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藏 ...

  •   展昭心中毫无头绪,如果书箱是乔山的,他来这做什么?他是离开了还是出事了?再有酒坛里的尸骸是谁?是屋主吗?她被谁所杀?想着,眉头越锁越紧,直到王朝唤他才回过神,微微吁了口气,道:“还不能确定书箱是乔山的,现在下定论为时尚早。”
      
      王朝心想也是,但这个案子实在太诡异,光是酒坛里碎尸骸就够渗人了。但是这屋子空了十来年,尸体都干了,这案子还能破吗?展昭面色凝重,看看四周,“仔细搜查,夜间要安排人手巡视,闲杂人等不得靠近这里。”安排妥当之后他带着书箱先行回了开封府。
      
      才到开封府门口就见春妮在门内来回踱步,一副焦躁的模样,想必又要不安分了。春妮偏头看到展昭,立即小跑上前,“师兄,听说出了命案,是不是真的?”
      
      “你打听这做什么?”展昭不理会她,径直往包拯的书房去。春妮跟在他身侧,急吼吼的,“我这不是下山见世面么?你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师妹定当为你两肋插刀!”
      
      展昭扫她一眼,“不必。”说着快了步伐。
      
      “师兄,师兄!你别走那么快!”春妮又追上去,“我都听说了,在棚屋里发现了尸骸对不对?这可是经年悬案,我怎么能不帮你?哪怕是跑腿也是帮,你说是不是?”
      
      展昭停下脚步,“你还是去茶馆听书吧。”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不能那样!”春妮是打定主意要掺和,山中日子无聊的很,就连爹下山之后也把她丢在开封府自行会老友去了,她更要抓紧时间轰轰烈烈一回。
      
      展昭面无表情地扯着嘴角,“你若想死于忧患我也可以成全你。”
      
      春妮再一次被展昭堵得哑口无言,恼火地看他大步离去。师兄心眼实在太坏!他虽不至于真让她死,但总有办法叫她忧患一回。怎么会有人觉得他为人宽厚温润如玉?他啥时候能对她宽厚一回?哼!不让跟就不让跟!她不会自己打听么?走着瞧!
      
      包思善再一次烦躁地把手中绣一半的帕子丢开,近来什么事都做不成,绣花不成写字也不成,心根本静不下来!伸手到炭盆上方烤着,不由又想起那夜展昭离开时的情景。说不后悔是骗人的,他特意送来红豆饼,她怎么就想不开的塞回去了?她也不是那个意思,是真想让他带在路上吃,只是看着好像根本不是那意思。唉……展大哥那人就算心里不高兴也不会说的,他会不会很失望?好好一片心意就这么被她糟蹋了。算了不想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正想着,如喜急匆匆地闯进来,微喘着气,“小姐,展大人回来了,那个乔山真的失踪了!但是展大人又跟王大人马大人在城西垮塌的棚屋里发现了一酒坛的尸骸和一个书箱,书箱可能是乔山的,已经找邓公子来辨认,现在正在花厅问话。”
      
      如喜的话像一道惊雷在包思善脑中炸开,她当场就愣住了,乔山遇害了?如喜见她发怔,又道:“小姐,这案子听着怪渗人的。城西,荒废的老屋,还有干尸,指不定跟那团雾有关。你千万别掺和,不是闹着玩的。”
      
      包思善似是没听见,转身就朝外去,“走,我们去瞧瞧!”
      
      “诶,小姐,小姐!”如喜赶紧追上去,“你去了帮不上忙反倒惹展大人不高兴,你想知道什么我去给你打听。小姐,小姐,你等等!”
      
      包思善哪里听得进去,她本来就是坐不住的性子,何况乔山失踪的事一路看下来,叫她不闻不问那不可能!足下生风地疾行到花厅,正好听到邓宏说书箱是乔山的。她顿在门口,一屋子的人都朝她投来目光。展昭看她一眼,面无表情。春妮过来一把拉她进屋,:“快来!乔山的事有眉目了!”
      
      包思善盯着桌上的书箱任由春妮拉自己往前凑,愣了愣,满腹的疑问不必问就听春妮絮叨地说了来龙去脉,然后又拉着她往旁边走了几步,指着地上的一个麻布袋子,道:“呐,那就是在棚屋里发现的尸骸。”
      
      展昭眉间一动,朝她靠了一步,“思善……”他本想劝她别看,可她已快一步探头。只听她惊呼一声忙往后退撞进他怀里,眼睛死盯着麻袋中干枯的头颅不能错开,惊恐之色难掩。忽然眼前一黑,展昭的手掌遮了她的视线,“别看。”说着将她往旁边拉了几步。
      
      包思善脸色有些发白却又不自觉地回头,展昭立在她侧后方挡了她的视线。邓宏的脸色也微微发白,声音发着干,“包姑娘,你别看。”不要说她一个姑娘,就是他看了也觉得胃里翻腾。
      
      春妮关切地凑过来,“别怕,看着看着就习惯了。”
      
      展昭默默一叹,春妮……包思善缓过神,忙问:“有乔山的消息吗?”
      
      邓宏指着桌上的书箱,“这是乔山的。”
      
      “那乔山呢?”她转头看向展昭。展昭摇头,“暂且没有消息,只在破屋里发现这个。那具尸骸的身份尚未查明。”
      
      春妮插嘴道:“师兄,你说这尸骸是个女子,会不会就是雾里的女鬼?她把乔山引去破屋,然后杀了他。”
      
      邓宏不觉退了一步,别看春妮姑娘长得如花似玉,胆子却出奇得大。刚才就跟展大人对着一麻袋的碎尸讨论得有来有去,不愧是师兄妹。包思善也有些惊诧她的大胆,在她看来春妮就是个喜欢稀奇玩意儿的姑娘,没想到竟能对着尸体面不改色。论理她应该不喜春妮才对,毕竟展大哥收了她的平安符,她算是她的情敌了吧?可她对她并不反感,反而能说到一处。
      
      展昭反问:“她为什么要杀乔山?乔山的尸体又在哪?”
      
      春妮偏头想了想,瞄向邓宏,“乔山是不是长得俊?合了女鬼的眼缘。”邓宏连忙摇头,她不是在说笑吧?“乔山很秀净,若说俊……”他看看展昭,自然是比不过展昭了。春妮也看向展昭,担忧道:“师兄,你这么俊,自己小心点。”
      
      此话一出就招来展昭警告的眼神,春妮缩了缩脖子。包思善不由想笑,春妮说的未必没有道理,展大哥是要多加小心才是。但是她觉得有点不对劲,“女鬼要乔山的命根本没必要引他去破屋吧?”
      
      “哪里人迹罕至好下手?”春妮沉吟半晌得出这么个推论。
      
      邓宏道:“鬼怪取人性命何须掩人耳目?”
      
      屋里一时静了下来,良久,展昭缓缓道:“若是乔山没死,而是被藏起来了呢?”
      
      众人皆是一惊,被藏起来了?
      
      “藏?展大哥,你的意思是?”包思善觉得愈发困惑,为什么不是死而是藏?因为没找到尸体吗?展昭摇头,“我们都先入为主地认为乔山被害,我不过是换个思路设想。”
      
      春妮歪头着苦恼道:“藏?藏哪去?干嘛藏起来?是被人藏起来还是自己藏起来?会不会跟这具女尸一样,剁碎了封在酒坛里?唉……现在疑点都在那两间破屋,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挖出线索来!”
      
      案情扑所迷离始终没能理出头绪,展昭见天色已暗,便让邓宏先回去。春妮似乎还有话要问,就一路问一路送邓宏出门。展昭看了眼正要跟如喜一道回去的包思善,道:“如喜,稍后我送你家小姐回去。”如喜一听便知道他是有话跟小姐说,笑嘻嘻跑了开。
      
      包思善立即低下头,心里有些忐忑。展昭见她还是这样不由叹气,最近他都不知叹了多少气。默了片刻,他道:“你的铜铃少了一个,去哪了?”
      
      呃?她抬头,他怎么知道的?那个铜铃取下之后就一直被丢在妆奁里。她心里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他解惑道:“我听得出来。”
      
      她不由退了一步,这都能听出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有些赌气道:“我的东西,我要怎么处置是我的事。”反正送你你也不要!
      
      “嵌回去!”
      
      她一抿嘴,硬邦邦道:“我送人了。”
      
      展昭顿时沉了脸,“送谁了?”
      
      包思善似乎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装着无奈的耸耸肩,“跟你有什么关系?反正送你你也不要。”
      
      “思善!”他竟无从分辨她话中的真伪,真的送人了?送给谁了?难不成是邓宏?“云破大师所赠之物你怎么能随意转送于人?”云破大师只给缘人解签,从未将随身之物赠予他人,既然赠了必定是重要的物件,她怎么能随意送人?
      
      包思善假意看看天色,“我该回去了,不然我娘又该念叨了。”
      
      展昭绷着脸,良久才道:“我送你。”
      
      一路无话,临别前她忽然道:“展大哥,你千万记得带上春妮给你的平安符。若不然你这么俊,可比旁人危险呢。”
      
      展昭默默地看着她,无从猜测她的心思。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没啥好说的了,大家看着包养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