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立之年人世间》木末亭 ^第15章^ 最新更新:2015-03-11 21:41: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产科的突发事件 ...

  •   马娟已经在医院待了半个月,但是距离预产期还有两个半月。今天马加加来医院探望,发现姐姐的病床床尾两个床腿分别用两块砖头踮起。整个病床脚高头低,躺在其上肯定非常不舒服。
      “这是怎么回事啊?”马加加问梁德成。
      “姐姐子宫口有张开的趋势,羊膜腔已经突出成V字形,这样可以防止羊膜腔进一步向外发展。”
      由于之前在医院的经历,马加加对已羊膜腔,羊水这些概念非常清楚。羊膜腔内装着发育中的胎儿和羊水,进一步发展的后果就是早产,现在早产胎儿是很难保住的,至少还要坚持半个月,胎儿最后发育完善的是呼吸系统,等呼吸系统发育完善,生下来存活的把握才比较大。为了促进胎儿发育,医生还给马娟了激素。这时突然听到产房的门口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马加加和梁德成赶紧跑出病房,产房门口已经挤得水泄不通,激动的病人家属不顾值班护士的阻拦冲进了产房,现场一片混乱。
      “肯定出事了,之前有位产妇出现呼吸困难及低血压,肺动脉高压的现象。”梁德成现在顾不得再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以前只是从书本上听说过“羊水栓塞”,当时给他们授课的教授说他从医二十余年,还没有碰到过。难道今天就让他们医院碰到了?这时院领导已经赶到产房,安抚病人家属的情绪,梁德成刚想过去又怕被病人家属围攻,赶紧躲进了办公室。进行手术的几个同事现在也不知道躲在哪里,梁德成知道这次他们摊上事情了,现在尖锐的医患矛盾很容易将此演变成严重的群体事件,并且可能要命。
      出面解决问题的是主管行政和后勤事务的唐副院长,马加加听不清他说的什么,但是只听到患者家属哭诉,甚至还有人喊“杀人偿命”。事情一直僵持着,没多久就看到扛着摄像机的新闻记者赶到现场,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敬业精神和速度。梁德成又从办公室出来,这时已经脱下了白大褂。
      “走,过去看看。”
      “好。”向来不喜欢热闹的马加加也难以控制好奇之心。
      产房门口已经挤满了当事家属和围观的人们,他们大多数都站在了当事家属的一方,一起“义正词严”的向院方要说法。
      “我们初步判断是‘羊水栓塞’,这是一种非常罕见而且很致命的妊娠反应综合征。”
      “今天早上还好好的,怎么在产房这一会儿人就没了……”病人家属泣不成声。
      “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你们一定要相信,事后我们还会继续调查,一定……”唐副院长处理这类事情非常沉着,很有经验,但是他还是很难控制病人家属的情绪,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谁相信你们,还不是照顾自己人,主治医生呢,我们要找他偿命!”
      现场情况越来越混乱,“大家一定要冷静,先到我们办公室,毕竟这是手术室,还有很多其他的病人需要做手术。”唐副院长只能用缓兵之计。
      “我们要见主治医师,我们要看**最后一面!”
      马加加没有听清患者的名字,但是他非常理解家属的心情,毕竟是两条人命。
      “你们可以留一个人在这,其他人跟我到办公室可以吗?”唐副院长用恳求的语气说道,确实这招比较奏效。
      现场的人群很快算去,大家还在谈论这件事,好像并不是关心这已经逝去的两条人命,而是极端的不信任和各种猜测。
      “怎么没有看到手术室里的医生啊?”马加加问梁德成。
      “这时候敢出来啊,前一段时间都有医生被打被杀的,你没听说啊?”
      “也是,现在这世道,信任是最稀缺的。你怎么看?”
      “也不能怪当事家属,现在我们医生的信用已经严重透支了,我都不想干了。”
      “你说是医疗事故吗?”
      “最后的结果估计定性为‘羊水栓塞’,这里面有没有医生的责任,谁也不清楚,有时候手术期间的差错也会导致‘羊水栓塞’。”
      马加加不太懂,梁德成看着马加加疑惑的眼神说:“羊水栓塞是在分娩过程中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急性肺栓塞,过敏性休克,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肾功能衰竭或猝死的严重的分娩期并发症……”刚说到这儿,梁德成的电话响了。“不给你说了,科里开会,我过去一下。”
      马加加刚准备回病房,就听到病房内有人再喊:“快叫医生,我要生了!”
      马加加赶紧冲进病房,原来是马娟隔壁的室友,马娟赶紧提醒马加加快去叫医生,马加加又赶紧折回楼道,大喊“医生,医生!”
      几个医生跑了过来,看到病人的情况,
      “赶紧推近手术室”。
      马加加和病人的丈夫一起直接将病床推出,那位准妈妈不停的哭喊着“我的孩子!”她丈夫也神情凝重,呼喊着“让一下”。
      马加加好像突然感觉到了什么,电视中推病人到急救室的画面竟然在生活中真的上演了。当手术室关闭的那一刻,他才停在手术室门口,楞了半天。
      回到病房,里面少了一张床,显得空旷了很多,马娟的情绪很低落。
      “刚才外面怎么了?”
      马加加把病人由于羊水栓塞的事情给马娟说了一下,马娟的情绪更为低落了。
      “这种事情概率很少,刚才她怎么回事?”马加加指了指刚才摆放病床的位置。
      “和我一样,在保胎。现在才六个月,生下来肯定活不了。”
      “怎么会这样?”
      “她比我躺的时间还长,此前怀过几次全都流产了,这次从怀孕开始就保胎,坚持到第六个月了,还是没坚持住。”原来彼此鼓励的病友,现在提前进了手术室,马娟心生无限悲凉。
      “怎么突然就要生了?”
      “她是子宫口提前张开,羊膜腔突出,我是‘V’字形,她已经是‘U’字形了,长时间卧床导致便秘,已经几天没有大便了,憋的难受,躺着拉不出来,又不敢下床,医生给她开了开塞露,都用了第五管了,结果……”
      “怎么用那么多啊?”
      “她上次也是用了几管,实在太难受了。”
      马加加还想再问,看到马娟抑郁的心情,赶紧改了话题:“没事,再坚持半个月就不用担心了,即使早产也能存活。”
      “希望如此,我休息一会儿。”
      马加加现在的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没想到来了这短短的一个小时,竟然出了那么多事情,这几次来医院的经历让她听到了很多闻所未闻的名词和病例。他踱到护士站,护士站一角的墙壁上挂着这层楼所有的床号和病人情况。除了前置胎盘,妊娠高血压这些,还有多胎妊娠,妊娠糖尿病,异位妊娠,妊娠期甲亢等等,这些问题孕妇普遍年龄偏大。他又找到马娟的名字,旁边就是刚才进产室那位准妈妈,三十六岁。
      这时姐夫买饭回来了,马娟这两天不想吃家里做的饭,姐夫就去周围的快餐店买几样,配合着家里送来的粥给马娟吃。他们闲聊了一会,感慨了生孩子的不易,姐夫还提醒他早点结婚,早点生孩子,对母子都好。马加加第一时间又想到了谭佳慧。
      隔壁的病友从产房出来了,哭着对马娟说,孩子没了,是个男孩儿!我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做妈妈了!她哭的很伤心,是发自内心的悲痛。她确实渴望做妈妈,而且已经经历了几次怀孕,保胎的过程,最终还是没有实现成为妈妈的愿望。
      

  • 作者有话要说:  文章正在慢慢铺垫,或许有些读者感觉很散,正是这些事情,多主人公的价值观一点点的起着作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