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你也太凶了点 ...

  •   岑霏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哆嗦了起来,除此以外,她也再没有事情可做。
      
      “本大爷要怎么弄死你呢?是把你的肉一片片割下来吃掉,还是斩断你的腰,让你的肠子流上一地?又或者,从手指开始,将你的骨头一点一点碾碎?哈哈哈!这久违的愉悦啊,本大爷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了!喂,阴阳师呦,你更喜欢哪一个?”
      
      岑霏抖得更加剧烈,她很用力地挪动双唇,想发出声音,但是身体不听她的使唤。
      动起来……快动起来,快逃啊!她在心底呐喊着,但实际上,她连发出一个音都做不到。
      
      “嗯?你说什么?本大爷听不见啊。哦,是嘛,你想三个一起来?没问题,本大爷这就成全你!”
      他将岑霏丢在地上,五个尖锐的指甲露了出来,“从哪里开始好呢?”
      每一个指甲都像一把坚硬锋利的小刀,岑霏像死鱼一样睁着眼,眼看着夜叉的手离她越来越近。
      “唔……唔!”她剧烈喘息了起来,终于挣扎出了一点声音。
      夜叉的指甲来到了她的脸上,食指尖点上了她白嫩的脸。他的表情嗜血而残酷,眼里灼烧着饥饿的火焰。
      
      他要破坏。
      他要摧毁!
      他要杀戮!!!
      他那被封印了千年的欲望啊……他那积累了千年的怨憎啊!
      
      羔羊就在眼前,并且毫无反抗之力。
      他回想起了在漫长的时光里被遗忘的味道,鲜血的味道,恐惧的味道,憎恨的味道……
      来吧,让他享用这久违的盛宴。
      
      “不……”
      他的手一顿,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眼珠子一转,盯住岑霏的脸,“你在说话?”
      “不……”
      岑霏声如细丝,充满了绝望。突然,她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吼了出来——
      “你给我滚开——”
      
      少女的怒吼声如雷声轰鸣,竟隐约有回声响起。那“滚开”两个字如同汹涌的潮水,一波又一波冲击在夜叉的脑海之中。
      随着这冲击,他的妖力被抽空,叉子掉在了地上,尖锐的指甲消失不见。
      
      他感到自己的力量在急速消失,仿佛水滴在高温下蒸发成了水汽。他的身体瘫软下来,他撑起手臂,妄图挣扎一下,然而手上又哪里还有力气剩余呢?
      他像一团被抽掉了全身骨头的肉,无力地瘫软在地。眼睛里的神采消失,惊愕凝固在了脸上。
      
      岑霏剧烈地喘着气,失去支撑的身体也软了下来,一滴汗水从她的脸上流下。她眼睁睁地看着地板,回味着发生的一切。
      
      她打完工回到租屋,手提袋里装着一个意外收到的快件。
      拆掉快件之后,她找到了一张印着阴阳师现世召唤阵的装饰地毯。
      她用这个召唤阵进行了现世召唤,夜叉出现了,接着夜叉攻击了她。
      
      对,就是这样……
      这一幕幕像是回放一般从她的脑海里闪过,看似缓慢,实际不过一瞬,她已经理清了这一切。
      岑霏像个小球似的弹了起来,蹬蹬蹬跑到了离夜叉最远的角落,死死巴着墙角。见他依旧瘫着一动不动,这才安心了许多。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夜叉已经无法威胁到自己了。这种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她都快要将刚才的恐惧给忘了。
      或许可以过去看看……她想。
      脚趾头在地板上抓了抓,决定了,这就过去看看。
      
      刚迈出一步,突然传来一阵巨响!
      “呀!”她尖叫一声缩回墙角,随即就发现这动静是从门上传来的。
      有人在敲门。
      
      “开门!”
      这样粗暴的动作,与其说是敲门,倒不如说是砸门。但岑霏反而放心了,这声音,是她那位暴脾气邻居。
      
      这位邻居姓付,长得人高马大,看起来很凶,他也的确很凶。
      不过据岑霏的观察,他应该没有暴力倾向。
      这位邻居曾经跟一个女人吵过架,闹得可厉害了,从街头吵到巷尾。当时就算他们打起来也不会有任何人会觉得奇怪,好在到最后也没有动手。
      
      砸门声还在继续,岑霏跑到门口,将门打开了一道缝,自己躲在门后,只钻出了一个脑袋。
      “晚上好……”她弱弱地说。
      “好个屁!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外面的凶神恶煞看了她一眼,视线却穿过门缝飞快一扫,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大概……大概12点了吧……”岑霏陪着笑说。
      “知道还在那搞鬼!”
      “对、对不起!”
      是哦,叉子在地上拖动的声音,砸在地上的声音之类的,她还大叫了一声……这里的隔音可是很差的,估计这位邻居也是忍不了了。
      
      “你刚刚在鬼吼什么?”
      “在看一部吓人的小说,所以才……”
      “别以为年纪小就可以妨碍别人休息啊。”
      “对不起!我再也不会了!”
      
      岑霏被那人一顿数落,连连保证不会再吵到他了。邻居这才满意了,可他要回去的时候,却被岑霏拉住了衣角。
      他面色不爽地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拉住的衣角,接着又瞪向岑霏,凶巴巴地说:“还有什么事?”
      
      “那、那个……是这样的……”岑霏鼓足了勇气请求道,“付先生,请帮我一个忙。”
      付姓男子看着岑霏,等她的下文,岑霏怕他不耐烦,连忙说道:“我屋子里有妖怪!”
      “什么?”他愣住了。
      “有妖怪!”岑霏重复道。她豁出去了一样把房门大开,指向夜叉瘫倒的地方。
      
      付姓男子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接着又看向岑霏的脸,见她又是胆怯又是期待的,不禁同情起来,难得好声好气地问道:“你家里人呢?”
      家里人……
      岑霏垂下头,看起来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他们让我有事没事都别去烦他们。”
      
      付姓男子面露不忍,说:“我记得你有在打工吧?”
      “是啊。”
      “那就好好攒钱,然后去医院看病。记住,挂号精神科。”他打了哈欠,似乎很困了,感慨似的地说,“平常看起来挺正常的啊……对了,别报警啊。”
      他也不跟岑霏说再见,直接回了自己的租屋。
      
      被丢下的岑霏风中凌乱了,虽然并没有风。
      
      精、精神科?哈?
      岑霏随即意识到一个问题,恐怕她的邻居并没有看见夜叉,不然他不会是这个反应。问题……好像有点复杂啊。
      关上门,她叹了一口气。走到夜叉旁边,居高临下地打量起他来。
      
      夜叉的体型很高大,跟他一比,她和她的男同学们简直就是孩子……就算以前班上身材最高大的男生,也没有夜叉这种压迫感,毕竟是妖怪嘛。
      现在这只恶鬼瘫在那里,目光呆滞,完全没了刚才的气势,好像已经失去意识了。
      
      岑霏伸出一只手指,在他的脸上戳了戳,见他没有反应,便大着胆子又戳了几下。
      
      “喂,你是我的幻觉吗?”
      戳戳。
      “……是我太寂寞,才把你想象出来了吗?”
      戳戳。
      她感觉自己的眼眶有点湿,委委屈屈地说:“那你也太凶了点。”
      
      岑霏对着夜叉发了一会儿呆,老半天才回神。
      就像隔壁那位说的那样,不能报警,那么现在她该怎么办呢?岑霏打开手机通讯录,对着其中两个号码看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拨打。
      
      又发了会儿呆,她打开手机浏览器,吧嗒吧嗒地输入了这么一句话:现世召唤出了一只真·妖怪,怎么办?
      结果出来的全是游戏里现世召唤相关的内容,跟真·妖怪没半点关系。
      
      岑霏又输入:遇到妖怪了怎么办。这回查到的内容就比较多样了。
      “猜它的原形,然后去找它的天敌……”有人出了这么个主意。
      岑霏的目光从手机屏幕移到了夜叉身上,盯着打量了半天。
      “怎么看他的原形都是人类啊,人类的天敌是个啥?”
      
      思来想去,无果。于是继续往下翻,终于又发现一条。帖子标题是“怪谈研究协会到底是个什么鬼?怎么哪里都有它”。
      
      这帖子的楼还挺高的,岑霏从头看到了尾,总结如下:
      那就是某个对怪谈走火入魔的土豪闲的蛋疼搞的东西。协会门口有信箱,发现灵异事件的话,可以给他们写信,也可以发电子邮件。
      还附了个邮件地址。
      岑霏试着发了一封邮件,然后等了半个小时,什么也没有。
      
      好困……算了,明天再说吧。
      
      她把手机丢了开去,在自己的两个帆布包里一通摸索,终于找出了一卷封箱带来。
      不久之后,租屋里多了个“蚕蛹”,夜叉整个儿被裹在了里面,只露出个脑袋。就连他的叉子,也被封箱带牢牢地黏在了离他老远的地板上。
      岑霏丢掉已经用完的封箱带,又去冲了个澡,后来窝到草席上,把电风扇的风力调低一档,睡了。
      
      明天还有重要的工作等着她去做,就算天塌下来,也休想阻止她打工赚钱。
      
      第二天,闹铃准时响起。
      岑霏闭着眼摸到了手机,熟门熟路地在屏幕上一划,又丢了开去,继续睡觉。
      
      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将整间租屋照得亮堂堂的。
      
      又过了大约五分钟,她第二次睁开了眼睛,熟门熟路地摸过手机,关闭了即将响起的另一个闹钟。正打算起床,却突然发觉今天有哪里不太一样。
      有一双眼睛正杀气腾腾地瞪着她,接着她又发现,这双眼睛距离她还不到十厘米!
      
      “哇啊啊啊啊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