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大理狱 ...

  •   次晨,唐糖悄悄出了趟南院。
      
      这是她头回去看纪陶。
      
      说是坟,不过孤零零一个小土堆。是时天上落些小雨,土堆前却居然早早立了个人。
      
      裘宝旸顶着一双兔子眼回过身,声音嘶哑:“糖糖,你怎么如此晚到?”
      
      唐糖抬头望天,天方蒙蒙亮:“宝二哥这么早……难道您一夜未归!”
      
      “你竟好意思说!我以为那般暗示,以你同纪陶的交情,连夜一定会来!”多年未见,裘宝旸还是旧脾气,脸上放不下事,又有些想当然。
      
      但他如此之不见外,唐糖没来由地高兴:“……那是怪我失礼,没看出来宝二哥的暗示。”
      
      裘宝旸不理唐糖,目光重回坟头,竟是凄凄念起诗来:“东风吹雨过南楼……而今想起少年游……”
      
      唐糖不忍听,也不知接什么好:“宝二哥您一向还好?听闻您如今在大理寺,也是呼风唤雨的角色了。”
      
      裘宝旸亲点了三柱香递给她:“哼,认贼做夫,嘴里果然没学什么好话!上香罢。”
      
      同样是哼,宝二爷就哼得很是亲切,唐糖听了不恼,但也不欲解释。望望他,又看看那座孤坟,手里不接。
      
      裘宝旸捧着香,气呼呼地:“像话么?就算是素未谋面的小叔子,也早该来上香了罢。”
      
      唐糖听这称谓,心中别扭得紧,瞥开眼仍不接香:“他若是不能瞑目,要这许多香火何用?”
      
      裘宝旸蹲身将那三炷香一插,火气很大:“你那夫君捣得好鬼!你知不知,纪陶此案若非有他作祟,那最要紧的证物,又怎会流落齐王之手?你道齐王为甚要取那件证物?齐王又是什么人?之前刑部就是齐王……唉!”
      
      裘宝旸有所顾忌,说一半明话,藏一半在暗处。
      
      唐糖心里自是千般滋味,为他纪二升官发财作嫁衣,此事她也是罪魁。
      
      却又另有疑团难解,那尊瓷盒,分明是由齐王岳丈魏升鉴送到纪府,又何以能算“流落”到的齐王那里。
      
      唐糖未接他的话,却问:“宝二哥,如今纪陶的案子,何处着眼,看得最分明?”
      
      裘宝旸整一整官袍:“那还用说?”
      
      官袍捂了一夜,最好洗一洗。
      
      唐糖不想染上纪二的毛病,只避开些道:“听说凶险。”
      
      裘宝旸不以为意:“不凶险纪陶也不会……他不怕我怕什么?横竖一条命。”
      
      “宝二哥,你看我这样子,若想去大理寺当差,行不行?”
      
      裘宝旸上下扫视唐糖,才发现她今早梳的是女儿发,着的却是身男儿装。
      
      “切,不伦不类。你是通刑律,还是精断案?就是审个偷儿,你也得识得破他偷梁换柱的手段罢。一介女流,能做什么?”
      
      唐糖假作捋胡须的动作,淡笑道:“扮个小子,当当小差,混着看看。我是怕此案干系重大,内情繁复,宝二哥万一查到深处孤掌难鸣……到时就算想送个消息,好歹也有个接应。”
      
      裘宝旸听来不错:“嗯。不过等等……你去当差,岂不是同你那夫婿唱了反调?纪二会放过你?”
      
      唐糖瞥一眼南院门:“纪二是纪二,我是我。”
      
      “看来你还存了点良心,未曾同他沆瀣一气!”裘宝旸大喜,可才不多会儿却沮丧起来:“还是不成的,别说我没能耐将你弄进去,就算有,纪陶泉下有知,道是我拖你去那虎狼险境,岂能放我过门?”
      
      “纪陶要紧,还是你过门要紧?”
      
      “他若能活过来……”裘宝旸本想指天发誓,说着又丧气,“说这些没用的,你压根就去不成。”
      
      “大理寺总有个把差役、打杂的缺?”
      
      “你若真是个小子也稍稍好办,我爹……哦就是寺卿大人那个老狐狸眼睛毒着,且事无巨细……”
      
      唐糖轻推裘宝旸,示意他靠得近了,悄悄塞了封蓝皮面的信于他袖下:“宝二哥可试着将此信递与吴主簿。”
      
      “吴主簿不管招录差役杂役!不过寺卿大人倒是常命吴主簿……咦你为什么认得他?”
      
      当日拟那蓝信赠与唐糖之人,看似像一号大人物,究竟大不大,如今这样的江湖,她是不懂的,就怕不过被寻了一场开心罢了。
      
      原本唐糖最忧心大理寺根本没这么个吴主簿,此际安心笑道:“宝二哥,总之拜托了。”
      
      **
      
      以为一场火能将纪二烧到西京去,不想他昨夜不急不缓,只道了声:“哦,知道了。”
      
      知道了。
      
      以他纪二当初问那么多,如今不应当淡定成这个样子。
      
      唐糖总想着,程四死得蹊跷,或许与他岳父徐春水有关,与古春林有关,又与邹公子有关,说不好与那盗墓人也不无关系。
      
      万绪千头,却迟迟不见纪理有一点动作。
      
      他倒是在家歇了两日,上了一回衙门,又歇了一日。
      
      在家时间长了,两人在回廊拐角难免撞见,纪二瞥一眼她,默然不语,唐糖只当自己耳聋眼瞎,擦肩而过,目不斜视。
      
      可在暗地里,唐糖知道了纪二没有动作的缘由。
      
      他被祖父狠狠痛骂了一顿,原因出人意料。
      
      三爷的遗物被二爷当做升官发财的筹码,送去了齐王府这事,老爷子是不知道的,更没人敢告诉他。
      
      但离奇的是,纪二送归了这样的筹码之后,他的水部郎中之喜并未如期而至,反倒泡汤了!
      
      他另接了份调令,无升反降,迁任虞部员外郎,驻与西京八竿子打不着的遂州,专掌全国新农器的研造。
      
      纪鹤龄自然不是为了贬官之事骂的孙儿,他听说肥缺落空,甚至为此十分高兴,说该当好好摆几盅。他骂的是纪二要去遂州,却只肯一个人去,不肯领着唐糖一道去。
      
      唐糖跟去遂州作甚?方便落井下石?
      
      她没有工夫。
      
      与裘宝旸约了五天后南院外坟前,时辰到了。
      
      宝二爷不负所望带了好消息,有个姓郑的狱史手下,正缺个跑腿的小隶卒,已然说定了,后天到岗,每日夜间应卯,鸡鸣归家,六天一休沐。
      
      “觉是没的睡了,好在你一个少奶奶,回家终归有的补。衙中有我罩着,谁也不敢欺侮你。往后的事徐徐盘算,万事好说,可纪二那里……你要怎么讲?”
      
      唐糖呵呵笑:“讲什么?他是自身难保。纪大人后天早晨要出发去遂州,赶着上任呢!”
      
      想来这纪二平常人缘实在不好,官场上立时就已传遍了。裘宝旸早听说纪理轶闻,如今在纪府确了实,愁容尽扫,心头大快,为纪陶上过香,走了。
      
      唐糖回去的道上,纪方正要去寻,说是老爷子找她。
      
      所为何事,唐糖心知肚明,他就算欲她去,她还有差要当,哪有这个空闲。
      
      唐糖入内的时候,带着幸灾乐祸的浅笑。却见纪二乖乖跪在床脚,依旧俯首帖耳得像一只兔子。
      
      她想象他也曾像只兔子一般,拱手将筹码捧给了齐王,甚至一脸巴结地割开手臂,滴出血,当面教授齐王遇见这样的蛊盒,该当怎么打开。结果,心心念念的前程泡了汤,纪陶的冤情,亦被埋葬了。
      
      唐糖看着那具可怜的背影,登时连半句落井下石的话都没胃口说。
      
      “糖糖你这就去收拾包袱,同你二哥哥去遂州。他常驻遂州,身边只带一个小厮怎么成?”
      
      唐糖低头笑:“二哥哥去遂州又不是游山玩水,只怕新官上任,公务缠身,我去倒教他分心。”
      
      纪鹤龄不高兴:“新婚燕尔,分心才是常情,督造些农器能有什么大事,上回他在西京不是几天都等不得?”
      
      “西京是短打算,遂州是久日子,日子一久,公务上手,就算二哥哥不让去,我自己也是要去瞧他的!”
      
      纪鹤龄笑:“还是糖糖实诚。”
      
      “那么好不好?横竖现在不成,家里我放心不下您。”又凑去纪鹤龄耳边,“我要那么爽快肯去,您装病之事,岂不教他一眼识破了?”
      
      纪鹤龄窘着脸一通咳嗽,觉得唐糖此言甚是。装模作样又骂了孙儿两句,才算是默许了。
      
      同出西院时,纪理心怀感激,竟是说了个谢字,唐糖不稀罕,回他一声“哼”,兀自先走了。
      
      **
      
      郑狱史顾名思义,老头儿是大理狱的人。
      
      唐糖头天去监狱当差,裘宝旸比她还紧张,一会儿怕唐糖露了马脚,一会儿又担怕她领到什么苦差。
      
      “知道我送你进监狱,纪陶非活扒了我的皮。”
      
      唐糖摇头笑:“什么话,这算哪门子进监狱。宝二哥之前说的徐徐打算,我以为很好。”
      
      宝二爷将唐糖打量了又打量,并不知唐糖得过纪二指点,大赞她眉眼画得十分像样,而那郑狱史本就老眼昏花,必定什么端倪都瞧不出来。
      
      郑狱史分给唐糖一桩小差事:将大理狱一堆陈旧的锁送去锁匠那里修。
      
      “那个锁匠老眼昏花,此间的人犯皆是要犯,锁具关系重大,三天五天的不碍事,你一定得盯着他修完才准送回来。”
      
      “哦。”
      
      连夜抱锁敲开锁匠门,老头子果然更老眼昏花,看了一眼,说这个不能弄,那个不好修,剩下的,三天五天都弄不完。
      
      唐糖又不是真的去大理寺混饭吃,三天五天,那又耽误走多少功夫。她随便留了两把应付老锁匠,抱着其余的归了府。
      
      南院外有间废弃的老花棚,唐糖躲起来换下小狱卒的衣裳,换上出门时候的衣裳。
      
      天没亮的时候,她终于抱了一堆锁具潜回东院,悄悄进了里屋,连外间值夜的橘子都没惊动。
      
      唐糖东西抱累了,一股脑儿扔在案子上,哗啦啦。
      
      抹汗喝水的时候,屋里的灯亮了。
      
      唐糖又惊又恐,纪二不是昨晨就赶赴遂州上任去了?
      
      身后的声音阴沉沉:“唐小姐去给纪陶上坟,仿佛上了一夜?”
      

  • 作者有话要说:  纪二V:我一走,上坟就改成夜里了!
    ---------
    夜里更新~
    愿尼们都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么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