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他那时年轻,有又些自以为是。也不管对错,直接把事给抹平了。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谁知道没过几天这事就被翻了出来,更可恨的是他大哥楚珝居然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了他身上,就连打人的事也说是他找的人。天知道这事他根本不知情,大哥楚翊从头到尾就没跟他说过一句实话。
      而父亲和母亲却连查证都不愿意就相信了大哥的话,定了他的罪,罚他挨了家法,足足在床上躺了两个月。听说巧娘那傻丫头,因为他受伤没少流泪,还送了上等的金创药来,可惜那时他瞧巧娘各种不顺眼,把她送来的药扔了。
      那时他不明白为什么父母可以这样偏心,对他这个小儿子没有一丝的信任。后来他在天牢中想明白了,他和大哥一开始就注定了两人的命运。
      大哥是美玉,而他却只能是辅佐。他越优秀给大哥的压力就更大,在父母眼中他就是觊觎着大哥的世子之位,所以明明同样是他的双亲,却帮着大哥打压自己,甚至还让他替兄长背罪,只因他们认为自己无牵无挂孤身一人,不比大哥有妻有子,家大业大。而且他们还需要大哥来养老,他这个次子便可以牺牲。
      可怜他以前一心想着振作侯府,却没看透这表面下的真实。他理所当然的把他们当成是亲人,却不知道在大哥眼中他是一个想要夺取自己爵位的弟弟,而在父母眼中他则是一个陷害自己哥哥,甚至因为他的优秀给长子造成了压力,害他不得不铤而走险,最后犯下大错。
      所以在楚侯和楚侯夫人的眼中就是他害了他们的长子,所以他去替罪也是理所当然的。在他们让楚翊替罪的时候,却忘记了他也是他们的孩子。
      他不愿意替大哥顶罪,便拿生育之恩和养育之恩来威胁他。楚翊看穿了楚家人的嘴脸,最后又哭又笑替兄长顶了罪。但楚翊并不认为这楚侯府没了他大哥就能老实。后来证实了的猜测,楚侯府还是完蛋了,大哥楚珝这块美玉啊,彻底把楚侯府拖进了深渊,即使再多人后悔了没用了,楚珝做过的那些事,不仅仅是楚翊的好朋友四皇子记在心中,皇帝也同样记了下来。
      即使没了楚翊,楚珝也同样没有出头之日,可叹楚侯爷和楚侯夫人还以为把罪责全推到次子身上,嫡长子就不会有事,甚至还能加官进爵。可惜想得太过理所当然,楚珝在皇帝面前挂了号,可惜并非什么好影响,最后楚珝背负着比他还要坏的名声被处死。
      楚翊好歹还有个全尸,而楚侯府一家几百口人却是午门处斩,连收尸人都没有,一个个被扔在乱坟岗,最后成了野兽们的嘴中食。
      想到楚侯府一家的下场,楚翊笑了。只是这笑没达眼底,而是一种十分冷漠的笑。不过当他走进百花园,看到亭中的那个人影时,笑容一顿立即收了起来,人也跟着呆愣住了。
      什么是一眼万年,楚翊在今天终于明白。
      仿佛心有感应,正在亭中数着手指玩的巧娘突然抬头,直接和楚翊的眼睛对上了。她本来为了能提前看到楚翊就坐在了面朝大门的一边,所以一抬头就来了个面对面。
      “楚翊。”
      巧娘站起来,刚想站起来朝他跑去,却见楚翊眼中带着不厌烦转移开了眼睛,和旁边安国公府的柳少爷说起了话。
      从发现楚翊的到来,和他厌烦的转开视线,不过片刻间的事,巧娘还来不及欣喜就被这样的眼神打击倒了,黯然的垂下眼帘。
      她听到周围有偷笑声,大家都在笑她不知廉耻死缠烂打不自量力,可喜欢一个人即使他厌恶自己,巧娘也不想就这样放弃。默默坐回大姐身边,偷偷捏着手帕擦去眼角的泪水。
      楚翊,你昨晚是不是没有休息好?虽然只短暂的双眼相对,巧娘还是注意到了他眼底的那一丝疲倦。
      她又哭了,自己又让她伤心难过。
      虽然在和柳少爷说话,但楚翊一直用余光注视着巧娘,见她难过他的心也跟着抽痛。但他不能心软,不能表露出对她的一丝一毫在意,不然以他大哥的性格和父母的态度,他今生都不要想娶到巧娘了。
      “楚翊,你怎么了?问你话呢?”柳天问推了推这位跟他有着共同话题的同窗,两人曾同在一个学院求学,所以关系算得上是比较好的勋贵子弟。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根本没在听的楚翊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柳天问,做为比侯府还要高一级的国公府,他和柳三少的感情还算可以,当然没有到知交好友的地步,但也算过得去。至于后来柳三少因为他的罪名从头到尾没有露过面,但楚翊也知道不能怪对方没有朋友之义,因为两人之间本来的感情也不过是比较谈得来和勋贵弟子罢了。
      所以他对柳天问的态度还算过得去,起码还能应付他。而不是像楚侯府的人,他已经不想在和对方说话了。
      “哎~我说兄弟,你刚才想什么呢?百对这百花盛开的景象你都能走神,真不知道这天下还有谁能进入你的眼中心中?”
      这百花指的是人是花就见仁见智了,反正柳天问的话楚翊直接选择了无视,到是他身边的另两位同窗却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眼神。
      她已经在我心中了,除了她谁也不能再走进我的心中眼里。楚翊默默在心中说道,但面上却假装没听明白他的话。
      “昨晚没睡好,今儿精神有点不足,要不是和你柳三爷有约,今日我都不出府了。”
      楚翊掩去了真实的原因,随口扯了一个理由。幸好他昨日重生后半夜都不经好好休息,眼底的疲倦在他没有刻意的掩饰下全显露了出来。
      “怎么没休息好?怪不得平时极准时的你会迟到。”
      柳三少折扇轻轻敲着手心,恍然大悟到,怪不得对方突然走神,连自己的话都听不清楚,原来是因为累了啊!
      “不会是因为谢家嫡次女吧?她昨天又痴缠于你,让你厌烦了?”
      看向亭中谢府中人时,别的人还好,唯有谢巧娘让他格外不喜,这种缠人的姑娘他最讨厌了,虽然他喜欢美女,但他喜欢你情我愿的美人,这种缠人的美女却不是他欣赏的类型。
      楚翊刷的一下抬头,盯着柳三少的眼睛回答:“不是。”
      虽他口中否认,但柳三少爷另外两外同窗却全都认定了是谢巧娘的原因,自在对这位谢府的嫡次女有了不满。
      虽然对方是个姑娘,但他们同是文人,自是不喜欢这种对着男人死缠烂打的女子。别看男人经常说女子多嘴多舌,其实他们八卦起来的能力可不输给天下任何女人。
      楚翊见他们这般敌视巧娘,有心为她解释,却怕引起楚侯府众人的警惕,只能看着大家对巧娘的误解。
      “楚翊,你不介意我们逗逗她吧?”
      柳少爷打开折扇,眼中露出了兴味十足的眼神。
      “你们想做什么?柳兄,我好心提醒你们,不管谢巧娘如何,她是谢家之女,由不得你招惹。”
      楚翊不得不用另类的方式警告三人,巧娘现在已经够难过了,他不能让她的名声更坏。虽然这样有利于他娶巧娘,但他却不愿意让巧娘面对众多责难,她不该承受这些。她是这天下最善良,胆子最小的人,也是这世上最纯洁的人。前世他错了,错看了巧娘,这一世难道还要让她比前一世过得更加艰难吗?
      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他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而伤害巧娘。
      他的提醒让柳三少迟疑了,另外两位同窗也不过是寒门子弟,不过是结交了柳三少,才能一进这百花园欣赏这百花盛开的景象,他们甚至连举人都不是,如何敢结怨在文坛占据一席之地的谢家。
      虽然谢巧娘不知廉耻,但她始终是谢家人,他们这样做无疑是打谢家人的脸。柳三少做了可能顶多是挨顿打,送上一份礼物便没事了。但他们却有可能没命,谢家能在京城一直屹立不倒除了文坛地位之外,更是每一代都有一位高官在朝中任职。
      这样的谢家不可他们可以憾动的,所以不仅是柳三少迟疑,他们也是一样。虽然他们身上有着文人的风流性情,但这不代表他们就是傻子,这识趣二字还是懂的。
      “楚翊,你为什么要帮她说话?”
      感觉他不是很想让自己去找那谢巧娘的麻烦。
      “难道你想娶她?”
      楚翊斜视他一眼,甚至眼中有着期待。
      “如果你娶了她,对我来说到是庆幸。”
      “……”
      柳三少一听要娶谢巧娘,后背一寒立即闪到了楚翊身后。
      “好兄弟,幸好你提醒了我,谢啦!”
      柳三少拍了拍他的后背,要是因为他今天找人麻烦而让谢家以此为借口让他娶了谢巧娘这个名声不佳的女子,他才冤枉呢!
      “……不谢。”楚翊的手好痒,忍不住暗暗摩擦了几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