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剑网三8 ...

  •   李渡城的夜风中飘来浓郁的血腥味,远处火光冲天,烧焦的气味刺鼻而难闻。
      恢复记忆的谢青荇只觉得浑身冰凉,拿着剑的手都失去了知觉,他的脑海里反复都是安寻真为他截住追杀前的模样,还有那夜在破庙他最终放弃说出来的话……真冷啊,比纯阳宫的雪还要更冷,像是冷到了骨头和心里,连胸腔都凝结成冰窟。
      当叶良赶到的时候,他远远就看见长身如玉站着的道长,浑身散发着凛冽冰冷气息,就仿佛一把万年寒冰打造的利剑,并且剑气如虹,让人甚至不敢靠近。
      谢青荇看到叶良带着自己的毒尸慢慢走过来,声音清冷又平稳地问道:“你知道。”
      叶良叹气着点点头说道:“那时候我问你还记得中毒几天,你是怎么回答我的吗?”
      谢青荇默然,漆黑的双眸冷冷盯着对方。
      “你说只有两三天,可是我看你的伤势却远不止这几天。我虽然不是大夫,但毕竟比你要熟悉这尸毒,我看得出是有人为你克制住了毒素,这可不简单。”叶良温声解释道,“之后我与你一起去毒人村,村子里有人提到了那位……侠士”
      但是,谢青荇却已经不记得了。固然重伤中毒是一部分原因,但叶良如何看不出来,这位死去的万花谷侠士和道长关系不浅?所以到底是他被迫忘记,而是原本就不想记起。考虑到道长的身体和他们的计划,叶良并不想冒险。
      那人已经死了……
      谢青荇的呼吸停了几拍,他闭了闭眼睛,轻声道:“我知道此事怪不得你,无论你是否告诉我,寻真都已故去,可我须得为他报仇。”
      “道长是不去送信了?”叶良反而笑了起来,“原本道长根本不信我,现在却因为要报仇而把送信的重任交与我?即便我拿着道长的手书,浩气盟也未必信我。何况毒人村的妇孺老人都等着我们护送,道长这时候只顾报仇就是那人想看见的吗?”
      “乌灵风!”随着谢青荇剑气外泄,他陡然睁开眼睛,将这个名字刻在心里。
      他一定会报仇,哪怕今天不能报仇,之后也一定会手刃她,她必然要死在他手里!
      远处的争斗还在继续,毒人村的青壮年塔纳们用干涸腐烂的身体为自己的妻女和老母亲最后尽一份力。当天一教杀了他们的时候,作为毒人的尸体不会流出一滴血,他们干枯的眼眶也流不出一滴泪,心脏不再在胸膛跳动,可是焉能说他们不是人呢?
      叶良带着老幼妇孺的塔纳们离开天一教的营地范围,连夜逃出洛道,他裹着白布的手始终牵着目露不安懵懂的小邪子,而谢青荇则一路断后。
      没有人会想到他们竟然和乌灵风和护卫她的傀儡撞上,当叶良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为时太晚。天一教的教众将塔纳们团团围住,远处的厮杀声渐渐轻了下去,恐怕毒人村的青壮年们已经死得差不多了,这才让乌灵风腾出手来。
      可问题是这条逃生路线明明十分隐蔽,为何乌灵风会如此精准地堵住他们?
      叶良护住了身后的小邪子和她母亲,而叶良的毒尸们也挡在了他的面前。谢青荇脸色平静,锋利狭长的宝剑在地上划出一道弧线,纯阳宫的内力气场护住了众人。
      “伽隆,你果然背叛圣教!”乌灵风眯眼说道。
      叶良甚至都懒得理她,不过在大家都盯着他的情况下不说话好像不大好,所以他旋即清了清嗓子,用比平时更刻薄的声音回答道:“大巫医大人何必大惊小怪?大半夜的举着火把,我伽隆远看着不像什么圣教,倒更像鬼教,不若让教主改个名字?天鬼教再好不过了。”
      “伽隆!”乌灵风从来没被人这么下过面子,自从她弟弟出席了了之后,她到哪里不是被捧着的大巫医?如今不过是个小小的炼尸人就敢和她这么说话?!
      “我倒不知道,中原人还那么会熬迷药。”大概是伽隆实在没什么可以攻击的点,又或许是叶良摆明了不要脸的样子,乌灵风话锋一转就攻击到道长身上。
      “邪魔妖孽,人人得而诛之。”谢青荇的语气极为淡漠。
      “邪魔妖孽?哈哈哈,中原人,你还不知道我是怎么找到你们和这个叛徒的吧?”乌灵风笑得高兴,不过配上那张乌青色的脸就实在好看不起来。
      但随着她施展天一教的功法,两边的傀儡和毒尸听命散开到一旁,露出了最后面的一个毒尸,就是叶良在帐篷里看到的那个最新鲜的。这个毒尸也奇怪,基本上被炼化后,毒尸们没有命令时是不动的,也不会有什么情绪表达。
      而这个穿着天一教衣服的长发毒尸则仿佛很焦躁,它半张着嘴发出鬼怪般的低哑嘶声,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塔纳这边靠近,却因为被控制而无法动弹,这却让它更加暴躁。
      叶良倒吸了一口冷气,不由自主地将谢青荇挡在身后,可他却无法捂住对方的眼睛。
      乌灵风这招不仅丧尽天良而且分外毒辣,叶良完全无法想象道长会有什么反应。他虽然不知道这两人的交情到底有多好,但只要感觉一下道长目前一波又一波外泄的剑气就知道谢青荇离彻底爆发没有多远了。
      “道长,你且……”我去,这时候该怎么劝?
      “叶良,叶兄。”谢青荇打断道,他的眼睛看着没有任何感情起伏,就像已经参透天地生死的道家仙人,但显然他不受控制外散的剑气说明了他真正的情绪。
      叶良看着他的眼睛,听谢青荇平静说道:“带小邪子走,去找寻真的师父,他会信你的。”
      接着,他又蹲下来,拿出怀里的福娃娃对害怕的小邪子说道:“你能好好保护它吗?”
      小邪子接过福娃娃,抬头问道:“这是小邪子最宝贵的东西,这也是大哥哥最宝贵的东西吗?”
      “是。”
      “那小邪子一定会好好保护它的,到时候还给大哥哥。”
      “嗯。”
      事已至此,光凭叶良和道长无法再护送那么多人顺利离开,而塔纳们也清楚这件事。他们能够撕出一条缺口让几个人突围已经是奇迹了。在这种情况下,塔纳们很快做出了决定,或者说这个决定在他们接受计划离开村子时就已经决定好了:一旦发生任何危险和意外,他们首先要保护小邪子的安全。
      毕竟没人能保证塔纳能恢复正常,而唯一正常的小邪子是他们的全村人的希望。
      这一晚,最后的混战开始了——
      与其说是混战,倒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屠杀和另一方的纯然牺牲。叶良无法形容他看到的场面,在他还是德国军官的时候,他确实常常看见犹太囚犯们互相帮助。但此时此刻,他却看见塔纳们用身体为他们,为小邪子开路。
      这些毒人曾经不过是普通的村妇和老妪,如果没有天一教的祸害,她们本不需要面对刀斧逼迫,不需要用身体挡住利刃,即便是刚刚参军的士兵也未必有这样的勇气。
      身边血肉飞溅,唯一的亮光除了天一教众手中的火把,就是道长比雪山之巅更白亮锋利的剑光。叶良紧紧抱住小邪子,用布带绑住了她的眼睛,用纸团塞住了她的耳朵。
      没有一个孩子应该经历这些……没有孩子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和邻里用血肉为她铺出一条生路来。
      这就导致了叶良无法腾出手保护自己,好在他还有几个厉害的毒尸。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伽隆的内力虽在,可是就像他上一次穿越无法继承枪法一样,这一次他也没能继承伽隆的武功,空有内力和招式却不知如何应敌。
      他在人群中穿梭,强迫自己无视身边不断倒下的塔纳,直到被乌灵风身边的某个傀儡挡住。这个傀儡是乌蒙贵炼制的,由教中的精英弟子舍身而炼成,用来保护他的姐姐,自然武力值极高。哪怕是道长也无法以一敌二,更何况是个纸老虎的叶良。
      毒尸们不敌,被陆续折断头颅手脚。傀儡猛地手一挥打开柳沐希,粗壮的手掌扼住叶良脆弱的脖子,后者却死死护住怀里的小邪子。
      小邪子还有用,乌灵风绝不会杀她,可就怕打起来,一团混乱中有个失误。
      叶良靠着记忆反抗,到被他真的暂时打退了傀儡,不过没有一丝受损痕迹的傀儡又继续扑了上来……却被柳沐希死死抱住。后者的难缠让傀儡陷入暴躁状态,尽管傀儡保有智力和记忆,但你以为被炼制成这种鬼样子会一点后遗症都没有吗?
      傀儡咆哮着捶打着身后的毒尸,柳沐希却丝毫不曾松手,他泛白的眼珠突然钉在了叶良身上,乌黑的嘴唇微微张合,似乎在说话,却没有声音。
      可叶良依旧看懂了,柳沐希确实在说话,他在说:走,快走。
      他的这个毒尸竟然是有理智的!一个有理智的人被硬生生控制了几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体慢慢腐烂,看着自己被控制杀人放火是什么感觉?
      柳沐希的身体被暴怒的傀儡砸烂,丧失控制的傀儡将他的身体在叶良眼前撕碎,白色的剑光划过,傀儡正中要害而倒,他手里的脑袋落了下来,灰白的眼睛依旧盯着叶良,微张的嘴巴保留着生前说的最后一个字。
      走。
      叶良木然地抱着小邪子继续奔跑,他不曾停下,不曾留给自己足够思考的时间,一切都变成了本能。甚至当他跑出了包围圈回头的时候,都怔愣地看着剑光血海中的道长回不过神来。
      每一道剑光后,都是溅起的血花,每一剑划下时,都有天一教众死去。纯阳剑法不如七秀的精致无双,也不如藏剑的大气,却简练得没有一丝技巧。
      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道至朴,这便是纯阳返璞归真的剑道。
      再低头时,叶良看到小邪子漆黑的眼眸里印着这场剑舞的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遮住她眼睛的布条掉了。叶良拉了拉对方的小手,转身奔入洛道的夜色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