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越 ...

  •   第1章
      黎锦脑袋晕乎乎的,但是很快,仿佛在翻滚的胃把他彻底揪醒。
      
      “呕……”
      食物和酒水从胃里面倒出来之后,他感觉整个人舒服了不少。
      但是那味道……实在不好。
      
      这是在哪?
      黎锦怀疑自己在做梦,他只是下班了准备回家而已,怎么会——
      
      对了,他的车被一个大卡车撞到了!
      
      可是身上除了宿醉带来的空虚无力,并没有别的疼痛……
      还没待他思考清楚,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来。
      
      “诶,我的车!黎锦!你媳妇儿生产,老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你从酒馆里拉回来,你就直接吐到了老子的牛车上!”
      
      嗯?
      身下的颠簸和周遭难闻的气味确实提醒着他刚刚发生的事情。
      
      入目的汉子又高又壮,脸上却带着缺少营养的蜡黄色。
      黎锦十分的不解,这个人是谁?他在说什么?
      
      “好你个黎锦,我算是服了!赌/钱和喝酒比媳妇儿和孩子重要是吧?你媳妇儿可是那个……”
      男人顿了一下,带着怜惜的看着面前醉醺醺的黎锦,又说道,“虽然他是那个,但是越是他这种人,生孩子可越是要在鬼门关走一遭的,可那也是你抬进门的正房,这时不在身边确实说不过去。”
      
      黎锦下意识的推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但是什么都没有。他的视力?!
      这不是他的身体!
      至于这个大汉说的‘你媳妇儿是个那个’这句话他根本就没听清。
      
      黎锦刚坐起来,又因为这个巨大的打击靠在了牛车的另一边,反复掐了自己确认这不是梦之后,他反而茫然起来。
      
      那辆卡车碾压过来的时候他确认自己是逃不掉的,至于现在为什么出现在了这个地方,那也许是因为这个叫‘黎锦’的男人恰好宿醉死了,于是阴差阳错之下,他成了现在的黎锦。
      
      虽然还不能释怀,毕竟活了二十九年的身体殒命,现在成了这个不知年岁的黎锦。
      但是,能活命也是好的。
      他本来了无牵挂,如今多几十年阳寿,他也不会傻乎乎的拒绝。
      
      “我媳妇儿生产,生了多久了?”黎锦抓住汉子话里的要点,问道。
      
      “我准备去镇上的时候他就开始疼了,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时辰了。”汉子说道,看到黎锦居然听到‘一个时辰’居然还不紧张,真是为那个人感到不值。
      
      黎锦自然不紧张,他在现在虽然了无牵挂,但是他……可是产科医生啊!
      见了那么多的人生孩子,‘一个时辰=两个小时’,这离生产还早,都不一定打开了四指,自然是不急的。
      
      黎锦不急,汉子急。他抽了自家牛一鞭子。
      
      于是,牛车更颠簸了。
      
      黎锦差点觉得自己这个宿醉的身体要散架了。
      唉,怀念自己以前的六块腹肌啊!
      而且,他一个大龄单身汉穿越第一天就有了妻儿,这感觉还是莫名的……酸爽。
      
      不到三盏茶的时间,黎锦就被汉子拉到了一个……说家徒四壁都算是好听了的房子门前。
      围院的栅栏都一个个不堪重负的倒下了,但是院子里挺干净的,这让黎锦感觉稍微舒服一点。
      
      正屋的门紧闭着,黎锦觉得有些莫名的凄凉。
      虽说他作为大夫,不喜欢家属一直问这问那,但是现在他的媳妇儿生孩子,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原主‘黎锦’居然还在镇上喝酒。想必原主之前是个非常不靠谱的人。
      
      黎锦下意识的要推门进去,但是现在没有洗澡消毒,他进去了只会增加感染的几率。
      
      汉子也挺忙的,毕竟还要种地,去镇上运送土特产,把他送到家门口也算仁至义尽了。
      
      “多谢,黎锦记下了。”
      
      “诶?这不是你平时说话的语气啊,我也不多说了,现在祈祷你媳妇儿生产顺利,以后好好照顾崽子和媳妇儿啊!”
      
      “会的。”
      
      黎锦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听到里面并没有喊叫的声音,还有窸窸窣窣的说话声,应该还没到生的时候。
      
      他找到了看起来是厨房的地方,开始烧热水,他需要把自己洗干净了,一般人生完孩子还是希望另一伴陪在身边的。
      现在这一身臭实在不合适。
      
      黎锦烧完水却没有洗澡的地方……
      这个家是在太小了,地上都是不平的土,很原汁原味的农家风格。
      厕所是传统的茅坑,并不能去洗澡,最后他还是在厨房将就洗了。
      
      洗澡的时候,黎锦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这个身体身高还行,黎锦站在墙边自己比划了一下,一米八是有的,但却十分瘦弱。
      白皙的胸膛上两排明晃晃的肋骨。
      
      “真是个废柴,被酒色掏空了。”
      黎锦穿越前好歹也是个医学生。医生这行业,值夜班已经是常事,所以他格外看重自己的身体。
      不说八块,六块腹肌好歹也是有的。
      黎锦就是担心自己夜班值多了,万一什么时候猝死了怎么办。
      
      这下没有值夜班猝死,倒是被车撞死了。
      黎锦好歹还能安慰自己一下,虽然这个身体是个弱鸡,但好歹多给了他几十年的活头。
      
      这么想着,黎锦心态就好多了,他连带着把头发也洗了,这个时代男人也留长头发,黎锦觉得十分费事。
      不过,此刻也只能随大流。
      
      洗好了……没衣服……
      
      黎锦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这个醉鬼同化了,否则怎么会白痴到这个地步。
      做医生的人一般都有洁癖,他实在不想穿这个醉鬼穿了那么多天的衣服。
      
      怎么办?用毛巾遮挡着重要部位,然后飞速跑回去?
      
      这个计划只在黎锦脑海里闪现了一秒,就被他pass了。
      先不说里面有已经产婆在,就算屋里只有自己媳妇儿一个人,门肯定是关着的,他这样子叫门能不能让进去都是个未知数。
      况且他这个人不是暴露狂,没有在别人面前展现自己身体的任何想法。
      
      黎锦正在纠结的时候,突然看到灶台下有一抹白色显露出来。
      看样子应该是衣服之类的。
      
      黎锦穿越前好歹看过穿越小说,别人家的穿越者都有原主的记忆。
      可他现在两眼一抹黑,任何一丁点关于这个时代的记忆都没有。
      他也不知道这衣服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不过,看着自己这家徒四壁的样子,这衣服应该也不是旁人的。
      黎锦把衣服抽出来,然后套在身上,非常合身,只是这不料不怎么好,硬邦邦。
      衣服上有清新的皂角香气,这让黎锦心里稍微舒坦了一点。
      
      这个时代的衣服是两襟的,中间有个绑带,黎锦对这套衣服的流程不熟悉,自己绑了半天,总算固定住了。
      
      他把之前的那身放在水里泡着,着实没找到皂角,暂时还洗不了衣服。
      
      他洗了澡,又被外面的冷风一吹,酒意已经消散的快完了。
      
      黎锦这才上前敲了敲房门。
      屋里悉悉索索的说话生意仿佛被人按了暂停一样,戛然而止。
      
      黎锦原本隔着门还能听到生产之人偶尔痛的抽气的声音,现在被他敲了一下门,屋里安静如鸡。
      黎锦想想原主那副不靠谱的样子,此刻也知道为什么了。
      
      肯定是担心他这个醉鬼回来胡闹,一尸两命。
      
      黎锦朗声道:“是我,黎锦。我回来了,你们又是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叫我。”
      
      屋里依然很安静。
      黎锦刻意踩重了脚步,走远了。
      
      虽然屋里的人对此刻的黎锦来说也不过是陌生人,但那终究是原主的妻子。
      而且肚子里还有原主的孩子。
      要让黎锦这时候做出什么背信弃义的事情,他着实做不到。
      
      黎锦看到院门前没多远处,有一群男人在抽烟下棋。
      自然不是围棋,而是象棋。
      黎锦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象棋都有……
      
      这时候,最容易打探消息了。
      
      黎锦想着这里距离家里也不远,他就走了过去。
      那些人看到黎锦,眼中带着明晃晃的鄙视。
      毕竟黎锦瘦弱,分给他的地都耕不完,经常还能看到他那个夫郎顶着日头自己耕地。这简直就不是一个男人。
      
      往常黎锦看到他们的神色,畏畏缩缩的就从一边走了。
      这群庄家汉别的不行,但力气都很大,打一个黎锦,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这次,黎锦却走到了他们身边,他起初没说话,只是在一个人身后看着他的棋子。
      
      那人眉头紧锁:“我说张老三,你这不厚道啊,这就给我将军了?”
      
      张老三笑眯眯的说:“你这老滑头,这步棋是你先想出来为难我们的,我这好不容易解了出来,快给钱给钱。”
      
      第一个人说:“你别急,我能想到办法破你的局!”
      但是想了几分钟,他依然没有任何想法……
      
      张老三:“你看看你,这也不是我催你,大家伙都要去吃午饭了,你再不走出来,耽误大家吃饭的时间,下午还要去耕地。”
      
      那个人说:“谁能解出这步棋,我给谁一只老母鸡和十个鸡蛋!”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清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棋我能破。”
      黎锦家里真的穷,所有的钱估计都被原主买酒了。
      他之前还担心妻子生产时间久,生到最后没力气了。这下有老母鸡和鸡蛋,得赶紧回去煮汤喝。
      
      此话一出,两个人都抬头看着他。
      

  • 作者有话要说:  非常感谢一路以来大家的喜欢。
    这算是作者第一本认真写完的文,回头看设定bug很多,不过《黎锦》也代表了我人生中的一个阶段,感谢大家的陪伴。
    以后应该还会努力创作的~
    排雷:
    洁党勿入,c党勿入,攻是否接盘各有各的看法,不解释。
    【读者号32234750双向拉黑,要点脸,别来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