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海有龙女》哀蓝 ^第3章^ 最新更新:2017-11-09 1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一片龙鳞(三) ...

  •   第一片龙鳞(三)
      
      侯府的其它婢子都是两三人一间房共住,初芷却有属于自己的房间。不仅如此,她房间的装饰与摆设,也就比玲珑差了那么点儿,这要是不知道的人来了,还以为这是哪家小姐住的。
      
      但自打她得罪玲珑,让玲珑不开心了之后,初芷就失去了那个精美的房间,被放到下人房去了。大丫鬟们各自要好住在一起,根本没有她的位置,她只好跟些普通丫鬟挤在一起,这会儿双膝鲜血淋漓青紫肿胀,她平躺在床上疼得面色发白,房里住的人多,来来去去,却没人敢问她一句。
      
      如今府里的人都知道,初芷姑娘让夫人厌恶了,再也不是那个地位仅次主子之下的大丫鬟了,她们若还想在侯府过下去,就得明哲保身。夫人都不喜欢的下人,她们怎么能上杆子去讨好,那岂不是做了傻事,惹人笑话。更何况这位初芷姑娘,平日里架子摆的忒大,见了她们这些小婢子,那是鼻孔长在脑门上,压根儿不拿正眼看她们。
      
      所以初芷疼得在床上哼哼唧唧满头大汗,竟然没有一个人来问一声。
      
      说起来也是她自己造的孽。仗着得侯爷的宠爱,早就将自己视为这侯府的主人了,虽然暂时还要在夫人手下忍气吞声,可早晚有一日,她会光明正大的站在侯爷身边。本来一切都按照她预期的发展,可谁想到,夫人突然性情大变,对自己不再信任,初芷又不敢去试探——万一夫人真的知道了,她将一切捅出来,那不是自个儿送死么!
      
      现在夫人愿意阴阳怪气的惩罚她,她咬咬牙也就忍了,待到侯爷回府,她定会求侯爷做主。横竖只是忍一时之辱,她能撑住。
      
      初芷在房里思绪万千,玲珑可完全不在意,她忙着吃,怎么会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初芷这样的人身上。腿都成那副模样了竟然还想着翻身,想得倒是好。
      
      “初霜啊。”
      
      “奴婢在。”
      
      初芷在的时候是不怎么做事的,等着被伺候,活似自己真是什么千金小姐。真正照料侯夫人衣食起居的,从来都是初霜等几个大丫鬟,眼下初芷被夫人厌恶,她们才算是真的出头。其实过去初霜等人也觉得不妥,她们这些婢子是从小被相府买下进行专门的调|教与训练,确认她们能够伺候贵人了,才让她们正式出师。
      
      可你看初芷,她哪里有婢子的模样?那仪态那身段,活脱脱就是匹妖妖娆娆的瘦马,跟大户人家专门媚主的小妾无异。小姐嫁入侯府成了夫人后,初霜就觉得初芷瞧侯爷的眼神不大对,可她又不敢同夫人讲,夫人把初芷视为姐妹,不许人说一句坏话。好在如今夫人醒悟,将初芷赶出了房。现在初芷住在下人房,想和侯爷幽会那就是难上加难了。
      
      “初芷如今怎样了?”
      
      “回夫人,下人房阴冷难耐,奴婢问了与初芷同房的小丫头,她们说初芷的腿快要冻坏了。”本就伤痕累累,又被寒气侵蚀,再加上得不到及时的处理和治疗,怕是要落下病根了。
      
      “是吗,那可真是惹人怜惜啊。”玲珑心软的叹了口气,“我想起过往一起长大,见她这样,总是有些于心不忍。”
      
      初霜一听,“夫人……”
      
      “罢了罢了,还是叫大夫去给看看吧,好好个美人儿,若是这样叫我折腾死了,我还不得内疚一辈子?”玲珑唱作俱佳的表演着。“去,请城东的文大夫来。”
      
      初霜不敢反驳,立刻差人去请文大夫。
      
      这位文大夫医术卓绝,唯独有个缺钱,没什么医德。只要给了足够的银子,什么手脚都敢做。他跪在地上给夫人见礼,战战兢兢的起身后,却发觉这位貌美的夫人格外温和好说话。“文大夫不必惊慌,想必今日请你来的目的,下人应该同你说了吧?”
      
      “回夫人,说了说了。”
      
      “来啊。”
      
      初雪立刻捧上一个被锦布盖起来的托盘,玲珑慢条斯理地将锦布掀开,满满一托盘的金子明晃晃金灿灿,闪瞎了文大夫的眼。他贪婪又饥渴的盯着那些金子,咽了口唾沫:“夫、夫人有什么吩咐,小的,小的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文大夫这就言重了,我不过是个深闺妇人,哪有什么事儿能叫您赴汤蹈火呀。”玲珑掩嘴娇笑。“不过我还真有件小事儿,得请文大夫帮个忙。”
      
      “夫人请讲,请讲。”只要给钱,他什么都敢干。
      
      “我呢,身边有个自小一起长大的婢子,这婢子呀,最近手脚不大干净,我一时来气,便罚她在雪地里跪了会儿,这寒气侵蚀,一连好几天没能下得来床。我这人呢,又最是心软,念着过往的情分,才请医术出众的文大夫来帮忙看看。”说着,玲珑又发出一声忧伤的叹息。“文大夫最是聪明,想必能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文大夫连连点头,“小的明白,小的明白,夫人放心,小的办事最为利落,定能叫夫人满意。”
      
      “那就好,去吧。”
      
      心思最为细腻的初霜已经懂了夫人的意思,再看玲珑的眼神就不由得带了些敬畏。从前的夫人为人和善,简直可以说是没有原则的烂好人,如今却大不相同,难道是初芷的心思暴露了,叫夫人不悦了?这些初霜不得而知,她只知道,日后要更加小心谨慎忠诚地伺候,否则一旦有二心,夫人再不会像过去那样好说话了。
      
      文大夫给初芷看完诊,留下方子跟药膏,喜滋滋的领了金子走了。初芷见夫人尚肯为自己找大夫,心里也不由得松了口气,觉得夫人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同侯爷的事,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将腿养好,否则没了这一身细如白瓷的肌肤,拿什么留住侯爷的心呢?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文大夫的药膏抹了,药也喝了,腿的确是很快就不疼了,可膝盖那两处地方简直变成了两坨烂肉,不仅如此,一走起路便不由自主的一瘸一拐,稍微走快点便要踉跄,这是寒气入骨,治不好了!
      
      不行,这怎么可以!绝不能这样!初芷急的快疯了,她拿出私房钱,悄悄请大夫看了一回,大夫却说她用了虎狼之药,如今尚能行走已是万幸,治不好了!
      
      虎狼之药……什么虎狼之药?!
      
      初芷几乎是立刻就想起了文大夫。文大夫是夫人叫来的,也就是说,是夫人要害她!
      
      不管再怎么自欺欺人,现在初芷也必须承认,夫人什么都知道了,夫人这是要教训她,她在这侯府待不下去了!侯爷……她得去找侯爷,一定得去找侯爷,只有侯爷能救她!
      
      可自打她搬进下人房,夫人又不要她在身边伺候,见到侯爷的次数就屈指可数,如今府里人人都恨不得过来踩她一脚,又哪里会有人帮她!
      
      那边初芷火急火燎,玲珑仍旧悠闲自在的过着她奢华舒服的日子。晚上没人没她点加料的安神香,睡觉都比过往更熟了,而且因为浅眠,非常容易惊醒。永安侯数次想要半夜去见初芷,结果都“不小心”吵醒了妻子,白日他又要去当差,其实也抽不出多少时间来,久而久之,他竟是快一个月不曾见过初芷了。
      
      这日他心中着实是惦念,便装作不经意的模样问道:“许久不见初芷,她的伤可好了?”
      
      玲珑正在让初霜为自己更衣,听闻,似笑非笑道:“侯爷怎地突然问起一个下人来了,我都没想着,侯爷倒是想着呢。”
      
      永安侯笑道:“只是随口问问,往日你们二人总是形影不离,近些日子没见着初芷,夫人竟然也适应了?”
      
      “有什么不适应的,不过一个婢子而已,离了她难不成我还不活了?”玲珑语带嘲讽,只是这嘲讽很快便消散了,化作娇态。“侯爷可不要在我面前提其它女子,就算是初芷,我也会吃醋的,难道她比我还好么?”
      
      最近这段时间,永安侯几乎连命都要扑到她身上,本有些刻板呆滞的木头美人妻子突然变得热情娇媚,他自然也是喜欢的,更何况玲珑的确生了一副绝美的容貌。眼下见娇妻嗔怪,立刻道:“自然比不上你,这世上谁也比不上我的爱妻。”
      
      “侯爷嘴儿真甜。”玲珑笑弯了一双美目,“好啦,侯爷快些出门去吧,可别迟到了。”
      
      永安侯一走,玲珑面上的笑容就消失了,目睹这一切的初霜只觉得打心底发毛,脊背上油然而生一股寒气。她赶紧低下头,老老实实地伺候夫人梳洗,较之往日更加小心谨慎。
      
      夫人……似乎真的和从前不一样了,看着跟侯爷鹣鲽情深夫妻和鸣,却对侯爷并无几分真心。那双眼睛里的凉薄冷淡,令人见之胆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