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来自伙伴的支持 ...

  •   理事长办公室***
      
      我翘着二郎腿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桌前正拜访着草壁泡好正冒着热气的红茶,一共三杯茶、三个‘人’。
      
      “……因为委员长不放心夏叶小姐一个人在外,特别让我在旁照顾,所以多有打扰冒犯的地方,请多关照。”草壁站在沙发正中央的前方正儿八经的鞠了个躬,然后接下去说“委员长特别交代,如果夏叶小姐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的话,请不要手下留情,打进殡仪馆也没关系,只要记得预先支付费用就可以了。当然,如果你们的人被打进殡仪馆的话,费用不在我们预付中,麻烦了。”
      
      “……”理事长先生。
      
      “……”夜间部宿舍长。
      
      “哼,除了这些话就没有了吗?”我不肖的轻哼了一下,杏眼微眯,冷冷的说“最后那句话,是你擅自加上去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
      
      “真是抱歉,因为前不久委员长单方面打了沢田先生一伙人,将学校的体育场毁的七七八八,现在人还在医院躺着,为此这个月的经费已经透支了,所以该省的地方还是要省的。”
      
      “……连这地方也要省吗?”一个血腥的井字贴在后脑勺,欢快的跳动着。
      
      “对了,还有一句忘了说了,委员长说了,如果夏叶小姐真进了殡仪馆,那那个送她进去的人他会好好谢谢的。”
      
      “咳咳,那个云雀桑的哥哥酱还真是……关爱有加。”理事长握拳干咳几声,后面那四个字怎么说都那么的变扭,这真是亲兄妹该有的相处方式吗?!
      
      “隔三差五的把我打残送进医院,确实关爱有加。”我皮笑肉不笑的拉了拉嘴皮子。
      
      这盘轮到草壁干咳了,忍不住跳出来替自己的委员长辩解。“如果夏叶小姐每次不抢着出手的话,那气也不会撒在你的身上……”所以着不能怪委员长,这句话在我凶恶的目光下,不由的咽下去。
      
      好……好恐怖,不亏是并盛的第二个人型武器!
      
      “云雀桑。”温润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凶恶目光,眼中流光闪烁了一下,看向穿戴整洁少年,挑了挑眉,伸出手“抱歉,一遇到尼酱大人的事,我就会有点忘我,请说,枢学长。”
      
      “我只想知道,云雀桑和草壁桑是猎人吗?”他轻抿了口手中上好红茶叶泡制而成的茶,暗红的眼在茶雾中看不清。
      
      “那种工资低、没假期、没保险的工作我可没那个兴趣。”我伸出手握住那冰凉的茶杯柄学着对面的人慢慢小口的抿了口,淡雅的茶香在口中弥漫开,甘甜的茶味顺着舌尖的味觉流入喉中,即便是我这种不会品茶的人,也忍不住点头竖起拇指点个赞。
      
      “那个地方已经腐败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个人抱着最初的目标前进呐,人类总是控制不住自己那颗贪婪的心,这谁都知道。”我放下手中的杯子,好东西只需要浅尝一下就可以了,不然会变无味的。
      
      在一旁的草壁目光不由的漂移到我的身上,那眼神白痴都看得出来。
      
      ‘夏叶小姐,请不要把话讲的这么飘忽,会有神棍的感觉的。’
      
      我:-皿-#,楼上的小心打你哦。
      
      “这么说那个地方的,你还是第一个。”隐若在茶雾中的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浅笑“如果知道有人这么评教那个地方的话,会很生气的吧。”
      
      “谁知道,生气管我什么事,如果感到不快的话,我可是很欢迎有人送上门消遣一下。”霸气十足,在某种的方面讲那种自信是云雀家的特产,如果不自信的话,那么这么多次数也数不清的进医院次数,我岂不是羞愧的一头撞死在医院的墙壁上?所以这自信是必须的。
      
      “虽然这么讲,但是女孩子这么粗鲁的话,会嫁不出去的吧!”一旁的草壁一张嘴简直就是不消停,一开口就是吐槽,这种女生,还是个姓云雀的,谁敢娶。
      
      原本眼角带着淡淡惬意的我一听到草壁的话,眉角危险的扬起,微抬起头,嘴角的弧度迷人的扬起“再让我听到一句废话,就宰了你哦,亲爱的副委员长~”
      
      “是……是!”草壁瞬间抬头挺胸收腹。
      
      处理完那只满嘴不消停的家伙后,我才放下高翘的二郎腿双手放在腿上,正儿八经的向在这学院有绝对语言权的两人道“在我那只只知道‘咬杀’的尼酱还没来之前,就打扰了,理事长,枢学长,有什么要帮忙的事,请不要客气的使用这只新好男淫吧!”竖起食指歪向站在一旁做雕像的草壁。
      
      “玩死了也没关系哦~是吧,副委员长~”
      
      “……是。”草壁很想吐槽那句‘玩死也没关系’的话,但是一看到那让人阴风嗖嗖的眼神,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干巴巴的挤出一个字。
      
      ****
      
      “……你的意思是十年后的我要求尼桑送你过来的?”我靠在树干上,双手环绕在胸前,听着草壁的话眉微微挑了挑,十年后的我居然会没事的要求这种事?到底是为什么?
      
      “是的,因为现在技术只能支撑一人过来,而且十年后的你特地让蓝波桑带话来,里包恩先生说是十年后的夏叶桑想让十年前的你放一段假。”撇去那不良少年气息的草壁,话还是可信的。
      
      “是吗?”我垂下眼,掩去眼中浮现出的沉闷。
      
      “对了,里包恩先生让我把这东西转交给你。”草壁从口袋中拿出黑猫模样的录音笔。
      
      我挑了挑眉,黑漆漆的猫咪嘴角大裂双眼半眯,狡猾的像是在打什么鬼主意,让我想起那个鬼畜里包恩整人的时候也会露出这种笑容,带着薄茧的指腹摸了摸凸起的开关,漫不经心的说“啊,我知道了,去吧去吧,忙你自己的事。”
      
      扇了扇手掌像是嫌弃的模样,让草壁额头冒出一滴大汗,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临走前目光深邃的看了眼那只录音笔。
      
      ‘沙沙~’当人影消失在草丛中,确定人已经走远了,我这才按下录音笔的开关,开始是机械的沙沙声,然后是稚嫩带着不符的严肃。“Ciao~好久不见。”
      
      听到这声音,我冷冷的切了一声。
      
      “蠢夏,不要在心里诽谤我哦,不然会有厄运的哦~”
      
      “哼~”冷冷的鼻音,双眼透出鄙视的神色瞄了眼手中的笔,就像鄙视这声音的主人。你都不在跟前怎可能知道我又没有在心里诽谤你,还有厄运什么的你当你自己是巫师吗?随口一说就实现。
      
      “蠢夏长话短说,下个月是九代目和十代目、各守护者的交接仪式,由于技术的问题,我想你可能会错过,但是放心,就算人不在,上层的人已经默认你的存在了。至于草壁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想你已经清楚了,不用我在说些什么了,这段时间你就当做休假吧。”
      
      “云雀夏叶!”
      
      忽然的严厉正经惊得我条件方式站直,面色严肃。
      
      “不用为此感到迷茫恐惧,蠢纲他们会站在你的身旁的。”
      
      原本以为会是什么重大的事情,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事,果然最了解我的是你吗?里包恩。
      
      我浅笑了一下,松下紧绷的腰脊重新靠在树干上,初到这个世界的迷茫让自己以为这一辈子永远也回不去,所以才会这么偏激的找上理事长,做出挑衅玖兰枢的事情,将自己暴露在夜间部‘人’的面前,随后那只死麻雀的电话才平息了一下那种不安,最后是忽然冒出来的草壁……
      
      得到明确的答案,知道只要再等等就可以回去,狠狠不客气揍一顿那群学弟们,心这才安静下来了。
      
      我比任何人都要害怕孤独。
      
      我抬起头,伸出手覆盖住苦涩的双眼,嘲讽的笑了笑。
      
      这不算是弱点吧!里包恩。
      
      真的,谢谢大家……
      
      那种流露出来的脆弱也只是那一刹那而已,我想那种东西偶尔拿出来煽情一下就可以了,其余的时候根本没有必要。
      
      我放下手,嘴角嚣张的勾起,眼中只有张狂,我依旧是全盛完美的并盛女王!
      
      当我身影消失在树丛中时,原先站立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暗红色的双眸深深的望着少女离开的地方,她那一刻的变化吸引了他的注目,如果说优姬是温暖的春日,那她就是耀眼的夏日。
      
      “真是有趣……”
      
      一阵清爽的微风吹过,飘然然的落下几片绿叶,原先地方的人不见,仿佛从没出现过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相信大多数人来到一个陌生、没有一个朋友的地方,多少会有些不安。
    而夏叶就是这样。
    JJ又抽了,作者回复怎么都弄不了【叹气
    谢谢【殇墨】亲的评论,我一定会努力的更的~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