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警告!警告!”
      “哔——”
      空间里传来刺耳的声响,伴随着神经的轻微坠痛,陆西别看向楚漓若,她似乎静止了。

      “消停会行吗?”陆西别皱眉不耐开口。
      “当然。宿主请勿做出类似举动。”黄金屋回答后空间重新变得安静。

      “她们是?”陆西别伸手指了指面前一动不动的两人。
      “在我与宿主交谈期间,她们会保持静止,直到交谈结束。”
      打-打她!

      “她们听不到我和你说的话?”
      “当然。”
      毁了!毁了!

      “你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让我脑子里这个智障闭嘴?”
      “抱歉,您只能通过完成剧情点获取进化值,消除陆西别的残念。”

      还是要她履行使命,明白。
      陆西别点头,忍受着脑中的叫喊声,大概是到了剧情点,她极为亢奋。

      “交谈结束,请宿主完成剧情点,请注意,黄金屋有权对您制裁。”

      陆西别回想起不久前千万根针扎的苦楚,向右微扭了下脖子咬了一下牙。

      楚漓若看着陆西别在她眼前扭动脖子,眉毛挑起十分不耐的样子,本能朝角落又缩了缩。

      陆西别瞧着楚漓若的样子更是痛惜,本想将手中弯了的那把刀放在桌子上,脑中残念作祟,手拿着刀又要冲着楚漓若而去,陆西别急忙控制着松手。
      刀“铛”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西别。”
      陆西别转身,穿着深蓝色V领毛衣,胸前戴着块黄玉髓的中年男性面色温和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他的身旁显示出红色光框——
      「栾玉成:陆西别继父。」

      陆西别看着光框中的介绍眯眼,这个继父在书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以说书里的陆西别有那样暴虐的性子和他有很大的关系。

      陆西别从小没了omega妈妈,陆雁槐作为联邦栋梁陪伴陆西别的时间很少,大多数时间陆西别都由佣人照顾。
      小时候的陆西别还不是那样无法无天的性子,至少看到佣人拿来饭菜会奶声奶气的说谢谢。

      陆西别六岁那年,多了这位栾玉成继父,在他的纵容下脾气愈加暴躁,下手没轻没重,十五岁天赋技能觉醒的时候,重伤了一个佣人。
      那是陆西别第一次见到那么大一滩血,她魂不守舍慌慌张张去找栾玉成,栾玉成非但没有责怪她,还告诉她做得好,只叮嘱她别弄出人命,便轻描淡写的让其他佣人将那个拖了出去,打扫干净房间。

      自此之后陆西别行为更是放纵,一有不爽就打骂别人出气,暴躁易怒且好斗的名声在量蓝核心城传了个遍。
      要不是看在陆雁槐将军的面子和她的技能实在罕见,凭她的风评智谷军校绝无可能录取她。

      陆西别的名声自然也传进了陆雁槐的耳中,她着实难以接受自己的女儿成了这幅样子,当即回陆家和栾玉成吵了一架,只要有时间便对陆西别耳提面命,试图将歪了的苗子扶正。
      但陆雁槐的调令一封又一封,能给陆西别的时间少得可怜,在栾玉成的挑拨下,陆雁槐和陆西别的关系愈加紧张。

      打-打-打!
      陆西别实在想要脑子里的声音停止,决定完成剧情点试试,开口叫道:“栾叔。”

      栾玉成眼角微沉笑容不改,冲陆西别招了招手:“西别,快来。”
      养这个小崽子这么多年也没见她喊一声父亲,但这崽子总归是废了。
      栾玉成眉尾微挑,转念又想。
      陆雁槐什么时候才能接受这个现实,和他有个自己的宝宝。
      那一定是个和陆西别截然不同的乖孩子。

      陆西别走到栾玉成的身边想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栾叔知道你喜欢澹家那位,你母亲让你娶楚家这位不高兴吧。”栾玉成抬眼看了一眼陆西别:“她又打碎了你的宝贝相框。”

      相-框
      打!打!
      陆西别听到打碎的相框就知道这又是一个没有刷新剧情的。
      她明明面无表情,对面的栾玉成像是从她这得到了反馈一般继续说:“楚家比不得陆家,但她毕竟是你新娶的妻子,你母亲马上就回来了,扇她一巴掌算了,其他的后面再慢慢算。你要是觉得不解气,我可以找人去智谷军校给她办休学,以后她就是你一个人的玩具,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始作俑者在这啊!
      陆西别冷冷地看了栾玉成一眼,他的眼神中还充满热络貌似在她的角度为她出着主意。

      “西别,你看怎么样?”栾玉成问,他相信陆西别一定会按照他说的做。
      “不怎么样。”陆西别抱臂转身走向桌前,头微上抬让栾玉成自己看地上的玻璃碎渣:“她没打碎相框,我也没打她,她脸上的巴掌是汪管家打的。”

      缩在角落的楚漓若看着陆西别的背影,难道是没有打碎相框的缘故?所以这次才和上次不同。澹芮静对陆西别的影响不是一般的大啊。

      见到地上碎裂的并不是相框,栾玉成像是宕机了一样停在原地好一会没说话。

      似乎是离相框的距离近了,脑中那个智障的反应又大了起来。
      陆西别往汪芝英的方向走了几步,避免身体莫名的举动再吓到楚漓若。

      见陆西别朝自己走来,汪芝英怕得哆嗦连连否认:“不不不!我没打少夫人,大小姐您看我手里拿着...拿着您最宝贝的澹小姐的相框呢。”
      汪芝英想将手中的相框递给陆西别,却见她双手环胸看都不看根本不接。

      打!
      相框!
      陆西别的手再次不受控制的抬起。
      汪芝英唯恐手里的相框真的碎了,转身将相框放回远处,陆西别将手控制在空中。

      她轻轻握拳:“那你是说少夫人诬陷你?”
      汪芝英瞥了一眼放在一旁的相框,谄媚的说道:“是啊大小姐,幻未城这位哪比得了澹家小姐,我只是给她看看,她就连连后退碰倒了桌上的玻璃杯不说,还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

      楚漓若会扇自己一巴掌?陆西别压根不信,在她看过的那半本书里这位汪管家不是个善茬,故意掀起闹剧不说,还在之后的日子里百般刁难楚漓若,让她遭受了不少无妄之灾。

      “西别...”栾玉成刚开口,便听陆西别冷声道:“我不信。”

      汪芝英一下傻眼,大小姐明明很喜欢澹家小姐,对楚家这位甚是不喜来着,她是在给大小姐找由头撒气,怎么大小姐却像是护着楚家这位一样。

      咦?
      楚漓若心里嘀咕,她低头瞧了瞧身上的衣服,又瞥了一眼远处的相框。
      难道是衣服的缘故?
      哇,早知道这样有用,上辈子怎么都不至于过得那么凄惨。

      “可...真是少夫人自己动的手。”汪芝英开口,她头微向左转看到佣人区的佣人:“她们都在这,刚刚的事她们都看到了。”

      “是吗?”
      “是的,大小姐,您可以问她们。”汪芝英低头弯腰给陆西别指明方向。

      陆西别瞥了一眼佣人区的佣人,其中一个穿着淡蓝色制服的有点眼熟,稍思索后对上了名字。
      按照原来的剧情发展,欢琳是陆西别第一个打死的佣人。

      “你被解雇了。”陆西别皱眉尽量忽视脑中的智障,直截了当的开口。
      “啊?大小姐,我真的没有打少夫人啊。”汪芝英一瞬茫然,求助地看着栾玉成。

      “西别,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要不听听佣人们怎么说?”栾玉成开口,汪芝英是他的远房表亲,他嫁入陆宅后不久后就跟着他来了陆宅。

      “误会?我亲眼看到的有什么误会?难不成我也诬陷她?”陆西别抬眼看着栾玉成,掷地有声:“栾叔,我知道汪管家是您的表亲,但再怎么样她也只是陆家的管家,一个管家敢打我新婚的夫人,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大小姐,您?”汪芝英张大嘴巴双眼瞪大,不知道陆西别怎会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不是对楚家这位分外不喜的吗?
      她想起一个可能:“大小姐,相框里这位才是澹家小姐。”

      “消消气!西别。”栾玉成温声道,对于陆西别的转变他也奇怪的很,汪芝英毕竟是他的表亲,万不可落进这小混球手里,解雇就解雇,总好过缺胳膊断腿:“这件事是汪管家做得不对。
      “还不快给少夫人道歉!”

      “栾先生。”汪芝英抬头对上栾玉成的眼神,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楚漓若的面前弯腰鞠躬道歉:“对不起,少夫人。”

      原本悄悄看着的楚漓若见汪芝英朝着她走来,硬是又挤出几滴泪,手轻轻抚着已经不太痛的脸上小声呜咽:“呜呜呜...好痛......”

      陆西别瞧着坐在玻璃渣旁像是一阵风来就能吹散了的楚漓若,想起书中她的遭遇更是心痛:“一句不痛不痒的道歉就完了?”

      栾玉成抬眼看向汪芝英,汪芝英抬手抽了自己一巴掌。
      “西别,这样行吗?”栾玉成开口。

      楚漓若:“呜呜......痛......”
      陆西别没说话,瞧着楚漓若泛红的巴掌印,这要几天才能好啊。

      见陆西别回答,栾玉成下巴微抬,“噼里啪啦”的响声在客厅中响起。
      等陆西别回过神转向汪芝英的方向,她的脸肿得像猪头一样。

      “行吗?西别。”栾玉成看着汪芝英的样,觉得自己的面子被拂了,也有些不高兴。

      陆西别问楚漓若:“这样行吗?”
      楚漓若看着汪芝英的样忍住笑:“行。”
      追狗入穷巷必遭反扑,汪管家离开陆宅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行。”陆西别点头:“她以后别在陆宅出现了。”

      “好,都听你的。”栾玉成笑容可掬的看着陆西别,和往日对她并无二致。

      “嗯...”陆西别伸手指了一下佣人区中的欢琳:“她来做管家。”

      “她?”栾玉成顺着陆西别指的方向看过去,这个佣人很陌生应该是新来的,陆西别从来不管陆宅的事务,难道是觉得好玩?

      “对,不可以吗栾叔?”
      “当然可以,西别说什么就是什么。”栾玉成走到佣人区简单交代了几句,便有佣人推着清洁仪来处理地上的碎玻璃渣。

      为了控制脑中智障的动作,陆西别保持着双手插在腋下环胸的姿势问楚漓若:“能起来吗?”

      “嗯。”楚漓若轻轻点头,扶着墙壁站起,抖落身上的碎玻璃,事发突然,碎裂的玻璃杯不少迸溅在她的手臂和腿上,划出好几道血口。

      陆西别凝神瞧着楚漓若身上细小的血口,心说怎么刚刚没注意到有这么多个小伤口啊。
      楚漓若被她的目光所触及的皮肤微微颤栗,只听得到佣人用清洁仪吸入碎玻璃发生清脆碰撞的声响。

  • 作者有话要说:  陆西别:她惨兮兮的
    楚漓若(拍胸口):这招管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