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是的,晴明先生 ...

  •   岑霏轻轻地戳了夜叉一下:“我允许你去抓妖怪吃,吃饱了记得回来就好。”
      夜叉出离愤怒了。
      让他自己出去觅食?那还要她这个阴阳师干嘛?
      
      他吼道:“没看到本大爷连冥府小鬼都打……唔!”
      夜叉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硬生生把另外半截怒吼给堵了回去。一只包子跳上他的脑袋,欢乐地蹦跶起来。
      
      也就是说他已经弱到无法自己觅食了,岑霏同情地看向夜叉。游戏里的夜叉好歹是个SR啊,她这只为什么弱成这样呢?
      夜叉因为说错话而变得非常沮丧,缩到墙角去面壁,远远的飘来一句话:“召唤契约上写了管饱的……”
      
      关于召唤契约,岑霏这个外行知道的恐怕还没有夜叉知道的多。管饱这种事情,是召唤契约最基本条例啊……
      
      继自己的生存问题之后,岑霏遇到了又一大难题。她糊里糊涂地拥有了一个式神,可是她该怎么喂饱他呢?
      
      作为一个阴阳师咸鱼玩家,岑霏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连签到都没怎么签。她游戏里的式神星级都很低,几乎没怎么养过……
      但是对这只活的,她实在做不到不管,这可是她的式神呀……
      
      饭都没得吃,那不是太凄惨吗?
      可是她根本不知道怎么给夜叉弄吃的,那个怪谈研究协会也没给她回邮件。
      
      岑霏在自己的床上滚来滚去,目光无意间看到了那张装饰地毯。她立即冲了上去,将它的每一寸都给观察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
      “呵呵呵,”岑霏举起剪刀,对着装饰地毯阴笑,“把它剪开的话,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呢,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快要动手的时候,岑霏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将剪刀和地毯一并扔下,冲到了丢在墙角的垃圾袋跟前。
      昨天她把快递盒子给扔进去了,现在她想捞出来,看看寄件人的联系方式。
      
      她这屋子里生活垃圾比较少,又刚刚扔过一次,所以这个打捞过程不算太痛苦。可惜结果还是让她失望了,快件是匿名寄来的。
      岑霏不死心,又去翻毛毯的包装袋。
      
      “这个是……”她捡起一张名片大小的卡纸。
      这张卡纸质量不错,中央端正地印着十一个数字,除此以外再没有其他信息了。看起来像是电话号码,要拨拨看吗?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印着召唤阵的装饰地毯是他寄的,夜叉也是这样才被召唤出来的,也许就让她碰对了呢?
      岑霏拨了那个号码,然后电话接通了。
      
      电话虽然通了,岑霏却突然沉默了,这个事儿该从哪里说起啊……
      对方等了一会儿,问:“请问是哪位?”
      这是一个温和的男声,声音还挺好听的。
      岑霏这时才想起来,她那份奖品是一位COSER发的,可她没注意对方的名字。对了,他COS的是晴明!
      
      “我……我是岑霏。”
      笨蛋,就算自报姓名对方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吧,岑霏吐槽起自己来,连忙又补了一句,“请问是晴明先生吗?”
      啊啊啊,我是白痴吗?岑霏又想。就算他是那个COSER,名字也不可能是晴明呀。
      
      可是电话那头的人却说:“我正是晴明。”
      他似乎在笑……
      晴明就晴明吧,岑霏紧张兮兮地说:“昨天收到了奖品,非常喜欢,谢谢您。”
      
      “是那个啊,喜欢就好,不必客气的。还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发生了点奇怪的事情……”
      “哦?莫非跟地毯有关?”
      “是的,晴明先生!”
      
      对方似乎并不觉得奇怪,而且还主动提到了那张装饰地毯。
      说不定……说不定有戏呢!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有人分享的话该多好啊,岑霏直接忽视了其他可能性。
      
      她正要细说,对面却突然嘈杂起来。
      
      “‘救命啊,晴明大人!哇!不要——’‘你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呦,乖乖臣服于本大爷的胯.下吧,小鹿男!’”
      岑霏:“……”
      
      这是什么鬼?她好像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内容?
      还有小鹿男,那不是妖怪吗?而且还是SSR呢。
      话说……另外一位说话的语气似乎和她家那个有点像,让她想起了某个妖怪……
      
      岑霏正在浮想联翩的时候,对面又安静了下来,晴明的声音再次响起:“抱歉,家里的客人比较热情。地毯的事,比较复杂吧?跟式神有关吗?”
      这到底是些什么客人啊……不过正因为这样,岑霏才觉得更有希望了。
      “是的,跟式神有关。”她答道。
      
      “那么,在电话里恐怕也说不清楚,我现在也有客人要招待,不如我们见个面吧。”
      “可以吗?请问要在哪里见面?”
      “嗯……有一间不错的茶屋,我们边喝茶边谈怎么样?”
      “好的,晴明先生!”
      “地址的话……”
      
      岑霏和被她叫做“晴明”的人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址对方会发到她手机上的。巧的是对方也在都广市,明天就可以见面了。
      岑霏松了一口气,夜叉好像饿坏了,不管怎样都得尽快见到对方,希望能得到些有用的信息。
      
      她转头看向夜叉,那家伙还窝在那个角落里,头上的包子一跳一跳的。
      
      此时,都广市的一座别墅中,年轻的白发男人挂掉了电话。
      他的面相柔和而俊美,有一个尖尖的下巴,唇边噙着一丝笑意,任谁来看,都是一位温柔而美好的男子,但是……
      
      “晴明。”
      酒吞童子看了过来,他正稳稳地躺在小鹿男的背上,还翘着二郎腿,完全拿他当躺椅了。
      “又是那副奸笑,你这只老狐狸又干了些什么?”
      晴明一笑,并不回答。
      
      小鹿男眼泪汪汪地向他求助:“晴明大人……”
      晴明上前去摸了摸小鹿的头,“好了酒吞,下来吧,别再欺负小鹿了。”
      “这让我很为难啊,晴明,本大爷觉得你家的沙发都没有他背上舒服啊。”
      
      “这样啊……”晴明说着,又拿起了手机,似乎要打给谁。
      “喂喂,快住手!”酒吞童子顿时吓得从小鹿男的身上滚了下来,一把抢过他的手机,看着屏幕上的联系人连声说,“危险危险,差点儿就……”
      
      小鹿男一获得自由,就躲到了晴明的身后,只露出了个可怜兮兮的脑袋,晴明安抚似的又揉了揉他的头。
      酒吞抬眼一看,嗤笑了一下,心道:那个笨蛋,那只狐狸不是比他危险多了吗?嘛,算了,反正也不关他的事。
      
      晴明抚摸着小鹿的脑袋,视线投向了落地窗外。
      
      人间的灯火浸润了夜空,这时已经入夜,正是魑魅魍魉最活跃的时间。
      
      都广市一角,一团有大巴大小的黑影蠕动着。它的边缘的黑雾涌动,变幻着形状,最后定格成了一头犀牛。
      这头“犀牛”四踢疾奔,发狂一般发起了冲撞,而它的目标,却是一个小孩。
      
      在这个怪物面前,小孩和他的黑镰就像妄图撼树的蚍蜉,然而有几个人知道呢?这个孩子才是真正可怕的怪物。
      
      “犀牛”声势浩大地飞驰而来,滚滚黑雾铺天盖地。
      黑童子的白发随风飘起,金眸前所未有地圆睁着,诡谲的兴奋布满他稚嫩的面容。随着“犀牛”的靠近,他的喉咙里发出了难耐的嬉笑声。
      
      来吧,来吧!有声音在他心里叫嚣着。
      黑色的镰刀忽然涨大,甚至超过了“犀牛”的大小。小小的黑童子消失了,唯有镰刀的光芒划过天际。
      壮硕的“犀牛”在这光芒之下分崩离析,黑雾轰然四散,再凑到一起时已经没了原来形状,尺寸也缩水了大半不止。
      
      “死吧!”黑童子的喉咙里发出了嘶哑干涩的声音。
      这与他的稚嫩面容绝不匹配的死亡宣告杀气腾腾,眼眸里的金光越发刺目,黑色镰刀再次被举起……
      “住手,黑童子!”
      
      白童子赶到了,他的呼声使那镰刀堪堪停住。
      黑童子的眸子恢复成了平常的样子,空洞而黯淡。他呆滞地望向白童子,就这么盯住他不挪眼了。
      
      “真是的,总是一个人跑在前面。”
      白童子一边抱怨他将自己丢下,一边祭出了自己的招魂幡。
      招魂幡缓缓升到空中,由慢至快地旋转起来,橙色和白色交织成片。地上的黑团受到吸引,蒸发了一般往空中升腾而去,全部被收进了幡中。
      
      白童子收回招魂幡,表情有点难过。
      
      今天是他和黑童子第一次出任务。有一个魂魄在外游荡没有前往冥府,他们负责将他接回。
      魂魄一直在外游荡的话,是会发生异变的。对魂魄本身也好,对活着的人也好都不是好事情。
      这本来是个简单的任务,但是出了点意外。
      
      他们找到的时候,发现那个魂魄已经发生了异变。
      这么短的时间,本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个变化不正常。在他们追逐这个异变魂魄的时候,它的变化还在继续,到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人形。
      死者生前似乎格外喜爱犀牛这种生物……
      
      “他已经不能入轮回了。”白童子难过地说。黑童子定定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没过多久,白童子就振作了起来。
      “这也没办法,我们尽力了,要赶紧回去向两位鬼使大人报告这件事情。不过话说回来黑童子,下回一定要等等我哦,你这样我很担心的啊……”
      
      白童子将黑童子一通念,就算对方毫无反应也无损他的心情。
      
      “那么,就这样回去吧。”白童子正准备开启回冥府的门,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他想了想,问黑童子,“你有没有觉得少了什么?”
      两双眼睛对视良久,白童子终于想到了。
      
      “包子不见了!阎魔大人的包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