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对母坦露 ...

  •   第四章
      
      贾琏在外间小书桌边握着毛笔认真描红,张氏悄悄走了进来,挥手让在一旁守着的墨意退下去后,她缓步走到儿子身边。虽说察觉到了母亲的到来,贾琏还是认真的完成手上的大字后才放下毛笔,恭敬的对着张氏请安:“母亲。”
      
      “我的琏儿长大了,懂事了。”温柔的摸了摸贾琏的头,张氏看着他的目光很慈祥,更有欣慰,“辛苦你了,琏儿。”
      
      “我不辛苦,母亲!”贾琏坚定的说。
      
      他是纨绔不爱读书不错,但比起当初流放之时所受的苦,现在不过是背点书练点字又算得了什么。在他的努力下,母亲张氏能够下床行走且脸色红润,这样就很好。
      
      背诵《诗经》是件很枯燥的事,就算是用系统教授给他的易于背诵的方式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个时候,贾琏就靠系统提供的一些白话文话本打发时间顺便放松大脑。
      
      当然,这个打发时间和放松大脑都是系统告诉他的。这种过于现代的词语,本土重生的琏二爷是不可能明白的。
      
      贾琏对话本是喜爱的,他也曾经年少,对于《会真记》这类的话本也是看过不少,所以在系统提出给他提供一些话本看他是欣然同意的。如今的贾琏还没正式开蒙,要是抱着一本书读才奇怪了,对着半空发呆倒没什么,顶多别人觉得这小孩子喜静罢了。
      
      可惜,系统提供给他的话本和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大半个月过去,他一共看完了三本话本,全部都是描写高官或者大族的后宅故事的,那些女人的狠毒和智计百出让贾琏看的时候生生出了一身冷汗,也对后宅更加的了解。
      
      上辈子他也不过是听了贾赦的话才知道表面慈和二婶的可怕,但那只是一种听说而非了解。在看了这些话本后,他才明白自己能够健康的长那么大怎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也是在这个时候,他才对自己的父亲贾赦有了认同。
      
      贾赦说疏远他是为了保护他,贾琏想要相信却又害怕,而在看了这三本话本,他才知道贾赦说的这话的真实性。如果非要说父亲贾赦有什么错的话,那就是他对贾史氏太过愚孝自己又没本事反抗罢了。
      
      这样的贾赦贾琏恨不起来,也亲近不起来,还是按照上辈子的相处模式好了。如果他能够打破曾经的命运,那么贾赦也不用被流放,就在他的院子里好好的当他的老太爷就好。
      
      也是在看过话本后,贾琏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和张氏谈谈。荣国府的事毕竟是内宅之事,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去插手这些。好吧,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只有三岁的小男童,离大男人还很早,可这年龄更是限制了他。
      
      哪个勋贵或者清贵的家里是由男人主事的?
      
      就算是没有女主人,那也是由家里的管家和嬷嬷打理。要做大事的男人不能不通俗务,但更不能变成管家公。
      
      话再说回来,难道光是看了三本宅斗话本他就能掌握宅斗技巧了吗?贾琏不相信自己有那能耐,他要是能那么厉害的话,早就已经将《诗经》给背完了。想想吧,《诗经》只有三万多字,同为五经的《礼记》包含三礼——《仪礼》、《周礼》和《礼记》。
      
      《仪礼》56115字,《周礼》45806字,《礼记》99027字,加起来差不多近二十万字,而系统的要求仍然是一个月必须背完!幸好系统已经跟贾琏说了这《礼仪》是最后需要他背诵的,他在这之前可以先接触一下,允许先背诵一些,要不他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贾琏觉得,等母亲张氏身上的问题解决后,他就算跟那些大儒不能比,也绝对比他那一直被传会读书的二叔厉害得多。话说,这天下的读书人有几个能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顶多就是用得比较多的《论语》和《大学》能做到这个地步。
      
      不过就是这样也值得敬佩,读书人真的不容易。
      
      他现在还只是背诵,想想读书人还得将这四书五经吃透,就针对那么一两句话就得写上一篇八股论述文出来。就那么几百字,不仅得言之有物,还得文采斐然……
      
      贾琏只觉得自己初重生时想的自己要努力念书靠科举出仕的想法,真是幼稚得可笑。这天下能读出来的读书人,真不多。就算每三年就有三百人成为贡士,但和整个天下相比,读书人的比例还是小得可怕。
      
      祖父贾代善果然是疼爱姑姑贾敏的,给她找了那么一个姑父。
      
      林如海既是列侯出身,又是书香世家,更是探花郎。可惜就是林家子嗣不丰,姑姑嫁过去多年无子,最后好不容易有了个林黛玉身子骨也不怎么好。而最后林家更是绝了嗣,林家的家产变成了贾家的大观园以及老太太和二太太的私产。
      
      经历了重生,对神佛轮回阴司报应之事贾琏也不再铁齿,虽然他对为什么做了那么多坏事的二房却没有得到丝毫的报应奇怪。即使奇怪,他仍然对姑父林如海和表妹林黛玉满是愧疚。
      
      他辜负了姑父的托付,将从林家的获得的财产全部用来填补了荣国府的空缺,最后却又眼睁睁的看着贾母和二婶逼死了被用光嫁妆的林黛玉。现在回想一下,林如海做了那么多年的官,又是简在帝心的圣上心腹,怎么可能看不出他那时候的算计和得意。可林如海已然没了托付之人,只能选择相信夫人贾敏的娘家。
      
      说不定,荣国府最后被抄也和这脱不了关系。
      
      贾琏之前觉得二叔贾政有多么端方,现在就觉得二叔就是伪读书人,纯粹是丢读书人的脸。
      
      考了十来年还没考中一个秀才,最后还是靠祖上恩荫得了一个官职,而那一个官职还一座就又是十来年没挪过窝,要不是贾元春封妃,他的职位估计一辈子就是那工部员外郎了。
      
      成天就在府里和他养着的那些清客谈诗论画,可不管是贾政还是他的那些清客又有哪个是在书画诗词方面的造诣让人认可的?连京城的文人圈子都进不去!
      
      看着贾琏稚嫩的脸上快速闪过的种种与年龄不符的神色,张氏叹息一声,拉着他走到旁边的榻上坐下。
      
      “琏儿,母亲想和你好好谈谈。”
      
      “啊?”贾琏惊讶的看向张氏,不是该他找母亲谈谈的才是吗。
      
      张氏给儿子整理了一下衣冠,才将他搂进怀里,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道:“琏儿,你每次掺在茶水里给母亲喝下的是什么?”
      
      这下贾琏不再是震惊而是惊恐,他该怎么和张氏解释?张氏会不会以为他是死后还阳的怪物,会不会找来和尚或是道士收拾他?回想起曾经王熙凤的疯狂和贾宝玉的昏迷不醒,贾琏的脸色变成了惨白。
      
      贾琏惊恐的模样让张氏皱眉,她在他背上轻轻拍抚着:“别怕,琏儿。母亲知道琏儿是个好孩子,母亲只是想知道琏儿从哪弄来的药……还有,希望琏儿小心一些,被母亲发现没关系,被其他人发现的话……”
      
      母亲未尽的言语贾琏自然领会得了,可作为三周岁的孩童却是不该明白的,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可就像张氏说的一样,他的行事一点都不周全,张氏倒是可以包容他甚至帮助他,可要是给其他人发现呢?
      
      那自称系统的存在是真的想要帮助他,还是将他的一切当作上演的戏剧,作为系统闲暇时的调剂?
      
      一切贾琏都没有答案,在这个重生的世界,他是孤独的。可现在,张氏的话给他点亮了一展明灯。不管如何,母亲对孩子的疼爱都是无私的,祖母对二叔,二太太对贾珠和宝玉,还有王熙凤对巧姐。既然这样,张氏对他,应该也会如此吧?
      
      惊疑不定的黑眸对上张氏温柔而又包容的杏眸,贾琏突然就冷静了下来。还有着婴儿肥的脸上展开一个有些苍白的笑容,他对着张氏说:“母亲,琏儿拜了位师父,那药是师父给琏儿的,让琏儿每三天给母亲吃一次,可以缓解母亲身上所中千日醉的毒素。”
      
      贾琏有位别人都不知道的师父张氏私底下猜测过,可她中毒就不再她的考虑之中了。
      
      “琏儿,你说母亲中了毒?”张氏花容失色,暂时想不到追问贾琏师父的事。
      
      小心的观察着张氏的神色,发现她真的没有太过自己的异常,贾琏点头乖巧的说:“嗯,师父说母亲你中毒挺久了。这种毒江湖中人用得比较多,宫中的太医和御医基本都查不出来。中毒症状主要为身体逐渐虚弱,不管怎样调养还是服用补气养血的药都起不了作用,最终只能……”
      
      贾琏没说的话张氏自然明白,现在她跟贾琏一样惨白着脸。如果不是儿子突然拜了个什么师父察觉到她中了毒,那最后的结果……
      
      只是想想,张氏就忍不住直打冷颤。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贾琏真没什么城府,所以就算重生了也没发现自己的破绽居然那么大。
    幸好张氏还活着,并且对贾赦的后院掌控力还算不错,要不他现在已经彻底暴露给贾母和王夫人了。
    这章是补昨天的更新,稍后还有一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