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第二十九回 得圣恩林如海将入京 论金玉贾母终露意 ...

  •   薛宝钗穿戴整齐来至贾母处,贾母却不在,听闻是领着宁荣两府的太太们谢恩去了。
      
      薛夫人紧紧抓住薛宝钗的手,薛宝钗能感觉到她手心的湿意,对母亲大人的心思有些无奈。
      
      若是让薛夫人知道贾元春是如何得到封位的,不知她会不会打消心里那不切实际的心思。
      
      眼看天色已经过午,薛宝钗见林黛玉强撑着精神坐在那,神色倦怠,悄悄走过去问:“林妹妹,可是撑不住了?”
      
      林黛玉疲惫的脸上露出微笑:“外祖父让我们等在这,许是这入宫费不了多大的功夫。”
      
      这时,平儿突然走了进来,对假寐的凤姐说:“奶奶,林姑娘家送信来了。”
      
      林黛玉正坐在凤姐旁边,脸上的困色一扫而光,含情脉脉地看着平儿,惹得平儿笑道:“姑娘,我可不是宝玉,你作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
      
      凤姐听了,也笑着打趣道:“也不知这信换宝玉,林妹妹换不换?”
      
      贾宝玉面色尴尬忙说:“你们两个莫要取笑她,仔细她恼了你们?”
      
      平儿见林黛玉脸上已有了恼意,这才说道:“刚才外院传来林老爷的信,说是得了圣恩要做京官,怕是已经快到京了。”
      
      林黛玉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没有任何言语,反而去看薛宝钗。
      
      薛宝钗此前曾经几次向她提到过她父亲入京为官的事,她都将信将疑,而今得到准确的消息,她第一反应就是薛宝钗是怎么提前得到消息的。
      
      贾宝玉见林黛玉愣愣地瞧着薛宝钗,不由问道:“林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听到姑父要进京,你反而去看宝姐姐呢?”
      
      薛宝钗笑了笑说:“林妹妹是怕我想起父亲不在的事,所以想安抚我。”
      
      在座的人可不这么认为,林黛玉虽然柔柔弱弱,却是一个直性子的人,说话做事从来都是率性而为,尤其是和谁熟了之后,说话一针见血可不会考虑别人是不是能接受?
      
      再者说,这些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林黛玉因为王夫人想要薛宝钗与宝玉凑对的事,不知闹了多少次别扭,怎么会如此体贴薛宝钗的心思?
      
      林黛玉站起身握住薛宝钗的手说:“宝姐姐,这里闷得厉害,我们出去透透气再回。”
      
      贾宝玉听了,当即站起来也要跟去,林黛玉瞪了他一眼道:“我和宝姐姐说些贴已话,你跟着来作甚,莫不是姐妹们去净房,你也跟着去,你什么时候能改了往姐妹们堆凑越的毛病。”
      
      贾宝玉讪讪地又坐了回去,惹得凤姐哈哈大笑,指着他道:“你看看他,也就林妹妹啐他,他没了脾气。”
      
      薛宝钗没有说话,任由林黛玉将自己拉出了屋子,走到僻静地拐角处,林黛玉这才放开。
      
      “宝姐姐,你说实话与我,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林黛玉直接问道。
      
      薛宝钗认真地看着她说:“林妹妹,你信不信我?”
      
      林黛玉难得脸上有些挂不住:“自然是半信半疑的。”
      
      薛宝钗哭笑不得,林黛玉虽多愁善感,心里却没有那些弯弯绕绕的算计,她不知道是该庆幸她的直言,还是为她的直言伤心。
      
      “林妹妹,很多事情并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这闺阁与朝堂之事亦是息息相关。我参加采选,自是要多注意朝中动向。你可知贾元春是如何得到封位的?”薛宝钗的目光落到走廊旁的花木上,将其中厉害情由向林黛玉一一道来。
      
      林黛玉闻之落泪,为秦可卿的悲惨境遇唏嘘,似是感同身受。但对那些事是贾元春从中作梗这种说法却是不怎么相信。毕竟她初来荣国府时,贾元春对她还算和善,看上去并非是功利心格外重的人。
      
      薛宝钗自然是知道林黛玉的想法的,林妹妹平时言语虽刻薄,但真正害过几人?又真的将哪些人想得坏过?就连对她向来冷淡的王夫人,她也没有提过半句不是。
      
      若论善良纯真,薛宝钗倒觉得这如泥沼的荣国府只林妹妹一人了。
      
      “林妹妹,你观老太太是何等人物?再细想下贾元春的为人,便知我所言非虚。你重情,有人重利。时至今日,你还未看清这府里上上下下的势利富贵眼吗?”薛宝钗虽有不忍,但也不想林黛玉继续只沉浸于那些□□,而把自己的一生埋葬在这里。
      
      林黛玉娇躯一颤,自然是想到了贾母的为人,对她自是十分疼爱,但若是涉及到荣国公府的利益,贾母会作何选择,她不敢深想。
      
      薛宝钗握住她有些颤抖的手说:“莫怕。伯父入了京,你只管离了这府,与伯父住在一处。有林伯父护着你,天大的祸事也牵涉不到你。不若你与我同参加采选,去做女官或公主的伴读,一则增长些阅历见识,二则也让一些宵小不敢打你的主意。毕竟林伯父护得了你一时,也护不了你一世。若是指望宝玉护你,你自己思量下,他如今有没有那个本事?”
      
      林黛玉觉得今日所有的一切都那么陌生,薛宝钗语重心长的话一字一句敲打在她的心上,却下意识地暗道:“我只管真心对宝玉,这些腌脏事还是不予理会的好。”
      
      薛宝钗端看她神情,便知她心中所想,心中虽有些失落,但也知若想让不食人间烟火的林黛玉改变绝非一朝一夕的事。
      
      两人各怀心思地沉默着,一直到薛夫人出来寻她俩。
      
      “你们在这杵着作什么?老太太从宫里回了,只是身子乏得厉害,让我们先回,明日再过来与我们细说。”薛夫人笑容满面地说道。
      
      薛宝钗见薛夫人这番模样,便知她对贾元春的际遇艳羡得很,心里更是无奈。
      
      “母亲,你先回吧。我与林妹妹说会儿话。”她淡淡地说道。
      
      待薛夫人走后,薛宝钗又对林黛玉说道:“林妹妹,过些日子怕是圣上就会恩准元妃回来省亲,你和宝玉的事怕是要定下来了。”
      
      林黛玉本以为听了此事会开心,但却觉得心里沉重得很,薛宝钗刚刚说的话还是有一星半点说进了她心里。
      
      看着薛宝钗离开的倩影,她竟然觉得那道身影格外孤单落寞。
      
      又过了一些时日,贾元春省亲的恩旨果然下来了。宁国府和荣国府忙着建造大观园,贾母的心情也越来越舒畅,这一日,便让众人聚在了一起闲聊赏菊。
      
      几个小辈在贾母身边凑趣,凤姐不知说了什么,惹得贾母要捶她。林黛玉在一旁却神情恹恹懒得说话。
      
      “林妹妹今儿是怎么了,可是明日林姑父要来,高兴得说不出话来?”凤姐走到林黛玉身边笑道。
      
      林黛玉愣了愣:“明日就来了吗?”
      
      凤姐对她的反应有些惊奇:“这呆呆地模样竟真的有些像宝兄弟某些时候,真可是一起长大的兄妹。”
      
      贾母也乐了说:“可不是吗?这两个冤家一日闹腾,我还觉得不习惯了。”
      
      林黛玉面色郁然,喃喃道:“竟是要走了吗?”
      
      贾宝玉听了,奇怪道:“好妹妹要往哪里去?”
      
      “父亲入了京,我自然是归家去。”林黛玉神色淡淡的回道。
      
      贾宝玉一听,便急了:“你若是归家,我自然也是要跟去的。妹妹不能把我一人舍在这里。”
      
      贾母一惊喊道:“哪个都不许走。玉丫头你就安心在这里呆着,有我在谁也不会欺了你。宝玉也不许跟着混闹!”
      
      “咦,宝姐姐,这金锁就是刚才母亲说的,与宝兄弟相配的那个?”探春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把众人的注意力转向正作画的那处。
      
      薛宝钗手执画笔满脸怒意看着王夫人和薛夫人,“啪”将笔摔在画纸上,一幅好好的菊花图便毁了。
      
      众人从未见过薛宝钗动气,一时都没有敢上前说话。
      
      王夫人也不知为何薛宝钗全身散发的凛然气势让她有些心惊,挤出一抹笑容说道:“这金锁上的八个字刚好与宝玉的通灵宝玉相合呢。”
      
      “母亲,不知是哪八个字?”探春凑上前问道。
      
      王夫人心里对如此识时务的庶女很是满意,点头就要说出金锁上的八个字。
      
      薛宝钗冷笑道:“不过是个玩意,哪能做得真?”
      
      贾母眼睛眯着,脸上的皱纹似乎更深了,只听她说道:“这金啊银啊,都是人打出来的,自然是作不得真。”
      
      薛宝钗更是接着说道:“若我这假金锁硬和宝兄弟的通灵宝玉相提并论,那我还不如索性把它溶成金水。”
      
      “使不得,使不得,你今儿也怎么学你宝兄弟入了魔症。”薛夫人知她是动了真气,急忙上前劝慰,心里对王夫人不免有些不满。
      
      令众人没有想到的是,林黛玉走到薛宝钗身边,扯着她的衣袖道:“宝姐姐,宝玉平时总拿摔玉唬人,你今儿也要摔金锁唬人吗?”
      
      薛宝钗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不知为何竟笑了,用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说:“我是真气了,你竟说我要学那个呆子唬人,你这张嘴啊。”
      
      场面又热络起来,薛宝钗和林黛玉两人走在一处小声说着话,只听林黛玉说道:“不知为何,自从那日听了你的话,这阵子竟能真正看清一些事,刚刚舅母设计你,我想了想还是站出来替你解围,原来有些事你一旦知晓了,竟不能免俗。”
      
      薛宝钗脸上露出几分欣喜,又有几分不忍,她叹了一口气:“我知你向来不食人间烟火,可这俗事有时你不留心,怕是会送命。走或留,你自己拿主意,若是离不了,就与我一起去参选,你怕是也不在意选上选不上的问题。经了宫里的教养,日后的名声也会好上不少。你且放心,你身子单薄,定是做不了皇上的身边人,找人打通关节做个公主伴读再好不过了。”
      
      若是别人听了这些怕是不高兴,薛宝钗却知道林黛玉绝对能领会她说这些话意图,也不会与她生气,所以她停住脚步,静静地等着林黛玉的回答。
      
      

  • 作者有话要说:  林妹妹是聪慧善良的女子
    宝姐姐若是不压抑自己,风华灼灼,无人能出其右
    为什么宝姐姐要林妹妹一起参选呢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众位亲,么么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