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回 ...

  •   此际正值晌午时分,石头巷一排民房笼在春日温暖的光影里,两旁蜿蜒屈曲的藤蔓垂挂墙头,串串花序迎风瑟瑟颤动,瞧着是一片片的紫,花瓣儿盘旋下落,糯糯滑滑的香气于小巷中隐幽浮沉。
      
      沈大喜气洋洋从脚店打了一壶酒家来,一手是酒,另一手是新給他婆娘尤大姐儿买的鎏金簪子,用粗麻布裹着,小心翼翼的。
      
      沈大推开门,满身的酒气,笑嘿嘿冲在小院里晾衣裳的尤大姐儿道:“你道我买了什么来,今儿是公良员外家的大姐儿出阁的日子,管事的遣我出去买了几样果酒,余下的银钱都赏我了,你瞧瞧我还給你买了只簪子,”他边说边关了院门抖开那粗麻布,露出一截金灿灿的簪身,“且精细着呢,娘子戴了管保好看!”
      
      尤大姐儿却一反常态,闷闷地应了句,甩了甩手上的水担忧地朝屋子里望了眼。
      什么也不消说,沈大一看就明白了,他一股脑儿把手上东西都推在尤大姐儿手上,揭开门帘子进去屋里,待一瞧见那躺在炕上面黄肌肉的小丫头就狠狠跺了跺脚。
      
      怎么又把这间壁的小娘子弄了家来!
      
      尤大姐儿也进了屋来,望见沈大面色不好只得踌躇着道:“可怜见的,奴出去打水见官娘她晕倒在咱家门首,奴就… …”
      
      “叫你勿要多管闲事,”沈大闷闷在窗边椅子上坐下,指了指人事不醒的官娘道:“她便是被那姚氏打死也不关咱们家的事,回头那姚三姐魔症起来又该来咱家叫骂了,她家的女儿她不养着爱打是她的事情,你却充什么好心肠。”
      
      尤大姐儿欲言又止,給沈大倒了杯茶水,徐徐道:“奴何尝不知,只这孩子身上青青紫紫,破布烂衫好不可怜… …”又叹了口气,“那待她一醒转过来奴便送她家去,可好?”
      
      沈大缓了缓面色,喝了口茶,算作是默认了。尤大姐儿也暗暗松了口气。
      她到院中打了盆水进屋来,又搅了帕子为官娘擦去脸上污渍,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儿,泛着青白之色,唇口紧闭,小小的眉头微微蹙着,不知在什么梦魇里出不来。
      
      何官娘今年一十五岁,花儿一般的年纪,想当年落生之时她爹娘尚在,她爹何四郎特地叫算命先生給女儿相过,那算命先生当时捏着胡子笑微微道:“小娘子这是富贵之命啊。”
      
      因官娘生在正月初一,有道是“初一的娘子,十五的官儿”,何四郎一听甚妙啊,心内大喜,遂給女儿取个大名儿叫做官娘,盼望她一生顺遂富贵。
      哪想到曾经的美好祈愿却落得今日这般下场,何四郎与娘子朱氏恩爱非常,家中不说多富贵,却也过得去,然人有旦夕祸福,孰料官娘长到五岁上头亲娘朱氏就去了。
      
      何四郎虽伤心,几年也过去了,家里没个主事的婆娘终究不行,经人介绍便续娶了城西姚家的闺女儿姚三姐,这姚三姐初到何家倒也还好,还算是个知礼的,对待继女官娘虽不体贴却也不打骂,时常也会教她绣花儿做针线。
      
      因姚三姐生得颇有几分姿色,纤腰乌发,盘的发也好看,街坊邻里暗下里都羡何四郎是个有艳福的。结果没几年官娘长到十岁,她爹何四郎一次出去贩货,不想与人起了争执,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回来,在床上哼哼唧唧躺了几日,一没留神就去阴司报到了。
      
      这可真是造孽,年纪轻轻二十出头的姚三姐死了男人,十岁的官娘没了亲爹娘,这俩人凑成了一家过日子。
      
      一日两日还好说,时日久了那姚三姐便耐不住了,成日的倚靠在门首,戴着金镶玉的坠子,穿着藕丝对襟衫儿,裙底一双绣着金牡丹的绣鞋将将半露出来,立在台基上,卖风弄姿,手里抓着一把瓜子儿,纤纤的手指把瓜子送进红艳艳唇里,薄薄的壳儿再从红艳艳唇里吐出来,直引得门外路过的野汉子频频驻足,自此专与那些个狂蜂浪蝶勾搭成奸。
      
      天长日久,谁还不晓得姚三姐做的什么勾当,街坊邻里也便不再与她们家打交道,各家男人也嘱咐自家娘子莫与姚三姐她家有来往。
      可巧尤大姐儿就住在姚三姐间壁,成日地听见她家院里传来打骂哭喊声儿,知道是官娘被姚三姐打骂,尤大姐儿向来是个心善的,常背着她男人把些吃食偷偷送给官娘吃,一来二去的,沈大哪里还能不晓得。
      
      今次又是如此,甚至还带了家来,沈大朝炕上官娘看了两眼,忍不住嘀咕道:“怎还不醒,看看还有气没有。”尤大姐儿倒了面盆里的水又进来,心说这怎么会没气儿,分明是饿晕了才倒在自家门口,摇摇头端了一碟子笼饼(馒头)放在小桌上,想着是不是该叫醒官娘了,就这么着躺着也不是个事儿。
      
      念头才起炕上人就动了动,嘤咛一声,声音极轻,却被沈大和尤大姐儿听见了,两人都看过去,表情俱是一喜。
      
      却说官娘初初转醒,只觉得脑袋里昏沉沉的,身体灌了铅也似的重。抬眼把屋子里扫视一圈,几乎是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还以为这就穿回去了呢,没想到又是这间壁的妇人救了自己,她虽心好,倒不如让她死了痛快。
      
      官娘这么想不是没有缘由的,却也不过是赌气的想法。她穿来约有个大半年,初来的时候连这里人说什么也听不懂,便是到了现在她还一知半解,就像现在,官娘视线里见到尤大姐儿温和的面庞,至于她在说什么官娘却听得糊里糊涂,木呆呆着一张脸儿瞧着尤大姐儿,和以往一般无二。
      
      尤大姐儿摸了摸官娘的小脸,扶着她起身,摸到官娘身上,只觉得背上瘦巴巴的哪里有肉,愈加怜惜起来,柔声儿道:“过来桌边吃几个笼饼,吃好了再家去。”官娘顺着视线看到那边窗前桌上的白面馒头,以及脸色怪异回回见到自己就板着张脸的汉子,下意识地就露了个笑,带了讨好的意味。
      
      万没想到瘦不拉几的官娘笑起来这样标志,只见两片薄薄的唇瓣儿弯起,一双眸子黝黑湛亮,似整间屋子的光亮都被嵌入那双眼中,沈大咳了声道:“来吃罢吃罢,吃好了就家去。”说完内心补了句:下回可别再倒在我家门首。
      
      官娘知道这对夫妻是叫自己吃完了才回家,内心不是不感激的,她与他们没半点干系,却得几次三番的相助,若是没有他们,说不得自己根本就活不到现在,心里寻思着,就下了炕穿了鞋,盈盈对着坐在椅子上的沈大——这家的男主人福身一拜。
      这倒弄得沈大不好意思起来,他又咳了咳,转身走出门,到院子里拿了水桶外出去挑水了。
      
      官娘觉得这沈大有趣,也不多想拿了两个笼饼在手里,发音不标准地对尤大姐儿道了谢,转身就跑出了门。
      
      官娘家就在沈大家旁边,官娘出了沈家院门站在自己家门前,想了想,狼吞虎咽把两个馒头吃进肚子里,否则拿了回去又要像上回被那恶婆娘一顿好打。
      嚼尽了才要敲门,不想门轻轻一碰就开了,仰头看了看天色,约莫是未时,太阳已有些西斜,官娘进了院门回身搭上门闩,正想悄悄儿溜进自己的小房间里,忽听见有奇怪的声儿从继母房里传出来。
      
      想刚来那会子官娘还道这姚三姐是她亲娘了,郁闷了好久,心说哪有这样凶残的娘,把个自己的女儿活活饿死,又或是打死?否则自己怎生穿越而来?
      
      这会儿官娘循声而去,狐疑地凑近了,她也是好奇心重的主儿,隔着门缝,隐约只见屋子里头姚三姐和个男人亲密地坐在一处,那形容儿实在叫人瞧不下去......
      
      官娘脸上红了红,心说真是不得了,这怎么又换了个男人?这恶婆娘真是不知羞,若是不甘寂寞,何不另觅良人再嫁人为妻,怎么样也好过如今这般的,还日日的要打自己,不顺意时打一顿,顺心儿了还得打一顿。
      
      那打她的鸡毛掸子如今就插在圆桌旁边的蛋黄釉瓶里,官娘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慢慢移到院子里。
      
      小院里有一口大缸,缸里水早已见了底,按说官娘须在姚三姐发现前把这口缸填满。
      说起来这真真是个辛苦活儿,官娘从前哪里就做过这些,如今却又是劈柴又是烧水的,这家里又没个男人,姚三姐细皮嫩肉的根本不做活,样样都叫她干,穿越过来这大半年,又是被打又是被骂的,更要天天做苦活,根本就是姚三姐的使女,还没半分工钱!
      
      想到此官娘深深地叹了口气,负气之下决定先回屋躺会儿再做计议。
      这一进的院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官娘的小屋子临着灶房,说是她的房间,其实里头还堆着各色杂物,进屋便是灰扑扑的色调,没一件装饰物的,透着股子腐朽的气味。
      
      官娘恨恨地把自己往炕上一扔,想着先眯一小会子,不想这眼睛一闭就睡了过去梦周公了,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只听到房门响了一声,官娘眼睛还没睁开呢,“啪”的一声身上就挨了一下子!
      
      被这么一打哪里还有什么睡意,瞌睡虫子被打得魂儿都飞了,惊慌之下官娘抱着被子蜷缩起来,只见姚三姐一手叉着腰,一手抓着鸡毛掸子骂道:“你这嚼倒泰山不谢土的!老娘养着你包你吃包你住,你却见天儿的偷懒!打量我不知道你才去哪里躲懒了,现下回来就知道睡,怎生越大越懒惰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 - =:
    改革春风吹满地,晋江一片和谐地~~!
    略作修改,不是文字狱,但是有一些词汇能避免还是避免吧。------------------------4.14
    温馨提示:由于作者的脑洞,导致穿越的女主连心理描写都是土著女的心里语言方式,而且,女主她前几章还被她后娘欺负的蛮厉害的。
    你看我说了这么多,也不知道你看了没有,总而言之呢,章节很快就会过渡到和楠竹在一起的剧情啦。所以,求不要吐槽女主被继母打这个点了(我多希望那时候我没有这样写哈哈哈QAQ~)
    走的是 1V1 温馨向 的文。喜欢就继续看吧~~
    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