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十七章 色授谁魂与(2) ...

  •   她回到家,把椅子搬到阳台的落地玻璃前。
      从这里,能看到不远处的高架桥,车如流水。

      坐了很久。
      她忽然想要完整拼凑出前世的记忆,她和周生辰是如何相识,如何相知,又是如何的结局。可偏偏幼时如此清晰的画面,到如今,反倒像蒙太奇的画面。
      层层叠叠,碎片无数。
      她只记得,曾美好的不可思议的相处片段。
      记得,一定是自己负了他。
      故事的结局究竟是怎样的?或许太令人难过,她真的忘记了。

      漆黑的房间里,忽然亮起了白色的光,这么晚,竟然他还打来电话。
      时宜心跳的有些飘,拿起来,却又有些莫名担心。通常送她回到家,他都不会再来电话,因为在门口,已经道过晚安。
      她把手机贴在脸边,喂了声。
      周生辰的声音,淡淡的:“还没有睡?”
      “我?”时宜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今夜的那个吻之后,听到他的声音,就有些兵荒马乱,“嗯,我在客厅坐着。”
      他略微沉默了会儿。
      不知道想说甚么,总之,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说了声晚安。
      时宜也轻声说了晚安。

      等到周生辰挂断电话,林叔才在前排,低声问过来:“现在回去?”他颔首,公寓楼下的车缓缓开出小区,向高架而去。
      他刚才,只是看她的房间始终没有亮灯,完全不像她平日作息。按照平时的习惯,她应该一进房间,大概十分钟内就会去洗澡。可是今天,却始终没有这么做,以至于他会忽然有些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而打这个电话,也还有别的原因。
      这么特殊的一晚,是不是应该和她说些什么。
      要说什么?他最后发现,电话接通后,什么也不用说。
      他能听到,手机里,她的呼吸有稍许克制,和平时有很大差别。周生辰将手肘撑在车窗边,用两根手指撑住脸,视线落在窗外的夜色中。
      过了会儿,忍不住,微微扬起了嘴角。

      提前三日,她随他返回镇江老宅。
      而父母要晚一天抵达。
      时宜路途中,忐忑难安,怕再见他母亲,甚至是他那一族人的情景。当山路深入下去,她却发现,轿车经过了曾经到过的地方,却并未停驻,反倒是更往绿影深重,宁谧的山林内深入。到最后开始有高耸的石雕牌坊,两侧的树木亦变得愈加高耸。
      沿着路,左侧有溪水潺潺,右侧则是青石搭就的一层层石阶。
      她望着路边的景色,猜测着,这是什么地方。

      不久,就看到有两三个女孩子,在沿着石阶,慢悠悠走着,似乎在闲聊。轿车开过时,女孩子们忽然转头过来,有个认出这辆车,忙不迭招手:“大哥。”
      声音叠在山谷中,略有回音。
      轿车慢慢停下,周生辰先下车来,年轻女孩子想跑,却不太敢跑,只是从最近的碎石小路上快步走过来,待近了,周生辰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出汗了,从山上走下来的?”女孩子嗯了声,笑著绕过他的身子,走到时宜面前:“时宜小姐,你好,我是周文幸,你未来的妹妹。”
      她略看周生辰,猜出这就是他的那位疼爱的妹妹。
      迄今为止,他们家这一辈,她见了四个。果然如同他所说,除了他和周生仁比较特殊外,余下的人,听过去就“文”字辈的人。名字没有任何差异,无论远近亲疏,嫡系旁系。
      周生辰似乎担心她的身体,坚持让她上车,不再让她攀爬。
      岂料周文幸竟然很欣喜,将两位同族的小姐妹也招来,自作主张地撞上门:“大哥,你陪时宜小姐走上去吧,希望你能赶上午餐的时间,”她催促林叔开车时,忽然又说,“对了,今日是要试菜的,千万不要迟到。”
      轿车很快离开,转过环山弯路,就不见了踪影。

      她这一刻的感觉,如同进入了无人的风景区。
      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只有她和他。
      周生辰笑中有些无奈:“还需要走一段路。”
      “没关系,”她已经慢悠悠走起来,“这里风景很好,走起来,应该不会觉得累。”
      他抬腕看表:“你这样的速度,可能,大概需要走50到60分钟。”
      她脚步顿一顿:“你妹妹说,中午你要试菜?”
      周生辰颔首,把西服外衣脱下来,搭在手臂上,显然做好了徒步上山的准备。
      现在时间已快午饭,如果要走将近一小时,岂不是让所有长辈都等着?念及至此,时宜不敢再耽搁,拉起他的手腕:“我可以走的很快,非常快。”
      握住了,方才觉这是种亲近。
      不过周生辰倒不觉什么,只是拨开她,反过来握住她的手:“不用走得太快,他们会一直等我们。”因为是上行坡度,他要带着她走,自然就攥得紧了些。
      起初她还小鹿乱撞,心神不宁,到走了20分钟的上行山路,已经有些轻微的喘气。
      两个人到老宅大门,她已经额头有些汗湿。
      “很累?”他松开她。
      时宜微哂。

      依旧是深宅,不过看起来略微比先前去的老宅温暖些。她想起那里,仍旧是绵延的细雨,湿漉漉的老式地砖,亭台楼阁皆在雨幕中,包括她母亲的语气也是阴沉沉的。
      可这里却漫溢阳光。
      庭院很深,数不清是几进,雕梁画栋,一路走入,常能看到阳光透过石雕砖雕,落在地面的奇异形状。两个人并肩而行,她忍不住轻声说:“我喜欢这里。”
      好像这样的地方,能阻断时光。
      他笑而不语。

      两个人终究还是迟到了。
      周文幸轻轻地,对她笑,如同奸计得逞了。只是辛苦两个人,走得腿酸脚疼。

      她再次见到他的母亲,还有他曾经提过的,暂时帮他照顾周生家业的叔父。还有很多的长辈,他并未一一给她介绍,最后,让她最为不安的是。这些人她也只是走马灯的招呼过,然后就分桌落座。
      惟有她和他,坐在单独的桌子上。
      周生辰似乎还考虑到,有十几桌的陌生人在,刻意嘱咐人,搬来屏风,堪堪遮住两人所坐的位置。除了林叔,还有两位看起来像是总管的人,随侍在身旁,再无他人。
      他看出她的不自在。
      随手把西装外衣,递给林叔,接过温热的湿毛巾,边擦手边说:“其实今天来,主要是让你试菜。那些长辈只是难得一聚,趁这个机会来叙旧,这么隔开来,也好让他们安心吃饭。”时宜应了声,看了看身边立着的三个男人。
      他了然,让三个人都下去用餐,最后,只剩了他和她。
      一道道上来的,倒都是很新鲜的食物。
      雪夜桃花、莲蓬鱼肚、驼羹、八卦山药,她吃起来,倒都觉得不错。更享受的是,周生辰每样都很熟悉,没有旁人在,就亲自给她介绍:“鱼肚要过油浸泡12个小时,待软后,再用180度高温发涨,而后,再次低温浸泡,浇入上汤调味,煨小火1分钟……”他说的十分详细,时宜忽然笑出声:“这道菜,你会做吗?”
      “完全不会,我厨艺很差,”他笑,“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厨艺。”
      “那你这么清楚?”
      “之前挑菜的时候,会有厨师详细介绍,听过了,也就记住了。”
      她噢了声,握着筷子,扭头看窗外偷笑。
      如果不了解他,一定会以为他在炫耀自己的过耳不忘。
      高智商,而不知遮掩的人,也真是有些可恨。
      她视线飘回来。
      周生辰正在看着她。
      屏风外,安静地像没有人。
      两个人莫名对视了会儿,他忽然轻咳了声:“所以这些菜,你觉得还可以吗?”
      时宜嗯了声。
      再精致不过的菜品,毫无瑕疵。最主要的,他刚才说,这些菜都是他之前挑选的,只是这一个理由,就完全足够了。她根本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意见。

      两个人住在单独的院子里,房间仅是隔壁。
      或许是因为他的要求,室内装潢都是极舒适的现代设备,除却墙外环境的古朴,她如同住进了私家酒店。在她进房间,洗过澡后,房间电话竟然很快响起来。
      一墙之隔,他还不嫌麻烦地来电话,道晚安。
      时宜忍住笑意,感叹说:“好巧,如果早十分钟,我就还在洗澡。”
      还没等他说话,就听到窗外,有稍许吵闹。
      离得远,她听不清楚。
      他似乎也听到了,仍旧礼貌和她解释:“我需要先挂断这个电话。”
      “好。”
      电话挂断不久。
      很快,就有脚步声从楼下上来。
      木质楼梯和地板,掩不住这样的快步行走声。而后,是隔壁房间门打开的声响,时宜按住扶手,犹豫了几秒,还是打开门。看到林叔已走下楼,而周生辰的背影刚巧就在楼梯口,听到她走出来,微微转过了身:“有些小事情,你先休息。”
      他看来起,神色略有不同。
      时宜刚才颔首,他就匆匆离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真是,舍不得碰这一对儿一根手指头。 =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