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 第二十七章 疑惑往事 ...

  •   
      “小沐是B市人?”宋廷崎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曾经沉默不言的女孩会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人。
      直到从姚沐三亚回来的改变,才让他有一丝的疑惑,不过很快便被否定了。
      毕竟他曾经认错过人!
      姚沐心想定是刚才和王姨的相遇,被宋廷崎看到了,便也没有隐瞒的点了点头。
      宋廷崎若有所思,终究还是出口问道“你对我真的没有丝毫的印象?”
      这样有些莫名其妙的问话,让姚沐不明所以,只是不解的看着对方。
      宋廷崎见她这般,笑着道“唐朝的‘唐’,如沐春风的‘沐’”
      这是她以前介绍自己时,惯用的说辞,只是……
      眼前的这个男人如何得知?
      宋廷崎见她还是满脸困惑,无奈笑着打趣道“当年,可是我放你离开酒吧的!”
      姚沐这才恍然大悟,但她完全没有想过,当年那个被人下了药,关在房间里的男人会是宋廷崎。
      这样的巧合,她现在还有点不可置信。
      仿佛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八年的那个夏天,她今生都忘不了的一晚。
      尤记得天,天气阴沉燥热,她兴冲冲的拿着录取通知书,想要给姚青一个惊喜。
      却意外的发现家门紧锁,姚沐知道,她妈一定是去找唐国杰了,因为这阵子逼债的人几乎天天找上门。
      所以当唐国杰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她想也没想的就去了那里。
      她已经不记得那间夜总会的名字,却对那种奢靡的氛围记忆犹新。
      当她被唐国杰骗入休息室的时候,对方却反手将门锁上。
      那一刻,她才反应过来,她所谓的父亲要卖掉她,来还赌债。
      就在她恐惧的不知如何是好,快要急哭的时候,却传来一女子冷漠的声音“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姚沐抬头,方才发现,这间挂满衣服和化妆品的化妆室里,居然还坐了一个和她一样,一身白色连衣裙的女子。
      同样及腰的黑色长发,不同的是,在她的脸上,姚沐没有找到丝毫的恐惧,反倒默然的让人无法靠近。
      小小的鹅蛋脸上,精致的五官美得不似凡人,清冷孤傲中又带着一丝别致的妖艳。
      姚沐一时看呆,竟也平静下来!
      还是那个女孩给她电话,她才能通知子晗,即使那个电话是一切不幸的开始!
      现在想来,也不知道那个女孩后来怎样?
      因为后来姚沐被带离化妆室,便再也没有在遇到那个女孩,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
      当被人狠狠推进一件房间的时候,昏暗的室内满是刺鼻的酒味,电视虽有画面,却没有声音。
      安静的只能听到床上传来粗重的喘息声。
      姚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敢往床边走去,推了推对方“喂!”
      在看到男子被割伤的手臂,有些手忙脚乱的想要替他包扎,当时的姚沐并不知道,那伤口是宋廷崎自己划的。
      因为他不想受药物控制,做些不该做的事情,从而受人牵制。
      “你是谁?”昏暗的视线,并不清醒的思绪,宋廷崎想要看清面前的这个女子,却依旧迷迷糊糊。
      “我叫唐沐,唐朝的‘唐’如沐春风的‘沐’”姚沐边说,想要找东西止住他的血,寻找未果,只得拿毛巾过来。
      笨手笨脚的想要替他止血!
      宋廷崎是背着光的,所以姚沐看不清的神色,却听见他自嘲凄凉的声音“你怎么会在这里?”
      姚沐自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竟也苦笑起来,仰着头,即使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却好像能感觉到他的视线“我说我是被我父亲骗来卖掉的,你信吗?”
      宋廷崎没有说话,良久方才低沉道“那为什么你不害怕?”
      “原本我也很怕,但我相信子晗定会来救我,再者,你也不像个坏人!”姚沐笑着道。
      见对方并没有回答,坐在床边的地上,粗糙的给对方包扎好,随即视线被电视画面所吸引,喃喃自语道“子晗很喜欢宋主播的节目呢!”
      当年的宋廷崎没有问她口中的子晗是谁,也没透露自己的身份,只是静静地听着她说话。
      说他们的恋爱,他们的梦想,说他们以后也去他的节目组……
      而这个随口一说,他却记了八年!
      当姚沐从记忆中回过神来,见对面的男人满脸柔和,不解的问道“宋大哥,当初那些人为什么要放我离开?”
      话一出口,她便后悔了,宋廷崎不是那种会从事非法勾当的人,当时的情况定是有蹊跷的。
      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被人锁着,现在想来宋廷崎当时应该是被人下了药!
      只是……
      为什么他只是打了个电话,就会有人放她离开?
      如果是针对他的人,不会听他的吩咐才对。
      她现在倒是有些迷惑起来!
      宋廷崎没有回答她,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半饷,方才道“小沐,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只能告诉你,我们的相遇是个意外!”
      一个对他而言,无比幸运的意外!
      当两人分开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姚沐没有马上回房间,而是上了天台。
      不知什么时候,竟飘起的漫天大雪,将整个S市笼罩在一片节日欢快的氛围中。
      越是热闹的氛围,越是映衬出形单影只的孤寂!
      姚沐搓着冻红的双手,放在嘴边哈了一口热气,才感到一丝暖意。
      刚想转身回屋,却被身后忽然而来的拥抱惊住,身体瞬间处于紧绷状态。
      直到熟悉的淡淡烟草清香,才让她松懈下来。
      有些诧异的想要回头看清对方,却被桎梏的动弹不得,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别动!”
      男子青色的胡渣,挠的她的脸颊有些刺刺的痒,姚沐笑着躲闪道“你怎么过来了?”
      “来这边有些事情!”季文佑顿了一下,语气平常如初,那双茶色的眸子,却在无人看到的情况下,复杂一闪而过。
      姚沐心里莫名的有些失落,为了不让对方看出来,急忙转移话题道“你也住这里吗?”
      “两个小时后的飞机!”季文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这么不理性的过来,可是在看到面前这个女人的时候,却意外的心安。
      即使他没有能阻止刚才那场意外相见,这也不会太过打乱他的计划。
      只是提前了而已!
      最起码他对自己有信心,还是可以掌控事情的发展!
      “这么快?”姚沐诧异,下意识脱口而出。
      “怎么?舍不得我?”季文佑难得调侃的语气,随即在意识到女子身体有些僵硬,转过她的身子。
      在看到苍白的脸色,紧蹙的眉头好像在隐忍着什么痛苦,光洁的额头上沁出几滴汗珠。
      深邃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慌张,瞬间便恢复了镇静“怎么了?”
      胃部的绞痛让姚沐所有的器官都麻痹了,就好像一双手狠狠地拧着一般,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能靠着身前的男人,勉强站稳!
      随即便没了知觉……
      等她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胃部还有隐隐的痛意,冰凉的液体顺着她的静脉传入体内。
      瞬间让她的意识清醒过来,环顾四周,只见男子一身休闲服,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此时已经凌晨三点,可在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的倦意,这个男人好像不论在时候,都给人一种精力充沛的感觉。
      季文佑好像感觉到她的视线,放下手中的文件夹,三两步便走到床边,脸色极为难看,就连出口的语气都有些僵硬“差点胃出血,姚沐,你是不是一直都这么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这几天气温突然下降,再加上工作比较忙,三餐不规律,今晚的食物又比较辣。
      才会如此,姚沐本并没怎么在意,只当是像以前一样,疼过了便没事了。
      只是……
      “对不起!”看着面前男人的臭脸,她鬼使神差般的低声道。
      “身体是你自己的,没必要跟我道歉!”季文佑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失控,平静下来的语调,恢复了往日的淡然。
      他完全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有七八年的胃病史,对于先前医生指责的眼神,他居然没有发作。
      想必一般人也会认为是他这个做丈夫的没有照顾好!
      “你不用回B市吗?”姚沐见对方不说话,带着一丝歉意的问道,她可不想因为她,而耽误了他的工作。
      “正好这边也有些工作要处理!”季文佑再次回到沙发上,拿起一旁的文件漫不经心的解释。
      姚沐心里闪过一丝暖流,她不傻,不管面前的这个男人说得是真话,还是假话。他能留下来陪着她,骂她,也是好的!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情感,她需要这样陪同,此时才深有体会:人在生病的时候,情感是最脆弱的,都希望有个人可以陪在身边!
      一直以来,她不是不需要别人的关怀和肯定,只是因为害怕得到是嘲笑和讽刺,才会一直佯装无事。
      “我已经没事了,你去休息一会吧!”姚沐看着熟练给她拔针头的男子,略显歉意的说道。
      虽然他的脸色看不出丝毫的倦意,但还是能看得出熬夜的黑眼袋,倒让她有些愧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