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回 ...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也~ 罒ω罒
  •   车把式挥动鞭子车轱辘便转动起来,马车摇摇晃晃向前,在晨光中向着朱雀街行去。
      
      不算大的车厢里容纳了四个女孩儿,官娘低着头抱着膝盖缩在一边的角落里,突然一只白净的手伸到她跟前晃了晃,银铃儿似的清脆声音在身旁响起,“你怎么一动不动的,我叫花玔儿,你呢,你叫什么?”
      
      久久得不到回音,若是别人只怕早识趣地闭嘴了,花玔儿却精神很好地又道:“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是哑巴?”
      
      你才是哑巴,官娘心里郁闷极了,本正在自我调剂中,偏偏有个声儿呱噪个不休,于是侧头看着她点了点头,算作是打过招呼了,盼望这花玔儿能不再烦自己。
      
      可花玔儿却会错意,误以为官娘真是个哑巴,不由尴尬起来,抓住她手臂道:“对不住对不住,我本是说说的,不曾想到你真的是… …”花玔儿笑了笑,“哑巴”二字到底没再说出口。
      
      花玔儿说什么官娘压根无心理会,只朝她微微一笑,低头继续沉思。那花玔儿却呆住了,她缓缓又把这车厢里其余的两个女孩儿看了一遭儿,相比之下那两个却是浓妆艳抹,妖媚红唇,一脸的勾人样儿。
      
      花玔儿之所以主动跟官娘打招呼是觉得官娘虽也生得好,可却没什么攻击性,温温淡淡,像是山间的一泓泉水,应是极好亲近的人。这会儿看到官娘笑,她更是确定了,托腮道:“你甭难过,虽你是个哑巴,可是你笑起来真好看。”
      
      “… …谁说我是哑巴了…”官娘郁闷地看了喋喋不休的花玔儿一眼,叹了口气,目光不经意在另两个女孩儿脸上扫过,目光里闪过惊艳,不由又看了两眼,才与紧盯住自己的花玔儿说话,“你叫我官娘就好。”
      
      花玔儿哈哈道:“咳...官娘,真是差点儿闹出笑话,我以为你不会说话呢!”
      
      “......”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在朱雀街上停下,荣婆给了车把式车钱,跳下马车叫几个女孩儿下来。
      
      官娘下车后观察了一下环境,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大宅子前,眯了眯眼睛,见那门首牌匾上黑底金字书着“公良宅”龙飞凤舞三个大字,门首台阶下两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蹲守着,十分气派,满眼皆是富贵人家的富贵气派。
      
      荣婆交待她们四个好生站着,自己拾级而上,扣着金色的门环道:“烦里头小哥儿开个门,我是城西的荣婆子!”不多时侧门里走出个小厮模样的少年,招呼她们进去。
      
      官娘跟着荣婆走着,眼下正值春时,但见沿途垂杨碧柳盈盈匝地,杏花如绣,暖律暄晴。在这样的景致下人很容易放松下来,众人身上晒得暖洋洋的,低着头快步走着。
      
      内宅外,在垂花门首等候的孟婆子老远就看到荣婆,眯着眼细细打量了她身后那四位小娘子,见是一个赛一个的俊俏,不由招手笑道:“你个老婆子可算来了,我家娘子在厅里等着呢!”
      荣婆赶走几步道:“可不敢叫娘子等,牢您带路了。”
      
      孟婆子把几人带至乔瑞桂的院子,引到厅堂里,荣婆叉手做礼,笑道:“娘子您瞅瞅,就这么几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可都是老婆子我费了大心思选将出来的。”
      官娘听了在心里暗嗤,自己分明是临了抓过来凑数的罢,这婆子为说这邀功的话脸却也不臊。
      
      乔瑞桂在首座一一打量过去,见到那两个眉目艳丽的不由皱眉,她最是不喜这般长相的,这两个这般样儿与她夫君宠着的那骚狐狸云牡丹倒是七八成的相像,委实令人望而生厌。又把视线右移,落在官娘脸上,因问道:“你叫什么名儿?”
      
      官娘一愣,左右看了看才确定这位公良家的娘子是在跟自己说话,她见乔瑞桂面善,这时多少也安下心来,想来大户人家便是选个把丫头都是极讲究的,便低下头回道:“奴叫官娘。”
      
      乔瑞桂点了点头,又看向官娘旁边的花玔儿,问了姓名,也作满意的模样。一旁的孟婆子却附耳道:“娘子怎选的都是这般的长相,郎君他喜欢的却不是——真不考虑那两个?”
      
      乔瑞桂道:“你该知我的心,那两个你只瞧她们眉眼,活脱脱的便是另两个云牡丹,我实在不喜!”
      
      孟婆子听后不再多言,亲自带着官娘并花玔儿到她们的住处。官娘放下的心在见到被安排的小院后迅速吊了起来,好家伙,跟个小花园似的一进院落,她和花玔儿各自一间房,房里摆饰齐全,高床软枕,这像是給下人住的?
      
      因此孟婆子嘱咐一番离开后官娘立时就进了花玔儿房里,要说这花玔儿却与官娘不同,她自小就被亲娘卖与大户人家做使女,自幼习学弹唱,描眉傅粉,乔模乔样儿,早被那主家收用过不知几遭,若不是那家败落了,她也不至于又被卖入这里。
      
      花玔儿见官娘来找自己十分欢喜,一径儿拉着她的手来到内间,打开梳妆镜前的首饰匣子,但见里头满满摆着金钗银饰,玉镯花钿,官娘现出惊愕之色,仿似见到了传说中杜十娘的百宝箱。其实这也是她没甚见识。
      
      花玔儿却满面红光道:“官娘你瞧,这都是娘子赏给咱们的,你房里必也有,我一见你就觉得投缘,与你交个底儿,有我在,管她是云牡丹还是金牡丹,都要给我让道!”见官娘怔怔的,忙补道:“你放心,瞧你木呆呆的想来不会得郎君欢心,日后自有我把你罩着。”
      
      “那个… …”官娘瞧她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好容易才插|进话来,“那什么牡丹是哪位?我们莫非不是来这儿做使女的?”她问出这话儿时小心肝儿都在颤,她又不傻,听花玔儿话里话外的意思,怎么那乔娘子买她们是用来勾引男人的?!
      
      花玔儿吃惊非常,一双杏目睁得大大的,“没人与你说过么,你竟是不知晓咱们因何被买进来?你瞧这处院子,这里的摆饰,咱们若只是普通使女哪里有福气住到这儿… …”便把中间的因由都讲给官娘听。
      
      一面说一面见到官娘脸上郁色越浓,花玔儿更加放心了,她的目标是公良甫,旁的女人自然都是障碍,虽这官娘瞧着不声不响儿,没准人大想头都藏在心里了,这时候见官娘遮也遮不住的烦忧神色,便不疑有他,更加热络拉住了官娘的手道:“走,刚头我瞧见院子里搭了个花架子,上头爬满了花儿,下头摆着石桌石凳儿,咱去那里吃茶看风景!”
      
      这小院里就住了她两个,官娘无心所谓美景,随意吃了几口推说要歇晌午觉就回房了。花玔儿的热情让她不知怎么接应,又觉得莫名,稍一思想心里恍似明白了,可她不是花玔儿,她做什么要給那什么公良家的郎君还是官人的做通房丫头啊,她脑子又没进水。
      
      官娘坐在桌边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时快步走到内间里寻找一处藏钱的地儿,最后看来看去都不适宜,仍旧把自己那点家当都塞在了床铺之下,妥帖压好了又盖了枕头上去,一时躺在床上倒真有点累了,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梦里梦见自己仍在姚三姐的鞭打下讨生活,唬得满头凉汗醒过来,朝窗外瞅了瞅,天色都黑下来了,穿了鞋走到外间,见桌上摆放了食盒,料是自己睡着时有人送进来的,官娘随意用了点,也没什么食欲。
      
      就这么着过了月余,就在官娘以为乔瑞桂把她和花玔儿忘了时,一日晌午孟婆子却来了,孟婆子道:“… …娘子今日备了一桌酒席,你们可要把握住机会。”这么说谁还听不懂,花玔儿回房就细心装扮起来,打开箱笼一件一件地换衣裙,等弄妥当了便去寻官娘。
      
      谁知官娘揉着肚子哭着脸道:“你先去罢,我肚子不大舒服… …”花玔儿巴不得官娘不去,却眨巴了下眼睛道:“不成啊,你若不去娘子待会儿不见你必要气恼的。”
      
      “我会去的。”官娘边说边把花玔儿往外推,看到花玔儿走了才舒出一口气,在房里来回打起转来。不一时勉强换了条不打眼的裙子系上,身上却一件儿装饰也无,小脸儿素面朝天,整个一清汤寡水,跟个粗使丫头似的。
      
      且她听闻那甫郎君喜欢的是云牡丹那一型的,那叫妖娆,如同方才花玔儿把自己打扮的那样,然自己却是个瘦竹竿子。官娘胡乱想着,要是有男人能瞧上这样的自己,保不齐,那就是真爱。
      
      官娘拎着裙子走出院门,顿时傻眼——乔瑞桂的酒席,可是置在了何处?
      
      说来也是不巧,官娘这边无头苍蝇一样转着,无巧不巧就碰上了那传说中的云牡丹。
      这云牡丹果真是年方潋滟,好娇俏好妩媚的人儿,真如牡丹一般,头上簪着金步摇,纤腰款摆,步摇轻晃,下(河蟹)身系了条红罗裙儿,眉眼娇娆,看得官娘咽了咽口水,眼珠子都不晓得转一下。
      
      官娘不认得她,云牡丹却晓得官娘,听官娘向自己问路,她便猜到了七八分,心说乔瑞桂的眼光真是不怎样,这都选得什么样的货色就要来与自己争宠。
      
      云牡丹弯唇笑了笑,朱唇轻启,眸光闪了闪,说道:“你瞧那边儿,”她染着丹蔻的手指着假山,“绕过那假山,往右手边拐便是大娘的院落,今日酒席便安置在那里。”
      
      她们这厢儿说着话,不想公良家的九郎却是路过了,他随意扫了眼自家兄长那捧在心头宝贝似的云牡丹,正待离开,目光却微微一顿,不由探究起来,落在站在云牡丹对面官娘白晰晰的小脸上。
      
      公良靖一抖手中折扇,心道这小娘子怎生瞧着这般面善,竟是在哪处见过不成?
      一时又听见云牡丹指的所谓路,不禁失笑。这云牡丹可真是胡诌连眼皮也不眨一下,那里分明是自己的书房所在,什么时候成了乔瑞桂的院子?
      
      这也有人会信?
      
      旭日当空,满园花香,映衬着官娘莹白的小脸。
      只见官娘眼睛亮亮地望着云牡丹,一双眸子黑葡萄一般,欢喜不尽道:“多谢这位姐姐指路。”
      说着就朝假山方向走去。
      
      “… …”公良靖只觉胸口一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