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自我感慨 ...

  •   “你!”
      
      莎莎的树叶舞动声和蚕儿的低鸣声交错在一起,两人的气氛却紧绷起来了,偶尔吹来的凉风也无法吹散其中的暗沉,就在此时远处传来少女的高叫声。
      
      “零!蓝堂学长!你们在做什么?” 一个黑影插足进两人的低气压范围内,横手挡在锥生零身前,就像母鸡护着小鸡一般,可她忘了她不是母鸡,而她身后的也不是小鸡,同样他们之间的事不是那么轻易插足的了的!
      
      实在是保护的太好了吗?
      
      我眯着眼站在三人的身后看着这2:1的局势,明显蓝堂英人数不够,嘴角微勾起,幸灾乐祸的表情已经明显到不能在明显了,可惜前面两个人注意力根本没放在这边,只是……
      
      恰好,蓝堂看见了,于是……
      
      “漂亮的小MM,求帮忙啊~”委屈的语言就像被眼前两人欺负了一样,这句话无疑将我从暗处推了出来,暴漏在三人的目光前,一下子目光聚集在了我的身上。
      
      “咦,你是新任的风纪委员吗?”优姬眨了眨大大的眼睛,明亮的光芒没有一丝污浊的痕迹,怪不得会有人这么保护她,干净纯洁,确实是对常年在黑暗中的人而言是一个夺人的光球。
      
      “啊。”我抬起手臂理了理被风吹散的黑丝,向前走了几步,在蓝堂英的目光下慢慢的开口。“偶尔的打闹也是一种增进感情的方式,我怎么好意思插足学长们之间的交流、友谊?”
      
      我那‘坐着说话腰不疼’的话让这两人脸上闪过嫌恶和恶寒,纷纷看了眼对方,然后轻哼一声撇头,这表情、动作真是太有喜感了。
      
      “英,怎么了?”又是一个从草丛里窜出来的人,温柔的笑容不似玖兰枢那般带着丝冷意和疲倦,更加的真实,若是能让他笑的那般轻松温柔的,恐怕……我的目光微扫了眼羞涩的少女,很显然只有她了。
      
      这个纯真的少女、同时也是他妹妹、未婚妻的少女。
      
      忽然有种不怎么愉快的感觉……
      
      我垂下眼,隐晦不明闪着光泽。
      
      “啊拉~这位就是今天早上理事长讲的那位云雀夏叶同学吗?你好,我叫一条拓麻,以后请多多关照。”温柔的问候,带着明显公式化的语气,似乎对我有种道不明的……敌意?
      
      作为才刚刚到这所学院半个月不到的我很无辜的说。我嘴角微微勾起,颔首微点头“请多多关照,一条学长。”
      
      “一条,你怎么来了。”蓝堂英走了过去,很自然的勾住了他的肩膀,只可惜两人之间身高的差距,迫使一条微弯曲下腰,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是枢大人让我来找你的,不是交代了白天不能乱走的吗?小心被枢大人训话!”
      
      作为公认最坐不住的蓝堂英,让他时常感到头疼,由其他和锥生零碰到一块更是让人头疼。
      
      一听到心目中的枢大人会训话,蓝堂英顿时颓废了,语气惨淡的说“啊,啊,我知道了。”
      
      终于搞定这一只后,一条暗暗松了口气,扭过头看向我们这边,客气的说“如果云雀同学有空的话,可以请你来一趟夜间部吗?我想当事人介绍,会比在外围的人介绍的更详细。”
      
      明明有敌意,却直率的开口邀请自己去夜间部,莫非……
      
      我摸了摸套在手指上的戒指,浅笑了一下“那就麻烦你了,一条学长。”
      
      于是原本三人行,到最后变成了五人行,理由则是:不安全,红果果□□裸的敌意啊,果然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恨交织?!
      
      ***
      
      “请。”一条绅士的推开棕色沉重的大门,侧身优雅的伸出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明亮宽敞的大厅,豪华柔软的沙发和地毯以及坐在上面的少年少女们,无论小到大的物件,都不是一般人可以买到的,看来吸血鬼很有钱的样子,唔,就一想起钱,我就揪心啊……
      
      收回微漏出的有苦说不出的神色,缺钱就是可怜啊。
      
      “中午好,玖兰学长以及各位不知名的学姐学长们。”我淑女的屈膝,对于这种中世纪的礼仪我并不陌生,当然这功劳因该划分给那个鬼畜里包恩,无论是各种各样的威逼都要好!好!感!谢!啦!~
      
      坐在单人沙发上的玖兰枢合上膝盖上的书籍,抬起头,随即就是嘴角上那抹浅淡真实的笑容“中午好,云雀同学,锥生同学……优姬。”
      
      “啊,您……您好,玖兰学长!”忽然被叫道的少女紧张话不成语,仓促的弯下腰,简直就是受宠若惊的小动物。
      
      而一旁的锥生零对她的举动则是不悦的皱了皱眉,眼中有着厌恶和担忧。
      
      似乎没有什么人发现最后的称呼有所改变,我横了眼头快要低到地上红着脸的少女,真是个纯情的女孩啊~
      
      “云雀同学,在校这段时间还习惯吗?”他转头问向我,眉间的暖意浅了几分。
      
      “多谢玖兰学长的关心,一切都好。”记忆中的剧情已经淡化了不少,看来私下需要重新回温一下,比如他身旁坐着的几人是谁这种小问题。我飞转着大脑,一溜而过的问题哗的一下暂时解决了。
      
      客气生疏的一问一答,无非是生活中的小细节,关心孜孜,让人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就在我要暴走,想要抽出棍子一棍抽过去结束这段对话转为对打模式的时候,一直被自己默认为板砖的手机忽然响起高昂的尖叫声。
      
      “啊!夏夜姐,再不接电话云雀学长就要杀过来了啊啊!SSS级怪兽啊啊啊!!”
      
      我默了一下,才恍然记起这是前不久刚刚威逼某人录下来的一段手机铃声,貌似最后被发现的说,哈,真是满满的歉意啊~
      
      “抱歉,我接个电话。”我对他满是‘歉意’的说,从上衣口袋中掏出还在折腾的手机,微侧过身坦然的按下接听键。我想即使隔个十几米,以他们非人类的耳朵也能听清楚的吧,那还遮个pi!
      
      “摩西摩西,什么风把尼酱桑的电话催过来了,说出来给孤苦伶仃的妹妹桑笑笑。”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已经很欠扁了。
      
      “半个月不见胆子长肥了嘛,在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咬杀你哦。”清冷凉飕飕满满血腥的威胁。
      
      “哈~好怕怕,怎么办,这种模式你已经启动了十几年,敢情你能不能换一个,比如:妹妹,许久不见,离家出走的感觉怎么样?吃的好睡的好吗?”我的吐槽模式再次开起。
      
      “哇哦,你这是在对我吐槽你心中的不满吗?蠢货。”
      
      “论谁每个月进三次以上医院都会不爽的吧,由其还被一群大妈大婶围攻,家庭暴力什么的,你让我情何以堪。”
      
      “每次拎着棍子说要咬杀我却被我打趴在地上踩在脚下的是那个蠢货!”
      
      “喂喂,不要抹黑我,明明是你好战,才导致我好斗,这叫做不服输的精神,还有被妹妹赢一次就有那么难堪吗?”果断的掀桌!
      
      “这么说,你想在断几根骨头躺几个月的床?”绝对可以想象出电话那头的人微挑眉,凶残的模样,不,是斗志满满的模样。
      
      “你确定我是你妹妹,而不是路边捡的野丫头吗?哪有哥哥会对妹妹说这种血腥暴力的话!嘤嘤~太凶残了,不愧是SSS级巨怪,决定了我要继续亡命天涯……”我一边翻白眼一边面瘫着脸吐着槽,绘声绘色描述出了悲愤的情绪。
      
      “哇哦,你这是在吐槽我对你太仁慈了吗?下次直接把你打进医院躺个一年半载反省一下,怎么样?”听似征求意见的语气,其实已经敲下木槌定下的事实。
      
      “……嘤嘤,你果然不是我的尼酱,其实你早就想把我一拐子抽死送进殡仪馆直接火化一了百了的吧。”
      
      以上就是这对兄妹相处的第二个方式,比起第一个‘咬杀你’什么的太少见、这方式太有喜感了。
      
      “嗯哼,这个想法不错。”
      
      没救了,这个货没救了。像是霜打茄子焉了一样的我凄凉的很,果然不因该抱有温柔平和的想法放在这个中二货尼酱身上。
      
      “在我还没找到方法之前,就让你高兴一回,但是……”电话的那头停顿了一下,语气说停顿还不如说是在酝酿风暴,下一刻,充满寒意低缓犹如即将撕裂猎物的野兽般的语气响起。
      
      “如果被我轻易咬杀了的话,你可以去殡仪馆预先订个床位,即使那脆弱的羁绊。”
      
      “喂喂,那脆弱的羁绊闹怎么样,就算再怎么不善于表达也不能这样啊,我们可是羁绊最深的兄妹!”
      
      “那又如何,在我眼里只有耐咬杀的家伙,那东西,哼。”电话那头的人冷哼了一声,顿时各种高大上。
      
      “……”我呆愣的拿着已经忙音状态的手机,嘴角不忍的微抽搐了一下低喃“不愧是不受任何束缚的孤高浮云……”你能在装逼一点吗?诚实点会死吗?尼酱!
      
      “阿诺,你没事吧,云雀同学。”黑主优姬看着被笼罩在低气压状态下的我,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那种语气简直就像是对待易碎物品。
      
      “哈~我很好。”我将手机放回口袋中,对着玖兰枢扬起嘴角,如果没有那还没缓过来的僵硬,这笑容或许会更好一些。“玖兰学长,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那个,你要去哪?”担忧小心翼翼插话询问的黑主优姬。
      
      “当然是……去找殡仪馆定床位,然后宰了那只死中二病的蠢尼酱啦~像那种寒酸的地方怎么可能适合我。”我扭过头微侧过脸,黑色的杏眼弯起一个小巧月牙,嘴角微露出白亮的虎牙。“果然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因该一脚踹死尼酱这种生物啦~。”
      
      在众多不同神色‘人’的目光下,我坦然阴森的呲牙冷笑,四周的温度顿时凉下了一大截。
      
      咳咳,楼上请不要用纯洁的表情说这种血腥会带坏孩子的话,会被关进小黑屋的啊!以上作者留。
      
      

  • 作者有话要说:  尼酱大人是出了名的变扭【← ←在我的眼里】
    所以最后的慰问变成了这样,估计夏叶在诸位心目中的形象…很是微妙吧=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