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穷家不睦 ...

  •   
      她心里念叨着可能是方便照顾宝贝孙子才点灯的,便把烧火棍伸进灶坑烧了一下举着火把去东间点灯。
      油灯在炕头墙上的小坎里,那小坎其实就是墙壁上一个不大的墙洞,也有人戏称是婆婆眼,专门盯着在灶间干活的媳妇的。
      秀容将烧火棍伸进去就手点着了,然后往外拖了拖,好让屋里光线稍微亮一点。柳氏忙又借着灯光去看炕头的小女儿,见她下颌尖尖的没有丁点肉,整个人儿在黑影里显得更加瘦小,可能因为饿了,睡梦里还轻轻地吧嗒着嘴唇。
      柳氏又摸了摸她的额头,惊喜地发现小丫头已经不烫了,还因为发出了汗,额头冰凉一片。
      倒是全好了?真是不可思议,谢天谢地。
      女儿刚被抱回来的时候,半死不活的,柳氏真是吓坏了。
      婆婆既不肯叫大夫来看,也不肯让人抓药,还得赶着她爹赶紧下地别耽误活儿,说一个丫头片子没什么好盯的。张氏当时说的是“说不定她命好呢,投胎个富贵人家,不用在咱家里累死累活还吃糠咽菜。”
      还是公公秦铁柱发话让秀容给熬了一大锅姜汤,又让在家做绣活儿的柳氏好好盯着孩子,要是厉害就再让人请大夫抓药去。
      柳氏生怕女儿凶多吉少寸步不离地守着,这半天连炕也没下,真是谢天谢地,没想到半天光景孩子真的已经好了。
      笑容浮在柳氏嘴边,她把棉被掀开一床,又问三女儿:“秀容,稀饭好了没?”
      老秦家早晚都是稀饭,晌午才吃点粗面饼子卷子之类的充饥,如今还不是农忙,自然更没什么顶饱的饭吃。
      秀容摇摇头,撇嘴小声道:“娘,你又不是不知道,俺嬷嬷让小细火熬,我哪里敢多烧一根草啊,我可不想被骂。”
      柳氏因为女儿烧退了心里欢喜,笑了笑,道:“你嬷嬷说的也对,细火熬出来的稀饭香。”
      秀容撇着嘴出去外间坐在灶前继续烧火了。
      片刻,秀芹从嬷嬷张氏屋里出来,对秀容道:“三妹,嬷嬷说直接在稀饭里卧个荷包蛋。”说着伸手将一只鸡蛋放在风箱上的葫芦瓢里。
      秀容盯着那枚鸡蛋狠狠咽了口唾沫,有多久没吃鸡蛋了?家里那几只鸡吃的是他们几个捡来的各种粮食草种子之类的,下的蛋却都被嬷嬷把着,一个都不给她们吃。
      小妹儿要不是掉河里,估计也没得吃呢,嬷嬷这次还挺大方,秀容欢快地应道:“好呀。”
      说着麻溜地往灶坑里添了一把草,推拉风箱、起身、掀锅、打蛋一气呵成,看大姐进了东间又拿筷子将鸡蛋扒拉了两下,立刻就有蛋清在边上凝固,她四下瞅了瞅没人,飞快地夹起一块蛋清塞进嘴里。
      烫得她嘶的一声,却也不敢叫唤,嚼了两下忙又盖锅坐下烧火。
      柳氏听得声音,往墙洞里瞅了一眼,叹了口气,三丫头这个馋嘴毛病,看来是改不了了,她看向秀芹:“大姐儿,扬扬还睡呢。”
      秀芹嗯了一声:“俺嬷嬷看着呢”,她看灯芯黑了,忙拿了针挑了挑,屋里光线就亮了一点,看了一眼炕头的小妹脸颊还有点红扑扑的,“娘,瑶瑶不会有事吧。”
      柳氏笑道:“小妹儿命大,肯定没事的。”
      秀芹也欢喜起来,松了口气,拍拍胸口,“娘,吓死我了。”
      家里可没得钱看大夫抓药,如果厉害了,那可就麻烦。
      柳氏听女儿肚子咕噜咕噜地响,估摸了一下时间,喊道:“秀容,把荷包蛋盛过来。”
      秀容应了,忙掀锅、捞蛋,顺便舀了一勺野菜稀饭,然后用袖子垫着要端过去。
      这时候西间的门开了,嬷嬷张氏冷着脸沉声道:“三妮儿,把荷包蛋端过来!”
      秀容看看东间又看看张氏,立刻就明白了,这鸡蛋是给小弟吃的,不是给小妹吃的,就说嘛,抠抠搜搜的嬷嬷怎么舍得给小妹吃鸡蛋。
      别说是落水,就算是死了也吃不着的。
      她立刻端过去,张氏把碗一把扯过去,瞪了秀容一眼,“这么大了,别四六不懂。”说着就缩回去喂小孙子了。
      秀容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听着柳氏提高了声音叫她:“秀容,鸡蛋呢?”
      别看秀容才九岁,脑子转得快,最会察言观色,家里的这点里里外外的事儿她比谁都看得透彻。她知道娘这是跟自己唱双簧呢,立刻委屈道:“娘,鸡蛋是给小弟的。”
      付瑶是饿醒的,肚子咕噜噜地叫唤着,就好像多少天没吃东西了一样,不过那种冷的感觉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的感觉。
      听见耳边有人说话,她赶紧睁开眼要东西吃,可惜因为生病力气太小,没有人回应她。
      屋子里光线有点暗,这是哪里?不像医院啊,她迷瞪着眼睛看到了位于头上的光源——墙洞里面一盏小小的油灯?!这不是小时候家里点过的那种?完了,自己还是死了。
      她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到头上方一个梳着发髻的小老太太,模样陌生,嘴巴正一开一合鲜活的很。
      这是嬷嬷,对自己一点都不好,动不动就打骂,嫌弃自己浪费粮食。
      心里掠过这么一个念头,自己竟然还认识着小老太太!?
      完了,完了,见鬼了!
      付瑶使劲闭着眼睛,犹如五雷轰顶一样,脑子里掠过许许多多的画面,都是这家里里外外的人和事情。
      “大业娘,又不做针线活,怎么还点着灯,咱家人口多,你也点灯我也点灯的,多费油啊。”张氏沉着脸,语气有点冲。
      要说平时,这个大儿媳妇最懂事能干了,人前人后干活都不偷懒,吃东西让着,还知道从娘家拿东西回来补贴,张氏向来对她也是礼让三分的。
      今儿没想到她这么不懂事,家里什么情况她不是不知道,还给个肩不能担手不能提的小丫头吃鸡蛋,以为家里鸡蛋吃不完了啊。
      更可气的是,竟然还敢比着三妮儿说给她听,以为她不知道呢。
      这个大儿媳妇,看着是个忠厚老实的,其实比老二老三更难弄,老二横拉吧唧的,老三小心眼,张氏都看得透儿透儿的。
      就眼前这个大儿媳妇,看着顺从听话,实际上主意一肚子一肚子的。
      想当年生二小子和嫚儿的时候,一对双儿,按照张氏的想法自然是奶水给小子吃,丫头就喝点糊糊好了,哪里知道这个大儿媳妇硬是不同意,为这个张氏没少生气。
      本来奶水就不足,得喂俩孩子,还不偏不倚,哪里有这样的好事儿
      柳氏自然也知道不是点灯的事情,婆婆重男轻女的厉害,小丫头为了救弟弟掉河里,婆婆不但不关心反而责怪丫头没看好弟弟把弟弟吓着了,人还没醒就一副嫌恶的样子。
      柳氏心里赌气,别的还好说,多干活,少吃饭,一大家子住一起,哪里没有个磕磕碰碰,都是你让一分我敬两分,把日子过下去就是了。
      可她就是不能容忍别人对她的孩子不好,就算是对她的儿子格外好,也不能对她的女儿格外坏。
      况且,她也不想婆婆对儿子格外好,惯得不成样子,总是挑唆他跟亲娘生疏不亲,还不许自己教。
      大姐秀芹不忍心,“嬷嬷,瑶瑶还烫着呢,娘得看着点儿。”
      张氏更火了,“有什么好看的,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那么个丫头,烫不烫的摸摸也知道了。家里哪里有个吃闲饭还浪费东西的,你看看,你们爷爷爹叔叔的,哪个不是干到天漆黑的才回来?”
      说着她瞪了一眼炕头的瑶瑶,一双眼跟锥子似的,瑶瑶赶紧闭上眼睛假装昏睡。
      张氏哼了一声,伸手就去摸小丫头的额头,触手凉凉的,越发叫起来,“哪里烫了?这不是好好的。她倒是没事,把扬扬吓得嗷嗷的,都掉魂了,我给叫了好几遍还没好利索呢。”
      说着不满地看了柳氏一眼,在怪她不关心儿子偏心这小丫头。
      原本有亲戚说想要小丫头去,还给两石粮食,大儿媳妇非不肯,给了人家,孩子去吃好的,家里也改善改善,哪里不好?
      柳氏知道她的意思,小儿子什么情况自己不是不知道,不过就是吓了一下,睡一觉就好了,没什么大碍的。
      自己的孩子,手心手背,哪个不疼?倒让婆婆弄得自己好像比她还偏心似的,整日挑唆自己的孩子跟自己生二心。
      柳氏道:“娘,扬扬是吓了一跳,又没大碍,瑶瑶可几乎没命了。”
      张氏哼了一声,“什么没命,这不是好好的,一个丫头片子,大家都要回来了,该吃饭了,快别浪费油了。”说着气呼呼地扭头就走,恰在这时柳氏一扭头呼一声把灯吹了,张氏刚一迈步,“砰”一声撞在了门扇上,疼得她嗷一声,“干什么,干什么!”
      付瑶撇撇嘴,把小手赶紧从门扇上拿开。
      屋子里响起秀容的声音,“嬷嬷,你不让点灯,娘就吹了,谁知道你刚好转身走啊。”
      张氏脑门疼得厉害,感觉起了个大包的样子,没心思磨牙赶紧闭了闭眼摸索着回自己房间去。
      这时候外面天也彻底黑下来了,干活的家人都陆续回来,院子里热闹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嫚儿:北方某些地区对女孩子的称呼,懒得起名字,就直接叫嫚儿,嫚嫚之类。我以为是贱称。
    这文没有绝对的好人,亲们有个准备啊,遇到问题柳氏也是会算计的,绝对不会是很大方的人,只不过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计较,有人计较吃穿,有人计较别的。
    再次恳请路过的筒子,新文时期求留言啊,作揖了嘿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