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重逢的爱人 ...

  •   “不二同学,你真的不知道是谁做的吗?”在讲台上,教导主任皱着眉毛,有些不满意的问道。
      
      站在他对面的理佳因为低着头,可以清晰的看到教导主任中年发福而隆起的肚子随着呼吸一动一动的,似乎要把衣服撑破一般。
      
      心里越发的觉的有些好笑,但面子上依旧不显半分,用无比抱歉的语气把对姐姐的话再重复一遍:“是的,因为门很快被关上了,没看见。”
      
      “真是麻烦。”教导主任不耐烦的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没办法了,以后小心一点,不要总是惹是生非。”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却形容得自己好像惹事精一样,如果在以前,一定会觉得委屈死了吧。
      
      理佳这样想着,抿着嘴回到自己的座位,前桌的“好友”吉田艾草转过头来,用同情的目光飞快的看了理佳一眼,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大家都知道教导主任最恨有人在他的课上分神说悄悄话了。就在艾玲回过头去的同时,理佳翻开教科书,垂着眼帘,手指轻轻的抚过卷起的书角。
      
      自己在病得最严重的时候,总是梦见这青春飞扬的国中生活,一次次的回想,终于让自己在临死想明白,其实,阴谋早就开始了,早就在自己站在毕业典礼的场合上时,开始了。
      
      不过,当时明白得太晚,大局已定,自己无路可进,最后只能带着无限的恨意离世。
      
      理佳一整个上午都在回想前世中度过的,若不是艾草推了她几下,她还没注意到下课铃声呢。
      
      “怎么了?”理佳忍住逐渐涌上恶心,强忍下想转身离开的冲动,尽量用温和的语气问道。
      
      “你不去食堂吗?”艾草看着理佳的表情,问:“脸色有点难看呢,不舒服吗?”
      
      “恩,觉得有点闷,想出去走走,你自己去食堂好了。”不待对方说话,理佳已经把书啊笔记本什么的通通往桌底一塞,便低着头匆匆的出了教室,她怕自己忍不住,会给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一巴掌。
      
      “不二桑。”
      
      一道如清泉流动的嗓音空中轻轻飘荡,挠得人的心痒痒的,理佳咬牙停下脚步,抬起头时,脸上的笑容显得十分羞涩,隐约的带着惊喜:“间宫同学。”
      
      间宫秋洋拢起耳边被轻风吹拂过的金色卷发,露出颈间牛奶般的肌肤,柳眉星目,眼尾上挑,一双浅紫色的瞳孔彼为妖娆妩媚,粉红色的嘴唇微微上扬,她一步步缓缓的朝着理佳走去,碧色的裙角随着她的动作一同摇晃着,如诗如画。
      
      希腊神话中,阿佛洛狄忒有着最完美的身段和样貌,使得众天神都追求她,而她狂热信徒更是遍布各地。
      
      间宫秋洋也许就是阿佛洛狄忒的化身。
      
      理佳的笑容一直没有化去,反而更因为对方的靠近而倍感荣幸和欢喜而加深嘴角的弧度。
      
      “因为听说了你的事情,所以特意来看看。”间宫秋洋认真的端详了一会儿柔声问道。“脸色还是有点苍白,在厕所里一定很害怕吧。”
      
      理佳的笑容一僵,抿着唇,有些黯然的点点头。
      
      “知道是谁做的吗?”
      
      “不知道,因为太害怕没有注意到。”理佳用更加黯然的语气应道:“主任似乎也没什么办法,大概是不了了之吧。”
      
      “校方怎么可以这么敷衍呢。”间宫秋洋埋怨道,微微撅起的嘴唇,让人不得不用怜爱的眼神看着她。
      
      理佳并不接过她的话,只是脸上挂着无可奈何的笑意,看上去很像是赞同间宫秋洋的话又因为胆小而不敢说出校方的坏话的样子。如果在场的人足够心细,便会看到她那双海蓝色的瞳孔,如夜晚下那风平浪静的湖面,无人能看透底下的世界。
      
      “这个,送给你,是我妈妈为我求的,可以保平安。”
      
      一番推辞后,理佳最终还是受宠若惊般的接过间宫秋洋递过来的护身符,继而害羞的说了一声:“谢谢。”
      
      间宫秋洋微微一笑,周围依稀可以听到有人深吸口气的声音。
      
      “太美丽了。”;“果然是女神啊!”
      
      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理佳目送着她转身离开,直到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才听到不知何时钻到自己身边,拿着饭盒的艾草在一边羡慕的说道:“那是间宫同学耶~被那样的人关心了,理佳,你好幸福哦!”
      
      环视一圈四周的环境,在她和间宫秋洋短短的交谈时,走廊居然围了不少的人,他们的眼里或多或少都带着羡慕的味道。
      
      看着他们那盲目的崇拜,理佳笑了笑,用很害羞的声音说道:“啊,我也是这么的觉得。”
      
      说着,很不好意思的挤出人群中。
      
      间宫秋洋表现出来的善意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大,这一点让理佳很疑惑,她有些不太明白,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时不时停下脚步看着这所将近有百年历史的学校。
      
      目光随意的朝不远处草丛边一瞥,理佳的视线便再也无法从那么熟悉的身影中移开了。
      
      一种荒凉的感觉快速的占据了自己那颗缓缓跳动的心,眼里不断的涌起苦涩的酸意,在前世里,手冢国光也帮了家里不少忙,特别是大哥出事的那段时间,他特意从德国赶回来,但最终没有挽回大哥的生命,反而牵连上他,让他搭上自己引以为傲的网球生涯。
      
      心怀愧疚的自己,直到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去,也没有再见他,实在是没有脸面去面对这个无辜的人。
      
      感觉敏锐的手冢国光察觉到一个注视的目光,翩然转身看去,看到七八米外的理佳,眼眶泛红,明明是一副想哭的样子,在对上自己的目光时,勉强的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眼泪随着缓缓偏头的动作蜿蜒落下。
      
      被泪水洗过的海蓝色的眼睛,手冢国光发现了里面包含着一种类似酸楚或是伤痛的感情,心中为止一震,等他想要看得更仔细更清楚时,对方已经小跑着离开了。
      
      躲在无人的角落了,悲恸不已。
      
      前世里一个个远离自己而去的人,再一次聚集在自己的面前。那种失而复得,让她陷入更大的恐慌中。
      
      她害怕啊,害怕自己的力量不够强大,害怕再重新经历一次那样的人生,害怕那个人,再一次受自己的连累。
      
      “不要再哭了。”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白色球鞋,理佳先是抽泣着喊了一声:“学长。”然后才抬头眼泪婆娑的看着来人。
      
      手冢国光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想了想,终究没有蹲下身替她擦掉泪水,而是微微皱着眉,塞到她手里:“擦擦。”
      
      “谢谢。”理佳把纸巾紧紧的擒在手里,并没有真的去擦,只是无声的恸哭变成小声的啜泣。
      
      “怎么了?”手冢国光问。
      
      见理佳摇了摇头,并不说话,手冢国光只当她不愿提,也就不强迫,挨着她旁边的位置,无声的坐下。
      
      调整好情绪的理佳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如果,想要保护一个人,但自己的力量薄弱,而对方又太强,要怎么办?”
      
      “啊。”手冢国光想了想,淡然的说道:“那就让自己变强吧。”
      
      “那如果它的背后还有一个更强大的坏蛋呢?”
      
      “那就找一个比更强大还要强大的的坏蛋,有时候,借助坏蛋的力量也不错。”
      
      理佳愣了一下,看着手冢国光足足有十几秒,没有说话,因为她没想到手冢国光居然会顺着自己的语气和说辞来安慰自己,手冢国光偏过头,镜片底下的眼睛闪过一丝浅浅的笑意。
      
      “走吧,等下就要上课了。”
      
      “恩。”
      
      “有没有怪你大哥不去看你?”手冢国光忽然问道。
      
      “有,作为惩罚,昨天晚上我把他踢到客厅去当厅长了。”
      
      “怪不得他一整个上午一直都揉着后颈呢。”
      
      “嘻嘻!”
      
      作为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老幺理佳没有一丝愧疚的的笑了起来。
      
      在楼梯口,两个人互相告别,一左一右,往自己的教室走去,脚下只迈了几步,理佳忍不住回头,手冢国光已经上了楼梯而看不见身影,倒是能看到走廊外的樱花树。
      
      遥遥望去,四月末,东京的樱花早就过了开放的季节,如今倒是有几朵不愿凋谢的,便这样枯败的在枝头上,理佳怔怔的看了一会儿,才黯然的回到自己的教室。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