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番外·乍雪初晴 ...

  •   杨青月中衣之外只披着一件单薄的黑色外衣,寒意渗透过衣料,层层叠叠覆盖于肌肤之上,他呵出一口白气,身侧的寒意因这一口热气让后退了些许,然后又涌上来。
      前日的雪还未融化,覆盖在青色的瓦片之上,月色清朗如水,照得入目之处一片皑皑,他手中一盏灯笼,微弱的黄色亮光与月色遥相呼应,将他的身子与夜色相隔开来。此时万籁俱静,唯有屋檐上的积雪时不时簌簌落下,发出轻微的声响,他在雪中行走,步履极轻,毫不急促。
      他耳边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叶笛声,悠扬悦耳,他脚步一顿,细细聆听之后,往叶笛声传来的地方走去,他的步伐中带了些急切,这在他来说极为罕见。
      他踏着雪,一路行至漱心堂码头,码头被一片白雪覆盖,几条小船静静地停泊在水边,平静无波的水面上倒映着清凉的月光。一个修长的身影坐在码头上,埋着头,吹着叶笛。
      她背对着杨青月,一身银甲在月光中带着清冷的银辉,红色战袍覆在雪地之上,如同倾洒入白雪之中的鲜血,她身侧的石栏上斜斜放着一柄长/枪,枪刃上犹带血痕。
      就算相隔甚远,杨青月也能嗅到她身上传来的硝烟气息。
      
      他笑笑,走近几步,鞋子踏在雪地中发出轻微的声音,对面的人听见响动,将叶笛从唇畔放下,侧过了头,月光照在她侧脸上,映出她那双极为漂亮的眼睛。
      她看着提灯而行的杨青月,扬了扬嘴角,如同盛年少年一般富有朝气。
      杨青月缓步行至她身旁,站在了湖畔,系在码头上的小船在水中浮沉,船舷轻轻相撞,发出一阵阵声响。月色悠悠,带着流淌满湖的银辉,洋洋洒洒流淌至他的眼中。
      “又是一年了。”他轻轻说着,看向坐在身侧银甲红袍的女将。
      她笑笑,并不答话,将手中那片叶子置于唇边,又吹起了那一支曲子。
      “知节。”他叫出一个名字,接着便是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杨青月,听说你小名叫阿宝。”
      “噢,听谁说的。”
      “当然是怀仁斋那群老祖宗。”
      “噢,他们说是,那便是吧。我已经不记得了。”
      “那你为什么要叫青月呢。”
      “大约是我出生那夜月色太不寻常了吧。”
      银甲红袍的女将听了他这个解释朗声大笑,他摇了摇头,埋头继续弹琴,琴弦微震,琴音渺渺。过了许久,他问:“那么,你呢,你为什么叫知节。”
      女将愣了愣,然后笑道:“天策府凌烟阁中供奉有二十四功臣画像你可知。”
      他点点头:“自然。”
      “程襄公原名咬金,曾随太宗皇帝破宋金刚,擒窦建德,降王世充,战功赫赫,以功封宿国公,而后改名知节。”女将手中持着那柄从不离身的银枪,“知节之名,由此而来。”
      他笑笑:“真是充满了征战杀伐的名字啊。”顿了顿,他又问,“若是换个名字,估计就不是天策府的骁勇女将了。”
      “噢?比如?”
      他手中拨出一个高亢的音,唇畔笑意更深:“道子。”
      “任道子?”她皱着眉一脸嫌弃,“像个道姑。”
      他忍俊不禁,她这时才明白过来,道子正是他的称号。
      “杨青月,别以为在你梦中我就打不了你!”女将气急败坏,抽出银枪作势要与他进行武斗,他笑着摇摇头,手中琴音又续,只是原本古雅低沉的琴音中竟隐隐带着欢快。
      
      他一生大半时间都在各种各样的梦境中渡过,从幼时掺杂了火光与哀嚎的战场,再到杳无人烟的西域荒漠,经历过杀伐,也回溯过历史,却很少梦见她。
      她总是出现在傍山村的杏花林中,一身银甲红袍,沾染征尘,一双眼睛却仍旧明亮,她总是将那柄从不离身的傲雪贪狼枪放在杏花树下,坐在石桌的对面,一手托着腮,听他弹琴,或看他下棋。
      她声音自带三分爽朗笑意,每每出声,如同和煦春风拂过杏花幼嫩的花瓣。
      只是,在收到那封由皇甫惟明亲写的信之后,他每夜梦见自己坐在傍山村的茅屋之前弹琴下棋,望着林中落英纷纷,却再也等不来那个银甲红袍的飒爽女将。
      
      转眼,又是一季冬雪至,他挖出那坛埋在院中树下的酒,排开泥封,陈香扑鼻,然后披上了大氅,坐在亭中赏雪煮酒,弟弟杨逸飞来陪他饮了一盅,只是杨逸飞不胜酒力,不多时便扑在了石桌上。
      他捧着盛有热酒的酒盏,望着亭外纷纷扬扬的雪,忽然听见趴在石桌上的杨逸飞说了一句:“兄长,你……还想着知节吗?”
      他转过头,望着眼中已带明显醉意的杨逸飞。
      “你在今年春季时寄往鄯州城的那封信……我看到了。”杨逸飞说。
      他并不答话,只是又给杨逸飞斟了一杯。
      杨逸飞一饮而尽,之后随着他一起望着亭外大雪。
      银甲红袍的女将策马离开长歌门时,也是这样一个大雪天,她身上还披着由他赠予的红色大氅,犹如一枝在雪地中怒放的红梅,她入边境征战,临行前给他留过一句话,等她回来,请他喝陇右最烈的酒。
      只是这约定,已然遥遥无期,这赠酒之人,却再也等不到了。
      他将盏中热酒一饮而尽,温热的液体滑入腹中,却如同融化在他体内的雪水。
      
      入了夜,雪停,深蓝天幕之上升起一轮清冷的月亮。
      杨青月支起了窗户,月色挟裹着寒气涌入屋中,他捧着烛台折身回来,却见月光正照在案几上那幅画上。
      他笑了笑,缓步行至案几旁,仔细看那幅画。
      那是春天时,她从鄯州寄回的书信,寥寥几笔涂鸦,实在有负丹青名家任栋孙女之名,然而他却将这幅画好好收藏。
      月光如水,照得屋中一片亮堂。
      他看了那副画许久,入了内室,合衣躺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后来,他便在梦中,赠了她一轮悠悠月色。
      
      叶笛之音如同春季新绿的叶子一般青翠欲滴,让这萧索的晴雪之夜/生活了不少。他闭目听了许久,然后侧身望向那正在吹奏叶笛的女将。
      “你……收到了我的信吗?”他问。
      女将取下叶片,望向他,良久,眉眼弯弯,朝他笑了笑。
      他望着那极为熟悉的笑容,良久,才嗤笑一声,摇了摇头:“我倒忘了,你不是她。”
      
      那个与他在杏花林中下棋、弹琴的女将,早就化为了边塞战场上一缕轻烟,那之后,她再也没有入过他的梦来。
      如今,这轮月光,却是赠予了一个他想象中的她。
      梦中虚虚实实难以分辨,而在梦中漂泊半生的他,却已对梦境了若指掌,从不畏惧。
      然而,他却从未有一次如此这般沉入梦中,明知虚假,却不愿醒来。
      
      那日,杨青月收到任知节从鄯州寄来的信,笑她下笔稚嫩之余,取过宣纸笔墨,细细研琢,将杏花树下的女将画了下来,然而那在杏花中笑得明媚的女将却不再身着甲胄,她穿着青质连裳,手中捧着酒盏,长发盘髻,发髻上盘有钿钗。
      他想了许久,在画纸的角落添了一行小字。
      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那封书信随快马寄出,要不了多久,便会送至鄯州城,不知她拆开信后会作何感想呢,会笑着说杨大哥没想到你也擅丹青,还是会愣一愣,那张总是充斥着爽朗笑意的脸颊上忽地显出女儿家的娇羞。
      他独坐院中奏琴,然后从枝桠新绿的春季,等到了菡萏盛放的夏季,再到如今寒风凛冽,大雪纷飞。
      
      他寄出书信的时候,并不知道,之后那封信会在任知节怀中,被鲜血浸透,与她的血肉战袍融为一处。画中杏花树下笑靥明媚的新妇被血痕冲刷,肉眼再不能辨,那行本不起眼的小字更是淹没在血迹之中,再无人知。
      

  •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大爷寄出的信,除了一时好奇拆开来看的二爷,再也没有人知道。
    这里解释一下,其实知节是打出了两条爱情线的,一条是大爷,另一条是蛋总,只是蛋总在马上告白的时候,知节已经身后中箭而亡了,她并不知道。
    大爷画中的知节身穿青质连裳,头戴钿钗,那是唐代士女的嫁衣(是的,唐代婚嫁男的穿红,女的穿绿,红男绿女,丑得一比)。
    大爷画中那行字出自《诗经·郑风·女曰鸡鸣》,全诗是青年夫妇恩爱甚笃的家庭生活小剧场,反正十分虐狗→_→那一句意思是“和你一起共同举杯饮酒,一直和你白头偕老,我们弹奏琴瑟增加酒兴,这是何等舒服快乐的美事啊! ”。大家都熟悉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则出自《邶风·击鼓》,这其实是战争诗,写的也是战友之间的情谊,并不是描写爱情的→_→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出自张九龄的《望月怀远》,这首诗前面两句很有名,就是“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而这两句的意思是“不能手捧月光赠与你,那我便在梦中与你相聚。”。
    剑三线完结,再写一章外篇之后正式进入三国线,本来打算嫖司马懿的我,已经爬到了荀令君的墙头【doge,仲达对不起→_→有荀彧,自然不能少了他的同乡基友郭奉孝。奉孝泥嚎,知节要来跟你抢妹子了。
    有妹子要求嫖云妹,我只想说……我也很喜欢云妹啊,云妹是我大本命啊,这两天我基友天天跟我说《武神赵子龙》啊,说林更新就是云妹啊,我已经快要跟她断交了【拜拜。虽然我不讨厌林狗,还挺有好感。但《武神赵子龙》中搞五角恋的云妹是个什么鬼,我不认识【手动再见。
    感谢:
    VI&T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6:13:52
    夙染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1:57:41
    16368702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1-24 10:17:29
    感谢妹子们对我的爱=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