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乌云压顶,猩红的闪电劈开厚重的云层,暴雨将至。
      
      苏棉猛然睁开眼睛,剧烈地喘息着,看着昏暗的屋子,桌子上亮着一盏小台灯,橘黄色的台灯照亮撕了四分之一的台历:9012年3月21日,春分,宜出行,忌嫁娶。
      
      她乌黑的瞳孔一缩,9012年?她重生到末世来临前三个月?
      
      苏棉呆呆地看着熟悉而陌生的大学宿舍,9012年6月22日,夏至,全国高校都在参加英语六级考试的时候,末世毫无征兆地来临。
      
      苏棉还记得那一日她提前交卷,走出考场的时候,太阳变成了一个燃烧的火球,无数的烈焰从天而降,整个城市成为了一座炼狱大熔炉。
      
      持续的高温上升,白天地球温度达到了一、两百摄氏度,动植物纷纷死亡,城市基础设施瘫痪,断水断电断粮,成为大型饥饿斗兽场。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全球人口锐减二之一,他们重新回到了原始时代。
      
      前世苏棉跟着同学老师进入避难所,那时候她还天真地以为这只是一场自然灾害,等灾害过去之后,她就能回到老家去接奶奶,后来人间成炼狱,她也被异能者抓住,献给了那个偏执病态的男人。
      
      那个男人实力强到变态,性情诡谲,喜怒无常,对自己的所有物有种病态的占有欲,且无法交流。苏棉被囚禁了两年,直到末世第三年,她才费尽心思逃出来,后来因体能太差,死在了恶劣的气候里。
      
      苏棉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五指不自觉地紧握,乌黑的瞳仁微冷,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次,这一次她一定不会重蹈覆辙。
      
      “下面是一则校园通知,十级台风琪亚娜将于晚上八点登陆,所有的晚自习、校园活动一律取消,请大家不要在校内逗留,回到宿舍,关紧门窗,做好防护措施。”校园广播声响起。
      
      十级台风琪亚娜?苏棉突然想到后世的一桩事情,心里一惊,连忙爬起来,拿起床上的一件厚外套,急急忙忙地出了宿舍,迎面撞上回宿舍的室友白溪。
      
      “苏棉,你要死呀。”白溪被她这一撞,包包掉在地上,里面的化妆品散落一地,顿时气急败坏地叫道。
      
      白溪是班上典型的白富美,性格骄纵蛮横,长得漂亮,家里巨有钱,原本是校花不二人选,结果苏棉凭着清纯柔美的颜值吊打了一众人,加上省高考状元的光环,被评选为华大百年来最漂亮的校花。
      
      从此两人就结下了梁子。
      
      白溪是本地人,平时几乎不住宿舍,苏棉看见她愣了一下,末世来临之后,整个世界格局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始了新一轮的洗牌,武力为尊的世界,金钱权势如浮云,异能者成为了金字塔的顶端。
      
      白溪后来因为长相漂亮,被家族送给了异能者,那异能者有十几个女人,对白溪也不好,时常施暴。
      
      末世三年里,白溪费尽千辛万苦来看过她两次。
      
      苏棉想到末世里的少有温情,一把抓住她,就往宿舍外跑。
      
      “苏棉,你疯了,外面台风啊。”白溪气得脸都绿了,要不是赶上台风,来不及回家,她才不会回宿舍。
      
      苏棉一言不发地拽着白溪下楼,冲出了宿舍楼,外面电闪雷鸣,乌云咆哮着压顶,狂风骤雨倾盆而下。
      
      “快跑,下大雨了。”
      
      “这雨好冷呀,冷到了骨子里。”
      
      “咦,这雨好像有颜色,是金色的。”
      
      “你眼花了吧,快回宿舍。”
      
      很快,宿舍楼前的林荫道就跑得不剩几个人了。
      
      苏棉仰起脸,忍受着刺骨的冰寒,看着满天絮絮扬扬落下的金色雨,克制住内心的激动。金色雨!竟然是真的!
      
      后世将春分这一日的台风雨定义为末世对人类无情淘汰的开始。台风雨来临前的金色雨会激发人体内的异能,对即将到来的末世有一定的抵抗能力。
      
      前世苏棉跟绝大多数人一样都留在了屋子里,没有淋到这一场金色雨,所以错过了异能激发,在末世来临之后,成为了最底层的弱势群体。
      
      “这雨怎么有颜色?”白溪见到落在苏棉脸上的金色雨,一阵错愕。
      
      原本翻滚咆哮的乌云静止,一弯冷月从云层中露出朦胧的身影,隐隐看去竟然像是金色的。金色雨像是由无数的月华凝结而成,洒向大地每个角落。
      
      苏棉仰起头,内心克制住惊涛骇浪。
      
      而同一时刻,在华夏各个地区,无数人似有所悟地仰头看向头顶的冷月和淅淅沥沥的金色雨,看着这诡异的天象。
      
      金色雨很快就停止。
      
      “回去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苏棉声音微微沙哑地说道。少女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如雪,乌黑的瞳仁散发着幽冷的光。
      
      白溪见状哆嗦了一下,一肚子火不敢发。苏棉好像变得不一样了,这还是公认最好脾气,有着小绵羊称号的苏棉吗?怪,怪可怕的。
      
      回到宿舍,苏棉没有再管白溪,不知道是不是淋了金色雨的后遗症,意识昏昏沉沉的,好像有些发热。
      
      她抱着自己的睡衣去浴室,脱衣服时,一块绯红的玉坠从身上掉了下来。
      
      玉坠看着有些眼熟,但是高烧和身体的难受让苏棉无法思考,胡乱将玉坠捡起来,冲了个热水澡就睡去了。
      
      夜里噩梦连连,一会儿是她跟同学们挤在避难所的画面,一会儿是她被囚禁在基地里,男人俯身,面容阴鸷,目光如刀,一寸寸打量她的画面,最后是她逃出来之后,死在荒野里的画面。
      
      苏棉浑身冒冷汗,又是冷又是热,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在梦里的时候,被人喊醒。
      
      “苏棉,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你没事吧?”
      
      苏棉挣扎地睁开沉重的眼皮,看清面前一脸关心的室友岳婉君,五指抓紧床单,瞳孔收缩。
      
      岳婉君?前世她把岳婉君当做最好的朋友,末世里也处处护着她,为了岳婉君数次触怒那个男人,可最后换来的只有背叛。
      
      苏棉不动声色地往床里挪了挪身子,起身,穿衣服,下床,然后听见哐当一声,一块绯红玉吊坠从身上掉下来,绯红玉葫芦当即碎成了两半,露出里面的一只迷你的小小葫芦。
      
      “咦,苏棉,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名贵的玉坠?而且还像俄罗斯套娃一样,大的里面还有一个小的。”岳婉君见这玉通透水润,像是一团烈焰,眼睛一亮,正要弯腰去捡。
      
      苏棉已经飞快地将玉葫芦捡起来,攥在手心,冷淡疏离地说道:“这是我爸妈留给我的。”
      
      破碎的绯红玉葫芦划破掌心,带来一丝的刺痛,苏棉浑身紧绷,丝毫没有意识到。她记得很清楚,这玉葫芦不是她的,是前世那个男人给她的,勒令她时时刻刻都戴在身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重生之后,这玉葫芦居然还在身上。
      
      不过到底是碎了。苏棉也不觉得可惜。死过一次了,该抛的都要尽数抛掉。
      
      “你不是说你从小跟你奶奶相依为命,没见过你爸妈吗?”岳婉君有些眼馋地看了一眼玉葫芦,这一定是好玉,她这种不懂玉的看了都移不开眼睛,苏棉说她家境贫寒都是骗人的吧。
      
      不过苏棉醒来之后对她的态度突然冷漠,岳婉君只得按捺住心思。
      
      “嗯。”苏棉点了点头,不愿意跟她虚与委蛇,径自进了浴室,关上门,轻轻吐出一口气。
      
      她自有记忆开始就跟着奶奶生活在山里,没有见过父母,连一张照片也没有,奶奶也从来不提她的父母,只说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苏棉已经默认了自己的父母大约是去世了。
      
      打开水龙头,苏棉这才发现碎掉的玉葫芦划破了掌心,染血的玉葫芦色泽更加的饱满,绯玉像是活了一样,散发着诡谲的光泽。
      
      她将碎玉直接丢进了垃圾桶,摩挲着只有指甲盖大小的迷你绯玉葫芦,正要一起丢掉,掌心一烫,小绯玉葫芦突然凭空消失,只留下一个玉葫芦的绯红印迹。
      
      苏棉吃惊地看着自己掌心的印迹,伸手碰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都被吸入了一个独立的空间里。
      
      雾蒙蒙的天空,没有日月星辰,目之所及都是红土壤,一百平米大小的空间里有一口泉眼,汩汩地冒出泉水来,日积月累,形成一个小水潭,水潭附近稀稀拉拉地长着几株植物。
      
      这是空间?苏棉内心狂喜。
      
      末世来临之后,全球变成高温大熔炉,异能者如雨后春笋一般崛起,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冰系异能者,一个强大的冰系异能者能制造出寒冰结界,抵御高温和元素兽的攻击。其次就是战力超强的火系异能者,也有人觉醒其他异能,譬如木系、风系以及功能性的空间异能。
      
      空间异能者等于一个移动仓库,虽然战斗力弱,但是组队和搜寻物资时是队伍的标配,受到各大基地的欢迎。
      
      不过空间异能者只能储藏没有生命的东西,而且空间大小跟异能者的等级有关,一般就是一个仓库大小的空间,像苏棉这样空间里有泉眼有土地的绝无仅有。
      
      苏棉稳下心神,走到水潭前,只见潭底都是嶙峋的玉石,清澈见底,一股清泉从水潭中心冒出来,滋养着土地和植物。
      
      这是人参?苏棉看清那几株植物,顿时大吃一惊,要不是村子老人都种植药材,全村都靠卖药材维持生计,她还认不出来。
      
      苏棉小心翼翼地动手挖了一株,小小一株,已经长成了人形,拖着长长的参须,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苏棉激动得手都有些颤抖。
      
      她目前存款只有五万多,这还是她从小到大存的所有奖学金和兼职的钱,家里清贫,奶奶那里也没有多少存款,距离末世不到三个月,无论大量屯物资还是回山里建避难所,都需要大量的资金。
      
      现在有了这一株极品人参,她末世的启动资金就有了。
      
      苏棉看着手上的小人参,深呼吸,双手握拳,眼底迸发出雪亮的光芒,有了这个空间,她在末世里终于有生存的底牌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书啦,发66个红包,六六大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