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结果这还不只一次,而是天天都有各种各样精致漂亮的头花首饰等出现在巧娘的枕头上,每次从外面回来看到这些首饰,巧娘的心有点复杂。不是每样首饰都很值钱,但胜在新颖精致,非常适合她这个年纪的姑娘戴。
      她现在和楚翊算是订了亲,甚至父母还替她接了赐婚的圣旨,可以说她和楚翊的婚事从圣旨下达的那一刻起就再也不会发生意外,哪怕其中有一家落魄了,这婚也要结。
      楚翊一定要计划着什么,巧娘在心中肯定道。她比一些人更加了解楚翊,他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或者说他的野心只是想让家族繁盛,想要为天下百姓做一些事,成为一代名臣。这是巧娘以后对楚翊的了解,但他什么时候改变了这种想法?
      不过感觉现在的楚翊好像比以前的楚翊要快活,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了心意,还送自己花和首饰,但她不讨厌现在的楚翊,对她来说不管楚翊是什么样子,都是她喜欢的那个人,楚翊只是楚翊,他变成什么样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今年大哥成亲,明年上半年姐姐出嫁,下半年就轮到她了。本来谢母想把小女儿多留两年,可惜楚侯府想尽快让二儿子分家离开,便千方百计的把婚礼提前,要不是考虑到女儿对楚翊实在很上心,喜欢到没有了自我,谢母真想拒绝这门婚事,她对楚侯夫人真心没好感。
      现在谢母除了要准备大儿子的婚事,大女儿的嫁妆,还有二女儿的嫁妆。幸好她们一生下来就开始攒了,特别是那些那木料都攒了不少,只是一年多时间还是赶了点,不得不加工钱给工匠们,让他们加紧时间给二女儿打嫁妆,就算时间再赶她也不能让二女儿的嫁妆比大女儿差。
      
      两个女儿皆是嫡女,虽然嫡长女和嫡次女有细微的差别,但是在谢家长辈们的眼中,嫡女只和庶女有分别,不管是嫡长女也好,嫡次女也罢,她们代表的都是谢家姑娘,所以即使巧娘不为长,她的嫁妆也不会差,甚至考虑到她嫁去的人家,估计可能压箱底的银子会比长姐还要多一些。
      长女嫁过去是要当宗妇的,而次女虽然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以后还不知道会如何。对方又是嫡次子,分家得到的家产也不会很多,所以做为父母他们自然要为儿女多考虑考虑。
      祖产不能动,但是谢夫人的嫁妆和私房,还有谢家主的私房,都是可以给儿女们的。
      谢蕴对这个小女儿是真的担心,生怕她嫁过去被人欺负,所以在嫁妆上更要让嫡次女有底气,所以从自己的私房中拿出了不少的好东西,除了珍贵的字画之外,还有两个中型庄子和四间铺子,两个庄子中其中一个还是难得的温泉庄子。
      巧娘看着父母为她准备的嫁妆,甚至超过了姐姐。
      “娘,这不好。”
      她们是姐妹,不说一样吧,也不能让她这个做妹妹的比姐姐的还要多啊!
      “这样挺好。”
      慧娘握住巧娘的手,嫁妆什么的她自己的也不差,虽然比妹妹少一些,可她觉得这样真的挺好的,以前是她和大哥对不住妹妹,两兄妹也在妹妹的嫁妆上出了一份力。
      “姐姐~”
      巧娘摇头,她真的觉得没必要这样,姐姐是嫡长女,要是嫁妆不如她以后怎么在婆家立足?
      “别担心我,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
      再说她的嫁妆也不差啊,十里红妆,比别家的嫡长女好太多了,可能以后几十年都没有人能得得过她,当然要把巧娘的除开来算。
      而且妹妹嫁到那样的人家,嫁妆越丰厚才能成为她的资本,楚侯府的人也就越不敢小瞧了她,那家子人,一颗富贵心,一双体面眼,除了楚翊勉强让人看得过去外,别的人都入不了像谢家这样人家的眼,瞧不起他们的行为。
      看看他们楚珝教成什么样了,那可是以后的当家人,小心眼没才能,又妒忌自己的弟弟有出息,这样的人也亏得楚侯夫妇把他当宝,却不知道真正的世家就从没有看起过楚侯府的世子。
      其实要不是楚翊之前那样对妹妹,慧娘对他的感观也挺不错的,毕竟这人没什么不好的名声,虽然在不知情的人眼中他身上有一些污点,但知道的人都知道那是他替自己兄长背得黑锅。有人说楚翊傻,有人夸他有情有义,但不管怎么说,他本人确实没什么不好的地方,除了不喜欢自己妹妹这一点外,慧娘也没什么可挑的。
      但正是因为他不喜欢巧娘,还让她难过,所以慧娘才讨厌楚翊,更想让妹妹忘记对方,只是她做的不太成功,现在妹妹更是要嫁给他,慧娘只好把不满压在了心底,不管怎样,妹妹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巧娘拒绝不了这份关心,只好接受了家人们的关心。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居然连祖母都给她准备了一份嫁妆,同样比给大姐的要多。
      庶女们妒忌的眼神她装着没看到,祖母让自己院子中的人把东嫁妆整理出来交给谢夫人,然后让巧娘坐到她身边。
      “以后你就好好过日子吧!”
      总算苦尽甘来了,以前虽然生气,但嫡亲的孙女没有隔夜仇,她也关心这个乖巧的孙女,幸好现在有了一个好结局,太夫人总算可以放心了。
      “是,祖母,巧娘给祖母添麻烦了。”
      巧娘点头,她知道这成婚只是第一步,真正的日子是在成婚后,她如果不能和楚翊过好日子,她以后就会跟这世上那些除了正室身份外,什么也没有的夫人一样。
      第二年深秋,巧娘被哥哥被上了大红花轿。
      楚翊骑在马上,时不时回头看花轿,他的新娘就在花轿里面,等了一年多总算让他等到了,这是他有始以来最开心的一日。
      而在花轿中的巧娘,手中紧紧抓着红色纱帕,头上的盖头挡住了她的视线,但是却挡不住她的紧张。
      终于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了,不知为何巧娘变得比之前更加心慌,生怕现在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等梦醒了所以都会消失。
      外面鞭炮和唢呐声震天,花轿一摇一晃都在告诉她,这不是在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真的要嫁给楚翊了。
      拜天地,入洞房。一切都那么的顺其自然,楚翊那张稳重中带着欣喜的脸,让巧娘彻底放下了心。
      “饿了吗?”
      楚翊握住巧娘的手,与她同坐在新床上,新娘里这时只有他们两人。
      “还好。”
      在楚翊回来之前,嬷嬷有给她送吃的。只是没想到对方回来得这么晚,肯定是那些人太闹了。
      “很意外吗?”
      楚翊知道巧娘心中肯定有很多的疑惑,他知道自己送花送首饰的事瞒不过巧娘,但他还是做了。因为他不忍心让巧娘难受,再加上楚珝的反应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让他的计划进行的更加顺利,所以楚翊才改变了做法,暗中送花送首饰向巧娘表露心意。
      “是的。”
      巧娘确实很意外,因为她感觉的出来,楚翊以前确实不喜欢她。
      “这个说来话长了,后面我会慢慢告诉你,现在是我们洞房花烛夜的时间,娘子。”
      红帐落下,夜还很长。
      巧娘嫁给楚翊后,除了偶尔被楚侯夫人这个婆婆折腾一下外,别的都还好。毕竟她是谢府嫡次女,就算对方想摆婆婆款也要顾忌一下谢府的权势。
      楚珝知道自己本着给楚翊娶一个不喜欢的妻子的主意没打成,气得好几天吃不下饭。幸好楚侯府夫妇说了,半年后就让楚翊分家搬出去住。
      当然为了不让人说他小气,楚珝在分家时难得大方了一点,给了楚翊一套五进的宅子,两套四进的宅子和三个千顷以上的庄子,然后还有大大小小五间铺子,最后甚至还分了十万两银子给楚翊。
      因为这一手,到是有不少人对他的印象有了改观,这让楚珝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做错。
      所以半年后楚翊和巧娘就搬离开楚侯府,但是他们没有搬进那套五进的宅子。而是在楚翊原二进的宅子进行了改修,楚翊甚至把旁边另外一套三进的宅子买了下来,如果一来这宅子也就不算小了,住他们小夫妻俩口是足够了。
      更重要的是,这里离谢府很近,可以让谢府的人放心。
      两人结婚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看好他们,本以为两人婚后会不幸福,谁知道这两人恩爱的程度,简直闪瞎了所有单身和结婚人士们的双眼。
      让众人意外的是楚翊,本以为他不会满意这个妻子,谁知道成婚后人家天天挂着个幸福脸,每天都要给妻子带一些小礼物回家,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胜在人家有这个心意啊,就凭这一点不知道多少人妒忌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搬到新家,小俩口日子过得和和美美,比在侯府爽快多了。楚珝以为楚翊搬走后他的日子会过得更好,谁知道没有了楚翊的支撑,侯府以最快的速度落败了下来。以前看在楚侯府有一个不断的次子份上,大家还算给他们面子,一个没有了可顶梁柱的侯府,谁拿他们当回事啊!所以侯府也就只剩下面子功夫了,当然侯府毕竟传了好几代,富贵生活是不缺的,但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呼百应,只有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庶子和寒门士子巴结楚珝,和以前相比差远了。
      巧娘在知道楚翊重生的事后,心疼地对丈夫更好了。只是对那个害得她不得不去和亲,甚至自愿以死换得寒国败亡庶妹,巧娘只是在回娘家时对她表现出了几分不喜,她母亲就直接给她订了一个寒门出身的小官,等她再大两岁就把人嫁出去,不让她在谢府碍小女儿的眼。
      没有了碍事的侯府,楚翊第二年就下场参加秋闱,直接拿了一个状元回来,一年三级跳,从六品跳到了五品正。
      又外放三年,回来直接正四品京官,这升迁的速度,真是有始以来最快的官员了。
      两人有了一子一女两个孩子,楚翊也心疼妻子,表示以后有两个孩子就够了,再也不忍心妻子忍受产子之痛,他自己吃了断绝子嗣的药。
      对于楚翊这样的行为,巧娘自然是感动的。
      夫妻难得空闲,手牵手在街上逛街,现在满京城谁不知道楚大人最是爱妻一员,你可以说他不好,但不能说他的夫人不好,不然对方绝对要跟他们死磕到底的。
      而大夏也因为有了楚翊重生之事,提前做好了准备,直接把寒国打残了,比上辈子还要狠,对方对大夏直接称臣,成为了大夏版图中的一块。
      楚翊一直坐到一品大员的位置,而巧娘当年这个苦苦追求他的女子,更是凤冠霞帔加身,正一品夫人的诰命满京城也找不出多少来。
      儿子女儿争气,女儿被尉四家的小子叼走,气得楚翊对皇帝十分不满,哪怕对方那个小子只是一个闲王,也让他十分不爽,觉得自家的好白菜被猪给拱了。
      看着难得了孩子气的丈夫,巧娘轻轻笑了。
      她这一生,除了最开始追楚翊那一年吃过一些苦外,就没再吃半点苦。嫁给楚翊后,更是连眼泪都没有掉过一次,可以说她真是天下所有女人都妒忌的对象,因为楚翊身边没有半个妾室通房不说,对她更是一心一意,只要是女子就没有不羡慕她的。
      “你可快乐?”
      楚翊握住她的手,低头看着容貌几十年如一日的巧娘。也许是她那特殊的能力,他和她的容貌变化都不大,比什么灵丹妙药都有效。
      “我很快乐。”
      靠在丈夫的肩头,巧娘闭着眼回答。
      满树樱花坠下,一双璧人静立在树下美得让人不敢靠近,就怕破坏了这幅美丽的风景。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实在不好意思,挺对不起亲们的,无奈实在是分不出时间来,只好提前完结了,谢谢大家的支持,请亲们等待作者的回归,希望到时能带回更好的作品给大家看,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