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第二十四章 ...

  •   第二十四章—深山与江湖
      
      **
      
      仅能活动的右臂教他压着,口中干涩,她想起身去寻些水来却动弹不得,眼睛却渐渐适应了四周黑暗的环境。其实刚刚掉下山崖时,两个人皆是头脑清醒且能够稍稍走动的,不像现在各自被各自的伤势所困,无法挪动半寸。
      
      她昏迷前被楚景淮扶进这山洞中来,如今天色已晚,山洞中黑黢、辨不得物,更不知晓外面是何种境况,那些黑衣人有无派人下来寻找二人以确定他们的生死她尚不清楚,遂不敢轻举妄动,纵然她的体温如今也变得像楚景淮一般,若不生火,不知道她还能保持清醒多久。
      
      楚景淮的箭伤似乎极重,坠崖后他替自己拔了箭,扯下衣袍一角随随为自己包扎了,但这会不管她怎么喊他都醒不过来。
      
      他在崖上那番表现已教她失望,但到底,他曾为她计较过她的后路,她不想他就这么死去。右手稍稍挪开,摸进自己衣服里,将辛钰先前赠她的锦囊取出来,三枚锦囊几乎一模一样,除了一枚上面做了标记,白姝卿想这大概是第一个锦囊。
      
      单手费力地一点点打开,就见里头盛了一个瓷瓶,她轻轻晃了晃,听到声响,忙打开来看,从里面倒出一枚灰黑色的药丸摊在掌心。这总不会是什么□□,大概是什么救命的药罢。
      
      楚景淮就快死了,崖下仅剩他们二人,他若就这么死了她也活不久。略作思索,白姝卿将药丸塞进他口中,他正昏迷没有意识,不懂得下咽,白姝卿一咬牙,嘴唇贴上他的,舌尖慢慢抵开他的齿,用力地将药丸推下。他虽在沉睡,防备意识却极强,待她从他的口腔中退出,舌尖被他笃着眉头狠狠咬破,嘴里咸腥弥漫。
      
      不愿再看他一眼,白姝卿苦笑着一抹嘴角,闭上了眼。
      
      夜慢慢完全黑了,白姝卿又冷又饿,身上的力气也在一点点被抽走,正当她绝望地等待死亡来临时,靠在她身上的人忽然有了生气。他似乎极为难受,嘴里时不时发出低声的闷哼,也是,任谁中一箭都会难受,要放在之前白姝卿还会为他担心,但现在她尚且自顾不暇,不愿去查看他的伤势。
      
      楚景淮却醒了过来。
      
      “哟,没死?”白姝卿脸色苍白,嘴上却不留情,视线下移落在他与她身体相贴的地方,“动得了么?能动的话劳烦王爷起个身,妾身还不想死。”
      
      楚景淮眯眸看着她,似在反应她话里的意思,半晌他挪了挪身体,慢慢记起坠崖之前的事,脑中却一时混乱,只挑了重点来问,“汐颜她……没有同我们一起坠崖?”
      
      白姝卿听完便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面对他,勉强挤出一点笑意,“是,黑衣人眼力极好,知道哪个是王爷心中所爱,王爷就要死了也不愿让秦小姐下来陪葬。”
      
      他身负重伤,醒来第一时间不是查看自己的伤势,而是关心秦汐颜的下落,她尚不敢发誓对谁能做到如此,可见他对秦汐颜的感情有多深,只是她到了现在才彻底明白。不过,尚不算晚。
      
      楚景淮因为她这句话极快地蹙了蹙眉,眉间褶皱又很快敛去,问她,“你有没有受伤?”
      
      “托王爷的福,妾身一时半会该是死不了的。”
      
      楚景淮却想查看她身上伤势,正欲起身生火,胸口传来剧痛,提醒他所受箭伤,白姝卿见他行动吃力便起身准备帮忙,钻心的疼痛从腿上传来,他先前虽替她接好了腿上骨折处,如今行动起来却依旧艰难。
      
      “你好好待着,我来。”他头也不回地说道,走出几步身子却一晃,险些摔倒在地。
      
      白姝卿慢慢移到他身边,伸手扶了扶他,“王爷还是莫要动了,王爷若有个好歹,妾身就算有命活着回宁安,也无法向皇上交待。”
      
      楚景淮听完她的话一怔,白姝卿已慢慢向前移去。她在洞口外捡了木头,楚景淮生了火,他胸前箭伤流出的血沾在衣衫上,如今已经干了,血迹浓成暗哑,他却似丝毫看不到自己的伤,拉着白姝卿坐在火堆旁,握起了她的左臂。
      
      痛!
      
      白姝卿疼得要命,却死死咬着牙不令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楚景淮抬眸看向她,细眉紧紧蹙着,额上沁出了薄汗,嘴唇似乎教她咬破了,嘴角有血迹,眼中有泪因此分外晶亮。
      
      不知道她到底为何总爱逞强,嘴上却不自觉放柔了声音,“痛便叫出来,莫咬着牙。”
      
      白姝卿方一点头,放松了牙齿,楚景淮手上用力,空中一声脆响,白姝卿忍不住叫了出声。立刻抽回手,白姝卿离他远了些,盯着跳跃的火苗出神。
      
      “这山洞只是暂时藏身的地方,明天一早我们得离开这里,三哥的人不知何时就会追下山来,”他顿了顿,“这山洞中夜里冷,你我又受了伤,早些歇着罢。”
      
      白姝卿应了声,很快用山洞中的干草在地上铺好休息的地方,径直躺了上去。她只铺了自个一个人的,楚景淮也不介意,将身上大麾解下,铺在地上,自个躺上去之后又将大麾剩余部分盖在二人身上。
      
      白姝卿这会也不矫情,他既躺在她身边,她便紧紧靠了上去。果然,楚景淮身上慢慢热起来,她也跟着舒服。
      
      楚景淮是在用内力御寒,本以为自己会体力不支,却没想一运功身体里一股真气乱窜,却很快平静下来,他浑身舒畅不少。
      
      “你喂我吃了什么?”他侧头问。
      
      白姝卿闭着眼,“妾身也不清楚,王爷这不是醒过来了么,总归不是毒死人的东西。”
      
      楚景淮听完她的话盯着头顶的方向,不知在想什么。
      
      **
      
      朦胧之间听到洞口有响动,楚景淮警觉地睁开眼,侧耳去听,洞口的动静便一点点钻进耳朵里。
      
      “雪天山路难行,咱们不妨到这山洞中躲上一躲,待明日雪停再回寨不迟。”是男人的声音,从声音来辨,此人内力深厚、不容小觑。
      
      楚景淮手上不自觉施力,白姝卿被惊醒,出声前被他掩紧了嘴巴。不知对方底细,但也知道以他们如今境况,他们只要进得洞来,若是敌非友,他们必难以招架。
      
      白姝卿也听到外面人交谈的声音,识相地没有挣扎或说话,楚景淮见她会意,便松了手。二人屏息去听洞外动静。
      
      “也好,”又有一男子出声答道,“洛风,你命兄弟们随我进洞里。”
      
      被称作洛风的男子恭声说是,而后扬声传达了先前讲话男子的命令。
      
      一行人便这么闯了进来。
      
      他们手中皆握着火把,因此很快便发现了此时正相拥躺在角落的二人。
      
      “你们是什么人?!”洛风立刻持剑上前喝道。
      
      十几个人高马大的男子齐齐站在二人面前,楚景淮却还笑得出来,“在下林淮。内子顽劣,定要让在下相陪,在这雪天登山看雪,路上不幸遇到歹人,伤了内子,在下亦被歹人所伤,一时半刻无法归家,夜里遂歇在这山洞之中。”
      
      白姝卿一声不吭地躲在楚景淮怀中,摆出被惊吓到的样子。
      
      洛风对身后的男子耳语了几句,那男子一笑道,“在下段延。阁下与尊夫人是性情中人,在下叹服。只是在下从小便长在这一带,可并未听说有谁在这山上遇到过什么歹人,阁下与尊夫人上山一回便遇到这种事倒是巧合。”
      
      白姝卿心中一惊,这段延并不简单!
      
      楚景淮却平静道,“所幸在下与内子在此遇到段大哥,否则还不知能否活着走出这深山。”
      
      段延看他衣着谈吐,皆不似一般平民百姓,楚景淮这番话他自然不信,只是他身后十几位兄弟功夫皆是不错的,即便他不简单,也不会对他们构成威胁,遂不动声色道,“相逢即是有缘,段某与兄弟们今夜便在此叨扰了,但愿段某这些兄弟们不要惊扰了尊夫人才好。”
      
      “段大哥言重了。”手上却握紧了白姝卿的肩,将她更近地搂紧自己怀里。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十几个人在山洞里随意歇了。
      
      孰料第二日,段延却变了卦。
      
      **
      

  • 作者有话要说:  码完就发了
    晚安~
    留言撒个花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