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二十二回 花袭人跪哭表忠心 薛宝钗坐笑观诡变 ...

  •   薛夫人听到薛宝钗相问,神色极其古怪,仿佛不愿多言。
      
      只是简单说王夫人和林黛玉体质太差,经受不住打击早就昏了过去。
      
      薛宝钗听了不禁忧心林妹妹的身子,她对贾宝玉诸多纵容忍让,不就是不想林妹妹伤心伤身吗?
      
      不曾想,百里于安一次就把贾宝玉打得半死,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她为人思维缜密,顾密周全,有时难免不够果断,只是这百里于安实在是太狠了。
      
      如今由不得她退缩了,快刀斩乱麻,一切进程都太慢了。
      
      过了几日,方听闻宝玉醒来的消息,不曾想的是,宝玉醒来的第一句竟不是问林妹妹,也不是问蒋玉函,而是直呼让薛宝钗小心百里于安。
      
      这说法未免太过虚假,若是贾宝玉真有那胆识和硬气,金钏会死,晴雯他会护不住,迎迎春会被婆家虐待?
      
      一时间,荣国府里便有了宝二爷为了宝姑娘勇斗忠顺王府小王爷的流言。
      
      薛宝钗听香菱一五一十的讲完,不怒反笑道:“这偌大的荣国府金壁辉煌,还用这种方式给贾宝玉贴金,不用说定是我那好姨母的手段了。”
      
      或许,百里于安确实警告过贾宝玉,但是他决不会散布这样的流言。
      
      薛宝钗还没有前去探望那个为她舍身受伤的贾宝玉,倒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花袭人站在薛宝钗的闺房里哭得不能自已,她向王夫人汇报了宝玉每日的情形,没有想到事情的背后竟是这样的。
      
      而贾政听了府里的流言,不由分说又把宝玉打了几板子,前些日子的伤刚有起色,如今贾宝玉又昏死了过去。
      
      听了贾政临走时撂下的话,说是打给那位小王爷看的,以后不能任由下人胡言乱语。
      
      她一时间就乱了分寸,以为是这府里的当家人已经对她不满。心里忐忑不已,这便有了梨香院一行。
      
      薛宝钗呷了一口上好的碧螺春,口有余津,只是下面跪着哭得梨花带雨的花袭人让她没有任何品茶的心情。
      
      袭人见薛宝钗不动声色地饮茶,好像没看见她这个人似的。便狠狠地磕头哭求道:“宝姑娘,你行行好,别让那府上的人再来祸害二爷了,二爷都被老爷打得不成人形了,别人不心疼,二爷素来与姑娘亲厚,姑娘你不心疼吗?”
      
      薛宝钗抿了抿唇,用帕子拭了拭嘴角,面色平淡如常:“袭人姑娘这是说的什么话?宝玉他做错了事,被姨父知晓,才讨了打,与别人有何相干?”
      
      其实她更想说的是,住在府里几个月,她与贾宝玉见面的次数用十个指头数得过来,不知这花袭人是从哪里论断自己与她们家宝二爷关系亲厚。
      
      那宝玉待人接物,不管来人什么身份,一看是官员贵族便无礼,甚至出言讥讽,而某位狡诈的爷凭身份压人,当时她只是在旁边“苦口婆心”劝告了一番,当着众人面打宝玉的可是宝玉他亲父,和她有什么关系。
      
      再者,宝玉与戏子蒋玉函私通,互换汗巾子,又不是她薛宝钗牵线搭桥,她只不过是曾经在某位爷面前提了提这两人关系亲如兄弟,她可没有说一句谎话。
      
      就算是她没有说过这些话,百里于安可是能与警幻仙子作对的人,对这红楼梦知道得一清二楚,想要害人还不是动动手指的事。
      
      最后,逼死金钏的可不是她薛宝钗,而是宝二爷,挑逗了人家被发现,转身就跑,挨顿打倒是轻的,要是来个恶鬼寻仇,不知道宝二爷如何招架。
      
      说完这些,她已经口干舌燥,一口气讲这些事,还真不是她薛宝钗的作风。
      
      不过,她引去了那些腹诽之词,重在强调一番自己的清白,省得以后这宝二爷屋里的丫环一个个都来寻她的晦气。
      
      只听她又道:“如果下次这种事情真的与我有关,是我打了你们二爷,你来兴师问罪,那我就坦然接下。如今,根本与我毫不相干,我不愿受这冤枉,不若我去问问姨父,二爷屋里人这么忠心为主,是不是要打赏一番?”
      
      花袭人低眉顺眼的样子忽然大变,不敢相信地看着平日里温婉端庄的薛宝钗,喃喃道:“宝姑娘,你怎么会这样?”
      
      薛宝钗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袭人可是贾宝玉的通房丫头,在贾宝玉心里那可是非同一般的存在,袭人的忠心可谓是苍天可鉴,只是她忠心的是自己。
      
      若论审时度世,袭人当是这贾府第一人,总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人做靠山,甚至会为自己谋算后路。
      
      “哦,对了,你还要找这段时间时常来府里的那位爷?那可真是巧了,他可不就站在门外听了好一会儿了吗?要不,让他和姨父再相谈相谈?”薛宝钗最后一句话似有千斤重,一下子把目瞪口呆地袭人砸晕了过去。
      
      “果然是事不关己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这推托之术,你当属状元也。今日还打吗?”那人从门外走了进来轻笑开口。
      
      薛宝钗眨了眨眼睛:“彼此彼此。总得让宝二爷养好伤再理论前事,到时打出人命,以后不就没得打了。”
      
      前世一顿打分成三顿挨,她的好姨母还总想算计到她身上,好像真不太够呢。
      
      只是百里于安这个人,她心里一定要防备一二,他才是最危险的人。
      
      “待袭人醒了,我就去瞧瞧宝二爷,这半个月我可是一次都没瞧过他。如今府里又流言四起,指不定有人在背后怎么编排我呢。”薛宝钗风淡云轻地说道,显然是对这件事不是很在意。
      
      “不准去。”百里于安红艳的薄唇里吐出这三个字,语气里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薛宝钗依旧笑道:“你何必如此,难道你竟觉得你自己很没用,我去看贾宝玉一眼,就会坏了你的大计。还是你对你自己泊威胁没有信心,害怕我与贾宝玉再续前缘?”
      
      百里于安眼睛微眯,射出危险的光芒:“你变了!”
      
      薛宝钗毫不退让地与他对视,然后冷笑道:“你若是怕了,就不配掌控这棋盘。”
      
      “好,我倒要瞧瞧你的本事。”百里于安怒极反笑,“I明日,薛蟠竞标铺子,怕是要遇到麻烦,你有办法?”
      
      薛宝钗脸色一沉,眸光闪烁:“与你不相干。”
      
      百里于安面带冷笑消失在原地,眼中的不屑让薛宝钗有些气闷,近日花费在荣国府的时间太多,根本没有去注意薛家的生意,虽然也有让薛蟠历练的意思,但是一切都让薛蟠承担,薛宝钗心里有说不出的愧疚。
      
      待袭人醒来,薛宝钗软言安慰了一番,便与她一同前去探望贾宝玉。
      
      刚进了宝玉的房间,便听到里间低低的说话声,薛宝钗对袭人笑笑,便在外面坐了下来,只听到贾宝玉高声叫道:“妹妹,你莫要走,莫要再哭了,我并未时常去宝姐姐那里,几次遇到都是偶然。怎么会因为她与他人争执,若是连你也这般,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薛宝钗听了这话,看着从里间走出来眼睛肿得像核桃的林黛玉淡淡笑道:“你们两个这又是唱得哪出戏,一哭二闹三上吊,你们不隔上一段时间演一出,心里就不舒坦吗?你们闹过倒是舒坦了,可曾想过我这池鱼?”
      
      “宝姐姐,我……”林黛玉抬头惊讶地看着薛宝钗,面色尴尬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薛宝钗摇头轻笑站起身,走到林黛玉身边拉着她又进了里间。
      
      贾宝玉见她二人进来,一时情急想要起身,怎奈身上疼痛不止,不由“暧哟”一声。
      
      薛宝钗见他这番模样,知他是为了林黛玉才如此,不由嗔怒道:“还不好生躺着,这动来动去要是有个好歹,指不定哪个妹妹又哭成泪人?”
      
      贾宝玉知她是好意,痴痴笑道:“只不过是捱了几下打,竟得你们这番怜惜。既有你们这样,我便是一时死了,也是值得了。”
      
      “怎么又要死要活的?”薛宝钗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嘴角划过一丝莫名的笑意。
      
      立在原地的林黛玉觉得薛宝钗与之前大不相同,轻声问道:“宝姐姐,今日怎么有空来看宝玉?”
      
      薛宝玉微微一笑:“来看智斗小王爷的大英雄。这府里上上下下都传遍了,若我不来瞧瞧,岂不是忘恩负义?”
      
      “宝姐姐……”林黛玉羞恼地瞥了她一眼,以为她是故意调笑。
      
      薛宝钗似笑非笑地看了趴在床上有些懊恼的贾宝玉,继续说道:“宝玉,我不知你告诉林妹妹金钏是为何投井了没,还有那蒋玉菡为什么与你到底是何关系,这府里上上下下的流言又是怎么传出来的?”
      
      贾宝玉不明所以地问:“宝姐姐,为何有此一问?”
      
      “我只是想让你亲口告诉林妹妹,你究竟是何等人物,是不与百里于安一般见识,还是与人不清不楚惹了大祸,我知林妹妹只看重你的心,不在乎那些脏污,但是我就是看不惯你明明是多情公子,还要一副对林妹妹情深的样子。”
      
      薛宝钗突然笑着说出这些话,房间里的气氛变得诡异莫名,她又继续追问一脸迷茫的贾宝玉道:“以你之真心可换林妹妹真心否?你的真心值几钱?”
      
      她听着外面停住的脚步声,嘴角勾起不为人知的弧度,一切只是刚刚开始,文火慢熬熬不死那些心思算计,只能大火快炖,一网打尽。
      

  • 作者有话要说:  林妹妹是一个非常痴的女子
    他才是全心全意爱着贾宝玉
    是精神上完完全全爱着贾宝玉
    当然身体更不可能给别人
    身心干净的林妹妹
    多情的贾宝玉真的配不上她
    可惜林妹妹只爱他
    即使知道宝玉是为了什么挨打
    也只会说“你从此可都改了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