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落》公子涟 ^第11章^ 最新更新:2007-12-12 19:40: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也结束了啊,很短,只是希望能有一种在心底的感觉,呵呵。
    特别感谢Camus 、桃桃一轮一直不懈的支持!也感谢留下足迹的各位!
    我在晋江的专栏:http://147831.jjwxc.net
    重新的修改只是把页面情况调整了一下,呵呵。
    新的小说的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93798 自己比较中意这篇新的故事情节哦。

  •   再次见到子玥是与蘩挽手走在街上。
      
      楸倚在子玥肩上,是让子珺羡慕却无法正视的美丽女子,子玥依旧英俊如前,小珺,蘩,一周后我和楸结婚。
      
      子珺心中一紧,低下头去,忽然瞥见楸与子玥十指相扣的手上戴着的戒指光洁明亮,泛着幸福的光彩。一瞬间眼睛被刺痛,几乎要流出泪来,朦胧中似乎看到子玥眼角泪光闪烁,却又不能肯定,怀疑又是一个诡异的梦境而已。于是自己明白,与子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终究是一个曾经陌生的女子,给他以陌生的笑容,陌生的温度,陌生的气息,所有的一切都将重新开始。而她自己作为过去一个最为熟悉的人,最终只是一个擦身而过的影子,带着一种留恋的神情消失。
      
      尽管每夜有所依赖,可以听着蘩的心跳声入睡,清晨醒来可以仔细端详蘩略略泛着青的下巴和棱角分明的轮廓,一切似乎都很安详平和。但子珺握着那只手模才发现,这只手模永远也不过只是赝品,真正的那只正握着另一个女子的手,以度余生。而自己握着的那只温暖的手也不过是替代品,尽管曾握着它在多少个漆黑的夜晚入睡,又在多少个清晨寻找,然后牵住……但,那终究不是她要的结果。
      
      以婴儿在母亲子宫中的姿势蜷缩在地板上。从自己是个胚胎起就一直重复着哥哥的路啊,在同一个子宫中,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又到同一个城市工作,但即使是这样的相似却无法相守。
      
      也正是因为这样相似才无法相守的吧。
      
      听见自己血管中天生孤独的血汩汩流动的声音,更觉寒冷,相同的血也正在那样的一个男子体内啊。
      
      一瞬间,子珺开始无法想象子玥的相貌,变得模糊起来。
      
      那晚,听着蘩心脏跳动的声音,子珺又做了那个已多年未做的梦。她伏在父亲宽阔而温暖的背上,父亲就在一个阴暗陌生的地方,一直走下去。当他回过头时,是英俊的男子,清晰可见,一如照片上父亲的样子,但刹那间又变成清秀的十四岁少年。
      
      你是谁?
      
      子珺从梦中惊醒,蘩伸出手搂住她,做恶梦了?她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把头埋得更深。
      
      再也无法入睡,从那时起,对子玥感情便是爱恋吗?或仅仅是对那个十四岁的清秀少年的依赖?又或是在没有父亲的童年而产生的臆想?子珺不能明白。
      
      错落在沙漠的雪花又该如何停留?
      
      砸碎那只冰冷的手模,然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在子玥结婚的前一天回到了她曾出生、长大的城市。
      
      当走下火车,再次踏上那片熟悉的土地,看到太阳如火球般刚刚升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