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书斋》弄清风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6-08-07 20:00: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你是我的表情包(三) ...

  •   “不要用那个名字叫我。”小乔黑着脸瞪着商四,一脸不悦。
      商四摊手,“摇曳上海滩的纯情白牡丹,这名字不是很好么?当初多少人为你倾倒啊,如果让他们知道白牡丹其实是个男人,还是个小孩子,会不会很有趣?”
      
      吴羌羌愣了一下,反应过来,“白牡丹?哦我的天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嘴。”小乔怒,“取一个女人的名字只是为了更好地掩饰我的身份。”
      “我懂,我懂。”吴羌羌也知道那不过是一个代号,可看着小乔唇红齿白的少年脸庞,再想着那名字,就是止不住的乐呵。
      
      这时,商四问:“刚才我大老远就听你们在说藏藏,藏藏是谁?”
      陆知非这才把藏狐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商四,商四果然笑得不能自已,“这招好,这招好,下次看谁不顺眼,也这么召他来。”
      商四看问题的角度总是如此与众不同。
      
      陆知非对此不予置评,收起画笔和稿纸,起身去厨房。商四抄着手迈着大爷步跟过去,倚在厨房门口,“现在才四点都不到,就做晚饭了?”
      “嗯,今天要多花点时间。”陆知非淡然地解释了一句,手里的动作却没停。所有的菜分门别类地放好,该切的切,该洗的洗,有条不紊。商四渐渐发觉,就这样看陆知非做菜也是一件很赏心悦目的事情。
      
      他做什么都很认真,安安静静的。那双手既能拿笔也能做菜,偏偏还生得特别好看,白皙修长,什么东西到了他手里都变得格外养眼。
      
      过了很久,陆知非回头发现他还在,还以为他是正好路过,便随手舀了碗鸡汤,“过来,尝尝味道。”
      商四一听到有吃的自然积极,接过碗,又听陆知非叮嘱,“小心烫。”
      商四应着,可喝汤的动作可不慢。陆知非看他没烫到,也就不管了,“味道怎么样?”
      
      “还不错。”商四仔细品味了一下,“有点淡。”
      陆知非若有所思,琢磨着怎么再把味道调一下。而商四粗粗扫了一眼,这才发现端倪,“这些都是那天我点的菜?”
      陆知非反问:“你不是说想吃?”
      
      商四噎住。他是想吃来着,可那天那条短信就是说说而已,他没想到陆知非会当真。不过陆知非当然知道那是开玩笑,可他没什么可以报答商四的,正好商四爱吃他做的菜,那就做了,仅此而已。
      
      不过陆知非能力有限,也不可能真给商四做一桌满汉全席来,结果就是——十二道菜,四大菜系,荤素搭配,收服了一整个书斋。
      “陆陆!棒!”太白太黑挥舞着小勺子手舞足蹈,吴羌羌和老竹子已经拿好了筷子,小乔准备了食盒要带一点给正在南英处治疗的崇明吃,就连一直卧床的藏狐都坐到了桌旁,书斋里热热闹闹的,像过节。
      
      商四坐在主位上,喝着酒下菜,一时兴起,筷子在指间打了个旋儿,敲打在白玉的酒盅上。铛铛铛铛,清脆悦耳的声音回荡在客厅里,太白太黑站起来,拿纸巾绑在腰间做裙子,牵着手和着节奏开始跳大神。
      “唔啊嘞啊嘞啦~~~”吴羌羌鬼哭狼嚎。
      
      商四一筷子飞过去,吴羌羌伤心欲绝,“四爷你嫌弃我。”
      “您这唱的什么啊?给我上坟呢?”商四嫌弃得不要不要的,而后转向旁边的小乔,调笑道:“这种事儿就要让专业的来,白牡丹,来唱一段儿?”
      “不会。”小乔语气生硬。
      “别骗我,你老师跟我说过你会唱曲儿。”商四一脸抓到别人作弊的正义表情。小乔对天翻一个白眼,老师你坑我。
      
      不过小乔最后还是没有唱,想听白牡丹的曲儿,除非你是不想活了。
      
      陆知非虽然不爱闹腾,但看着这满屋子热闹,置身其中,心情好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雀跃。就像老宅门前的那只石狮子,总爱看外面锣鼓喧天。
      只是藏狐好像有些心不在焉,陆知非想了想,就把手机递过去,“给你。”
      藏狐犹豫了一下,接过去,小声说了句谢谢。见状,吴羌羌打趣他是不是跟女孩子聊天,藏狐也没有否认,拿着手机略有些局促。陆知非看到他被绒毛遮掩的脸颊,似乎有点红。
      
      吴羌羌拍拍他的肩,站起来,高举酒杯,“让我们一起为青春干杯,纯真万岁!恋爱无罪!”
      太白太黑捧场高呼,“耶!”
      
      一晚闹腾,第二天,各个都在赖床。
      陆知非却自律得很,做好了早饭就去上课,顺道还给马晏晏和童嘉树带了点。
      
      “嘿嘿,就知道你够义气。”马晏晏揽着陆知非的肩,啃着鸡蛋饼,吃得满嘴油,“以后谁要是做了你女朋友,那可真是太有福气了。”
      陆知非莞尔,“要不你来?”
      “呃,变性这个手术……还是有一定风险的。”马晏晏郑重其事,“而且我觉得你已经不需要女朋友了,女生不如你长得好看,不如你会做菜,不如你手巧,不如你品味好,相信我,你需要一个男朋友。”
      
      马晏晏的歪理,总是带着一股似是而非的正确感。
      
      “而且,据我的观察,你的后援会里的妹子,有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更希望你去搞基而不是交一个女朋友把她们气死。你想想,如果你去搞基,那所有女生就都没有希望,性别不对嘛,多公平。”
      陆知非是不知道现在的女生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但他很好奇马晏晏一天到晚都在观察些什么,以及,“我有后援会?”
      
      马晏晏:“请你有身为系草的自觉,谢谢。”
      陆知非:“哦。”
      马晏晏忽然义愤填膺,“说起来我就生气,她们给你拉郎配,可是唯独排除了我!明明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比童嘉树多多了,就因为他是篮球队的,比我高,你说咱们能不搞身高歧视吗?”
      
      “怪我。”陆知非说。
      “这怎么能怪你呢?”
      “怪我长得不够壮。”
      马晏晏:“……”
      
      你就说我受吧!你就直说吧!
      
      马晏晏是个活宝,跟他在一起,陆知非永远都不会觉得无聊。上午的课很快过去,下午又是满课,万恶的周三,总是黑暗的。
      课上要交作业,陆知非犹豫了几次,也还是没把那件商四风格的大袖衫的设计稿拿出来,而是换了一张裙子的。
      
      老师过来看到了,神色有些复杂,“知非啊,这条裙子也不是说不好,就水平来说还是不错的。但你应该可以做得更好,更有灵气,这条裙子对你来说,各方面都显得太过普通。”
      “我知道了,老师。”陆知非点头。
      等老师走了,马晏晏啧啧说:“他对你要求就是太高了,不过你确实比我们有天赋,据说过一段时间有个比赛,系里估计会给你一个名额。哦还有,下个礼拜就是心姐的秀,她说可以让我们以工作人员的身份进后台观摩。”
      
      “好。”陆知非说着,忽然想起瞿栖,一段时间没见,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这时,教室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呼喊,“陆系草!有人找!”
      老师的讲话被迫中止,所有人都忍不住转头去看。可陆知非还没来得及站起来,隔壁班忽然传来一声洪亮的问话:“帅不帅!”
      走廊里的人回答:“帅!”
      
      这一问一答,引得满教室哄笑。
      
      “yooooooo系草,赶快去看看啊!”
      “对啊对啊,又哪儿来的大帅哥啊,别藏着掖着赶紧叫进来让我们瞧瞧!”
      就连老师都对此见怪不怪,“陆知非,你出去看看吧,其他人继续上课。”
      
      陆知非淡定地穿过满堂哀嚎,走出教室门口一看,就见有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高大男人站在他们班后门口,单手插着兜,正跟隔壁班几个女生说话。
      是商四,这件很有设计感的大翻领风衣还是陆知非帮他挑的。
      “你怎么来了?”陆知非走过去。
      
      商四听到他的声音,转过头来,微微拉下墨镜看他,眨眨眼,“我来找你啊。”
      但是你不用这么高调啊。
      陆知非看了一眼隔壁班那几个眼冒红心的女生,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说来话长,吴羌羌说藏狐喜欢的那个女生是你们学校的,可她刚刚发了你的背影照,说喜欢你,要睡你。所以吴羌羌很激动,说要来亲自见证新中国成立以来书斋第一桩三角恋。”
      
      陆知非花两秒努力吸收了一下这几句话中囊括的信息,然后问:“那羌羌姐人呢?”
      商四摊手,歪着头有些无奈,“你们学校旁边不是电影学院么,她刚刚看到她前男友了,然后说要去侦查一下。”
      陆知非:“”
      
      电影学院多帅哥,陆知非猜想吴羌羌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抬手看了看时间,还有三分钟下课,洪水猛兽即将出闸,陆知非果断撤退,“跟我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要推进主角的感情线,所以藏狐的这个故事讲得有点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