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0 ...

  •   兰瑨一行人随着小纸人继续往西山深处走去,越往里面走,道路越是难行。遍地都是杂乱的百年老藤,山林潮湿阴冷无光,树影婆娑。
      
      众人跌跌撞撞,走了大半个晚上,终于走出了山林,只见小纸人欢快地朝着崖顶跑去,月光柔和,远处的山崖犹如一只望月的小兔子。
      
      “山上有火光。”
      
      众人御剑飞行上白鹿崖,只见月光静静地照在雪白的岩石地上,崖顶上修建了一只异兽石像,石像边是滋滋的篝火。
      
      小纸人哒哒哒地跑到了篝火边,木家人一看,躺在石像边的锦衣少年不是木萧是谁!
      
      “小师弟,是小师弟……”
      
      “阿萧……”木家人喜极而泣。
      
      崖顶上,木家小公子见一大群寻过来,先是一愣,然后“哇”的带着哭腔喊道:“五师叔……”     
      
      昔日天元府英气勃发的木家小公子玉冠都散了,金刀也断了,锦衣破烂,帅气白皙的脸也肿得像猪头,要不是还顾着几分天元府的脸面,怕是要嚎啕大哭了。
      
      “好了,没事了。”木遥长老微笑道,取出清心丹递给他吃下。
      
      众人找到了木萧,全都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木萧身边还有一老一少,长须的老者是修士,七八岁的小娘子似乎并未通感,那小娘子半边脸长得秀丽,另半张脸似乎是被什么抓毁了,自卑地不敢看人。
      
      姜娰人小个子矮,被兰瑨从小背篓里抱出来,正好对上了那小娘子的视线。
      
      她穿的是天宝阁的飞花逐月襦裙,小脸蛋嫩得能掐出水来,月牙眼水汪汪的,又可爱又乖巧,两人一对视,都愣住了。
      
      木家小少爷吃了清心丹,排出胸口的一股浊气,将事情前因后果一一道来。
      
      原来木萧得知西山出现了类似乘黄的异兽,少年心高气傲,直接带了十几个护卫直奔西山,想捉了乘黄回家给太爷爷祝寿。
      
      他在山里找了大半个时辰,最后果然见到了脊背上长角,类似狐狸的异兽,那异兽一眨眼就消失了。
      
      木萧带人追赶着异兽,最后不知不觉就误入了小聚阴阵,十几个护卫全都身死,他也受了重伤,最后被进山的老爷子和翠翠救了。
      
      “翠翠小时候伤了脸,赵爷爷听猎户说在西山看到过朝颜花,所以带她上山来碰碰运气,误打误撞救了我。五师叔,我们家有朝颜花吗?”
      
      木遥长老一脸为难,朝颜花?那可是传说中能让女子一夜回春的灵花,只在清晨第一缕阳光出现的时候盛开,盛开不出七日就凋零,珍贵至极。世上女子谁不爱容貌,若是有这样的奇花,云梦十八洲早就抢破了头。
      
      他们木家的库房里还真没有这样的奇花。
      
      “木家也没有朝颜花,不过我们可以发悬赏四处寻找此花。”
      
      “五师叔,既然有猎户在山里见过,那我们就在山里帮翠翠找一找吧。”木萧说道。
      
      木遥长老脸色为难,终是点了点头,木家小少爷被人救了,于情于理,他们木家都要偿还这个恩情。
      
      “那就多谢诸位了。”赵家老爷子激动地说道,“只是我们人手不够,怕是要找上几天。”
      
      “我们已经传讯回了青州府,天亮前道宗会派人过来,加上几个与我天元府交好的世家也会派人前来。都是三境以上的修士,老爷子不必担心。”
      
      “那就好,那就好。”
      
      折腾了一晚上,众人全都精疲力尽,此刻见人找到了,全都围着篝火闭目清修,等着增援的人。
      
      夜色深浓,月光一点点地被乌云遮住,山谷鼓鼓,姜娰靠在兰瑨怀里睡得香甜,滋滋作响的篝火突然熄灭。
      
      李同知大人做了一个美梦,梦里他日日都有吃不完的烤鸡,住在街尾的李娘子还给他送来一碟子花糕,约了他七夕那日一起去看花灯。
      
      李大人险些在梦里就笑出了声来,然后后脑勺不知被什么刺了一下,痛醒了,醒来就见篝火灭了,四处冷的犹如冰窖,原本闭目清修的木遥长老等人一个个呆滞地站起身来,犹如傀儡一样朝着身后的石像走去,那异兽石像张开巨口,将木家的人一个个全都吞了下去。
      
      李同知大人浑身僵硬,险些尖叫出声,惊骇之际衣袖被人悄悄扯了一下,只见姜家小娘子睁开爱笑的月牙眼,朝他眨了眨,然后重新闭上。
      
      兰瑨已经抱着小姜娰走向了石像。 
      
      李大人险些爆哭,大人,救我!
      
      李同知大人见三境后期的高手都浑浑噩噩被控制了心神,连忙闭上眼睛,咬牙装作被控制的样子,走向那石像。
      
      石像张口,将人一个个吞了下去,片刻之间,崖顶上空无一人。
      
      *
      
      姜娰被兰瑨抱在怀里,被那石像吞下之后,身体就不断地往下掉,身边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她被兰瑨护住,毫发无损地跌在兰瑨怀里,一睁眼,就看见本就肿成猪头的木家小少爷摔的更加雪上加霜。
      
      目之所及是一处宽阔的地宫,地宫里阴森寒冷,墙壁上是无数的血藤,那些血藤犹如活物一样,晶莹剔透,清晰地可以看见里面流动的鲜血。
      
      姜娰再一看,浑身发冷,只见每根血藤的下端都站着一个修士,藤条刺进修士的血脉,一点点地将修士的精血抽出来,输送到更深的地宫。竟然是抽活人血!这是什么地方?
      
      “小洞府!”姜娰不敢出声,只好喊着小洞府。
      
      “小姜娰,这里邪门的很,你跟紧兰瑨。”平日里整日装死的小洞府也有些紧张,如今洞府连第一层都没有修复,它就是个菜鸡,小姜娰是菜鸡中的菜鸡,要是不小心被吃掉了,那它真的要哭死了。
      
      “桀桀,今天运气真好,一下子就来了这么多只肥羊。”赵家老爷子此刻早就撕开了伪善的面具,看着捉来的木家长老和道宗的长老,眼底闪着阴冷的光,“三个三境后期的高手,足够老祖好好大吃一顿了。”
      
      “怎么还跟来一个小屁孩。一点修为都没有,血也没两口,碍事。”
      
      赵家老爷子说着伸出爪子,要来掐死小姜娰,跟在他身边的翠翠猛然抬头,抓住了他的手:“我的,我要她的脸。”
      
      翠翠的声音尖锐如两石摩擦,刺得人脑袋生生的疼。她抬头的瞬间,露出另外半张脸,坑坑洼洼犹如被大火烧过的枯树。
      
      李同知大人正好看到,险些又吐了出来,见兰瑨一点指示都没有,急得挠心挠肺。
      
      “好,那就留给你。”赵家老爷子怪笑了一声,指挥着木萧等人,进入地宫深处。
      
      李同知大人这才发现众人被一根红色的蜘蛛丝牵着,犹如牵线木偶一样毫无知觉地往阴暗潮湿的地宫走去,通道两侧都点了长明灯,墙面被一根根血藤占满,每根血藤下依旧站着一名面如金色的修士,他们像是行走在两排人俑间,毛骨悚然。
      
      “三清老祖保佑,菩提老祖保佑……”李大人默念,趁着那一老一小两怪物不注意,碰了碰兰瑨的衣袖。
      
      兰瑨五指掐了一个法诀,示意他莫慌。
      
      众人穿过通道,进入真正的地宫,只见偌大的地宫被血藤包围,依稀可见倒塌的灯台,掀开的古棺,还有被吸干精血化为白骨的修士尸体。
      
      赵家老爷子打开地宫的机关,只见地宫的地面上突然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老爷子和翠翠拽着莫知莫问长老和木遥长老跳下了洞口。
      
      洞口合上,李同知大人额头的冷汗滴到地上,吓得浑身僵硬,连动都不敢动了。
      
      兰瑨睁开眼睛,压低声音说道:“李长喜,你帮我照顾好小师妹,我下去看看。”
      
      李同知大人:“啊?大人我们不逃吗?”
      
      兰瑨一脸无语:“这里就是西山鬼哭之地,之前失踪的那些修士应该全都遭了毒手,来都来了,自然要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兰瑨低头,见姜娰已经睁开了眼睛,比李长喜还要冷静,声音放柔:“阿肆别怕,师兄等会就带你回青雾山。”
      
      “嗯,那我等师兄回来。”姜娰点了点头。
      
      兰瑨唤出青芒剑,青芒刺进木萧等人的眉心,将他们强行从幻境中拉出来,然后跳下了地宫洞穴。
      

  • 作者有话要说:  9,10章感觉节奏有些慢,所以重写了一遍,宝宝们重新看一下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