那男人的圣训呢!”晴明笑道。
      “晴明……你又……”博雅道。
      “好了,知道了。”晴明道。
      蜜虫笑吟吟地端着酒具和菜肴走了过来。
      “主人、博雅大人请用酒菜。”
      “晴明,我这样一大早就赶来可不是来找你喝酒的。”博雅道。
      “哦?是吗?那博雅一定不介意我一人独饮了。”晴明道。
      “晴明……真是的。”博雅瞪了晴明一眼,伸手接过蜜虫递过的酒杯。
      晴明缓缓地品着杯中之酒,笑望着博雅。
      “一大清早,博雅慌慌张张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博雅望着杯中的美酒,不觉笑道。
      “其实也没什么。对了,晴明!你知道吗?天皇陛下的女儿水掬月公主就要出嫁了!”
      晴明不禁动容道:“你说什么,水掬月要出嫁了?”
      博雅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美酒,望着晴明关切的神情,却示意酒杯已空。
      晴明瞪了博雅一眼,随手拿起酒瓶,为博雅斟满美酒。
      博雅呵呵地笑道:“怎么?晴明!你也想去应征吗?”
      “应征?应征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晴明道。
      博雅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又尝了尝蜜虫盛上的菜肴,一副悠闲的样子。
      “水掬月公主是天皇陛下的女儿,这个晴明你知道吧!”
      晴明“嗯”了一声,却面无表情。
      “今日早朝,天皇陛下颁下口谕,说水掬月公主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因此欲选择良人为伴。所以在朝为官的青年男子且未婚者,午时过后,全部要去清凉殿进行待选。你说这算不算是一件奇事呢?”博雅道。
      晴明叹了一口气,喃喃地道:“真快啊!”
      “什么真快啊?”博雅道。
      晴明笑了笑,摇了摇头。
      “没什么。博雅,你接着说吧。”
      博雅亦笑了笑,望着晴明。
      “没了。反正午时后去清凉殿就是了。”
      晴明点了点头,笑道:“博雅应该符合条件,所以请一定要努力啊!美丽的公主就在眼前啊!而且还是亲上加亲。”
      “晴明。你也是要去的。”博雅道。
      “内里那么多的青年官员,我就不用去了。”晴明笑道。
      “你错了,是天皇陛下让我来亲自转告你,你也要去呢。晴明好像不是也没有成亲呢。”博雅笑道。
      “那男子让你叫我去吗?”晴明道。
      博雅平静地望着晴明。
      “晴明,你又……”
      “好了!我知道了!”晴明笑道。
      二人不觉相对笑了起来,一起饮酒。
      
      午后,雾气已散,天气却仍未见晴。
      清凉殿上聚集着所有的年轻的官员,依照官衔次第端坐在两旁。
      晴明一人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博雅却笑着坐在了晴明身边。
      “按照官衔,你要坐在前面才对。”晴明小声道。
      “我只要和晴明坐在一起。”博雅道。
      “什么?”晴明道。
      博雅低着头道:“我就要和你坐在一起。”
      晴明摇了摇头,不再言语,博雅笑着坐在晴明的身边。
      
      村上天皇在内侍的搀扶下走进了清凉殿。
      众臣施过晋见之礼后,又重新端坐在两旁。
      一位内侍走到大殿的中央,开始宣布规则。
      “公主殿下将要在众位大人之中挑选佳偶。公主殿下一会将在众位大人之间行走,并且手中拿着一把桧扇。当公主看到心怡的男子时,便会将手中的桧扇丢在该男子的身上,那个得到公主桧扇的男子便是公主的佳偶了,各位大人请静候佳音吧。”
      众人齐声应道:“臣等已准备就绪。”
      约有半柱香的时间,水掬月在众位女房的搀扶下,缓缓走入了清凉殿。
      水掬月身穿紫色的唐衣,却用青纱蒙面。在十二单衣的映衬下,隐约若现的容颜显得十分动人。
      水掬月只身走了过来,缓缓地穿梭在众臣之间,却终究没有将手中的桧扇抛下。
      “请问殿上人源三位博雅大人到了吗?”水掬月突然道。
      博雅此时正坐在晴明身边,紧紧靠着晴明,双眼却偷望着晴明,心中暗自陶醉。
      突然听到有人叫他便应道:“我在这里啊。”
      水掬月缓缓地走到博雅身边,轻轻一笑。
      “我对博雅大人优美的笛声早有听闻,不知大人是否可以为我吹奏一曲呢?”
      博雅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情显得有些吃惊,慌忙地“嗯”了一声,随即从怀中取出叶二,吹奏起来。
      那笛声真是悠扬宛转,美不胜收。
      水掬月似乎已听得痴了。
      清凉殿上众臣皆在暗自猜想:“原来公主看上了博雅大人啊!源三位是醍醐天皇的长子克明亲王的幼子,所以论身份也应该和水掬月公主相配吧。可是……他似乎和水掬月公主同宗吧?”
      突然“叭”地一声,传来了水掬月手中的桧扇落地的声音。
      众臣皆循声望去,却发现……
      那把桧扇竟然没有打在博雅身上,而是打在了博雅身边的晴明身上后,随即落在了地上。
      水掬月“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博雅大人的笛声真是美妙啊!让我听得已经入神了,这手一松,那把桧扇却落在了晴明大人身上。这也许就是上天安排的缘分吧!”
      水掬月轻轻地一笑,转身向天皇走去。
      “请父王为我作主吧。”
      博雅心下十分吃惊,张大了嘴望着晴明。
      晴明面上却毫无表情,只是静静地端坐着。
      天皇点了点头,一位内侍忙走了过来,拾起地上的桧扇递给晴明。
      晴明接过桧扇,拿在手中,仍未言语。
      村上天皇笑了笑,对群臣宣布。
      “这也许真是天意吧!那么明日就安排水掬月与晴明的大婚吧。”
      水掬月施礼谢过天皇,却回过头来望了望晴明,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是夜,没有月,也不见星。
      博雅和晴明坐在晴明宅中的廊下饮酒。
      晴明低着头,只是饮洒。
      “晴明……你要成亲了。”博雅道。
      晴明“嗯”了一声,不再言语。
      “晴明……我……”博雅道。
      晴明不由抬起头来,望着博雅。红唇欲张却终未语,双目低垂,眼中似有千言万语。
      博雅也低下了头,只是饮酒。
      晴明轻轻拿起酒瓶,为博雅添满了一杯酒,那手指尖如春笋。
      博雅伸出手来,一把握住了晴明的手。
      “晴明……”
      晴明顿了顿,随即轻轻一笑,却将手缓缓地抽了出来。
      博雅又低下了头,用力咬着嘴唇。
      “晴明……你明天就要入宫了吧?那么……请早点休息吧,我……我先告辞了。”
      晴明叹了一口气道:“博雅。我们认识有几年了吧?”
      博雅“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难道……就连这最后的一夜,博雅也不想陪我渡过吗?”晴明道。
      晴明的双目中似有些深润……
      博雅凝望着晴明,双目也已湿润,口中喃喃低语着。
      “晴明……我今生今世也不想离开你啊!只要你喜欢,别说今夜陪你,就是夜夜陪伴在你身边,我也愿意啊!”
      晴明却突然用手中的蝙蝠扇掩住口,笑了起来。
      博雅不觉生起了气,咬着牙,恨恨地道。
      “晴明!你又在捉弄我吧?晴明!你再这样捉弄我,我早晚会忍不住扑过去一口咬住你的咽喉,看你怕不怕?”
      晴明望着博雅呲着牙齿的样子,不由想起玉妙姬所说的有关博雅是犬灵转世的事情,却已笑得弯下了腰。
      晴明的身体斜卧在廊下,一手支撑在地上,却用另一只手解开狩衣的蜻领和授绪,露出雪白的脖胫,面上带着顽劣的笑容。
      “博雅是要扑过来,咬住我的咽喉吗?那就让你咬好了,免得你有这无限的怨念却无法实现,而变成了鬼怪,就没人陪我喝酒了。”
      博雅望着晴明雪白的脖胫,牙齿咬得格格响,却将头转了过头去。
      “讨厌!晴明!”
      晴明又格格地笑了起来,露出得意的神情。
      “和博雅斗气,是我人生的一大乐趣呢。”
      博雅却突然冲了过去,有力的双手拉起晴明雪白的狩衣,将晴明提到自己面前,双目却死死地盯着晴明。
      晴明忙转过脸去,回避博雅炽热的目光,却不觉面色有些发红。
      博雅松开晴明,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晴明,你也有难为情的时候啊!”
      晴明跌坐在地上,不觉又好气又好笑。
      “你这家伙也会捉弄人了。”
      博雅笑道:“与晴明斗气,也是我人生的一大乐趣呢!”
      两人突然一起躺在外廊上大笑不止,蜜虫闻声而来,一脸不惑之色。
      “主人和博雅大人,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事情,竟然这样好笑啊!”蜜虫暗想。
      晴明突然用手指向天空。
      “博雅,月亮出来了。”
      博雅“嗯”了一声。
      晴明叹了一口气道:“唉……博雅,我想明天一定会有很多事情发生吧!”
      “很多事情?会是什么事情?”博雅道。
      “别忘了,内里的那个鬼怪可是个麻烦的家伙啊!”晴明笑道。
      博雅不由露出关怀之色。
      “晴明!那么……”
      晴明轻轻地一笑,挟起一块香鱼送入博雅口中,悠悠道。
      “不要再想那些事情了,我们还是继续喝酒吧。”
      博雅轻轻地点了点头,望着晴明。
      “好的,晴明,我来为你斟满洒,不管明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现在我们要继续喝酒,来吧!晴明!”
      静夜中二人的笑声似已直贯长空。
      
      平安京内里公主寝宫。
      水掬月望着妆镜中的自己面露得色。
      “公主,请早些休息吧!明天一早你就要梳妆了。皇家的婚礼大典可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呢!”女房道。
      “我知道了。不过……今夜这愉悦的心情似乎让我无法入眠啊……”
      夜已深了,平安京内却似乎永无平安……
      
      本话终
      

  •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十一话----水掬月的婚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