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抗日神剧5 ...

  •   和南田洋子的饭局吃得很不错,饭桌上不谈公事,只聊私事。
      抛去这两个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其实三井和南田也算是从小长大的朋友。他们来自一个家乡,认识同一群人,怀念同养的故乡风景和美食。
      老乡情嘛,就是在叙旧中完成的。
      两个人都说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最后一杯酒释怀了所有的往事。
      毕竟三井寿还爱着南田,可南田却不再是当年那个心里只有爱情的小女孩儿。她现在是藤田芳政的得意门生,是军部的实权派,她的心中更关心的只有战争和政治。
      对如今的南田洋子来说放,放下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叶良更不是三井寿本人,能撇清和南田的私人关系,他简直要谢天谢地了。没说的,闻言立刻仰头饮尽了那杯酒。
      “看样子,三井君是松了一口气,很不得立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南田洋子怎么会观察不到,她戏谑地挑眉说道。
      “洋子……”
      “从今之后,我们就只是朋友,为了大日本帝国,干杯。”南田洋子扬起嘴角,比叶良更豪爽地喝干了那杯酒。那么多年的纠葛,终于在今天彻底了结。
      而另一边,影佐也离开了上海,坐船回日本。
      叶良终于得到了久违的清闲,日军刚占领上海,反抗时有发生,但考虑到全世界的战争局势,军部这边并没有很大的动作。作为一个商人,叶良整天只沉浸在生意当中,对于上海滩的明争暗斗,着实有心无力。
      #
      时间飞逝,转眼就是一年多了。
      仿佛为了印证这一年是多事之秋,连叶良租借房子门口的树都莫名其妙地在雨天被雷劈了,只留下深黑色的,从中间裂开的树干。
      不详,大大的不详啊!
      叶良蹲着一碗柴火馄饨,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抬头看焦掉的树。不远处还放着一碗豆腐花和几块粢饭糕。他并不穿日本和服,而是简简单单的一件灰色中式褂子,看上去更像中国人。
      他决定了,今天要去天兴书院听评弹,虽然作为一个上海人,他也听不懂台上唱的是什么词儿。反正苏州评弹百转千回的调子,加上糯糯的吴侬软语可好听了!天兴书院的八宝糕也很好吃,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徐天。
      说到徐天,一年前,他帮徐天遮掩盘尼西林的事情,聪明如徐天很快就明白了。不过徐天一心要躲是非,自然不会登门道谢。
      也是巧合。那天,叶良在天兴书院喝茶的时候,正好见到了有听戏爱好的徐先生。后者扭扭捏捏地道了谢,也不问他为什么帮忙的原因。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两人逐渐熟识后,天哥这才告诉叶良原因。
      至于两个人是怎么熟起来的,自然要靠叶良的软磨硬泡。开什么玩笑!他叶良可是堂堂的中华男儿!怎么可能一辈子为日本人做事呢?他肯定是要找到组织的嘛。但你想,无论是延安的还是重庆的,反正人家肯定不会在报纸上登招聘启事呀~
      于是,叶良瞄准了徐天,毕竟他是自己唯一认识的红色地/下党嘛。
      而徐天智多近妖,他看人的本事自然精准无比。叶良是个什么样的人,相处了快一年,他也心里有素,尽管他很奇怪为什么作为三井商会的继承人,却站在中国人这边。如今,徐天总算肯把叶良当个朋友了,可他仍不会专程去找叶良,顶多是碰到了聊几句。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秉持着这个观点,叶良完全将天兴书院当据点了。而作为一个大隐隐于市的智者,徐天这一年来也确实启发了叶良的智商。这也让后者更爱找他玩耍。
      “我和你说呀,我门口院子里的梧桐树被雷劈了,前几天下暴雨的时候。”叶良坐在来听戏的徐天旁边,手里捏着一把瓜子。
      徐天眨眨眼睛,很嫌弃地把凳子搬远一点:“那你这几天出什么门?不怕晦气传人啊?”
      “算了吧,自从打仗以来,哪天哪块地儿不晦气的?”叶良摇摇头,“我怕今年还要更不太平。听上头的意思,是要扶植一个政府,和重庆唱对台戏。”
      “这戏不好唱啊。”徐天感慨道:“上哪里找那么多政府要员?”
      “没错,这就是问题。毕竟要找那么多能当高官的汉奸也挺不容易的。土肥将军估计要愁上一段时间。上海宪兵司令部也有些紧张,上海是经济重镇,怕是要来不少大人物。”叶良承认自己是故意的,他就是为了把情报透露给延安那边。
      “我在报纸上看,领头的是汪精卫?”徐天随口问道。
      “日本这边派了特使,是武藤家的人。这两天,还有从香港回来的经济学家明楼,而重庆这边,他们在争取中统的王擎汉。”叶良叹息,“这明楼可是上海滩商界巨鳄明家的大公子。虽然明家的董事长是长女明镜,哦,也有人说明镜是红色资本家。”
      “你都哪里听来那么多的情报?”徐天翻了个白眼,一脸崩溃:“你就不能好好听戏,这些事情你到处说,不怕被76号和日本军部盯上?”
      “76号可没胆子碰我。”这话没有假,他毕竟是三井商会的继承人。76号的汪曼春或是梁仲春都没这资格把爪子伸到日本人身上。
      徐天无奈地摇头,“反正和我没关系。”
      当然,此时的徐天不知道,很快他就要被卷入无边的麻烦里,想逃也逃不掉了!
      #
      自从父母被日本人影佐和长谷杀死后,田丹心里就充满了复仇的念头。好在这一年来,有徐天和徐妈妈无微不至地照顾和爱护,她的性格才不至于改变太多。
      她自然爱上了徐天,可爱情不足以浇灭她对日本人的恨意。田丹原本是个药剂师,离开广慈医院后,她到了长青药房上班。而长青药房,却是军统一个小组的据点。长青哥和嫂子都是军统暗杀组的人。
      他们奉命杀特使武藤,不料没有成功,子弹只擦伤了武藤的脖子,而长青哥却中枪重伤。田丹为了报仇,也为了帮长青哥和嫂子,自告奋勇要去杀武藤。
      她从医院得知武藤盘尼西林过敏,便截住了徐天为长青哥治疗的两小瓶药剂。假意为徐天做西装,却将盘尼西林偷偷洒在武藤即将要穿着去开发布会的西装领口上。
      武藤脖子本来就被打伤,而日本人西装领口又习惯做得紧。为了发布会形象,他只能把纱布拆了穿西装。这样感染的伤口直接就接触了盘尼西林干透的药粉。在发布会上,当着众人面狗带了。
      南田洋子得知此事后气急,勒令严查凶手。不过验尸官只知道武藤死于药物过敏,却不知道致敏药物来自哪里。谁会想到有人在西装上做文章呢?
      这事也很快被刚上任的军统长官毒蝎知晓。
      “法租界竟然还有这号人才?”长得相貌英俊的明家小少爷把玩着手里的苹果,饶有兴趣地看着长青药房送来的任务总结报告。
      “之前上海站受到巨创,也只有长青药房这一个据点留了下来。要不是为了除掉武藤,上面不一定想得起这个钉子。”郭骑云解释道:“方长青和他老婆虽然也是军统班出身,但他们上的是特训班,当时战况紧急,没几个月就毕业出来了。”
      “我当然知道药物过敏的计划不是他们两个想出来的。你去给他们两个送命令,就说我要见见想出计划的人。”明台很熟练地对着郭骑云发号施令,后者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碍于级别问题,只能老老实实答应。
      #
      傍晚的同福里充满了准备晚餐的香气,炊烟袅袅,在狭窄的弄堂里燃起一阵似梦似幻的朦胧烟雾。弄堂里的邻居进进出出,不少都看了一个穿着灰褂子的男人手里提着点水果点心,很安静地等在弄堂门口。
      有人好奇问他找谁,男人也只是微笑着摇摇头。
      不久,徐天从菜市场下班回来,一看到叶良的脸,顿时就变了脸色。他四下看了看,忙拉着叶良躲到角落,略埋怨地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又不碍事,同福里谁也不知道我是个日本商人。”
      “那也不行,都说了,我不管你们那些是非。说吧,你来找我到底要做什么?”
      “真是好心没好报,我来通知你,木内影佐要回来了,你自己最好有心理准备。”
      这回徐天脸色更难看了:“他要回来了,这么快,才一年多而已。”
      “帝国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你以为作为老牌军校教官,他能逃多久的清闲?更何况,影佐自己本身也挺想来的。没错,估计他心心念念来找你麻烦。”叶良有些不忍心看到徐天左右为难的模样,温声安慰道:“开玩笑的,他未必有时间找你。武藤不是死了吗?他被任命为新特使,负责新政府这块儿的事情,活儿可多着呢。”
      “那是你不了解他。他绝对不会放过我的,何况……一年前,他就要让我加入新政府。”徐天叹息道:“这回,怕是真躲不过去了,做人没意思。”
      “别啊,这么轻易就放弃人生了?”
      “那你说怎么办?”
      “要不然,你就真答应他去为新政府做事?别这么看着我,我叫你去卧底来着。你看我不就一直在他们中间卧底吗?”
      “……你本来就是日本人。我要是为伪政府做事,那就叫汉奸!”徐天一脸“你特么是在逗我,还是你智商有问题”的表情。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蛮希望天哥卧底到伪政府的,但问题是以天哥的性格肯定不愿意,所以我要找一个好借口逼天哥加入!哈哈哈,天哥总是在被迫入党2333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