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培训 ...

  •   徐循不是一开始就进入皇太孙宫里生活的。
      
      赵嬷嬷告诉她,天家非常看重正统传承,在太孙妃有孕之前,太孙身边的宫人们,就算得到了太孙的宠信,也都要按时服用避子汤,以免把孩子生在太孙妃前头,给天家的传承,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太孙妃才刚刚入门,徐循这些皇妾,是要等一段时间才会被接入宫中,这也是为了她们考虑。
      
      她们和宫女不同,是正经采选进来,作为庶妻的,虽然不能和太孙妃的待遇相比,但也受到了呵护。如果和太孙妃一起入门的话,那么每次承宠以后都要服用避子汤,对身体也是相当大的损害,以后很可能就不能给太孙生儿育女,这有悖于选秀的初衷。所以,宫中现在地位最尊崇的张贵妃就做主,把徐循接到西六宫偏僻处的这间宫室里,和何仙仙这个太孙昭仪一起居住,等到时机合适时,再让她们入宫侍奉皇太孙。
      
      徐循对此完全没有所谓,经过几个嬷嬷的教导,她心里已经埋下了对于皇太孙深深的恐惧,总觉得皇太孙是个脾气变幻莫测的凶人,稍一不如意,就会把她发落到冷宫里去。她还巴不得同何仙仙多住一段日子,虽然不能随意走出宫室,但起码要比在家自由一些。
      
      何仙仙和她也是很熟悉的,她已经在宫里孤零零地住了一年,有个人来陪着说话,如何不高兴?虽说两人还要分开上课,住的宫室也不一样,但是有了一点时间,都会邀着在一起说说话、吃点心。
      
      进了宫,赵嬷嬷就开始慢慢地把宫里的人事介绍给她知道,她本身是教坊司出来的,在宫里人面比较熟,说起这些,比别的嬷嬷们更头头是道一些。
      
      在很久很久以前,□□爷时候,宫里本来有一百多个女官,由皇后娘娘掌管,分为六局一司,宫里大部分事情都由这些女官们安排。不论是什么等级的妃嫔,都不能任意行事,所有需求,都要由尚宫出面,同使者沟通,再和部臣来往。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不管什么事都不能和宫外直接沟通,得通过尚宫局去交流就对了。不过因为女官本身的教育、培养也存在问题,现在这六局一司的职责,多半是由宦官来充当取代,基本制度依然是不变的。只有司服局下属的司宝,司衣,司饰,司仗,这四司还是由女官担任。除此之外,宫中还存在宣讲女史,定期宣讲仁孝皇后拟定的内训二十篇,后宫妃嫔不论品级高低都必须参与听讲。
      
      别的职责就都由宦官管着,倒没有具体的人事制度,凭着管事主子的高兴,也许尚宫司就多些人当差,也许这个司就裁撤了,以后也不再有这方面的差使。不过,这些事也不需要徐循这个太孙婕妤去钻研,她是不会有什么机会去管着人的,只需要被人管着就好了。具体什么事该找什么人去办,她的导引嬷嬷自然都知道的。
      
      宫里除了这些宦官和女官之外,还存在广大宫女和中人,有些老宫女颇有威望的,便称为嬷嬷,待遇和赏赐都要比一般宫女为厚。比如徐循的四个嬷嬷,虽然在记载中只是宫女,但宫中人都视为教养嬷嬷、导引嬷嬷,就是皇上的妃嫔身边,也离不得这样的老人。刚入宫的妃嫔,都很需要她们来帮助熟悉情况,以便尽快地融入到宫廷生活中去。至于别的宫女,那就不是徐循需要去关心的了,她有什么不满意,当然随时都可以换人。
      
      后宫中的妃嫔们,现在都由张贵妃管理。这是位出了名贤良淑德的娘娘,当年和仁孝皇后情同姐妹,对待后宫诸妃都是一视同仁,非常仁慈宽厚,对皇太孙的妃嫔们,自然也很是照顾。徐循和何仙仙虽然没事不能出门,但却没有感觉到自己被冷落。不论是张贵妃还是太子妃,都经常送些时鲜瓜果过来,还有许多太监宫人,往来于柔嘉殿中,给她们量身制衣,为她们置办一些嫁妆。
      
      太孙妃的嫁妆,是皇上特地下旨采办的——徐循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当时采选秀女时,皇爷曾下令由司天占卜,卜得星气在于山东济宁一带。于是特下济宁采选贤女,太孙妃由于身世清白、才德兼备,命相吉祥富贵,早就被认定为太孙妃的理想人选。在后宫选秀之中,她得到皇爷和张娘娘的特意关注,其后果然被选为太孙妃。
      
      换句话说,人家是带着背景来的,从一开始就和徐循她们这种倒霉蛋不大一样。
      
      因为得到了皇上的看重,太孙妃的嫁妆很显赫,是有专人采办了送到太孙妃娘家,在行礼时运到京城。至于徐循和何仙仙,当然无此待遇,但她们一人也得了很多绸缎和银钱,至于数目那就不知道多少了。张娘娘让人来带话,说是柔嘉殿地处狭小收藏不便,已经都送到太子妃手中,由太子妃为她们收藏。
      
      至于家具之类的,小姑娘还关心不到这个,她们现在拿到手的,主要是各式各样的首饰,还有胭脂水粉等物。
      
      宫中也很快给她们送来了数不胜数的新衣服,徐循曾经只是听孙嬷嬷说的一些材料,现在终于见到了实物,什么妆花缎、织金缎、闪金缎、麒麟绢、缨络罗……现在都化作了徐循的新衣服,从冬到夏的四季衣裳都做得了,她的几个嬷嬷和宫女,都夜以继日地把徐循的衣服,改得更合身一些。又还要留出余地,让她发身长大以后还能穿着。
      
      徐循是十三岁选秀的,正是长高的时候,因为在宫里,吃得好、睡得好,也不用做活,所以那半年她各自就拔高了不少,在家的那一年就更别说了,几个嬷嬷开了食谱,雨花台一带最大的地主家都未必吃得那么好——雨花台街坊原来都是吃两餐的,徐先生家因为徐循,硬生生给改成了三餐,有时候还外加一顿点心。她今年十四岁过半,个子在同龄人中算是很高挑了,只是看起来还有可能要再长。所以几位嬷嬷改衣服的时候,都给有意识地留出一点褶皱来,这样以后放线改大也方便些。
      
      当然,还有成套的各色首饰,各种生活器具,很多都是徐循和何仙仙闻所未闻的奇物,比如徐循进宫时很快就到了夏天,她屋里有两重的大铜盘,徐循根本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她觉得是烛台,却又不像,还在上头搁了一点杂物,后来人家告诉她,她才知道那是夏天给她固定冰山的。
      
      居移气、养移体,在柔嘉殿住了几个月,徐循渐渐地变得更漂亮了。
      
      首先第一个,她的牙齿变得更白。
      
      徐先生家比较富裕,徐循从小就用青盐擦牙——早上起身以后,以布包裹手指,在牙齿上擦上青盐,然后含漱数次。得益于良好的习惯,徐循的牙齿生得很整齐,和她的街坊邻居比,也比较白。像汤山村里的居民,多半都是咬一根柳枝擦牙,这样到了冬天没有柳枝的时候,说起话来难免就有些气味,牙齿也要黄一些。汤山的那几个女孩,很多都因为这一点下马。
      
      入选秀女以后,她有了牙刷,青玉做的柄,绑的马毛,马毛用旧了,就从后面把线剪开,再栽新的进去。用这种牙刷来沾取青盐,可以刷得更清洁。但在入宫以后,徐循用的已经不是青盐,而是一种混合了多种药物熬煮的药膏,徐循只能勉强分辨出一些常见的药材,金银花、藿香、佩兰……孙嬷嬷告诉她,这里头还有冰片、茯苓、沉香,是从南宋传下的古方,用之可以白齿香口。
      
      冰片、沉香都是很贵重的香料,从前的徐先生家是舍不得轻用的,拿来刷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这样刷了几个月的牙以后,徐循的牙齿明显变得更白、更细密,说起话来,嘴里也是香喷喷的味儿。
      
      一般人闭口久了,总是会有些口气,乡下人口一开,凑得近的话,这味儿就令人不大舒服。可自从四个嬷嬷来到徐循身边以后,她就再也不能吃葱蒜这样气味浓重的东西了,再加上饮食总是口味清淡,又给她大量饮用花水,无事不许喝茶,所以徐循现在就是早上起来,也都是吐气如兰,令人愉快。
      
      当然,至于虱子之类的东西,那更是早已经消失了,徐循入选后,连洗头都要用煮过几种香汤的药水洗,用调和过的香油梳头。她的头发本来有些微微地发黄,在一年多的调养以后,已经变得丰厚细密、又黑又亮。进宫之后,嬷嬷们开始给她用一种粘稠而滑溜的香露敷头熏蒸,几个月后,即使不用香油,她的头发也有一股隐约幽香。
      
      一年多没有出门一步,现在她的皮肤又细又白,单从肤色上来说,也已经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都说大家小姐仿佛天仙化人,这样的夸奖是有道理的,其实论底子,那些落选的汤山姑娘,也未必就比徐循差那许多。但现在的徐循就是再回到汤山小村里,她和那些面色发黄、口气微臭、牙齿黄龋、体态消瘦、姿态畏缩的村姑也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徐循不能很清楚地意识到,她的这些变化,是因为钱财势力,但她的确也感受到了这种区别。人眼向上,她当然也蛮喜欢这种变化的。
      
      因为她是太孙的妃嫔,所以可以精心地打扮自己,服侍她的几个宫女,虽然也是十七八岁年纪,正是美丽的时候,但因为身份上的限制,就只能穿着规制固定的衣裳,用的化妆品也比徐循所用的差了好几个等级。徐循问过她们的出身来历,她觉得自己很幸运,这些宫女都是前两次选秀挑进来的,其实论出身,她们和徐循也差不多。徐循能成为太孙婕妤,完全是出于运气。
      
      很快,她们进宫已有半年时间了,虽然宫中很大,何仙仙也出去游玩过几次,但徐循的几个嬷嬷管束得很严格,她还是没能去御花园中游玩。
      
      “等贵人正式晋位婕妤以后,有的是时间,”钱嬷嬷说。“宫中还生活着一些皇子皇孙,名分未定时,如果在御花园内撞见了,对于名节也是损害。”
      
      或许是出于同样的考虑,后宫中的宴饮,她们也没份参加,有时到了晚上,御花园内会传来歌舞的声音,和明亮的灯火,甚至还有华美的烟花——柔嘉殿就在御花园边上,但这些热闹,和她们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不过,入宫半年以后,徐循的生活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天癸已至,从此后她每个月都要流血,用孙嬷嬷的话来说,“咱们贵人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
      
      是大姑娘了,课程内容也就发生了变化,赵嬷嬷的课放到了晚上,她教完徐循吹笛子,就开始教她吹另一种东西。
      
      课程是从看图开始的,徐循从那些大胆而写意的春画中第一次认识到了男人的身体,明白了周公之礼意味着什么举动,她也知道自己身为太孙的妃嫔,就应该在床笫间也令他得到快乐。
      
      “头几次都会同刀割一样地疼,但贵人可不能指望太孙来服侍你、宽容你。”赵嬷嬷说。“太孙妃和太孙是敌体呢,都尚且要学这些东西,贵人就更不能娇气了。为了您好,您还是得尽快地把该学的都学起来。”
      
      这些课程很艰深,徐循有时候也不能理解自己在做什么,但她始终都记得母亲的话,这四个嬷嬷以后是她的导引嬷嬷,她们是不会害她的。
      
      所以四个嬷嬷教了徐循什么,徐循就用心地去学。再难她也用勤奋去克服,徐师母和她讲过许多学徒偷艺的故事,那些学徒为了一技之长,要没命地侍奉师父许多年,才能得到允许,从旁学个一鳞半爪,徐循感到她必须珍惜现在的好条件。
      
      有时候得了闲,两个小姑娘也会坐在一起说几句这方面的事,何仙仙的几个嬷嬷,也教导着类似的内容,何仙仙不愿学,她学不会——那些个琴棋书画,她很有天分,可一牵扯到肢体她就笨手笨脚的,越是学不会,越是不愿学。
      
      徐循提到这事也有点害羞,她红着脸,不敢多说什么。
      
      等到她们入宫八个多月,一年新禧的时候,徐循和何仙仙都等到了自己的册封敕令,太孙婕妤用的是银册,无印。有了这个银册,她也算是上了谱了,日后在谱录里,就能留下她的名字。也能作为太孙婕妤,享有固定的俸禄。
      
      像她们这样的庶妻身份,有时行事也比较便宜,徐循自己不知道,但据说她进宫那天,已经有礼部官吏前去迎奉过了。这一次等于是补个礼儿,徐循和何仙仙这天一早收拾了一会,由身边人给穿上了礼服,戴上了全套头面,就被一群人前呼后拥,去行册立礼。

  • 作者有话要说:  呃,大家都觉得小徐是个柔弱的女子呀
    不知道这种性格讨喜不,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