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3、第四十三回 林黛玉施仙术惩恶 真魔王摸钗身观脉 ...

  •   “要伤宝姐姐,你们休想!”
      
      林黛玉见跛足道人退到一旁,眼睁睁地看着癞头和尚朝薛宝钗发动致命一击,她冰冷干脆地回道,完全没有给彼此任何地余地。
      
      而疯颠僧道两人显然没有把还是凡身的林黛玉放在眼里,林黛玉这枚重要的棋子,还不能让他们心生忌惮。
      
      林黛玉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她今日刚醒便发现身体有些不同,隐疾似乎好了一大半,明明坐在床上,抬手却能将桌上的水杯牵引握住。
      
      所以当得知薛宝钗有了麻烦,她立刻赶到了这里。
      
      虽然癞头和尚给了她巨大的压力,但是她却不愿临阵退缩,这是她骨子里的清高自傲,她绝不允许有人在她面前伤害她在乎的人。
      
      她想要调动身体内仅有的力量时,一个穿深蓝斗篷的人突然出现在癞头和尚身边,修长白皙的右手轻轻托起一团红色的光,向癞头和尚丢去。
      
      “原来是阁下,还请手下留情!”跛足道人认出了这魔功,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只听那人说道:“今夜子时潇湘馆竹林,晚了不要说我没给你们机会。”
      
      那人双手在胸口前结印,帽子下隐约可以看到他红润薄唇微动,对面刚刚张狂的两人如丧家之犬化作两缕青烟消失了。
      
      “没有其他人了,你也把斗篷脱了吧,不要以为别人看不出你是谁。”薛宝钗没好气地对穿着斗篷的男人说道。
      
      百里于安将斗篷解了,然后在他手中凭空消失了,他扫了一眼院子中的一些下人们道:“这些不都是人吗?”
      
      “你不是能抹掉人的记忆吗?”薛宝钗很想失态地翻白眼,为什么百里于安总把她当成傻瓜一样。
      
      说完这句,她又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让那两个老骗子半夜去林妹妹那里?”
      
      百里于安衣袖临空一拂,满院子的下人便通通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薛宝钗扫了一眼嘴歪眼斜的王氏,心道这一睡怕是会中风的更厉害。
      
      然后,她听到百里于安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到时你们就知道了。这几日若不解决了那两人,日后整个红楼小世界灵力被封,怕是要艰难得多。本来就有各种禁制,我舍了一些东西才能动用十分之三的力量。”
      
      “宝姐姐,莫忧心,我也有了仙家手段,还有百里哥哥在,我们定能护你周全。”林黛玉微笑着上前握住薛宝钗的手,对她没有丝毫隐瞒。
      
      薛宝钗赶紧伸手捂住她的嘴:“平日里聪慧的很,怎么得了机缘反而愚了呢?这种事也能到处宣扬的?”
      
      林黛玉拉下她的手,与她对视,一双明眸似喜非喜,只听她幽幽地叹道:“我就知宝姐姐是真心为我的。不妄我急得跑来。”
      
      百里于安对两个人的腻歪看不上去,俊眉轻蹙:“林妹妹身子底子差,就算是有灵力也不能随便就用。你以为我就看不出她的情况吗?这里就我们三人,宝丫头你是在防哪个呢?晚上刚好能用上林妹妹的能力,到时你就知道如今也就你一人愚笨了。”
      
      薛宝钗虽然心里不服,但还是为林黛玉开心不已,至少林黛玉不会轻易地死掉了。
      
      夜里子时,三道身影出现在潇湘馆的竹林,隐约可见白色的衣角消失在夜幕之中。凉风吹得竹叶哗哗作响,仿佛有人在轻轻哭泣。
      
      过了半刻,又有两道身影没入这片竹林。
      
      这两个后来者,刚走入竹林,一张银色的大网从天而降将他们困在其中,一个戴着面纱的白衣女子从暗处走出,走至他们面前,乌黑亮丽的头发用白色发带束在脑后,自然地垂在腰间,露出光洁如玉的额头,美目顾盼生波。
      
      此女正是薛宝钗,她是利用了百里于安的法宝才将他们困住。
      
      “宝姐姐,我来试试我的仙术。”同样是白衣,比薛宝钗的气质更清冷了几分,如月下仙子轻飘飘地踏月而来,正是见猎心喜的林黛玉。
      
      林黛玉话音刚落,便作好了百里于安传她的手印。
      
      见她毫不犹豫地出手,全身迷漫着杀气,跛足道人和癞头和尚急忙说道:“仙子,都是仙朋道友,你一定是误会了。”
      
      然后两人便开始运功挣扎,谁知这张银网非常奇怪,他们越是挣扎,网就越捆得紧,慢慢地竟陷入他们的皮肉之中。
      
      薛宝钗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没有想到百里于安竟有了这样一个法宝,林黛玉没有理会他们两人的话,右手成拈花状,两道青色的光芒瞬间没入了挣扎的两人体内。
      
      “你们还是心软了些。”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突然从天而降,也是一袭白衣。
      
      薛宝钗冷眸微凝,凑到林黛玉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不过在场的其他人耳力都不弱,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你这个妖女。”癞头和尚怒道。
      
      原本觉得有些残忍的林黛玉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对百里于安说道:“把他全身经脉打断!我再给他治好。”
      
      百里于安当然知道薛宝钗想做什么,飞快地在那两人身上拍了几下,两人便痛哼出声昏死过去。
      
      林黛玉便蹲下身朝昏过去的两人体内输送草木之力,而且她发现医治时,会使草木之力更进一步。
      
      她面露欣喜道:“宝姐姐果然冰雪聪明,正如宝姐姐所说,不仅不会真的伤了他们,还对我有益。只不过让他们经受些痛苦罢了。”
      
      薛宝钗正是知道了林黛玉的能力,才想出的这个主意,她知道林黛玉的心性纯善,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林黛玉竟因为那癞头和尚骂她是妖女,便同意了这样的要求。
      
      不到半刻钟,薛宝钗见两人似乎有醒转的迹象,再次说道,“好了,再废了他所有经脉。”
      
      于是,月光如水,三位气质出尘的白衣男女对月而坐,似是在赏月谈情,互诉衷肠。
      
      却只听到一个女声不停地说道。
      
      “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
      
      ……
      
      如果没有躺在地上痛哼的两人,这句话简直太令人遐思了。百里于安的淡然和薛宝钗的冷漠更是给这样的场面添了几分怪异。
      
      “再来一次。”
      
      薛宝钗再次出口。
      
      这次,百里于安终于抬了抬眼皮,面无表情地回道:“无趣。”
      
      薛宝钗见他想要罢工,不满意地转身扯了扯他的袖子,嗔怒道:“才六次,再加二次?林妹妹的草力之力越强大,她原本孱弱的身子也就恢复得越快,再等等。”
      
      百里于安扫了一眼她的手,她立刻缩回手,看着他衣袖上的灰手印,瞟了一眼看着她笑得意味深长的林妹妹,不由飞快地转过头,仰面望月说:“今晚的月亮真美。”
      
      “确实很美。”百里于安看着天上的弯月嘴角上扬,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双眼露着诡异的红光。
      
      然后他站起身,摘下银色面具,额间的朱砂痣鲜艳欲滴,在月色下流转着动人的光华,他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俊眉紧紧皱在一起。
      
      林黛玉站起身惊讶道:“百里哥哥怎么了?”
      
      薛宝钗看到他眉间的朱砂痣越来越鲜艳,如血一般,不由面色凝重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确定他是怎么了?”
      
      这时,百里于安的眼睛突然张开,艳红如血,几乎和眉间痣一种颜色。
      
      薛宝钗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分外陌生,忍不住问道:“你贸然动用法力,又被反噬了?”
      
      百里于安冰冷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微笑:“你的眼睛很美。”
      
      薛宝钗没想到他会答非所问,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她不由恼羞成怒,小女孩似的跺脚骂道:“妖孽!”
      
      百里于安不怒反笑:“我来拿我应得的。难不成你想赖帐?”
      
      “什么账?我什么时候欠过你”
      
      看到林黛玉对着她莫名奇妙地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地顽笑神情,薛宝钗羞得想要转身离开,但是又担心百里于安出事。
      
      百里于安轻轻笑了笑,在月色下更衬得他容颜如玉,他淡淡地说道:“那便欠着,来日方长一起算。”
      
      他说完长袖一拂,薛宝钗便被定在了原地。他宽阔的手掌在她背上游走,薛宝钗的心里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一旁的林黛玉此时居然没有上前阻止,而是面带纠结然后以袖遮面,装作什么都没瞧见,毕竟她也不清楚百里于安和薛宝钗真正的关系,而且薛宝钗并没有反抗。
      
      此时的薛宝钗却连说话都不能,只能任由百里于安摆布,他又抬起她的手臂,修长的手指在上面如跳舞一般轻点而过,一股电流直击到薛宝钗的心脏。
      
      她满脸通红瞪着他,仿佛想要吃了他一样。
      
      百里于安忽然伸手挡住她的眼睛,慢慢地说道:“被这样一双眼睛看着,我怕等下下不去手。”
      
      薛宝钗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只知道她的身体几乎快被他摸遍了,她何时受过这等屈辱,即使是在前世,贾宝玉也没有这样碰过她的身子,忍了许久的眼泪如珠串落下。
      
      百里于安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在月色下别有风情,眼睛里虽然蕴满泪水,但脸上全是不服输的倔强。
      
      他心里的某根弦被拨动,竟破天荒地解释道:“只是想看看你经脉有什么不同,不会伤了你。”
      
      空气里传来林黛玉松了一口气的叹息声。
      
      薛宝钗恨恨地盯着他,在心里骂道,色中饿鬼,该死,该杀!
      
      百里于安见到她这副神情,哪里不知道她的意思,墨眉轻扬,有些不可思议:“你认为我非礼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