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晦气?运气? ...

  •   温暖如春的宫室内,凡是地龙通过的地方,四肢五骸都像是泡在温泉里一般,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一双未着鞋袜的双足踏在铺着赤狐皮的地毯上,涂着玫瑰色蔻丹的晶莹脚趾拨弄着脚下的狐绒,似乎让整个屋内都染上了粉红的氤氲颜色。
      
      光看脚,便能料想这双脚的主人该是如何的美貌,可惜身为宦官,只能俯首在主子们的脚旁,连抬头得见真容的资格都没有。
      
      “哦,你说三皇子脑子有点不清楚?”慵懒性感的声音从刘赖子的头顶传出,而后是一声嗤笑。
      “从前可没听过他有这个毛病。”
      
      “启禀娘娘,三殿下平时话不多,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个正常孩子。他那么小的年纪,平时举动却木讷的很,也不爱搭理人,本身就不正常……”刘赖子为了取悦自己的女主人,费尽心思地说着刘凌的坏话。
      “冬天含冰殿太冷,他和宋娘子住在我们住的地方,所以奴婢们才能偷听到他和宋娘子的对话。三殿下确实是一直在胡言乱语,说自己能见到神仙什么的……”
      
      “小孩子说梦话吧。”
      袁贵妃斜挑眉角看了看他身边的另一个宦官。
      “王宁,你也听到了?”
      
      圆圆脸蛋的王宁点了点头,并没有添油加醋。
      “奴婢和刘赖子装睡,听到三殿下和宋娘子说,见到有仙人从祭天坛下来,一共十二人,有绿头发的、蓝头发的、红头发的,还有四只眼睛的。宋娘子叫他不要再说了,三殿下却言之凿凿是亲眼所见。而且,据说昨天将三殿下送回来的两个小宦官,也是在祭天坛那边发现他的。”
      
      ‘难道他真有毛病?不过这也不算奇怪,刘家哪代不出几个有毛病的,就连陛下……’
      
      袁贵妃丰姿冶丽,一颦一笑无不动人心弦,她静静矗立在那里深思,当时就有几个小宦官看愣了去,眼睛一眨也不眨。
      
      “知道了,你们差事办的不错,去找蓉锦领赏。”
      袁贵妃用脚轻轻踹了刘赖子肩膀一记,力道明明不大,却见刘赖子就势一滚,像是没骨头一样倒了下去,引得袁贵妃连连娇笑。
      
      刘赖子见逗乐了袁贵妃,也跟着傻笑,脸颊却趁机在地上的狐皮间蹭了蹭。
      
      整间宫室的地上都铺着昂贵的狐皮,仅仅是因为陛下认为红色最适合袁贵妃,便把宫中能找的好狐皮全挑了出来,找到颜色最艳丽、最接近的赤狐皮,将袁贵妃起居的‘蓬莱阁’铺了个遍。
      
      像是他们这样的外人进蓬莱阁,不但要彻底洗尽双足,还要换上蓬莱阁提供的丝履。若不是他有“重要消息”,平日里汇报“消息”,都是在门外跪着的,哪里能进屋!
      
      袁贵妃原本心中愉快着,可见到刘赖子不由自主将脸在狐皮地毯上擦的猥琐举动,忍不住又不悦了起来,当场变了颜色,冷声哼道:
      “办完了差就出去,还要我请你不成?王宁都走了,你不走?”
      
      刘赖子听出不悦,立刻爬起来飞快的跟上了王宁。宫里人都知道,和袁贵妃的美貌齐名的,还有她“喜怒不定”的性格。
      
      曾经有宫女迎奉得了她的喜欢,可就在受到重赏之后说错了一句话,就被拖到外面去跪了一天一夜。
      
      三九寒天,温暖的蓬莱阁里只穿着单衣,可怜那宫人被拉出去的时候连件夹袄都没有,就这么活生生冻死了。
      
      得到袁贵妃的赏赐很容易,她受宠,又夺了皇后打理后宫的权柄,出手素来慷慨大方,可得到赏赐不代表就有命花。
      相对于王宁的“中规中矩”,刘赖子这么出挑,简直就是在刀尖上跳舞。
      
      等到王宁和刘赖子都走了,袁贵妃才皱着眉用足尖点了点前方的毯子:“这一块我不要了,换了新的,把旧的丢掉吧。”
      
      正是刘赖子和王宁跪的那一块。
      
      “是。”
      两个年级大一点的宦官立刻依言而动,屋子里的宫女似乎也是早就习惯了,立刻麻利的取来一块差不多大的狐皮,替代掉拿走的皮子。
      
      这个时间,袁贵妃自是袅袅娜娜地走到一方美人榻前,斜倚了上去,闭着眼睛开始沉思。
      
      “三殿下是眼睛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她小声的喃喃自语,“宋娘子是个目不识丁的蠢人,定不会教他学着装疯卖傻,何况他马上就要入学,这时候装傻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
      
      “眼睛若有问题,应该不会说的那么具体,这倒是真像发了癔症。”袁贵妃并不是大家闺秀出身,见的也多,她知道有些人没发病的时候就和好人没两样,但一碰到发病的诱因,立刻就状态疯癫。
      
      更别说,代国的刘姓皇族,确实好几代都曾出过不正常的皇子,甚至是天子。
      
      ‘如此看来,刘凌那小子应当是和他们一样,只是以前年纪小,不容易发现。但相对的,年纪小也不会藏事。一个疯子皇子,成不了大器……’
      袁贵妃状似无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现在该忌惮的,是二皇子和大皇子。方淑妃这个月去了两次皇后宫中,二皇子下了课也悄悄去拜访大皇子好几次,哼哼,她们以为这样就能扳倒我?’
      
      ‘不管你是真疯还是假疯,既然是疯了,就怪不得我了。’
      
      袁贵妃睁开了眼。
      
      “成永,宣太医去含冰殿看看,瞧瞧三殿下最近身体如何。若是‘身体不适’,还是先调养好身体,开春就不必去东宫上学了。”
      
      ‘这是要对三殿下动手了吗?’
      殿内的宫人们心中一凛。
      
      “是!”
      殿外候着的小宦官会意地答应了一声,脚步匆匆地去了太医署的方向。
      
      蓬莱阁外。
      
      “刘赖子,你先回去吧,我……嘿嘿。”
      王宁不自在地搓了搓手。
      
      “知道知道,又去找你的老相好是吧!”刘赖子挤眉弄眼地露出羡慕的表情。“你小心点,袁贵妃不喜欢宫人搞这个……”
      
      “我知道,我就说说话,马上就回去。”
      王宁笑了笑。
      
      刘赖子和王宁是“地/下/党/同/志”的交情,不疑有他的离开了,他知道王宁在蓬莱殿有个长相普通的宫女是同乡,在配殿的点心房做事,感情一直很好。王宁每次能得一些糕点回来,也都是这同乡抠下来的。
      
      王宁摸到了一棵大树下,蹲坐着静等,没一会儿,一个满身甜香味道的大龄宫女就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头上寸缕不存,冻得脖子直缩。
      
      “朱衣,你怎么不带顶帽子?”
      王宁看到她来了,赶紧站起身。
      
      “没想到你会来,我跑的太急了。”叫朱衣的宫女摸了摸光溜溜的脑门儿,露出一脸苦笑。
      “你这次来,又是为什么?”
      
      袁贵妃认为小厨房里做吃的人留着头发很“脏”,所以陛下竟也听从她的“建议”,将蓬莱殿的膳室和点心房里的宫人头发全剃了个干净,指甲也剪到极短,所以袁贵妃的膳室和点心房是蓬莱殿里宫人避之不及的地方,哪怕不愁吃,活儿也轻松,却没人愿意去。
      
      王宁压低了声音,悄悄地在朱衣耳边说道:“这次的消息,你记好了,三殿下脑子似乎有些问题,平时看不出来,最近才发病,说是自己能看见蓝头发绿头发和红头发的人在面前晃。是从祭天坛回来得的……”
      
      “祭天坛,那不是……”朱衣倒吸一口凉气,压低了“太/祖”两个字,面色惶恐地小声开口:“……不是说哪里有些不对,会闹鬼吗?”
      
      “白天哪里会撞邪,我看真是……哎,怎么每代都这样……看大皇子和二皇子都正常的很,谁知道会应在三皇子身上……”
      王宁脸色也很复杂。
      
      朱衣也是满脸迷茫。
      “反正他也不起眼……这消息我会传回去的,你放心。”
      
      “嗯。”
      王宁点了点头,避人耳目地摸了摸朱衣的耳垂,亲了口她的脸颊,做出一副亲热的表情,满脸不舍。
      
      他们特意找了空旷的地方“相聚”,除了身后的树每一个地方能躲藏,也不怕别人听见,但若是有人刻意打探,这样的动作也会让不少人膈应。
      
      毕竟“宦官”和“宫女”相好,实在是有悖/常/伦。
      
      两人“亲热”一番后,朱衣从袖中掏出几块做的漂亮的点心,王宁胡乱吃了几口,毫不避讳的取出一块帕子包了,塞进自己的衣襟里。
      
      “三皇子也是可怜,每次都吃你的口水……”
      
      “就是我吃了,他才敢吃。才五岁的孩子,心思其实重的很。何况贵妃娘娘要知道我专门给他带点心,哪里敢再用我。哎,那孩子恐怕就是因为心思重,脑子才不太好了。”
      王宁笑了笑,又摸了摸朱衣的脸。
      
      “我走了。”
      “恩。”
      
      前后其实也没花多少时间,王宁辞别了“相好”,怀揣着点心,满心感慨的回到了冷清的静安宫。
      
      离得许远,王宁就已经听到了静安宫里发出的各种尖叫声、大笑声、高喊着“陛下我在这里”之类的恐怖嚎叫声。
      冷宫里究竟住着多少疯子,王宁自己都数不清楚。
      
      “在这种地方长大,没疯也逼疯了……”
      王宁在两边把手宦官讨好的表情中踏进静安宫,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
      永嘉七年冬,宠冠后宫的袁贵妃担心含冰殿的三皇子刘凌会感染风寒,派出太医署的太医问诊。
      
      住在偏殿的刘凌果然“偶感风寒”,整个冬天大病不起,不能出门。袁贵妃担心“皇嗣”的身体,亲自向皇帝建议,让他调养好身子再去东宫读书。
      
      刘凌的父皇刘未原本就没怎么见过这个儿子,对他的关注还不如袁贵妃屋子里养的那只猫,随口就答应了她的“好意”。
      就这样,原本开春去东宫“崇教殿”读书的刘凌,莫名其妙的又被遗忘在了冷宫之中。
      
      同年冬天,二皇子染上了怪疾,太医诊脉的结果说会传染,二皇子遂被移出宫中。二皇子的生母方淑妃在袁贵妃所在的蓬莱殿外跪了一夜,宿在袁贵妃殿中的皇帝也没有露一露脸。
      
      就这样,年方七岁的二皇子,就这么进了郊外的皇家道观“归真观”。
      方淑妃从此闭门不出,如坐枯禅。
      
      相比之下,宫中反倒觉得三皇子的运气,实在是“好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刘赖子见逗乐了袁贵妃,也跟着傻笑,脸颊却趁机在地上的狐皮间蹭了蹭
    刘赖子(僵住):怎么好像……有味儿?
    袁贵妃变了颜色,心道,难道他发现了?肯定是这一块的味道比别的重!
    袁贵妃:(不悦)来人啊,换块皮子!(NND,不是说光脚就会好吗?)
    ----
    谢谢各位的霸王票,实在让你们破费了,我会努力加油更新,争取早日入V早日日更一万的!(握拳)
    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4 15:56:07
    北念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4 14:10:32
    夏小喵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4 08:47:13
    吃货丁小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4 03:42:04
    圈圈圈圈琦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23:33:55
    刘大哥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23:32:19
    久夜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08-13 23:17:03
    celia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08-13 23:08:07
    白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21:03:54
    Victori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9:00:46
    1765968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8:38:23
    寻兮小鱼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7:45:29
    江尘离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6:33:48
    顾晓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6:16:40
    小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6:02:43
    飘过的长发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5:45:59
    格子网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5:32:15
    五月渔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5:16:07
    翎鸢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4:52:21
    翎鸢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14:50:55
    luoluo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08-13 10:45:41
    子衿清清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09:44:37
    那那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09:20:13
    南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01:31:48
    炆珊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01:01:03
    le1pot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00:52:29
    le1pot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00:49:37
    le1pot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08-13 00:47:19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