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你别走》余姗姗 ^第11章^ 最新更新:2015-09-15 23:56: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Chapter 11 ...

  •   
      当寄宿家庭的女主人,将隋心带到姚晓娜的卧室时,姚晓娜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吃水果,除了脖子上的几道淤痕,一点都不像是受伤的样子。
      
      隋心走进屋里,关上门,一言不发。
      
      姚晓娜眼睛扫过来,眼神像是料到她会登门的笃定,笑的阴阳怪气。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什么事?”
      
      隋心抬眼看了看姚晓娜,正在措辞要怎么开口才能一击即中,可姚晓娜很快又说:“你不是来求我的吗?”
      
      隋心语气很淡:“是,我是来求你的。”
      
      “求我什么?求我不要让学校把你遣返回国?”姚晓娜歪着头,将她从头打量到脚:“呵,要是我不接受呢?”
      
      姚晓娜以为隋心会哑口无言,被求的人如果不接受,求人的还能怎么办?
      
      谁知,隋心却抬了抬眼,全然没有被这个问题困扰的坚定:“我知道你不会接受。”
      
      姚晓娜眯起眼:“那你还来?”
      
      隋心轻笑:“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来不来是我的事。就算知道结果,也要试一次。”
      
      只是想对得起自己而已,就这么简单。
      
      ——
      
      四目相交,姚晓娜的胸口蓦然涌起一团火,尤其是挂在隋心嘴角的笑意,以及像是在跳梁小丑一样的眼光,让人就想就这么冲过去撕了她。
      
      求人的分明是她,她凭什么这么趾高气昂?!
      
      “隋心,你知道不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
      
      隋心不语,静静地看着她。
      
      “就是你没背景没身份没脸蛋没身材也不会讨好人,你凭什么那么拽?是不是我们这些富家子你特别不屑一顾?因为我们有的你都没有。哈,可是除了骄傲,你丫还有什么?”
      
      隋心依然没有动作,只是默默注视着姚晓娜歇斯底里的样子。
      
      “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有夏瓴给你求情,这事就能翻篇。我绝对有本事让夏瓴相信此事和我无关。你别以为你哄得夏瓴高兴,她就会把你当朋友,只有同样身份地位的人才会成为朋友,她就拿你当个小跟班!”
      
      “她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隋心轻声反驳。
      
      “切,如果你不信,咱们可以试试。看看如果我告诉夏瓴那个日记本是我曝光的,夏瓴会不会和我撕破脸。知道吗,他爸和我爸上礼拜才一起打过球。”
      
      直到这一刻,隋心才发现,她是真的开始讨厌姚晓娜了。
      
      以前她只当姚晓娜、秦朔这几个人是被惯坏的小孩子,心智不成熟,行为无下限,等过两年经历点事也就不会这么无法无天了。眼下才发现,这种人的心智其实早已熟到烂了,他们太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无法无天也是因为有恃无恐,不管做了什么都有家长在屁股后面收拾残局,又何须收敛?
      
      既然如此,她也不用客气了。
      
      ——
      
      一阵沉默。
      
      只闻一声轻叹,隋心语气极轻:“你真可怜。”
      
      姚晓娜就像是被这句话扎着似的,从床上弹坐起来:“你说什么!你丫再说一次!”
      
      隋心眼神轻蔑:“在你眼里,朋友只是工具。你这么对朋友,朋友也会这么对你。你难道不可怜么?”
      
      撂下这句话,隋心转身拉开门,作势要走。
      
      “喂!”姚晓娜果然在身后叫起来:“你就不怕这么回去,再也没机会见你的心上人了!”
      
      呵……
      
      隋心脚下一顿,回过头,在见到姚晓娜手里的日记本时,露出诧异的表情。
      
      紧接着,就见姚晓娜指尖捏着日记本的外皮摇晃,任由里面的纸页哗哗作响。
      
      “这破本你不想要了?”
      
      隋心没有上去抢,她得承认,这样的隐忍比她预期的要难得多。
      
      但她更清楚的知道,姚晓娜是估计激怒她,她们在屋里稍有动静,寄宿家庭的女主人就会闻风而至,充当目击证人。
      
      到时候,等待她的恐怕就是更深的陷阱。
      
      姚晓娜越发得意:“昨晚我可是花了一个通宵才看完这个日记本的,我这才知道你报名来温哥华的目的……原来,咱们的乖宝宝竟然不是为了学习,不是为了镀金,而是为了一个男人?啧啧,你说这事要是在你被遣返的那天传开了,该有多精彩!”
      
      姚晓娜从床上走下来,一步步靠近隋心:“怎么,生气了,打我呀,就像那天在学校一样!”
      
      隋心缓缓垂眸,退了一步。
      
      姚晓娜继续逼近。
      
      “你的少女心事就被我这么糟蹋了,你不生气吗?下礼拜你就要滚蛋了,你再也见不到他了,你不恨我吗!”
      
      隋心继续退,姚晓娜继续逼近。
      
      “我既然能曝光你一次,就能曝光你第二次,你信不信我能杜撰更多更精彩的内容,保管你在离开之前过得精彩充实!”
      
      直到隋心的后背靠上墙,再无退路,姚晓娜的气焰一下子高涨到顶峰。
      
      “怎么,还不打我?你要是不打,我可就动手了!”
      
      说话间,姚晓娜扬起手,就要挥下去。
      
      可是下一秒,她的手却被半空拦截。
      
      ——
      
      姚晓娜心里一惊,即使是上次在教室里打架,她也没有感受到隋心这么大的力气。
      
      但姚晓娜还来不及叫嚣,就听到隋心一声轻叹:“就这么暴露了真实一面,真的没关系么?”
      
      “什么?”姚晓娜一怔。
      
      隋心笑着抬眼:“就算你平时演技再烂,也总是有人愿意相信的。虽然那些人信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家的背景。你想没想过,如果没有那些,你姚晓娜的为人处世,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
      
      声音温软,语气却像是一把把刀锋。
      
      “你放什么屁!”姚晓娜喊,却挣不开隋心的手。
      
      隋心眼神发狠,嘴角笑意渐浓:“原本我今天是做了充足的准备过来让你骂的,不管你想听什么样的好话,我都会昧着良心说。可是刚才,我才发现原来你早就打定了主意不会放过我,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下礼拜都得走。既然这样,那也省的演戏了!”
      
      “啊,对了!”隋心语气一顿,另一只手摸向兜里,掏出手机。
      
      “忘了告诉你,我录音了。”
      
      “什么!”
      
      “不让你放下戒心,让你以为赢了,我怎么会录到这么精彩的内容?”
      
      姚晓娜瞬间急红了眼,抬手就要去抢。
      
      隋心却一把甩开她的手,再用力一推,姚晓娜踉跄了两步,跌坐在地毯上。
      
      隋心上前两步,蹲下身子:“谢谢你给我上了宝贵的一课,让我学到了两件事。第一,凡事用武力解决是最登不上台面的。第二,我扮了三年的乖,真的很累,我决定不再玩这一套,既然你们的玩法是以暴制暴,那我何不从善如流。所以,如果下礼拜学校没有改变决定,我就会将录音曝光,等大家见识过你的演技,你就要重新经营形象了。到时候可能会沦落到和我一样恶心的级别。怎么办,应该会很辛苦吧?”
      
      ——
      
      当方町跟着寄宿家庭女主人,一路穿过走廊,来到姚晓娜房门前,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一个脖子上有伤脸色苍白像是受到惊吓的女生,跌坐在地上,隋心蹲在旁边,声音很轻就像是在哄小孩子。
      
      听到身后的动静,隋心回过头,见到是他,笑了一下。
      
      方町扫了地上的姚晓娜一眼:“没事吧?”
      
      只见隋心扬了扬手机:“求情没有成功,不过拿到了被陷害的证据。”
      
      方町轻笑着拉住她的胳膊往外走,边走边说:“刚才我还奇怪,怎么一年不见,性子都转了……原来留了后手。”
      
      两人走出别墅,隋心站住脚,有些困扰的皱了一下眉:“我本来确实想求求她,反正从小被欺负惯了,再受点委屈也不值一提。不过,她没给我这个机会。”
      
      方町一腿跨上车,招人的桃花眼微微弯起:“接下来呢,有把握吗?”
      
      “没有。”隋心耸了耸肩:“反正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姚晓娜依然不愿意放过我,我也只好跟她同归于尽,看看到时候是我没脸,还是她更丢人。”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比起什么都在乎什么都要得到的姚晓娜,她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
      
      “上来吧,我送你回家”方町勾起笑容。
      
      “我不回家。”隋心突然说:“你有钟铭家的地址么,我想去找他。”
      
      方町一怔:“这个时间?他还在公司。”
      
      “我知道,我去门口等他。”
      
      方町半响不语,只是望着她眉眼弯弯的笑脸。
      
      然后,就听她说:“既然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我要将接下来的每一天都当做是最后一天来过,要珍惜能见到他的每一个机会。”
      
      ——
      
      晚上七点,陈铨接到钟铭的电话,让他将明天准备拿到会议上和钟政竞争的珠宝设计方案,拿到钟家给他。
      
      陈铨是钟铭的助手,也是钟铭读研时的室友。
      
      在陈铨眼中,钟铭是令师生注目的优秀学生,别人两三年完成的学分他一年就集满,比国内高三的学生还要勤恳,就像是收集七龙珠一样,龙珠齐了可以许愿。一旦集满,多一分都不会再费神。
      
      那么,学分集满了,钟铭会得到什么?
      
      直到陈铨毕业的那一天,他才知道原来钟铭是钟远山的二儿子。
      
      本地华人都知道,钟家是条大船,掌舵人钟远山是个精明能干的殷实商人,钟氏企业出品的珠宝成品会被直接送往美国和欧洲,备受上流社会人士瞩目。钟远山和前妻打下来的江山大多归于大儿子钟政。二儿子有没有本事分,分多少,都得付出超出钟政十倍百倍的努力。
      
      独生富家子,投胎就像是捡着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有底气败家。
      
      可兄弟富家子,就会争产相杀,一山难容二虎,亘古不变。
      
      ——
      
      钟家一家四口很难得才会凑到一起吃饭。
      
      陈铨拿着资料惴惴不安的登门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和乐融融的画面。
      
      钟远山的现任妻子,也就是钟铭的生母秦敏丽,正在给前任妻子留下的孩子钟政布菜。钟政笑意温和,和秦敏丽碰了一下杯,又和钟铭说了许多勉励的话,让钟铭在生意上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一定要多问他,他绝不藏私。
      
      目睹这一切时,陈铨咽了一下喉咙,再一次佩服这家子的演戏功底深不可测,举手投足都能做到滴水不漏。
      
      饭后,陈铨在会客的小厅里将资料交给钟铭,钟铭翻开资料,望着设计图的那双黑眸沉静如水。
      
      陈铨忍不住问:“是不是设计有什么问题,明天就要拿到会上……”
      
      “我知道。”钟铭微微抬眸,声音很低:“这件事交给我,你暂时不用管。无论明天会上发生什么,你只说不知道。”
      
      怎么,风向要改?
      
      陈铨心里一惊,刚要追问,就见钟铭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
      
      “哦,还有。这个大夫是国内心脏科的权威,希望能帮到叔叔。我已经跟对方通了电话,排了号,下礼拜叔叔就可以住进去。”
      
      陈铨一惊,连忙接了过来,就像握住了救命稻草。这个专家号他在国内的父母排了整三个月,都没有排上,前两天只是在钟铭面前接到父亲的电话,随口提了一句,没想到钟铭竟然放在心上。
      
      然而,还不等陈铨再问起设计图的事,那道高大的身影就从沙发椅上站了起来,示意管家送他出去。
      
      陈铨只得揣着嘀咕走了。
      
      ——
      
      钟铭拿着设计图一路走上二楼。
      
      二楼的书房有两间,一间属于钟政,一间属于钟铭。
      
      钟铭的那间书房门紧闭,长腿经过时脚下未停,径自来到房门虚掩的另一间。
      
      钟政正摊在沙发上,领带扯开,头发散乱,闭着眼,一手揉着眉心,正在为明天的设计图竞争一事发愁。
      
      半个月了,下面的人送上来的设计图都不能入他的眼,他几次三番的交代下去要如何修改,可是却怎么都达不到预期效果,总是差了一点。
      
      钟铭曲起指节,在门板上轻叩了两下。
      
      心事重重的钟政就像是被惊着一样,口气不悦:“有事?”
      
      桌子上很快落下一份资料。
      
      “这是我准备的设计方案。”
      
      钟政一怔,立刻打起精神,翻开文件夹。
      
      触目所及,精致的设计,流畅而又雅致的线条,既不会太过复杂折损宝石的碎钻的克拉数,也不会太过简单显得设计毫无诚意。
      
      比较之下,高下立见。
      
      钟政不自觉地握紧拳,心火上窜。
      
      “为什么拿给我看?”
      
      钟政站起身,迎上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
      
      “明天就要比拼设计方案了,你现在把它拿过来,不会是来示威的吧?”
      
      静默片刻,钟铭唇角微勾:“明天的会我不会出现,这个图如果大哥喜欢,就拿去用。”
      
      “什么?”钟政眉头拧起,“你要放弃?为什么?”
      
      那道低沉的嗓音不紧不慢:“是你教我的,即使是亲兄弟谈生意,也要等价交换。我要用设计方案和大哥做个交易。”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