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姜娰是饿醒的,感觉自己被无数的莲花包围,鼻尖都是莲花的香气,想吃饭饭!
      
      “吃个屁,起床干活!”小洞府吼道!
      
      姜娰一个激灵彻底醒了过来,看清眼前的一切,大吃一惊。只见目之所及混沌一片,没有日月星辰,只有无边无际的湖泊,湖泊里盛开着灼灼莲花,湖面上漂浮着一颗颗白色的小绒球,像是飞舞的蒲公英。
      
      她孤身一人站在窄窄的汉白玉桥上。
      
      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什么地方?”姜娰伸手接住身边的一个白色的小绒球,只见小绒球瞬间就燃烧成一个火球,穿透她的胸口。
      
      姜娰瞬间犹如被火灼烧了一般,不过那灼热感很快就消失了。
      
      “这里是山寨版的红莲空间法器。”小洞府语气微微凝重,见她对修仙界的事情一无所知,细细道来,“你昏迷时就被那红衣修士收入了这法器里,这法器在云梦十八洲算是上等灵器,比照着仙器红莲空间所制,无论凡人还是修士一旦被吸入法器里,只要心有污秽和罪孽,都会心火焚烧,直至灰飞烟灭,只留下一具煅烧得纯净的无垢之体。这东西是炼器的绝顶灵器。”
      
      凶险,凶险至极啊。万幸的是,这并非正宗的仙器红莲空间,否则小姜娰就算是天生的琉璃无垢体,肉体凡胎也无法抵御红莲业火。
      
      “他想炼化我的神魂做傀儡?”姜娰乌黑的眼眸陡然睁大,问道,“这是仿制品?这世上真的存在仙人吗?”
      
      她记得话本子里顾祈州最后就飞升上界了,封号无情道主。她也记得前世顾祈州和那女修看她的目光,高高在上,悲悯又无情,好似看着小小蚍蜉,那道目光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卑微且渺小。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自然,大千世界各行其道,无论是凡尘界也好,云梦十八洲也好,都有各自的天道,没有打破那一层壁垒时,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窥探到上界的秘密。只是诸神早已陨落……”小洞府陡然收音,躲躲闪闪,不再说话。
      
      姜娰心如明镜,没有继续追问,看着满湖的莲花,取出了自己一直收在百宝囊里的小药鼎,采摘了一朵莲花投放进去。
      
      莲花花瓣一进入小药鼎,小药鼎就散发着幽幽的光芒,吸收着第一种花瓣精粹液。
      
      “小姜娰,你在做什么?”
      
      “薅羊毛。”姜娰头也没抬,拿着小药杵捣着莲花精粹液。
      
      重华想将她炼成傀儡,她就把他法器里的莲花全都撸秃。  
      
      “极好,极好。”小洞府兴奋地跳起来,“第一种花瓣精粹液就用莲花吧。这法器里的莲花全都是极品,用来提炼最好不过了。”
      
      法器里无日夜,余下的时间,姜娰采摘了满湖的莲花,全都投进了自己的小药鼎里,那小药鼎犹如无底洞一样,捣了成千上万朵莲花,居然还未提炼出一滴精粹液。
      
      好在她心态平和又咸鱼,连小洞府都无聊地去睡觉了,依旧拿着小药杵叮叮咚咚地提炼着莲花精粹液。
      
      且说姜娰被收进山寨版红莲空间之后,青雾山就打破了多年来的平静。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的几座主峰全都被惊动了。
      
      “老三,你真的将那小尾巴丢进了红莲空间?老六回来定要找你拼命!”一路尾随来的第七峰峰主赫连缜目瞪口呆,这狗东西,心如蛇蝎!他们只想将小女娃娃骗到自己门下,破老六的道,这狗东西是要人命啊。
      
      重华丢出自己手上的法器,见莲花造型的法器居然散发着幽幽白光,而非红光,顿时目光陡然一亮,居然是天生的琉璃无垢体,可惜灵根尽毁,不然日后必有所成。
      
      重华眼角上扬,邪肆笑道:“老七,你可别胡说八道,明明是你们拐骗在先,我不过是用红莲空间煅烧小姜娰娘胎里带来的魔气。兰瑨回来怎么也得感谢我一番。”
      
      “啊呸,进了你的红莲空间,小姜娰还能有命在?老三触犯门规,残害凡人性命,我提议撵出青雾山。”
      
      “蠢货,人没死。”第九峰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赫连缜,人蠢如猪说的就是你,我真是羞与你为伍。”
      
      赫连缜被气得火冒三丈,引起一道惊雷就劈向第九峰,雷未劈到,就被匆匆赶回来的兰瑨一剑化解。
      
      兰瑨披星戴月赶回来,青衣如素,面如冰霜,二话不说,拔剑就劈向了第三峰,青色剑霜劈在第三峰峰顶,满湖莲花瞬间犹如霜打的一般,凋零了大半。
      
      重华素来爱莲如命,最爱风雅,衣服法器都是莲花,这大半莲花凋零比砍了他一刀还难受,顿时脸色微微铁青,眯眼冷笑道:“老六,你这是要与我为敌了?”
      
      其他几峰早就被惊动了,见素来脾气最好的兰瑨居然这般拼命,敢毁重华的莲花,这是打人打脸,杀人诛心,顿时都惊了一下。
      
      兰瑨这些年修的都是假道吧!生之道,犹如春风,脾气怎么这么火爆,比老七还火爆?
      
      幸好,他们没对小姜娰出手,不然兰瑨劈的就是他们了。
      
      “三师兄,阿肆不过是凡尘小娃娃,孤苦伶仃,被我带回第六峰清修,既然入了我的门下,还望师兄将人归还。”兰瑨一剑出了大半的怒火,又感应到小姜娰的玉牌还在,人没事,收起手中青芒,恢复了以往温润如玉的模样。
      
      “你门下?”重华俊美的面容也笼了一层冰霜,似笑非笑,“我竟不知,你可以在外擅自收凡人入你门下,兰瑨,你毁我半峰莲花,以后,这小娃娃就归我了。你若不服,让你兰家家主来找我说话。”
      
      剧情发展,急转直下,余下几峰目瞪口呆。
      
      脾气最好的兰瑨跟脾气第二好的重华杠上了?雾草,往年九峰也你掐我,我掐你,大多是重华看戏,老六调解,就为了一个只能活十六年的小女娃娃,老三连身份都摆出来,要仗势欺人了?
      
      那小丫头片子能让老三跟老六撕破脸抢人?
      
      赫连缜等人都怀疑自己眼瞎了!
      
      平日里脾气最火爆的第七峰峰主赫连缜清了清嗓子,兴奋地说道:“不用请兰家家主,大师兄,二师兄,你们说这小姜娰归谁?”
      
      最好把九峰全都牵扯进来,撕得天昏地暗才好,打起来就更妙了!死一个,少一个,死两个,少一双。  
      
      月夜下,第一峰传来清冷缥缈的声音:“等她出来,自己选。”
      
      红莲空间开启之后,阵法运转,要么等里面的人灰飞烟灭,要么等里面的人找到阵眼出来,要么外力破坏法器,不过也会伤到里面的人。
      
      一连七天,红莲空间高高悬于剑宗宗门广场,始终散发着幽幽的白光,运转不息,等的人挠心挠肺。
      
      赫连缜不耐烦地说道:“重华,你该不会是动了什么手脚吧,还是阵眼非常难找?七天了,小姜娰怎么还不出来?”
      
      重华慵懒地托着下巴,笑吟吟地说道:“阵眼就在汉白玉桥的尽头,她不出来,与我何干。”
      
      “老六,看来你要收的这小娃娃特别蠢,非常蠢。”
      
      兰瑨看了他一眼,随即继续坐在广场上,闭目清修,你才蠢,你全家都蠢。
      
      赫连缜:“……”
      
      这一等就是两个月,别说赫连缜急,就连兰瑨和重华都有些坐不住。一个五岁的小娃娃在法器里呆了两个月?就算有辟谷丹饿不死,闷也闷死了。小阿肆什么情况?
      
      其余几峰也暗暗生奇,一时之间竟然整个青雾山都在悄悄地关注着红莲空间的动静。
      
      姜娰对此一无所知。她在法器内也不知道时间流逝,牟足了劲要提炼莲花花瓣精粹液,就一板一眼地认真做这件事情,每每小洞府睡醒见她还在捣着小药杵,顿觉无聊又觉得欣慰。
      
      虽然小姜娰不能修炼,但是这心性是一等一的好,到底是女帝命格,荣辱不惊。她前世经此浩劫,被人生生改了命格,做了一回道种的胚胎,死后又得知了真相,换了旁人不是怨气冲天也会堕入魔道,她倒依旧心似琉璃,今世生在修仙界,灵根尽毁,也没有自怨自艾,反而认真地过自己的生活。
      
      这是有大智慧啊。也许损坏的洞府真的有可能在她手上修复。         
      
      小洞府不禁生出了一丝虚无缥缈的期待。
      
      一连两个月,直到姜娰将最后一朵莲花投入小药鼎,小药鼎突然发出一道璀璨的紫光,只见破破烂烂犹如无底洞的鼎内突然凝聚出一颗紫色的水珠,那水珠香气迷人,光滑圆润,在小鼎内欢快地滚来滚去,然后在小药鼎上留下一颗紫色珍珠的印迹。
      
      识海里,睡了两个月的小洞府猛然跳起来,欢喜地叫道:“成了!竟然是紫色,紫色!而且还是成型的。”
      
      这是什么宝贝法器!里面种植的都是极品莲花,一朵抵得上外面的百朵。小姜娰这些天来,少说也提炼了十万朵极品莲花,竟然直接提炼出了最高品相的紫色。赚了,赚大了,这样的法器请给小姜娰来一打!  
      
      姜娰擦了擦额间的汗,抬头才惊觉,整个红莲空间光秃秃的,所有的莲花都被她撸秃了,这法器十分漂亮,莲花漂亮,沁香扑鼻,湖泊是幻境,美轮美奂,汉白玉桥也漂亮,她都想挖一块藏在自己的百宝囊里,看在她提炼出莲花精粹液的份上,姜娰决定不跟重华计较!
      
      红莲空间里最后一朵莲花被撸秃之后,剑宗的宗门广场上,第三峰峰主重华猛然睁开眼睛,看着黯淡无光的法器,唇角的笑容越发深邃迷人,小阿肆,真有趣,居然将他法器里的精髓全都挖走了。以后这灵器就算是废了。
      
      兰瑨等人都以为红莲空间里最厉害的是焚烧心火,殊不知,那十万朵莲花才是他真正的心血,罢了,谁让他做了坏事,就送给小姑娘吧。
      
      “这法器怎么黯淡无光了?”
      
      赫连缜和兰瑨一起睁开眼睛,只见法器吐出一个白色的光晕,一个穿着粉色小襦裙,腰间系着百宝囊的小少女可可爱爱地走出来,不是姜娰是谁?

  • 作者有话要说:  阿肆的九个师兄都有马甲,九峰的关系错综复杂,后面会揭开~下一章阿肆就拜入宗门了,猜猜拜在谁的门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