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龙城日常5 ...

  •   龙城日常5
      夏天里,中药应该放在冰箱冷藏里保存,这是秦楚吃了六七年中药的经验,不然天太热药液变馊,浪费。当秦楚打开冰箱,才发现冷藏里已经空出一格来了,应该是楚教授或者穆教提前清理出来专门给自己放药的。这才明白,她回来的当天晚上楚教授就决定要好好调理调理她了。
      两大袋分装好的中药液,一共六十个小袋,每日早晚各一袋,足够她吃一个月了。秦楚把中药袋一个挨一个、一层叠一层的整齐摆好,想想接下来一个月的痛苦,她就觉得胃里反酸舌尖发苦。拿出手机拍张照片发微博:逃不开的魔咒。怎么办,我现在就想逃回A市了【jpg】。
      发完微博关了冰箱门,突然想起来一个在中国流传很多年的一个笑话:说,要把大象装冰箱,拢共分几步?当然是三步。好像不管把什么装冰箱都要分三步,吧。
      秦楚关上冷藏打开冷冻门,找出个冰激凌消消暑,然后想起来临走前凌老爷子交待的“忌生冷”,又默默地把已经打开盖子的冰激凌放回去,拿出杯子接了热杯水。
      秦楚靠着大理石的流理台,一手拿着杯子不时地小口小口地啜着热水,一手拿着手机刷微博,刚发出的微博很快就有了评论和转发。秦楚点开,一个个查看。
      秦朝楚暮:
      十分钟前 来自□□同款客户端
      逃不开的魔咒。怎么办,我现在就想逃回A市了。【jpg】
      评论3转发1赞15
      唱起了牧歌牛羊多:回A市没用,你最好逃回巴黎。不过等你下次回来,就不是小祠堂那么简单了
      盼盼不是panda:大魔咒哦大魔咒~爱情的大魔咒~~~(请不要唱出来)
      魏蜀吴火锅:领导回国啦!欢迎视察工作!
      秦楚放下杯子,双手打字,一个个回复过去。
      回复唱起了牧歌牛羊多:来来来,到厨房来,我保证不打你!
      回复盼盼不是panda:真的唱出来了【笑哭表情】
      回复魏蜀吴火锅:洗干净脖子等待老娘来砍头吧!哈哈哈!
      正在A市为上一部戏录音的明凯从录音棚出来,走到经纪人胡盼身旁,看她正在看一个叫“秦朝楚暮”的微博,从桌上扯过几张纸巾擦掉头上因为录音棚太闷热外加一直不满意着急出的汗渍,“秦朝楚暮?谁啊?新认识的女朋友?我认识吗?”大概因为录音太久嗓音喑哑,反而给他的低音炮更添一丝慵懒。
      “秦楚。你认识的。”胡盼拿过事先泡好的胖大海给他润喉,“还有,别把我们俩往一起扯,人家一正经的好姑娘,跟我不一样的,再说万一让我们家简笑知道了就惨了。”跪搓衣板是小事,不让上床是大事啊!胡盼想。
      明凯一边“唔唔”地点着头答应,一边掏出手机点开微博找到“秦朝楚暮”加关注,在分组时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她分到A1那一栏,然后在她最新微博下评论了一个【摸摸头】的表情。
      
      午睡过后,元宵恢复活力,蹬蹬地下楼玩去了。秦楚站在二楼走廊,手肘杵在栏杆上看着楼下和穆歌追逐打闹的元宵,时而露出满足的笑容,时而又忧心忡忡。
      作为一个母亲,她能感觉到元宵不愿意与外界接触,最开始以为他只是害羞,后来才发现元宵不愿意接触一切新的事物,这点似乎不太符合儿童的好奇心理。
      “已经很好了。不要太担心。”秦楚听到声音转头,不知何时楚教授站在了她身旁,手里端着两杯菊花茶,把其中一杯递到秦楚面前,“夏季喝中药容易上火,喝点菊花茶下下火。”
      没头没尾的两句话,秦楚却是十分明白楚教授说的什么,接过递来的杯子,是自己小时候喜欢的哆啦A梦。
      “怎么,小时候不是最喜欢这个蓝胖子的吗?”楚教授一眼就看出了她对这个杯子的挑剔。
      “什么蓝胖子啊,人家叫哆啦A梦。”秦楚抿了一口菊花茶说,“再说,我都多大了,早就不相信这种虚幻的卡通了,做人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楚教授听了她的话,难得的露出赞同的表情。
      秦楚看她心情愉悦,笑着问:“您不生气啦?”
      楚教授白了她一眼,“气,怎么不气,你以为抄十遍家规族训就完了?‘正餐’在后边呢,这不过是点儿‘开胃菜’。”
      秦楚缩着脖子吐吐舌头不敢再说话。等后来秦楚知道所谓的“正餐”是什么的时候,非常后悔当初没跪下来恳求老佛爷让自己“少吃点儿”。
      看楚教授笑着看楼下,秦楚的目光也跟着转过去,穆歌头上戴了个小时候过家家用地兔耳朵发夹,假装成兔子被元宵追,元宵跟着她在一楼大厅的不停地跑,最后在穆歌故意摔倒时扑倒她身上在地毯上被抱着在地毯上打滚。
      “回来后没带去给他父亲看看?”楚教授看着楼下打闹的一大一小,问。
      秦楚没想到楚教授会问这个问题,诧异地转过头,半晌才说:“没特意去。”只不过无心偶遇了好几次罢了。
      楚教授没听出秦楚话里有话,反而继续说道:“男孩子的成长中,父亲的角色是母亲无法替代的,总不能他长大了还要你告诉他如何刮胡子吧?”(母亲教男孩子刮胡子,是美国二战后用来代指那些父亲在战场上死亡被母亲抚养大的男孩的成长经历)
      没等秦楚回答,楚教授突然转过头来睁大了眼睛看着秦楚,“你该不会,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吧?”
      秦楚哭笑不得,“怎么可能,你女儿我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吗?”说完这话,秦楚有点心虚,想想其实是挺不靠谱的哈。
      楚教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仿佛想看出她是不是说真的,秦楚都能从她那双睁大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就在秦楚扛不住目光想要承认自己确实不靠谱时,楚教授“哼”了一声转过头接着看向楼下,“最好没有。”
      秦楚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老佛爷真的是对自己手下留情了,光这种目光碾压自己都受不了,要是真的逼急了,自己的腿啊,不断也要瘸。
      恰好此时楼下的元宵玩累了,抬起头就看到外婆和妈妈站在楼上面带微笑看着自己,立刻甜甜地叫道:“妈妈!外婆!”
      楼上两人脸上浅浅的微笑立刻绽放成如花笑靥,齐齐答应:“哎!”楚教授立刻撇下秦楚走下楼抱起元宵让他在自己身边玩,间或跟穆歌聊聊天。秦楚站在二楼楼梯口看了一会儿,转身走回自己的卧室。
      
      无聊的秦楚从书架上抽了本书,坐到飘窗的软垫上倚着墙胡乱翻着,根本看不下去,最后网瘾girl把书扔到一边掏出手机刷微博。这一看把秦楚吓一跳,短短一个小时多一点儿的时间,自己已经一年多没涨过粉的微博一下子粉丝涨了一倍,吓得秦楚以为被盗号了赶紧改了个密码。结果密码改完回来发现,粉丝人数还在持续增长中,然后她就抱着手机点开微博的各种功能想要找出粉丝增长的原因,最后,在刷新了好几遍之后在几千个粉丝里找到了“罪魁祸首”——明凯。
      应该是明凯从某种渠道知道了自己的微博后关注了自己,然后自己就出现在了他的主页中“最近关注的人”里,继而被他的粉丝看到,于是自己的粉丝数开始疯狂地增长。而且还在微博下评论了。不知道再过一会儿自己的微博会不会被明凯的粉丝挖坟。
      秦楚瞪着明凯的头像,最终手指点下去,右边的带加号的小人变成了双箭头的小人,互粉成功。
      秦楚点开明凯的微博,最新一条微博的发布时间是前天,应该是配合最新电视剧的宣传才发的,再往下也不过是一些工作动态工作宣传,偶尔有一两张自拍。想起来穆歌说他是差不多三年前红起来的,而最近几次见面自己也看的出来,明凯的精神状态和五年前比简直是天上地下,但是人也比那个时候瘦多了,应该是工作多累得吧。
      从明凯的微博中退出来,秦楚放下手机,头歪着抵在玻璃上,看着远处的风景出神。
      
      不知不觉秦楚回龙城已经一星期了,这些日子秦楚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放暑假回家的日子:吃饭睡觉打游戏。不同的是现在有了元宵这个“小拖油瓶”,自然打不成游戏。
      秦楚有问过穆歌为什么还不回去工作,当时穆歌正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看碟片,她往嘴里塞了一片薯片后给出答案:工作室发放福利,员工全去关岛度假了。秦楚问她:“你怎么不去?关岛呢!”
      穆歌满不在乎地说:“这不是咱们旅法五年的秦小姐回来了,自然要舍关岛陪美人的!”
      秦楚却不信她的说辞,正想告诉她自己又元宵就够了,电话响起来了。是《燕》(以后《燕慕容氏》全部如此简称)的导演张宇打来电话告诉她一星期后正式开机,问秦楚能不能一起来,“主创人员都会到的”。
      秦楚算了算时间,只能给导演一个不确定的答案。回到龙城,她的时间基本不归自己支配。
      

  • 作者有话要说:  大修大修。整个第二部分在大修,可能会更的比较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