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十八回 往贾府悄迎林如海 匿金锁巧激王夫人 ...

  •   自从知晓林如海要来的消息,薛宝钗便起了要去贾府的心思。偏偏百里于安仿佛也有读心术一样,根本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而她想要知道百里于安的想法,但不管她如何催动金锁,都一无所获。
      
      这日艳阳高照,薛宝钗命人把软榻抬到院子里,自己懒洋洋地舍了大家闺秀的形象,拿了一把团扇遮住脸闲适地躺下晒太阳。
      
      反正只要不对着百里于安那张脸,她心里就多少有些快活,不然想起自己重生后依然受制于人,百般不得自由,糟心时那股烦躁实在是惹人气恼。
      
      百里于安没想到薛宝钗会如此消极地闹别扭,居然还是冷暴力的反抗。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按了按太阳穴:“罢了,罢了,她愿意去,我便护着她,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这无可奈何的霸道话故意让薛宝钗听了个正着。
      
      薛宝钗撇撇嘴,脸上的笑意却怎么都遮不住,总算是把这个冤家给降住了。
      
      她站起身莲步轻移进了屋子,看着一脸严肃地百里于安没好气地说:“早该如此了。”
      
      说罢,她把团扇掷在炕上,便面朝百里于安坐了下来,接着说道:“贾府又不是龙潭虎穴,一众姐妹都生活在哪里,为何独独我如今住不得了?这辈子我一定要按自己的心思过日子,前些日子我不去,那是因为不到时机。如今到了这个地步,这贾府闯不得我也要闯。”
      
      百里于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真不是为了贾宝玉?”
      
      薛宝钗腾地站起身瞪着他回道:“小人之心!”
      
      百里于安忽然展颜一笑:“肯向我解释就行!”
      
      话音刚落,他复又沉着脸叮嘱道:“离贾宝玉远点,别又闹出什么金玉良缘,抑或是‘羞笼红麝串’之类的蠢事。”
      
      “你,你,你……”薛宝钗气得直跺脚,扭身走了出去。
      
      薛宝钗独自生着闷气,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百里于安面前控制不住脾气,尤其看到百里于安用看小孩子的眼光看她时,她就觉得心里来气,他百里于安也未过弱冠之年。
      
      薛蟠回府后,对薛宝钗去贾府这件事十分不乐意,只听他粗声粗气地说道:“妹妹不知那贾府现在一团糟,你去了指不定姨母会怎么对你呢?”
      
      薛夫人脸色很不好看:“蟠儿,不得信口胡言。”
      
      “你们两个若是要去,那我肯定也是要跟去的,我可不放心……”
      
      薛夫人不知道林如海要去贾府探亲的真相,薛蟠可是从百里于安那里了解地一清二楚,在他看来贾府家大业大,却要克扣亲戚,简直太丢脸了。
      
      于是,各怀心思的薛家孤儿寡母意见出其达成了统一,收拾停当这便往贾府去了。
      
      前世闷在荣国府虽未出过远门,但薛宝钗的记性极好,从轿帘的缝隙中看到记忆中熟悉的街道,薛宝钗按了按藏在怀中的金锁。
      
      未雨绸缪,免得自己的好姨母拿金锁说事儿,将她和那个混世魔王扯到一起。
      
      轿子直接从正门抬了进去,进府后周瑞家的带着几个婆子领着轿子辗转几回,好像是故意绕了让她们看清楚排场,前世可没有这一出,王夫人这是要给他们下马威,确切地说就是炫耀这里泼天的富贵。
      
      到了史老太君的院门前轿子停下,来迎的周瑞家打起轿帘笑道:“姨奶奶,可是把您给盼来了,夫人可是一天三遍念叨您呢。”
      
      薛夫人从轿中走出来,笑着回道:“可不是被她念叨来的,天天心里都揣着她,琢磨着我要是不来探探,指不定她怎么编排我呢?”
      
      “哟,这话姨奶奶你可要在夫人跟前说,老奴说了她肯定不信。”周瑞家脸上端着笑,扶着薛夫人往院子里走。
      
      薛宝钗跟在后面,心里冷笑不已,这些老货心里势利地狠,巴巴地只看到母亲一人。薛蟠这个爷们倒是被她扔到后面,不就是觉得他们兄妹年幼,当家作主的只有母亲吗?
      
      这贾府真端的是好规矩。
      
      “妹妹,怎么今日才来?怎和我如此见外,姐姐我和侄女都在这府里,阖府上下哪一个敢慢待了你?”王夫人头上的金饰晃得薛宝钗有些眼晕。
      
      话说得也是太满,怕是这几日被百里于安私下的手段给压得失了分寸。
      
      薛夫人面色尴尬地笑了笑,她竟不知向来端庄知礼的大姐可以说出这样的话,言下之意这荣国府是她们王家人的天下了。这要是让史老太君听见,不知道会待见她吗?
      
      她拉过身后薛宝钗的手说:“宝钗初次出远门,身体不好,怕入门过了病气不吉利,这一痊愈就来投奔你了。”
      
      王夫人一把将薛宝钗揽入怀中笑道:“真真是玉人,有你母亲当年的风采。”
      
      “若是有姐姐一半,我也就知足了。”薛夫人在旁边客气道。
      
      “这姐姐长得确实好看,眼似横波,肌凝如玉……”
      
      薛宝钗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身子一颤往王夫人身后看去,贾宝玉在一堆女眷中站着,身穿大红锦袍,额头勒着镶红翡珠子的抹额,胸口带着用红绳编络的美玉,还有长命金锁,圆圆的脸庞,天庭饱满,整个人看起来富贵喜庆。
      
      不知为何她竟想起百里于安那张俊美有棱有角的面容,贾宝玉和他一比,就是一个喜庆长高的年画娃娃,百里于安才是那真正满身清贵的公子哥。
      
      他旁边站着一位身材羸弱,眸子清亮透澈的灵秀少女,那神情姿态仿佛这世上所有的肮脏腌事都逃不过她的目光,而令薛宝钗更在意的是她眼里毫不掩饰的敌视。
      
      “哎哟,来得迟不如来得巧,宝二兄弟莫不是又要给人姑娘送字?”一道大红色的身影快步走了过来,拉住薛宝钗的手笑得花枝乱颤。
      
      薛宝钗看着这位泼辣的表姐,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聪明反被聪明误说得无怪乎就是这位了。
      
      她自以为掌控了府里的权利,却不知她自己也是王夫人的一颗棋子而已。
      
      她信了自己的姑姑,到最后却承担了所有贾府没落的罪名,其中有她自己的原因,更多的是王夫人的推波助澜。
      
      “宝钗,宝玉,这府里以后可就有两个宝了。”王熙凤笑着说道,上下端量着薛宝钗,仿佛看不够似的。
      
      薛宝钗笑了笑说:“住不得几日,过些时日就要采选,听闻府里有位姐姐在宫里做女官,到时免不了要表姐在中间作人情。”
      
      王熙凤听了这句,即便是八面玲珑的她有些措手不及,全然揣测不出薛宝钗的用意。
      
      王夫人脸上明显有了薄怒,看向薛夫人的目光也冷了下来,显然是在怪薛家不识时务。
      
      “夫人,老太太让奴婢来问,怎么不进屋里说,她盼着见姨太太呢。”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出现,也打破了尴尬的场面。
      
      贾宝玉却凑上前,浓眉紧蹙,黑亮的眼睛看着薛宝钗说:“宝姐姐,进宫有什么好?不如和姐妹们住在一起,热闹又能相互亲近。”
      
      薛宝钗后退一步,站在薛蟠身边笑着摇了摇头说;“元春姐姐为何进了宫?”
      
      薛蟠见贾宝玉又想上前,想到百里于安的交待,又观贾宝玉的言行举止,面色不悦地挡在自家妹妹前面亢声亢气地说:“宝兄弟还是离女眷远一点,堂堂男子,岂能与女子厮混?”
      
      “蟠儿,莫要胡言乱语。”薛夫人脸色大变,恨不得上前堵住薛蟠的嘴,“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还学先生?仔细我回去打断你的腿。”
      
      说了薛蟠几句,薛夫人便对一脸不悦的王夫人说道:“这几日眼看着知道进学了,学了点东西就不知进退地想要显摆一二,姐姐千万别往心里去。”
      
      薛宝钗伸手在薛蟠背上拍了拍,薛蟠转过身朝自家妹妹一疵牙,露出憨厚的笑容。
      
      王熙凤忙出来打圆场,笑道:“老祖宗可是来催了,你们要是再站在院子里说,仔细老太太恼了。”
      
      一行人进了屋,里面摆设器具都是金璧堂皇,富贵逼人,薛蟠看直了眼,而薛宝钗却目不斜视地跟着众人往里间走,感受到一道视线,她回头朝旁边的人群看去,朝贾宝玉旁边的林黛玉露出善意的微笑。
      
      而贾宝玉却在心里想,宝姐姐端秀可人,笑起来也温婉,让人如沐春风。
      
      薛宝钗给老太太行了礼,得了见面礼,又被老太太拉着说了几句话。老太太随口问了问一些锁事,又吩咐王夫人安排他们几人的起居。
      
      细想下林妹妹来荣国府时,老太太的态度可谓是大厢径庭,她心里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甚至巴不得老太太对她不亲近。
      
      只是老太太总想着让林妹妹嫁给贾宝玉,这事可不行。
      
      薛宝钗心里计算着时间,这林如海应该要到了,难道百里于安的预算有误,不是今天到?还是中间出了什么岔错?
      
      刚想到这,一个丫环便进来禀报,说是赖大家的有事禀报。
      
      薛宝钗心里一喜,面上不动声色,赖大家进来果然说了林如海突然来访,现在正和贾政在正厅说话。
      
      屋里坐不住的可不只是爱父心切的林妹妹,正和薛夫人明里暗里炫耀这府里的富贵荣华的王夫人蹭地站起身,脸色难看得紧:“这姑爷来了,怎么也不提前知会一声?”
      
      “许是念及林妹妹,心急忘了吧。”王熙凤脸上笑着,心里不知转了多少道弯。
      
      林黛玉抹着眼泪在老太太脚下跪了说:“是我捎了信说思念父亲了,父亲能来我心里欢喜,还请老太太不要怪罪父亲没有提前告知您。”
      
      老太太俯身将她拉起来,语重心长地说:“林丫头啊,你就是爱抹泪,老祖宗是爱生气的人吗?等会儿你爹爹来了,你可不能掉金豆子,指不定你爹爹以为你受了欺负呢。”
      
      王夫人心里此刻七上八下,两只耳朵时刻听着门外的动静。
      

  •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很抱歉,现在才恢复更新
    妈妈得了脑动脉瘤
    中间出现医疗事故
    所以才拖到现在
    爱宝姐姐
    爱还保留收藏的你们
    么么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