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008 ...

  •   五一劳动节放假之后,全国拉响了高温预警,加上北方大旱,烈日炙烤着大地,温度进一步上升。
      
      几大火炉城市先后突破历史最高温度51度,就连冬暖夏凉的寒潭村也热得不行,温度直接飙升到了30度。
      
      村里七户人家家家户户没有空调,只有电风扇,扇出来的都是热风,夜里热得睡不着,各个搬着板凳,拿着扇子坐在苏棉家院子的水井边唠嗑。
      
      “这贼老天,热得不行。”
      
      “可不是,现在一台空调涨到了五千块,而且还没有货。附近这么多村子,人人都在排队买空调呢。”
      
      “就算买了空调,现在也找不到人装空调,安装师傅每天都有中暑进医院的。”村长李大力摇着破烂的蒲扇,拍着腿上的蚊子说道,“你们会装?”
      
      大家纷纷摇头。
      
      苏棉点了两盘蚊香放在院子里,将冰箱里的草莓洗了一大盆,又移了电风扇到院子里,笑道:“村长爷爷说的对,现在不仅是我们县里,全国各地空调都卖断货了,工厂订单已经排到下下个月了,现在空调维修都要提前三天预约了。”
      
      六婶慌得六神无主:“那我们买不到空调,岂不是要被热死了?我们家虎娃才七岁,总不能一直住我妹妹家吧。”
      
      “我不走,走也没地方去。”刘大爷愁眉苦脸地说道。
      
      苏棉目光雪亮:“也不一定要装空调,后山的水潭凉爽的很,现在还没有化冰,在后山建个石头房子搬过去住,没有空调也能过夏天,石头房子还能防山里猛兽,安全的很。”
      
      “嘿,你别说,还真行,我可以把我的羊也带过去。再等下去,我们家羊都要热死了。”村长李大力拍着腿叫好。
      
      “小棉呀,建石头房子要花多少钱?”村尾的赵奶奶忧心忡忡地说道,“我去年跟你奶一起养鸡卖鸡蛋,攒了3000块钱,够吗?”
      
      赵奶奶是独居在寒潭村,老伴外出打工过劳死了,唯一的儿子出了车祸,媳妇带着孙女和家里所有的钱跑了。老人家每个月靠政府的低保过日子,去年跟着苏棉的奶奶一起养鸡卖鸡蛋,才攒了一些钱。
      
      “赵奶奶,你到时候跟我们家虎娃住就行了,不用再建。”六婶爽快地说道。
      
      “没错,你一个人住我们还不放心,到时候大家在一起挤挤。”村长絮絮叨叨地说道,“你也真是的,鸡蛋自己都不舍得吃,还拿去卖。”
      
      留在寒潭村的都是一些孤寡老人和妇女儿童,因久居深山,与世隔绝,大家淳朴憨厚,平日里互帮互助,这是苏棉一心要回来帮助大家的主要原因。
      
      “大家可以几户人家住在一起,共用一个客厅和厨房,不仅节省开支还热闹。施工队是现成的,你们商量好哪几家住一起,我让施工队再帮你们建房子。”苏棉笑道,“我也不收你们钱,现在大旱,北方都没水喝,加上高温地里收成不好,我估计很快柴米油盐都要涨价,你们囤些粮食,到时候拿粮食来抵就好。”
      
      事实上,后山寒潭那边已经挖出了三座大的山洞,每座山洞都有七八十平大,按照三室一厅的规格来的,工程已经接近尾声,李红旗本身就是做瓷砖生意的,还让人拉了最好的瓷砖来,现在就等贴瓷砖了。
      
      大家一听都欢天喜地,决定每三户合住一起,加上苏棉一家,正好三间石头房子。
      
      众人聊到夜深才散去。
      
      “你是故意让大家都搬到山上去住的?”苏奶奶见人都走了,拉住苏棉悄悄地说道,“你这孩子,还真的相信一个梦啊?”
      
      苏棉抱着奶奶的胳膊,撒娇地笑道:“反正大家都没有损失嘛,等天不热了再搬回来。”
      
      “好好好,说不过你。”苏奶奶慈爱地笑道。
      
      祖孙两收拾了一下,回屋睡下。
      
      苏棉睡下后迷迷糊糊间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山里传来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她才从床上惊醒,想起前世的的山体塌陷时间,正是五月中旬的一天夜里。
      
      寒潭村前的两座大山一夜之间塌陷,村民早上起来,看着目前豁然开朗的视野,惊得嘴巴都合不上。
      
      山,塌了?
      
      *  
      
      不仅寒潭村前的两座大山,山里多座大山塌陷,安平县陷入了空前的混乱中,好在西南军区的驻军地离这里不远,当天下午就有部队进山。
      
      寒潭村和几个村子都被困住,等到第七天,西南军区的部队终于清出一条山路,到达了寒潭村。
      
      “先做下人口登记,伤亡登记,损失登记。”领头的是三十出头,皮肤晒得黝黑的俊朗青年,男人目光锐利地打量着这座盆地里的小村子。
      
      总共就零星几户人家,房子都是几十年前的老瓦房,破旧的很,这些都是不愿意搬走的孤寡老人和留守妇女儿童,说来也是稀奇,这么大的动静,这村子居然毫发无损。
      
      真是命大。
      
      “同志,你好,我是村长李大力。”李大力拎着两个热水瓶出来,紧张地上前来,说道,“我给同志们倒点水,这天气太热了。”
      
      大家两眼发光地看着水瓶,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原地休息。”男人下着指令,一行人唰唰唰地坐下休息。
      
      “同志,这是俺们家里种的黄瓜,解解暑。”
      
      “这是刚煮好的鸡蛋。”
      
      “这是烤好的红薯……”
      
      村民们各个热情地将家里的食物都拿了出来。
      
      穆凌带着部下不眠不休地救援了七天,这片大山塌陷严重,别的村子三、四十岁的壮汉都吓得去掉了半条命,见寒潭村的村民脸上都是笑容,气定神闲,顿时有些纳闷。
      
      遇到这样的天灾他们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害怕?
      
      “谢谢大家,大家不用担心,外面的山路正在清理中,很快就能恢复交通了。”男人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
      
      “我们不担心,我们能自给自足,没空调也不怕。”
      
      “就是,小棉说,外面比山里要热十几二十度,出去人都要烤化了。”
      
      “最近山里的动物都往外跑,小棉带我们打了不少的猎物,同志,你们等会中午留下来吃饭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道,几乎人人都不离“小棉”两个字。
      
      “村长,小棉在吗?”
      
      “小棉去后山打猎了。”
      
      “女孩子?一个人去打猎?”
      
      众人顿时有些傻眼,山体塌陷之后,猛兽横行,还有进村咬伤人的,这山里的姑娘胆子都这么大的?
      
      “村长,你带我们去后山看看。”穆凌站起身来,飞快地下着指令,“一分队跟我去后山,二分队原地待命,上报村子情况。”
      
      李大力赶紧带着穆凌等人上山,其他的村民则回家将家里的肉和菜都拿出来,去苏奶奶家做午饭。
      
      一路上,穆凌已经基本了解了寒潭村的情况,七户人家,总共十一口人,村长是李大力,做主的却是一个刚二十岁的小姑娘,这小姑娘还是去年的省高考状元、华大的高材生。
      
      五月份正是高校上课的时候,这小姑娘回家都一个多月了。
      
      穆凌随着村长到了后山寒潭,见这么热的天气,湖面上居然还结着冰,寒气逼人,顿时大吃一惊。
      
      如今全国各地高温,热死人的事件每天都在上演,远的不说,西南区域温度就已经直逼50度了,这与世隔绝的小山村里居然还有这样的天然避暑胜地。
      
      这山里别说热了,冷的要穿外套。
      
      “村长,你们这里是在施工?”穆凌手下看见挖出来的三个方正的洞穴,每个洞穴都挖了有三米高,宽敞明亮,洞口到寒潭全都是石子路。
      
      “天太热了,买不到空调,电路还经常出故障,小棉就找施工队建了石头房子,我们打算都搬过来避暑。”村长李大力笑呵呵地说道。
      
      若是放在一个月前,这种行为简直匪夷所思,但是经历了全国高温,温度还在持续上涨的情况下,挖山洞建房子就是在救命。
      
      “村长爷爷,你们怎么上山了?”苏棉一大清早就上山打猎,山体塌陷之后,山里动物纷纷外逃,动物数量激增,而这些弱小的动物根本就无法抵御即将到来的末世,在烈焰下会直接被燃烧成灰烬。
      
      被封山的这一周,苏棉每天都要上山打猎,尽可能地多储藏一些腊肉,还捉了一些野鸡和野兔围在院子里养着。
      
      穆凌等人见到她都愣了一下。
      
      才二十岁的小姑娘穿着碎花盘扣褂子,小腿裤扎进靴子里,背着竹篓和弓箭,英姿飒爽,偏偏她长得极美,肌肤比象牙还白,乌黑的瞳孔像是盛着一泓清水,水灵剔透,谁也没有想到每天上山打猎的小姑娘长这个样子。
      
      “小棉,这是来救援的同志,听说你一个人上山打猎,过来瞅瞅的。”刘大力笑道。
      
      苏棉点了点头,将一竹篓的猎物放下来,擦了擦汗说道:“我没事,今儿猎了一只狍子,有三四十斤重,村长爷爷,等会红烧给大家尝尝鲜。”
      
      众人定睛看去,果真见竹篓里有一只无角的狍子,几只野鸡和野兔,顿时面面相觑,靠弓箭猎了这么多的野味?高手啊。
      
      他们这些大老爷们白担心了。
      
      “狍子是国家保护动物。”穆凌皱眉说道。
      
      “如今天灾人祸的,人都要成食物链底端了,谁还管的到狍子。”苏棉冷淡地说道。
      
      苏棉一句话堵的穆凌哑口无言,身后的一分队见队长吃瘪,都忍住笑,说道:“队长,就当这狍子是被山体塌陷压死的,我们野外行军的时候,也没少吃过。”
      
      “来,妹纸,我帮你背竹篓,这竹篓肯定重。”
      
      大家热情地说道。
      
      找到了苏棉,一行人就下山回村子里。
      
      午饭做的农家菜和红烧狍子肉。
      
      穆凌等人秉着不拿百姓一针一线的原则,结果他们不吃,村民也不吃,到最后只得掏出几百块钱,算是买了这顿午饭。
      
      山里的野味那味道是绝赞,加上苏奶奶的厨艺好,大家吃了救援以来最好吃的一顿饭,不,是长这么大最好吃的一顿饭。
      
      穆凌见苏家屋檐下挂着的都是晾晒的野鸡野兔肉,还有野羊肉和猪腿肉,顿时暗自点头,难怪村民都信服这小姑娘,身手不错,脑子也聪明,一个抵十个能干。
      
      “如今山体塌陷,这里不安全,你们要不要搬到亲戚家去住?”穆凌见村民淳朴,不禁提醒道。
      
      穆凌军中职位不低,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如今天灾人祸,到处都不安全,今儿是山体塌陷,明儿没准就是地震森林大火,这个月以来全国出了上百桩重大灾难,全都压住了没发布,以免人心惶惶,至于国外那就更多了。
      
      “我们哪里都不去。”六婶摇头说道。
      
      “这里就是我们的家。”赵奶奶说道。
      
      “同志,我们都是一只脚踩进棺材里的人了,不想去儿子媳妇面前惹人嫌,就呆山里,寒潭村好着呢。”村长爷爷自豪地说道。
      
      苏棉若有所思地看着穆凌,确定自己前世没有见过他,想到末世到来之后,冲在最前方,伤亡惨重的就是军人,心里也生出了几分的敬意,说道:“穆队长,我看论坛上,现在全国各地都灾难连连,外面也未必比山里安全,你们若是有假期,还是回去看看自己的家人吧。”
      
      也许,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穆凌看着坐在一堆老弱病残里的年轻小姑娘,心生怪异,有惊人的美貌、不凡的身手,本该在华大读书的高材生,此刻却在深山里照挖山洞建房子,捕猎种地,这个叫做苏棉的小姑娘一言一行都透着不可捉摸。
      
      还有山上的那一座结冰的寒潭。
      
      穆凌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这种血脉里传承下来的东西曾经多次救过他的命。
      
      吃完午饭,大家都打盹休息,男人走到村口的大树下,顶着烈日拨通了刻着骨子里的神秘号码:“慕氏第十一代旁系子弟穆凌,申请通话。”
      
      这是爷爷临死前告诉他的号码,他本姓慕,是慕家第十一代旁系子弟,是被家族送出入世的旁支,如果有一天当他感受到危机,走投无路的时候可以申请回归,得到家族的庇护。
      
      穆凌一开始不相信,直到他爷爷火化之后,骨灰没有葬入墓地,而是被两个年轻人接走,那两人看似长相普通,身上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亲和力,让人无法心生抗拒。
      
      “慕氏子弟都会葬在家族墓地,穆凌,如果有一天你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可以来找我们。”
      
      那两人踏夜归去,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如今穆凌在苏棉的身上感受到了跟慕氏子弟同类的气息。这是来自他血脉里的感知力。
      
      电话里是一阵忙音,似乎从来就没有人接听,直到五秒后,电话接通。
      
      “身份确认,请问需要回归家族吗?”电话里的女子声音带着蓬勃的生机和亲和力。
      
      “不。”男人看着眼前与世隔绝、宁静美好的小山村,低沉地说道,“我用终身庇护权换取知情权,我申请跟家主通话。”
      
      他是军人,因为他是慕氏子弟,能得到家族的庇护,但是他的兄弟们呢?这些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呢?他想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请稍等,为您转接中。”
      
      等了不到一分钟,电话转接成功。
      
      “你是数百年来第一个用庇护权换取知情人的人。”男人温润的声音响起,“穆凌,我是慕氏第十一代家主慕归,你想知道什么?”
      
      “我在执行任务中,这个月起,全国已经发生了上百例重大灾难事故,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慕归沉默了一下,温润地说道:“知道真相对你于事无补,穆凌,我可以驳回你的申请,下个月灾情持续扩大,我会派人接你们回归家族。”
      
      “我是军人。”穆凌拒绝道,“我不知道家族为什么要归隐避世,可我喜欢这个真实热血的世界,只要我活一日,就会保护它。逃避不是军人所为。”
      
      慕归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更加久。
      
      “你所见到的世界并非是全部的世界,蚍蜉终究看不到头顶的苍穹。”  
      
      “可蚍蜉再渺小也知道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穆凌想到这个只有十一口人的孤寡村,一个才二十岁的小姑娘都能凭着一己之力照顾整村的人,他又何惧之有。
      
      他想知道哪里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他想帮他们。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归低低地叹息道:“我们推测,全球高温来袭,不久的将来温度可能高达几百摄氏度,烈焰降临,末世将至,天地之大,已经没有安全之地。归隐山林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这是四大家族共同推演出来的结果,天地元素之力暴动,灾祸连连,末世也许真的要来了,想他慕氏一直无欲无求,隐居在深山老林,这些年送出去的家族子弟也是放任自流,并没有所谓的产业,比不上洛氏,更比不上风氏,算是一贫如洗。
      
      如今危机到来,他打算接回所有的外放弟子,凭着祖上的那点脸面,依附于洛氏,共同抵御末世。
      
      穆凌虎躯一震,遍体生寒,失声说道:“这怎么可能?”
      
      末世将至?全球高温?穆凌看着面前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想到后山酷暑里结冰的寒潭,突然犹如被雷劈中了一般,如果慕氏的预言是真的,那么这里将会是千里挑一的安全地。
      
      穆凌木木地问道:“家主,在酷暑中依旧结冰的寒潭能不能抵御末世高温?”
      
      电话里,慕归声音微微颤抖:“多大?”
      
      “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穆凌,汇报你的位置,你救了慕氏一族,不,你救了更多的人。”慕归深呼吸,稳住情绪,激动得手都在发抖。
      
      穆凌沉默不语,不是他救的,是苏棉救的,这个寒潭村是他的福地,是慕氏的福地。
      
      苏棉丝毫不知道前来救援的军官是慕氏的旁支子弟,也不知道这个青年军官动了恻隐之心,想帮助一村子老小,结果牵扯出了慕家,更不知道慕氏家主慕归此刻正在前来寒潭村的路上。
      

  • 作者有话要说:  苏棉:没有想到,我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是你。
    慕归:咳咳,小姐姐,处对象吗?
    洛寒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