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008 ...

  •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大雪簌簌下落,廊下的霜冻红梅,傲然盛放。铺满地龙的宫殿,如同四月暖春,有声音从暖阁外传来。
      
      “女孩子怎好取名阿肆,就算宠着她也不能这般肆无忌惮,日后她是要做皇太女的,不如取名姒,诸神录里上古圣祖大禹就姓似,希望她如同圣祖一般,做出一番大功德,流传千古。”男子浑厚带笑的声音传来。
      
      “做什么千古女帝,我就希望我们小阿肆平平安安,肆意快乐地长大。”女子声音温柔婉转。
      
      “好好好,那就听你的,小名就叫阿肆,如何?”
      
      “这还差不多。”
      
      “国主,小帝姬做噩梦了。”
      
      姜娰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噩梦,梦里阿娘病逝,阿爹禅位死于权谋,她也在十六岁那年死了,连尸体都不翼而飞。
      
      小帝姬赤脚跑下床,跑到暖阁外,扑进柔美娴静的女子怀里,摸了一把眼角的泪,哭唧唧:“阿娘,怕怕。”
      
      “姜娰,你都多大了,还哭鼻子?日后如何做圣祖一般的人物?”
      
      “整日就知道虎着一张脸吓孩子,你哪里像是做人阿爹的?”
      
      被骂的狗血淋头的国主大人苦着脸不做声了。
      
      小帝姬得意地朝着自己阿爹做了个鬼脸,伏在阿娘的膝头,撒娇道:“阿娘,我想吃梨花糕,想喝玫瑰清露。”
      
      “好好好,阿娘给你做。不过玫瑰清露是什么?”
      
      玫瑰清露是什么?她记得自己梦里喝过!不过什么味道忘记了,只记得很好喝很好喝。
      
      “轮回之眼,一眼轮回,能勾起人前世今生最深的心魔,如不能及时清醒将永堕魔道。小姜娰,快醒醒……”识海里,小洞府急得跳脚,这剑宗真TM的邪门,居然有人修出轮回之眼,这可是上古秘术,邪门至极,只有受尽磨难,身处地狱且是天断命格的人才能修成。
      
      一眼轮回,修炼至化境,可以一眼毁一个凡尘界,可怕至极。
      
      小帝姬疑惑地看了看虚空,好像有人叫她?
      
      “阿肆,你昨日不是说想养只兔子吗?阿娘带你去看捉来的兔兔。”
      
      “好。”小帝姬哒哒哒地牵着阿娘的手,欢喜地去看兔兔。  
      
      *
      青州府衙内,气氛凝结成冰,兰瑨的青芒剑已经出窍,满屋子都是锋利的剑气。
      
      “两位大人,莫动干戈,莫动干戈!”李同知声音发颤,脸色发白,笑得比哭还难看,想劝墨大人,不敢看他的眼睛,想劝兰大人,对方的剑气都要把他最体面的一件衣裳刺出几十个洞来了。
      
      他还要穿这件衣服去无情道君的受封大礼呢,暴风哭泣。
      
      “墨弃,放她出梦境!”兰瑨一字一顿地开口,面冷如霜,屋内皆是游走的青芒。
      
      俊美苍白的病弱少年,冷冷说道:“兰瑨,你敢拿剑指着我?怎么不敢看我的眼睛?”
      
      “这谁敢看?”李大人苦着脸嘀咕道,犹记得初次见这位墨大人,也是今日这般一副病得要死的俊美少年模样,他不过言语上没那么恭敬,对方就看了他一眼,那一眼李长喜才知,何为地狱。
      
      他被困十八层地狱,被恶鬼撕得体无完肤,哭爹喊娘受尽折磨才被放出来,因阴影太大,修为直接倒退五年!从那以后,只要这位大人来府衙,李长喜就当自己是个瞎子。
      
      “昨日下山前,大师兄已经承认了阿肆的身份,你这是要与我们开战?”
      
      “少拿月璃压我!”墨弃咳嗽了一声,脸色越发苍白,双眼却漆黑如墨,一眼便能让人坠进无尽的深渊:“轮回已开,是恶鬼相,众生相,还是菩提相,皆是命。”
      
      弃孑然一身,不需要小师妹。要怪,就怪她命不好,拜入了第二峰。
        
      “咦,小娘子好像一点也不痛苦?”李同知大人这才注意到熟睡的小姜娰,发现对方露出甜甜的笑容,像是做了美梦一样。
      
      兰瑨指尖一点,青芒没入姜娰的眉心,只见梦境里,大雪纷飞,天地间纯白一片,姜娰抱着一只雪白的长耳兔,牵着女子的手,快乐得如同一只小喜鹊。
      
      “阿娘,兔兔被我们养会不会不开心呀。”
      
      “那等冬天过了,阿肆就将它放生?”
      
      “好呀,阿肆希望这只兔兔跟阿肆一样,快快乐乐的,跟阿娘阿爹永远在一起。”
      
      “好,阿爹阿娘永远跟阿肆在一起。”
      
      纯白的世界,没有一丝的阴霾和污秽,没有地狱恶鬼,没有人间贪嗔爱欲,只有情。这就是姜娰心底最深的心魔,如果这也能称之为心魔的话!
      
      墨弃双眼刺痛,剧烈地咳嗽起来,苍白的唇染上一丝鲜红,就连眼角都渗出了鲜血。
      
      “墨,墨,墨大人……您这是怎么了?”李同知闻到空气里的血腥味,余光扫到昔日不可一世的墨使居然双眼流血,高兴得险些克制不住嘴角笑容 ,呵呵,这就叫终日玩鹰反被鹰啄。
      
      兰瑨扫了一眼墨弃,见他被轮回之眼反噬,顾不上奚落,连忙去喊姜娰。
      
      姜娰还在梦境里养着小兔子,不为所动。
      
      “愚蠢。”墨弃双眼流血,片刻之间就已经失明,他随意扯了一个黑布条,将眼睛草草包住,冷冷说道,“三息之内,她不醒来,就会陷入一层层的梦境,直至疯癫。”
      
      兰瑨脸色骤变,急急说道:“墨弃,如何破梦境?”
      
      墨弃唇角泛起冰冷的笑容:“你,破不了。”
      
      说话间,只见姜娰的百宝囊里光芒一闪,一片月桂叶消无声息地落入了梦境里,片刻之间就在雪地里长成一棵巨大的月桂树,寒风吹过,枝叶摇曳。月亮出来,静静地照在雪地上,月桂树泛出淡淡的金光。
      
      梦境里,姜娰抱着怀里的兔子,走出宫殿,仰头看着这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月桂树,片刻之间已经泪流满面。
      
      她伸手接住飘落的月桂树叶,镜像一点点地崩塌,兔子消失,阿娘消失,阿爹也消失,一切皆成空。
      
      姜娰站在青州府衙的厅前,看着一脸焦急的兰瑨,想露出一个笑容,摸了一下脸,发现满手都是水。
      
      “师兄,是下雨了吗?”
      
      兰瑨心疼地抱住她,将小姑娘按入怀里,低哑地说道:“下雨了,总有天晴的时候。”
      
      姜娰双眼刺痛,伸开掌心,发现那片月桂叶已经化成了灰烬,从掌心消失了。是大师兄的月桂叶救了她。梦里的月桂树真好看,阿娘也好看,阿爹也和蔼。
      
      姜娰扯了扯兰瑨的衣袖,挣脱他的怀抱,走到墨弃身边,行礼道:“谢谢你了却了我的遗憾,让我看到了阿爹阿娘,原来他们一直都很疼我。 ”
      
      小洞府呼唤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清醒了,只是不愿意醒来而已。
      
      墨弃见她靠近,身上还带着玫瑰清露的淡淡香气,脸色越发惨白,急急后退一步,沙哑呵斥道:“滚开。”
      
      双目之上的黑布条被血迹渗透成暗色。
      
      识海里,小洞府摇头叹气:“小姜娰,他乃是天断命格之人,又修炼了轮回之眼,注定一生身处地狱,见不得半点温情和欢愉,你跟他就像是镜子的两面,一面阴一面阳,一面黑一面白,你越靠近他,他受到的轮回之眼的反噬就越强。除非他能弃了这门强大的上古邪术。”
      
      这种人神共弃命格的人最怕遇到的就是满身功德金光的人,遇到小姜娰也算他倒霉。  
      
      “咦,小姜娰,你不怪他险些害你性命,还要谢他?”
      
      姜娰摇头:“他圆我遗憾,救我于水火,当得谢字。”
      
      若她心底的执念是无情道主顾祈州,那才是天底下最深的噩梦。
      
      小洞府暗暗点头。
      
      “阿肆,这是你二师兄墨弃。”兰瑨上前来,牵住姜娰的手,暗暗拉开她与墨弃之间的距离。
      
      青雾山第二峰峰主可不仅仅拥有一个轮回之眼,没有人知道墨弃到底有多强。
      
      墨弃冷笑了一声,正要开口,手里就被塞了一个小小的竹筒,五岁的小姑娘糯糯地说道:“这是玫瑰清露,甜的,阿娘说再苦喝点清露就甜了,阿爹说不要怕天黑,等等天就亮了。喝了这竹筒里的清露,以后你就是我二师兄了。”
      
      墨弃险些被她绕晕,耳边嗡嗡嗡地响,气得捂嘴剧烈咳嗽起来,第一次见到这么烦人的小不点,他想将那廉价的凡人喝的清露捏成渣渣,却“哐当”一声丢了出去。
      
      他才不喝别人送的东西,从来没有人送他东西。现在她送他清露,以后长大了只会怕他,厌恶他,恐惧他。
      
      “阿肆,修士不喝清露的。今日之事就当做了一场梦,醒了就忘了。”
      
      “嗯,那我想阿爹阿娘的时候,能找二师兄帮我入梦吗?”姜娰仰起小脸,问的认真。既然她不怕轮回之眼,日后也就可以多做点梦。
      
      兰瑨错愕,墨弃气得脸色发青,一边的李同知“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
      
      “对不起,我马上滚。”李长喜狗腿地笑道,“嗖”的一声滚了出去,“两位大人,小娘子,任务都在册子里,你们自己挑,小人吃酒去了。对了,小娘子,给你发个玉牌。”
      
      姜娰看着面前凭空出现的玉牌,只见上面写了一个“黄”字,是最初级的使者令牌。
      
      “我不能修炼。”姜娰急急喊道。
      
      “小娘子收下吧。”李同知大人的声音远远传来,能让墨大人重伤,双眼流血的小娘子,厉害着呢。
      
      “收下吧,这玉牌可以收集善恶点。”兰瑨微笑道,取过桌子上的册子,找到危险系数最高的一桩,在墨弃的名字后面添上了自己和姜娰的名字,算是一起接了任务,善恶点随机分配。  
      
      姜娰踮起脚尖看去,只见古朴的册子上写道:“青州府西山近十年来,离奇失踪上千修士,渐成鬼哭之地。危险等级为地级,非地使不能接。”
      

  • 作者有话要说:  美强惨二师兄:我不要玫瑰清露,要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