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快放手!”伏山急了,想拉开那孩子,不想那孩子气力颇大,直接她扯退一步。

      楼凝扶住她她,蹲下身凑近那啼哭的孩童,摸了摸他的脑袋。

      “你娘亲怎么了?”

      “她已经……”孩童哭的梨花带雨的脸上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容,“快要死了!”

      楼凝心一沉,暗道不好,电光火石间,孩子已从袖中掏出匕首,猛然刺来。

      她往后一退,快速闪身,避开刺向心房的利刃,却依旧被割破了手臂。

      伏山从错愕中反映过来,跃到她和孩子之间,拔出怀中短剑反攻。

      孩童丝毫不慌,连退数步,面上依然笑道,“哥哥……不,姐姐,我劝你还是别乱动的好,你已中了我的毒。”

      见伏山脸色大变,他笑的更开心:“我要杀的只有楼姐姐,你要是不想死,还是快跑吧。”

      伏山虽有点拳脚功夫,但也只能对付些毛贼,根本但架不住那毒,身子很快软了下来,提不起力气,只能怒喝:“哪来的小兔崽子!”

      话音未落,口中竟喷出一口血,俯跪于地,脸色发白。

      “伏山!”

      巷口本来就稀少的摊贩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四下逃亡,长巷潇潇,只剩三人对峙。

      楼凝顾不得臂上的伤,冲过来将伏山护在身后:“是谁派你来的?”

      她换了妆容,做男儿打扮,行踪更是没向任何人透露,这孩童却偏偏来的及时又凑巧,显然是早已知道,在外等候多时。

      孩童瞪着双大眼睛,天真又茫然望着她们:“我自己来的呀!有人花好多好多钱买楼姐姐的命,所以我就千里迢迢的过来杀了你。”

      楼凝脑中一突,额角已起冷汗:“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孩童但笑不语,把手探入了衣中。

      在他的衣袍贴身处,藏着一把暗器,只消一按,便能发射毒烟。

      面对突变,楼凝已然花容失色,却仍咬牙,与他谈判:“他们花多少钱买我的命?”

      孩童了然的笑道:“姐姐想出更多的钱买我,让我放你走吗?可是他们抓了我的娘亲啊……”

      说话间,他已取出怀中暗器,毒烟飘升时,楼凝只觉得目中剧痛。

      那痛,仿佛有千百只脚碾踩着双目,锥心刺骨,让她无法喘息。

      “我的眼睛……”她闷哼着跌倒在地,脑中一片空白,思绪全无。

      伏山瘫在一旁,眼睁睁孩童诡谲的笑脸渐渐逼近,却无能为力。

      楼凝捂着眼睛,眼皮开始不由自主地下垂,指尖下意识动了动了,知觉渐散。

      她知,命将丧。

      阖眼时,两道声音同时响在静谧的窄巷中。

      一则来自孩童——

      “哥哥们,我已经把她毒晕了,你们要杀速杀,回去交了任务记得把我娘亲带出来。”

      而另一则——

      数名黑衣人从树冠上一跃而下时,有人拉长尾音,懒洋洋地喊——

      “卖棺材喽!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材,价钱合理,客官,要不要买?”

      黑衣人但闻其声,四下张望却不见其人,脚步停下,纷纷举刀:“什么人装神弄鬼,还不快快现身!”

      ‘砰’一声,一口棺材坠落在众人眼前,震飞了地上那层薄薄的灰尘,在夜下卷起一道长烟。

      黑衣人也顾不得地上躺着的两个,快速一闪,退至两侧避开,口中叫嚷道:“哪来的宵小!”

      话音落,只见眼前流绸飘过,似暗潮遇风惊浪而起,片刻后,棺材旁出现一个人影。

      他着一件黑色斗篷,临风而立,修长的身形挺拔逸美,腰间金丝镶边的玉带在微弱的灯火下曳出若隐若现的华光。

      当黑衣人还在惊叹如此出神入化的轻功时,他已缓步行来,斗篷上积着的几片树叶也随之纷纷掉落。

      夜下他一人独行,萧索孤寂,面庞罩在斗篷之下,辨不清神色,只有唇边笑意柔和,被灯光照出万般妖娆。

      “在下听到了拔刀声,想来做一做死人的生意。”

      他伸出手,指尖挑开眼前的利刃,缓缓抬起头。

      那一瞬,满城灯火似乎都黯淡下去。

      狭长的眸,精致的唇,白发碧瞳,额飞赤凰。

      他笑得时候,眉梢中带着张扬的骄傲,额间仿佛浸了血的凤凰翩然展翅,栩栩如生。

      如此妖冶夺目的男人,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黑衣人惊骇相顾,恍过神来时,警惕问道:“裹着个斗篷,你到底是什么人!”

      “走夜路的人。”

      “这里四下灯火通明,既是走夜路,跑这来作什么!”

      “夜路走多了,想见见光。”

      数目相对,有人不知死活的念了句:“装神弄鬼的怪物!找死!”

      言罢一跃而起,男人侧身躲避,面上依旧笑意盈盈:“要不要卖棺材?认真的,价格便宜。”

      “少罗嗦!这怪物定是和她们一伙的,速战速决!”

      寒芒逼近时,他依然岿然如山一般稳稳立在棺材旁,双手负于身后,悠然笑道:“奉劝你们还是买几口棺材,等下死的时候不至于曝尸街边,买了棺材包料理后事。”

      “狂妄!”

      刀光交错,冷锋相逼,纵使他们一拨又一波的纵身上前,斗篷里的那张绝美的脸依然平静漠然。

      当几道身影将他圈在了中央,只见他宽袖略扬,寒意霎时而至,眨眼间便卷过一人手中长刀,‘铮’的一声,稳稳落于掌心。

      黑衣人大惊失色,盯着他云淡风轻的面容,横眉怒目。

      而他只是手腕微动,锐刀长鸣,顿时在夜色下绽出锋利的寒芒,衬得脸上的笑意透着一抹嗜血的残忍。

      “叫人怪物,真是讨厌。”

      他足下一点,蓦然前进数丈,长发流泻时,掌上刀锋似白浪滚滚,凶煞尽显,将几人笼罩其中。

      杀气劈出时,猛地斩下几人的头颅。

      他们双目圆睁,瞳孔紧缩,凝固在一个奇怪的表情中,横自切下的窗口还在噗噗冒着血泡。

      如此骇人残忍的动作,他却偏偏收放自如,似浑然天成,黑色斗篷滴血未沾,猎猎翻飞,飘逸绝伦,宛若仙人。

      伏山瞠目结舌,喉咙咽了几下,一时不知该悲还是喜。还未回过神,便觉心口一重,两根修长的手指封住了她的几处大穴,随后捏起她的下巴,给她灌了枚药丸。

      药丸入腹,她很快平稳了气息,正欲道谢,那人却摊开一只手掌在面前,笑了:“药钱付一下。”

      她立马将赢来的金铢递去:“英雄,请您救救我家公子。”

      她把昏迷的楼凝扶在怀中,语气真诚:“多少钱都行。”

      凤眸淡淡一扫,他拒绝:“不救。”

      “只要你开口,只要我们能给的,定不吝啬!”

      昏暗的光线下,楼凝的面庞虽苍白如雪,美丽却丝毫不减。

      斗篷男人懒懒瞥眸,语气不屑:“我君无欢此生三不救。死人不救、比我好看的不救……”

      他蹲下身,一手托腮,一手掀了掀楼凝的袖子,摇摇头:“提花绫一匹值数金,成衣一件需百金,老子最不喜欢满身铜臭的人,太有钱的,不救。”

      “英雄!”伏山见他拍了拍手,转身要走,忙拽住他,“你知不知道我们公子是谁?只要你能救他,必定重谢!”

      “老子管你是谁?”君无欢甩袍,神色间依旧是狂放不羁的模样,“不救。”

      说完走到棺材旁,扣住木板,纵身飞掠上街边屋檐,消失得无影无踪。

      .

      深夜云似山雾,层层叠叠,荒废的广安寺内极是寂静,院子里花草凋零了一地,佝偻的老树站在中央,树干上布满了虫洞。

      檐下的破风铃忽然叮当作响,缈缈传来了脚步声。

      破旧木门一推开,灰尘就全部涌出,尘螨的腐味扑鼻而来,夹杂着奇怪的酸味。

      那孩童眼疾手快的后退一步,抬袖掩面,却还是禁不住咳嗽了两声。

      屋内,飘飘白衣正临窗而立,见他到来,也不做声。

      孩童把不小心沾上的蛛网扯下,说道:“你找的那几个人很没用。”

      白影一僵,回头望来:“他们失手了?”

      寺内无灯,唯有月光铺泄,昏黄的光线射入室内时,朦胧了眼前人如画般的眉目。

      孩童笑道:“本来不会失手,但来了个不速之客,幸好我躲在暗处才没被发现。不过我毒婴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她和那个婢女都中了毒,不死也得残。”

      白影转过身凝望着他,片刻点头,笑颜漂亮魅惑:“看来,两个月后的大婚,是没法如期进行了。”

      “江沉月,我不管你们之间的恩怨,我既帮你做了这事,就把我娘给放了。”

      “急什么?真被你药得爬不起来,我自会放人。”

      孩童自信一哼:“我的毒,天下间只有一人能解。”

      可惜那个人,他已经死了。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第 3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