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黑色的越野车门打开,首先下来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少年穿着毛茸茸的兔毛外套,唇红齿白,凤眼薄而上挑,透着几分的机灵和活泼。
      
      “哇,风少,这就是你在华都的产业?好气派呀。”洛七哇哇地拍着马屁。
      
      “不足一提,跟你们洛少比不了。”风渡之微笑,笑不入心。洛寒生身边的四名手下,最小的洛七看似天真烂漫,实则最是奸猾,比洛寒生还要难缠。
      
      如今还有传承的几大家族里,洛家式微,洛寒生是天弃者,早已众叛亲离不容于族人,秦家兄妹都是没脑子的莽夫,慕家又毫无野心,要不了几年,他们风家就能一家独大了。
      
      “那是自然,对了,我们少爷不喜人多,你们这么多人黑压压地站在这,空气都浑浊了。”洛七说着嫌弃地挥了挥手,偏他长得俊俏,表情又生动可爱,让人无法生厌。
      
      “风旗,把人都撤下。”
      
      风旗声音发颤地说道:“是。”
      
      风旗带着人一退再退,小腿肚都有些打颤。听说跟洛寒生亲近的人都不得善终,这位煞星怎么从深山老林里出来了?看来天生异象,这天下确实不太平了。
      
      风旗带着人退后,车里的男人才出来。
      
      三月的华都,乍暖还寒时候,男人出来的瞬间,风旗等人感觉身边温度骤降,冷彻入骨。
      
      男人身材颀长,似乎极是怕冷,穿着灰格子的羊绒毛衣,面容完美如雕塑,苍白昳丽,犹如病弱的贵家公子,然而强大的气场还是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如坐针毡。
      
      别说风旗等人,就连风渡之都瞳孔一缩,看着洛寒生的天生异瞳,暗自心惊。
      
      天生异瞳,一个纯净如深海水晶,一个燃烧如地域之火。
      
      洛寒生出生之时就被算出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克尽身边一切亲近之人,更会断送华夏的国运。此事一出,避世不出的几大家族纷纷如临大敌。
      
      华夏几千年,曾出现过最璀璨的文明时代,随即慢慢走向了末法时代,曾经风光无限的家族纷纷消亡,只留下几个借着国运苟延残喘的家族。
      
      这几大家族分别为洛氏、风氏、慕氏和秦氏。
      
      四大家族约定避世不出,每一代只挑选一名入世者,出生之际就送出去,跟外界保留着一丝联系,既守护着华夏国的国运,也算是给自己留最后的火种。
      
      如此一代代传承下来,血脉里的天赋异能被无限削弱,他们也只比普通人多一些异能而已。
      直到洛寒生出世。
      
      洛氏在华夏国早已身居高位,算出刚出生的子嗣会断送国运,惊慌失措之下,就将年幼的洛寒生丢弃在了深山老林,原以为被豺狼野兽吞下腹了,谁知二十年后,长大的洛寒生单枪匹马地闯入了洛氏的避世之地,以血腥手段夺权,洛氏元气大伤,而洛寒生也成为洛氏的掌权者。
      
      就在三大家族如临大敌之际,发现洛寒生天性冷漠,喜怒无常,报复了洛氏一族之后就继续回深山老林,鲜少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算是相安无事。
      
      末法时代早就不容他们于世,只要不是杀到他们家门口,还是先苟着活吧。
      
      “洛少,里面宴席已经摆下了,我们进去吧。”风渡之收回思绪,微笑道。
      
      看起来苍白病弱、避世而居的贵公子冷淡地点了点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街道,感受着空气里那一丝若有似无的气息,淡淡的诱人的清甜的气息,在这物欲横流的浑浊气息里犹如一股清泉。
      
      男人纯净如水晶的瞳孔微眯,心生异样。
      
      众人正要进会所,只见一辆风骚的红色跑车呼啸而来,一个急刹车停在了会所的门前。
      
      顶着一头张扬长发的狂野男人跳下车,哈哈大笑道:“华都这路也太他娘的堵了,早知道这么堵,老子就开飞机过来了。” 
      
      秦家大少秦时催看见洛寒生,眼睛一亮,可算是赶上了,没有想到东部的台风雨会惊动洛寒生。
      
      风家这狼崽子也太阴险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了洛寒生,居然能将人请到自己的会所来。谁不知道洛寒生喜欢独来独往,最厌恶的就是他们这些家族子弟。
      
      “洛少什么时候来的华都,怎么不派人通知我,我好做东给兄弟接风洗尘。”秦时催热情地嚷道。
      
      洛寒生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表情极淡。
      
      “秦少,我们家少爷畏寒,这华都贼冷,我们进去说吧。”洛七连忙机灵地打着圆场。脸上笑嘻嘻,内心MMP,这秦家兄妹脑子有病吧,人人都对他们家少爷避之唯恐不及,唯独秦时催、秦时月兄妹两整天跟狗皮膏药一样地黏在身后。
      
      幸好那位秦家小姐不在,不然少爷可能当场甩脸就走了。
      
      “确实有些冷,我们进去再说。”风渡之微笑道。
      
      一行人进了南风会所,直接上了顶楼的贵宾休息室。
      
      摒退了闲杂人等,风渡之也没有避讳秦时催,取出一只特质的白玉瓷瓶,说道:“三天前台风过境之时,东部下了一场短暂的金色雨,风家有幸存了一点雨水,两位请看。”
      
      风渡之打开瓶子,只见开了暖气的室内陡然就阴凉了几分。
      
      秦时催体质属火,瞬间就感受到了这股淡淡的气息跟他体质相冲,惊呼道:“水系元素之力?这怎么可能?”
      
      “末法时代,大家都知道天地气息浑浊到什么程度,尤其这些年以来,全球变暖,植被遭到破坏,各种污染破坏着自然生灵,我们从天地间吸取的元素之力少的可怜,但是这场雨却蕴含着丰富的水元素。”风渡之说道,“不仅如此,西部木元素暴动导致森林起火,北方火元素暴走导致天下红雪,两位不会不知道吧。”
      
      秦时催嘿嘿笑了一声,秦家大本营在北方,自然知道火元素暴走的事情,不然他也不会得到消息直奔华都了。
      
      “依我看,元素暴动是好事,元素之力越多,我们的能力就越强,使用异能,也不怕被反噬了。”秦时催大咧咧地笑道。
      
      末法时代到来之后,天地元素之力几乎消失不见,苟延残喘下来的四大家族被迫归隐,秦家常年生活在火山地带吸取火元素,慕家龟缩于滇南深山老林,风家去了东南沿海一带,一避世就是几百年,而且一代不如一代,别提多憋屈了。
      
      “洛少,你怎么看?”风渡之看向洛寒生。幼年时被抛到深山老林,谁也不知道洛寒生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无疑,洛寒生是他们这垮了无数代的世家子弟里天赋异能最好的一个。
      
      毕竟洛家是修炼水元素的,而地球有百分七十的水资源。天地之间气息再浑浊,水元素之力还是比其他元素之力强无数倍。
      
      男人垂眼,看着白玉瓷瓶,伸出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蒸发出来的水蒸气,瞬间就凝固成冰蓝色的碎冰,掉落在地上。
      
      以水化冰,众人脸色骤变。
      
      看着化成水滴状的碎冰,男人起身站起来,苍白昳丽的面容冰冷如一丝的温度,冷淡地说道:“末法时代要结束了,这些天灾就是示警。”
      
      众人遍体生寒,末法时代的终结,意味着元素之力暴涨,普通人也能进化成异能者,根据天地能量守恒定律,难道可怕的末世,真的要来了吗?
      
      “小七,回吧。”洛寒生此次前来就是为了看东部的金色雨,如今看到这雨水里蕴含的水元素之力,心中猜想得到了验证,也就懒得继续留下来。
      
      “好的,少爷。”十七八岁的少年拿起桌子上馋了半天的点心,踹到了怀里,开心地去开门。
      
      门外风旗带人捧了一堆今晚要拍卖的物品,见里面这么快就散了,连忙带着侍从退到了一边。
      
      男人闻到空气里淡淡的诱人的清甜的气息,脚步一停,目光看向侍从手里的雕花木盒。这里的气息更加浓郁,勾得他气血翻滚,内心火热。
      
      内心有一个疯狂的声音在说,得到它。
      
      “咦,好浓郁的药香,好像还带了元素之力?”跟在后面出来的秦时催见洛寒生停下了脚步,连忙上前去打开盒子。
      
      盒子被打开,一株形态优美的人参躺在红色的丝绒布上,浓郁的水元素和木元素之力四散,令人闻之通体舒畅。
      
      “这是一株三百年的老山参,有位客人放在会所寄卖的。”风旗连忙解释道,大气不敢出。
      
      “既然洛少喜欢,这株人参就送给洛少了。”风渡之笑眯眯地上前来扫了一眼,内心微微不屑,不过是一株三百年的人参而已,元素之力很微弱,也不是风元素,对他没什么用。
      
      洛家是真的败落了吧,看见三百年的人参就走不动路了?
      
      洛七乌黑的眼珠子一转,见自己家少爷居然破天荒地看上了一件物件,兴奋地说道:“多谢风少,不过我们少爷别的不多就是钱多,这人参起拍价是多少,我们出三倍的价钱。”
      
      “起拍价是三千万。”风旗额头渗出薄薄的细汗。
      
      “九千万?可以转账吗?”洛七欢快地问道,献宝一样地拿出自己的手机,虽然他常年生活在深山老林,但是他是个与时俱进的崽,手机刷脸转账什么的,样样都会。
      
      转账成功之后,洛七抱着天价买来的人参,满载而归。
      
      黑色的改装越野车很快就消失在夜色里。
      
      男人坐在后座,看着雕花木盒里的人参,车里封闭的空间让那股清甜诱人的气息愈发的浓郁,勾起了他内心深处最深的渴望。
      
      闻着这样的味道,洛寒生觉得自己常年被异能反噬的头疼都缓解了许多。
      
      “查下这株人参的寄主是谁。”苍白昳丽的贵公子垂眼,低哑地下着命令。

  •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