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回 思后路义兄明助阵 谋前景亲母暗思量 ...

  •   
      薛夫人这时面露难色,她们一家子可都是重孝在身,怎么好过去有病人的家里,万一有个好歹,岂不是要被人家说成是她们见不得别人好,连兄弟都看不过眼,特地前去寻晦气。
      
      于是一时对薛虬的话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至于那些奴才的话更是让薛夫人心惊,她年纪已经快四十了,这些阴私算计她懂得虽不多,但还是听闻过的。
      
      如今薛虬这话更是在薛夫人心里激起了千层浪,她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家夫君的死因不是病重。
      
      “家里的这些奴才越来越不像话,一个个都欺负起主子来了,那以后这家还不由得他们下人作主了?娘,你与妹妹先回去,容我去瞧瞧,再动手打死几个,看他们还敢反了天去?你且瞧着,儿子必将那些狗奴才治得服服贴贴的。”薛蟠不管三七二十一,扯过薛虬就要离开。
      
      薛夫人急得原地直跺脚:“你这个急躁性子能不能改不改,动不动就要打打杀杀,你爹刚去,你就这样让我心惊肉跳,这是想要我随了你爹爹一起去吗?”
      
      薛蟠听了,停下脚步皱着眉头说:“娘,你不要太伤心了,妹妹不是和族里定了个一年之约吗?儿子不怕他们!”
      
      “哎哟,你这个憨愣子!”薛夫人被他气得哭笑不得。
      
      薛宝钗看自家兄长的那股呆憨劲儿又上身了,连她母亲的狠招都没有用,她不得不开口说:“哥哥,不是娘不信你,爹刚去了才几天,我们带着重孝,叔叔生着病,你要是去了,怕是会被别人说是晦气。”
      
      “哪个敢说我们薛家,看我不扒了他的皮。”薛蟠恶狠狠地说道。
      
      薛宝钗失笑唤道:“哥哥,我知道你肯定有能力让家业壮大,而你也考虑到了这方面的事情,只是你更心疼虬儿,要替他出气,所以方才失了理智,哥哥先冷静下来,再三思三思可好?”
      
      百里于安坐在马车上,抱着下人递给他的手炉,轻声咳了咳,吸引了几人的注意。
      
      只听他淡淡地说道:“其实在下可以替薛蟠兄弟走一趟,那些人不会把我怎么样,你们也有一条后路,不然都让人算计了去,那岂不是出身未捷身先死?正好我也找找印信被偷的线索,只是不知把这事交给我,薛蟠兄弟可放心?”
      
      百里于安俊美的容颜此刻苍白如纸,唇的颜色也极淡,每一个神情动作都有着别样的风情,宛若不识人烟烟火的谪仙。
      
      薛宝钗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显然对他一而再,再而三出手相助的动机,产生了些许怀疑。
      
      薛蟠倒是没什么顾虑,大手一挥,便把薛虬扔到百里于安的马车上,然后大声说道:“百里兄,交给你了,记得好好教训那些欺主的奴才。”
      
      薛夫人眼里露出一丝光亮,上前再次拉住百里于安的手:“那就麻烦于安了。等你办完事后,过几日天晴,一定要来府里,让我们这一家子好好谢谢你。”
      
      百里于安轻笑着点了点头,向站在不远处的薛宝钗招了招手,薛宝钗走近,只是定定地看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除了他脸上调侃的笑以外,她什么都没有看出来,正想用金锁上的读心术试探一下他的心思,却又被他打断了。
      
      “宝妹妹,是不是在怀疑我的用心啊?”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让她忍不住有些脸红,不管他出于什么动机,最起码他帮了薛家,自己现在怀疑他,确实有点忘恩负义。
      
      他见她垂着头不说话,自顾自地说道:“我父亲和紫微舍人有约定,要我护你一生,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我现在只是替你助威敲边鼓,以后要为你做的事多着呢。”
      
      “护我一生?”薛宝钗瞪了他一眼,看他风淡云轻的表情,她忍不住想此人一定是在诓他,如果他真的护她一生,为什么前世她从来都没见过他?
      
      百里于安抱紧手里的暖炉,表情特别无奈:“唉,还是不信我,认你作义妹是白认的吗?”
      
      薛宝钗不想再理会他,转身便离开了,他帮薛家她很感激,但不代表他可以将她耍来耍去地玩。
      
      谁知那人又在她身后喊道:“宝妹妹,这次可要放好了印信,我等着你来寻我。”
      
      薛宝钗转身又瞪了他一眼,但是没有说话,她明明没有拿什么印信,他也没有还给她。这样正好,省得他又要说什么她过不下去就去找他的混帐话。
      
      送走了百里于安和薛虬,薛宝钗随薛夫人和薛蟠回到正堂。
      
      谁知她刚走进屋里,薛夫人就厉声喝道:“宝钗,你可知错?”
      
      她茫然地抬起头,望着满脸怒气的薛夫人,有些不明所以。
      
      “娘,妹妹哪里错了,妹妹今天可威风了,把那些老东西唬得一愣一愣的,还保住了咱们家的家产,为什么要责备妹妹?”薛蟠走到薛宝钗身边,一边用手帮她扫了扫肩头和头上的雪花,一边替她争辩道。
      
      薛夫人拿薛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端坐在上座上,娓娓道来:“宝钗,我们虽是皇商起家,但是你父亲也是紫微舍人,虽然官衔不大,但是亲近圣上之人。再有两年你也到了采选的年纪,今日如此行事,日后若被人说嘴,会害死你的。”
      
      薛宝钗如今对这样的言论颇不以为然,前世她循规蹈矩,不敢越雷池一步,生怕被别人指责不守礼,婚后又敦促宝玉读书,有句诗不是说“悔教夫婿觅封候”,她真的很后悔。
      
      如果不是一直活得战战兢兢,她又何必又重走这一遭。
      
      而这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结果仅仅是重复前世,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薛夫人见她不说话,知道她向来心气高,说得狠了怕是会生分了。
      
      于是薛夫人拿出百里于安交给她的那块印信,然后让薛宝钗上前摊开手给她看了看,却没有要给她的意思。
      
      只听薛夫人说道:“这印信极其贵重。当日你父亲说话含糊不清,我也没有去深想他们的身份,族里的那些人怕是知道些底细,只是于安帮了我们,我们又不好说没记住他的身份,然后再去相问,这样怕是会使他不快,过段时间,蟠儿好好打听打听,日后报恩也好寻个门路。”
      
      薛夫人说完便把那枚印信又收了起来,薛蟠见了顺口问道:“娘怎么不把东西给了妹妹,那不是百里那小子送给她的吗?”
      
      “这东西如此重要,岂能给你们这些孩子耍着玩,我且放着。待日后过不下去了,遇着困境也可去寻个助力。而且他身份不明,又是男子,到时若是他以这个为胁,要娶了宝钗,又该如何?娘亲想过了,让宝钗去参加采选,进了宫到时也有个盼头。”薛夫人慨叹道。
      
      薛宝钗没有想到薛夫人这就开始算计前程了,前世要不是薛母总想着振兴家业,又怎么会给哥哥娶了夏家那个毒妇,而且还和姨母,贾家老太太谋划什么金玉良缘?
      
      只是,薛母说日后过不去就去寻百里于安庇护的话,让她心里很不舒服。这一世,她才不会过不下去,永远不会。
      
      再者,百里于安那样的人物,定是瞧不上她的,薛夫人的担心纯属多余。
      
      “娘亲,不如把印信给女儿保管吧。吃一暂长一智,女儿这一次定会多加小心。”薛宝钗朝薛母伸出了手,一副你不给我就一直伸着的模样,让薛夫人不由愣住了。
      
      印信最终还是回到了薛宝钗手里,因为薛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向来是个有主意的,而且这物件必竟百里于安是送给薛宝钗的,她也不能太霸着。
      
      薛宝钗握着手里的鸡血玉一股冰凉清流入心,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身体也突然困倦不已,眼皮直打架,哈欠连连。
      
      薛夫人见她这个样子,不忍再说教,转过头对薛蟠说道:“蟠儿,送你妹妹回冷香院吧。”
      
      冷香院,她的院子已经改过名字了?
      
      因为现在是冬天,她竟把身上有热毒这件事给忘了,那癞头和尚竟来过了吗?
      
      冷香院,听着就让她想起“冷香丸”,那琐碎折腾人的奇药,在她看来,只是饮鸠止渴而已。
      
      她感觉到越来越疲累,最后竟站不稳,一下子倒在了薛蟠的身上,竟不曾松手让印信物件掉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